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買不可 – 人格在上-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叢書(一個政治傢政治行為的背後都有人格精神在支撐,官德之於政治和社會的發展 之於國傢安危和人民的禍福)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53
  • 字 數:190000
  • 印刷時間:2013-7-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874056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凡歷史變革時期,不但有大政大業,也必有大文章好文章。恩格斯論文藝復興,說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瞭巨人的時代。我們期盼著新人,期盼著好文章、大文章。
“砍的不如旋的圓”,這是傢鄉農民常說的一句俗話。意即你辦事要開竅,不要用死力氣。用現在的話說,要減少盲目性,跳出誤區。比如你要做一個木球,可以用斧子慢慢地去砍,但總不如在旋刀下飛快地一旋,便又光又圓。
細想,人格這個詞是造得很準確的。就像我們改稿子時要嚴格把關,謹慎處理,不能亂,讀者才好看。寫詩也是這樣,要有格律,隻有合瞭格和律才美,才算是詩。那麼做人呢?應該說也有一定的格,合起碼的格是正常的人,合乎更高更嚴的格,便是好人、高人、偉人。

內容推薦

  本書是梁衡先生自選散文集。作者提倡寫大事、大情、大理,行文大氣磅礴。全書編為四輯,別有的厚重與沉實,顯示出作者一貫主張的大散文的氣韻。尤為突出的是那些人物散文,作者在這些人傑鬼雄、流芳百世的偉人、名人身上融入瞭自己的思考,情理並重,以評帶傳,並佐以人格定位來回眸這些名人所帶動的歷史潮向及傳統美德。

作者簡介

  梁衡,1946年生,山西霍州人。著名學者、新聞理論傢、作傢。長期從事新聞工作,曾任光明日報記者、國傢新聞出版署副署長、人民日報副總編輯、中國記協常務理事。現為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博士生導師、中國作傢協會全委會委員、全國中小學語文教材總顧問。著有新聞三部曲:《記者札記》《評委筆記》《總編手記》及散文集《覓渡》《把欄桿拍遍》、科學史章回小說《數理化通俗演義》、寫作研究集《為文之道》、政論集《繼承與超越》等。出版有《梁衡文集》九卷。曾獲青年文學獎、趙樹理文學獎、全國優秀科普作品獎、全國好新聞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代表作有《覓渡,覓渡,渡何處》《大無大有周恩來》等。先後有《晉祠》《覓渡,覓渡,渡何處》《跨越百年的美麗》《把欄桿拍遍》《夏感》《青山不老》等60多篇次的文章入選大、中、小學課本。

目錄 第一輯覓渡

百年革命三封傢書
覓渡,覓渡,渡何處?
大無大有周恩來
特利爾的幽靈
廣安真理寶鼎記
把欄桿拍遍
亂世中的美神
最後一位戴罪的功臣
跨越百年的美麗
一個大黨和一隻小船
追尋那遙遠的美麗
青山不老
桑氏老人

第一輯覓渡

 

百年革命三封傢書

覓渡,覓渡,渡何處?

大無大有周恩來

特利爾的幽靈

廣安真理寶鼎記

把欄桿拍遍

亂世中的美神

最後一位戴罪的功臣

跨越百年的美麗

一個大黨和一隻小船

追尋那遙遠的美麗

青山不老

桑氏老人 

 

第二輯 

 

晉祠

古城平遙記

吳縣四柏

蘇州園林

泰山:人向天的傾訴

武夷山:我的讀後感

九華山悟佛

天星橋:橋那邊有一個美麗的地方

被緩解稀釋和沖淡瞭的環境

挽留自然,為瞭我們的生存

榆林紅石峽記

長島讀海

平塘藏字石記

雨中明月山

 

第三輯人格在上

 

心中的桃花源

人格在上

學問不問用不用,隻說知不知

石頭裡有一隻會飛的鷹

享受人生

人生沒有返程票

書與人的隨想

節的聯想

匠人與大師

說經典

人與石頭的廝磨

你不能沒有傢

砍的不如旋的圓

 

第四輯走西口

 

夜市

試著病瞭一回

聖彌愛爾大教堂

奉獻給死者的藝術

邁索爾土王邦尋舊

佩萊斯王宮記

到處都伸出一雙乞討的手

忽又重聽走西口

李元荗治印

教材的力量

人格在上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輯覓渡
哲人者,寧肯舍其事而成其心。百年革命三封傢書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紀念活動少不瞭拜謁故地,披覽文物。
三月,我有事去福州,公餘又去拜謁瞭一次林覺民故居。林覺民的《與妻書》是辛亥革命的重要文物。黃花崗72烈士,其事跡大多湮滅,幸有這篇美文讓我們能窺見他們的心靈。廣州黃花崗烈士碑上72人名單(隨著後來的發掘,實際上已超過72人)中,林覺民三字人們撫摸最多,色亦最重。《與妻書》早已選入中學課本和各種文學的、政治的讀本,我亦不知讀瞭多少遍。印象最深的是“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他反復給妻子解釋,我很願與你相守到老,但今日中國,百姓水深火熱,我能眼睜睜看他們受苦、等死嗎?我要把對你的愛擴展到對所有人的愛,所以才敢去你而死。林傢福州故居我過去也是去過的。這次去新增的印象有二。一是書信的原物。在廣州起義前三天,1911年4月24日,林知自己必死,就隨手扯來的一方白佈,給妻子陳意映寫下這封信,豎書,29行。其筆墨酣暢淋漓,點畫如電閃雷劈,走筆時有偏移,可知其時“淚珠與筆墨齊下”,心情激動,不能自已。其揮墨泣血之境,完全可與顏真卿的《祭侄稿》相媲美。二是犧牲前後之事。起義失敗,林受傷被捕。審訊時,林不說廣東話,就用英語回答,痛斥清廷腐敗,慷慨陳詞,宣傳革命,說到激動處撕去上衣,挺胸赴死。敵審訊官都不由敬畏,下令去其鐐銬,給以座位。兩廣總督張鳴岐,不得已下令槍決,後惋惜道:“惜哉,林覺民!面貌如玉,肝腸如鐵,心地光明如雪,真算得奇男子。” 某日晨,傢人在門縫裡發現有人塞進來的《與妻書》,同時還有給父親的一封信,隻有40個字:“不孝兒叩稟父親大人:兒死矣,惟累大人吃苦,弟妹缺衣食耳,然大有補於全國同胞也。大罪乞恕之。”其壯烈而平靜之舉概如此。
福州之後又兩月,有事去重慶之江津,才知道這是聶榮臻元帥的傢鄉,便去拜謁紀念館並故居。聶帥抗日時主持晉察冀根據地建設,被中央稱為“模范根據地”,解放後主持“兩彈一星”研究,為國防建設立瞭大功。總其一生都是在默默地幹大事。他在20歲那年離開傢鄉去法國勤工儉學,開始瞭探求真理,苦學報國的革命生涯。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陳毅等同為我黨領導集體中的早期留歐人員。聶帥留法時期的傢書保存完好,現在收書出版的就有13封,且都有手跡原件,從中可以看到這批革命傢的少年胸懷(去法國時聶20歲,周22歲,鄧16歲)。現在故居前庭的正墻上有一封放大的傢書手跡,是聶榮臻1922年6月3日寫給父母的:
父母親大人膝下:
不得手諭久矣。海外遊子,懸念何如?又聞川戰復起,兵自增而匪復狂!水深火熱之傢鄉,父老苦困也何堪?狼毒野心之列強無故侵占我國土。二十一條之否認被拒絕,而租地期滿又故意不肯交還。私位飽囊之政府,隻知自爭地盤,擁數十萬之雄兵,無非殘殺同胞。熱血男兒何堪睹此?男也,雖不敢以天下為己任,而拯父老出諸水火,爭國權以救危亡,是青年男兒之有責!況男遠出留學,所學何為?決非一衣一食自為計,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食也。亦非自安自樂自足,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能享安樂也。此男素抱之志,亦即男視為終身之事業也!……
叩稟
金玉安
男榮臻跪稟6月3號
我拜讀這封90年前(中國共產黨建黨之第二年)海外遊子的傢書不覺肅然起敬。那個時代的有為青年留學到底為瞭什麼?“決非一衣一食自為計,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食也。亦非自安自樂自足,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能享安樂也。”這與林覺民“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何其相通。
要考察一個人的思想,傢書大概是最可靠的。因為對親人可以說真話,而且他也想不到日後會發表這信件。看瞭林、聶的兩封傢書又使我聯想到五年前在河北涉縣參觀八路軍129師師部舊址時見到的另一封傢書。那是一個不知名的普通八路軍戰士(或是幹部)在大戰前夕寫給妻子的一封短信,是一個共產黨員的《與妻書》。從重慶回來我就趕快翻檢所存資料,終於找出那張發黃的照片,但手跡還清晰可辨,全信如下:
喜如妹:
我倆要短期之分開瞭。這是我們的敵人給我們的分開之痛苦,隻有消滅瞭我們的敵人,才能消滅這個痛苦。
我的病暫時也沒有什麼要謹(緊),因病得的很長,一時亦難除根。我很高興在黨和上級愛護之下給我這五個月的時間休養很不錯。我這此(次)決心到前方要與我們當前的敵人搏鬥,拿出最大決心和犧牲精神與人民立功。我第二個高興是你很好,特別是對我盡到一切的關心和愛護。同時我有兩個很天真活潑的小孩,又有男又有女。你想這一切都使我很滿足,永遠是我高興的地方。
戰鬥是比不得唱戲,不是開玩笑,是有犧牲的精神才能打垮和消滅敵人。趟(倘)我這次到前方或負傷犧牲都不要難過,謹記我如下之言:
無產階級的革命一定會成功的,隻是時間之長短,但也不是很長的。傢人一定要翻身。要求民主與獨立,這是全世界勞苦大眾都走革命這條道路,蘇聯革命成功是我們的好好榜樣。
就是我犧牲瞭也是很光榮的,是為革命而犧牲,是有價值。在任何情況下我是不屈不撓,堅決□□□部隊與敵人戰鬥到底。一直把敵人消滅盡盡為止。望你好好保重身體,多吃飯,不生病,我就死前方放心。同時希你好好教育豐豐小兒、小女雪雪,長大完成我未完成之事。一直完成社會主義革命到共產主義社會。謹記謹記。
我生於一九一九年十月(即民國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傢居安徽省霍山縣石傢河保瓦嘴□。
茂德
一九四七·四·二·□於魏□
臨別之寫
這封信寫得很鎮靜、樂觀又有幾分悲壯。作者和林覺民一樣也是抱定必死的決心,但其悲劇氣氛要少些,更多的是充滿勝利的信心。劉、鄧領導的129師1940年6月進駐涉縣時不足9000人,到1945年12月揮師南下時已發展到30萬正規軍,40萬地方部隊。這個署名“茂德”的作者,就是這支大軍中的普通一員。也許他真的已經在戰火中犧牲,那一雙可愛的小兒女豐豐、雪雪現在也該是古稀老人。這封上戰場前匆匆寫給妻子的信,讓我們看到瞭那個時代的人的真實生活。
我把三封傢書的手稿影印件放在案頭,輕撫其面,細辨字跡,目既往還,心亦吐納,感慨良多。這三件文物,都是用毛筆書寫,所書之物,一件是臨時扯的一塊白佈,一件是異國他鄉的信紙,一件是隨手撕下來的五小張筆記本紙頁,皆默默地昭示著其人、其地、其時的特定背景。論時間,從第一封信算起已經整整100年,恰是辛亥革命百年祭;第二封已經89年,與共產黨黨齡相仿;第三封也已64年,比共和國還長兩歲。而寫信者當時都是熱血青年,都是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準備犧牲的普通的戰士。其結果,一個成瞭名垂青史的烈士,一個成瞭共和國的元帥,一個沒入歷史的煙塵,代表著那些無數的無名英雄。細看就會發現,這三封跨越百年,不同時代的傢書中卻有一條紅線一以貫之,就是犧牲個人,獻身革命,為國傢、為民族不計自己並傢庭的得失。林信說:當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聶信說:決非為一衣一食,而為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食;茂信說:我或負傷犧牲你都不要難過,是為革命而犧牲,是光榮的,有價值。百年革命,三封傢書,一條紅線,舍己為國。我們還可由此上推1000年,政治傢范仲淹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再上推2000年,思想傢司馬遷說:“人固有一死。死,有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之所趨異也(目的不同)”。其一脈相承的都是這種犧牲精神——為理想、為事業、為進步而犧牲。國歌唱道:“把我們的血肉築起新的長城”,還有一首歌唱道:“為什麼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瞭她;為什麼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開鮮花。”正是這一代代的前赴後繼,不計犧牲才鑄就我們這個民族,鑄就中華文明。這是一種偉大的民族精神、歷史精神,而它在革命,特別是戰爭時期更見光輝,又由代表人物所表現。唯此,歷史才進步,人類才進步。
我從百年歷史的煙塵中檢出這三封革命傢書,束為一札,獻給祖國,並祭先烈。這是一束永不凋謝的歷史之花。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人格在上-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家叢書(一個政治傢政治行為的背後都有人格精神在支撐,官德之於政治和社會的發展 之於國傢安危和人民的禍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