暢銷明星商品 – 在家者說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純質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名傢名作·小說傢的散文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55901792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文學>名傢作品

 

編輯推薦 ★著名作傢史鐵生*滿意的散文自選集
★由4次獲得“中國*美的書”稱號的設計師制作,32開精裝,典雅精巧,世界大師的繪畫做封面圖。
★小說傢的散文——
*不虛妄的文字
*不做作的性情
*不雕琢的思想
*不掩飾的本色
★“小說傢的散文”叢書,打開另一扇窗,呈現小說傢的本色。
★在散文裡,小說傢是藏不住的。他們把自己和盤托出,與*真實的靈魂照面。
  內容推薦   史鐵生是當代著名的小說傢,但他的散文也寫得相當出色。不管是回憶母親、寫個人經歷的抒情之作,還是談人生、談文學的隨筆散文,都充滿濃鬱的情感和理性的思考。作者文筆流暢、灑脫,內涵豐富深刻,富有哲理意味。《在傢者說》收錄瞭作者的21篇散文隨筆,供讀者閱讀賞析。
不要一氣呵成,最好慢慢地、細細地讀,像品嘗美酒一樣,一次嘗一點,每次啜飲都會給你一點亮光,每篇散文都以不同的方式滋補你的心靈。本書值得你放在床頭,在工作之餘,閱讀兩三篇,在優雅溫馨的藝術享受中體味人生的哲理,感悟人生的真諦,陶冶性情,舒暢胸懷,定有一番別樣的快意和樂趣。
作者簡介   史鐵生,男,漢族,1951年生於北京。1969年赴延安插隊,1972年雙腿癱瘓回到北京。1974年始在某街道工廠做工,七年後因病情加重回傢療養。 1979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著有中短篇小說集《我的遙遠的清平灣》、《禮拜日》、《命若琴弦》、《往事等;散文隨筆集《自言自語》、《我與地壇》、《病隙碎筆》等;長篇小說《務虛筆記》以及《史鐵生作品集》。曾先後獲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魯迅文學獎,以及多種全國文學刊物獎。一些作品被譯成英、法、日等文字,單篇或結集在海外出版。 2002年,史鐵生榮獲華語文學傳播大獎年度傑出成就獎,同年,《病隙碎筆》(之六)獲首屆“老舍散文獎”一等獎。 目錄 第一輯
病隙碎筆(一)
病隙碎筆(二)
病隙碎筆(五)
病隙碎筆(六)
輕輕地走與輕輕地來
想念地壇

第二輯
消逝的鐘聲
二姥姥
叛逆者
老傢
廟的回憶
孫姨與梅娘 第一輯
病隙碎筆(一)
病隙碎筆(二)
病隙碎筆(五)
病隙碎筆(六)
輕輕地走與輕輕地來
想念地壇

第二輯
消逝的鐘聲
二姥姥
叛逆者
老傢
廟的回憶
孫姨與梅娘
八子
在傢者說

第三輯
給李健鳴的三封信
給安妮·居裡安的兩封信
給柳青的一封信
給田壯壯的一封信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叛逆者
姥爺還在國民黨中做官的時候,大舅已離傢出走參加瞭解放軍。不過我猜想,這父子倆除去主義不同,政見各異,彼此肯定是看重的。所以我從沒聽說過姥爺對大舅的叛逆有多麼的憤怒。所以,解放前夕大舅也曾跑回老傢,勸姥爺出去避一避風頭。
姥爺死後,大舅再沒回過老傢。我記得姥姥坐在床上納鞋底時常常念叨他,誇他聰明,英俊,性情仁義。母親也是這樣說。母親說,她和大舅從小就最談得來。
四五歲時我見過一次大舅。有一天我正在院子裡玩,院門外大步流星走來瞭一個青年軍官。他走到我跟前,彎下腰來仔細看我:“嘿,你是誰呀?”現在我可以說,他那樣子真可謂光彩照人,但當時我找不出這樣的詞來形容,唯被他的勃勃英氣驚呆在那兒。呆愣瞭一會兒,我往屋裡跑,身後響起他爽朗的大笑。母親迎出門來,母親看著他也愣瞭一會兒,然後就被他摟進臂彎,我記得那一刻母親忽然變得像個小姑娘瞭……然後他們一起走進屋裡……然後他送給母親一個漂亮的皮包,米色的,真皮的,母親喜歡得不得瞭,以後的幾十年裡隻在最莊重的場合母親才背上它……再然後是一個星期天,我們一起到中山公園去,在老柏樹搖動的濃蔭裡,大舅和母親沒完沒瞭地走呀,走呀,沒完沒瞭地說。我追在他們身後跑,滿頭大汗,又累又無聊。午飯時我坐在他倆中間,我聽見他們在說姥姥,說老傢,說著一些往事。最後,母親說:“你就不想回老傢去看看?”母親望著大舅,目光裡有些嚴厲又有些淒哀。大舅不回答。大舅跟我說著笑話,對母親的問題“哼哼哈哈”不置可否。我說過我記事早。我記得那天春風和煦,柳絮飛揚;我記得那頓午飯空前豐盛,從未見過的美味佳肴,我埋頭大吃;我記得,我一直擔心著那個空白的人形會闖進來危及這美妙時光,但還好,那天他們沒有說起“他”。
那天以後大舅即告消失,幾十年音信全無。
一年又一年,母親越來越多地念起他:“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兒?”聽得出,母親已經不再那麼怪他瞭。母親說他做的是保密工作,研究武器的,身不由己。母親偶爾回老傢去從不帶著我,想必也是怕我挨近那片危險——這不會不使她體諒瞭大舅。為瞭當年對大舅的嚴厲,想必母親是有些後悔。“這麼多年,他怎麼也不給我來封信呢?”母親為此黯然神傷。
大舅早年的離傢出走,據說很有些逃婚的因素,他的婚姻也是由傢裡包辦的。“我姥爺包辦的?…‘不,是你太姥爺的意思。”大舅是長孫,他的婚事太姥爺要親自安排,這關系到此一傢族的遼闊土地能否有一個可靠的未來。這件事誰也別插嘴,姥爺也不行——別看你當著個破官;土地!懂嗎?在太姥爺眼裡那才是真東西。
太姥爺,一個典型的中國地主。中國的地主並非都像“黃世仁”。在我淺淡的記憶裡,太姥爺須發全白,枯瘦,步履蹣跚,衣著破舊而且邋遢。因為那時他已是一無所有瞭吧?也不是。母親說:“他從來就那樣,有幾千畝地的時候也是那樣。出門趕集,見路邊的一泡牛糞他也要兜在衣襟裡撿回來,抖落到自傢地裡。”他隻看重一種東西:地。“周扒皮”那樣的地主一定會讓他笑話,你把長工都得罪瞭就不怕人傢糟蹋你的地?就不怕你的地裡長不出好莊稼?太姥爺比“周扒皮”有遠見,對長工們從不怠慢。既不敢怠慢,又舍不得給人傢吃好的,於是長工們吃什麼他也就跟著一起吃什麼,甚至長工們剩下的東西他也要再利用一遍,以自傢之腸胃將其釀成自傢地裡的肥。“同吃同住同勞動”一類的倡導看來並不是什麼新發明。太姥爺守望著他的地,盼望年年都能收獲很多糧食。很多糧食賣出很多錢,很多錢再買下很多地,很多地裡再長出很多糧食……如此循環再循環,到底為瞭什麼他不問。他夢想著有更多的土地姓他的姓,但是為什麼呢?天經地義,他從未想過這裡面還要有個“為什麼”。而他自己呢?最風光的時候,也不過一個坐在自己的土地中央的邋裡邋遢的瘦老頭。
這才是中國地主的典型形象吧。我的爺爺、太爺、老太爺,乃至老老太爺都是地主,據說無一例外莫不如此,一腦袋高粱花子,中著土地的魔。但再往上數,到老老老太爺,到老老老老……太爺,總歸有一站曾經是窮人,窮得叮當響,從什麼什麼地方逃荒到瞭此地,然後如何如何克勤克儉,慢慢富足起來——這也是中國地主所常有的、牢記於心的傢史。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在家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