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獨家 – 冰眼看日本2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92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5-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22009463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真正知日派老冰**力作
在日本讀懂日本

日本人獲獎也感謝政府?
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將達到150歲?
首相和村長一邊兒大?
隻有一個人的政黨如何為繼?
日本為什麼單對韓國強硬?

  內容推薦        時隔6年,《冰眼看日本2》終於面世,在這些年裡,從大的方面說,日本經歷瞭一次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瞭福島核電站事故。日本全國上下是如何應對這場災難的?諸如如何募集捐款,捐款如何發放等。中日關系也經歷瞭諸如釣魚島事件以及由此引發的抗日遊行等考驗,但是你知道第一個專門研究釣魚島屬中國的竟然是個日本人嗎?

從老冰自己來說,因為心臟手術住院,而對日本的醫療制度有瞭更深入更全面的瞭解。經由一場車禍,他瞭解瞭日本的保險系統是如何運作的。

當然,除瞭這些個人感受,作者依然“冰眼看日本”,將他對日本社會、政治、經濟、民生各方面的觀察與思考呈現出來,這次,我們又將看到怎樣的一個日本呢?

作者簡介       俞天任

網上行走時叫“冰冷雨天”,自稱“老冰”。生於上海,在江西長大。當過農民、工人、代課老師,托“撥亂反正”的福,考上大學,還進瞭研究生院,畢業後在上海高校工作,20世紀90年代到日本。喜歡侃大山,到日本後因為沒瞭侃大山的氛圍,於是轉而上網發帖聊天,一發而不可收。

目錄
代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那些有自己信念的日本人
現在的日本社會是承認和主張多元價值觀的,除瞭政治傢以及高級公務員之外,隻要不牽涉刑事犯罪,沒有人會“因言獲罪”,即使是政治傢或者高級公務員說錯瞭話也不會獲罪,隻是“獲咎”,會遭到傳媒的圍攻,而一般人是肯定可以自由地發表意見的。
枝野幸男官房長官“不眠不休”的另一面
美女大臣蓮舫
田中真紀子為什麼被摘掉瞭頂戴花翎?
“非國民”井上清
讓南京大屠殺進入歷史
讓731魔鬼暴露於陽光
每個日本人都有罪
稻盛和夫經營哲學的基本
告別昨天的紅色理想
德才兼備的領袖還能再出現嗎?

 

代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那些有自己信念的日本人

現在的日本社會是承認和主張多元價值觀的,除瞭政治傢以及高級公務員之外,隻要不牽涉刑事犯罪,沒有人會“因言獲罪”,即使是政治傢或者高級公務員說錯瞭話也不會獲罪,隻是“獲咎”,會遭到傳媒的圍攻,而一般人是肯定可以自由地發表意見的。

枝野幸男官房長官“不眠不休”的另一面

美女大臣蓮舫

田中真紀子為什麼被摘掉瞭頂戴花翎?

“非國民”井上清

讓南京大屠殺進入歷史

讓731魔鬼暴露於陽光

每個日本人都有罪

稻盛和夫經營哲學的基本

告別昨天的紅色理想

德才兼備的領袖還能再出現嗎?

政壇黑手的傳說

那些有自己信念的日本人

伊娜斯的奇跡

不知道能否即位的日本皇太子

 

沮喪中進取的日本人

日本人的沮喪和消沉並不能畫等號,他們經常是聽天由命地在不斷進取,所以能幾次在置於死地之後而再生。

捐款怎麼發放?

與其說地震是災難,不如說地震是苦難

實際上自衛隊冤枉

有關日本政府的感謝廣告

山中伸彌為什麼要“感謝政府”

日本人為奧運也曾“萬眾一心”

無法理解的《產經新聞》

沮喪中進取的日本人

從地震看國民性

從災難中學習防災

東瀛住院記

一團亂麻

天皇的無奈

一個風雲變幻時代的見證

老人須自立

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將達到150歲?

光有評論的自由是不夠的

動嘴可以,但絕不能動手

面對著核電站危機,日本人到底在想什麼?

競猜節目,過程和結果

 

光有美麗的言辭是不夠的

對於大部分日本人來說,政治應該是一個很實實在在,和自己的利益密切相關的東西才行。升學、就職、職場內的拼搏、住宅的貸款、社區的治安、自己所在的公司經營情況……這些東西對於日本人來說要更加重要,有一件出瞭問題可就要直接影響到生活。

安倍晉三修憲的成算有多大?

民主黨給日本留下的負遺產

日本青年不願上戰場也不會打砸搶

讓人哭笑不得的那些日本的“政治屋”們

日本民主黨為什麼失敗?

松下政經塾的產物

首相和村長一邊兒大

一個人的政黨

日本的“右翼組織”到底是怎麼回事?

日本的政治傢後援會

官僚是無敵的嗎?

民主黨的那些大佬們

追查“任命責任”

光有美麗的言辭是不夠的

日本會進行核武裝嗎?

有沒有方法治“官官相護”?

《海盜對應法》是怎麼來的?

 

 “邊緣國傢”日本

告別昨天的紅色理想

——日本赤軍領袖重信房子的判決

 

2006年2月23日,東京地方法院下達瞭一項判決:判處日本赤軍原最高領袖重信房子20年有期徒刑。這個判決標志瞭一個時代的結束。JRA(日本赤軍)曾經是日本極左派國際恐怖組織,在20世紀70年代前後活動的這類組織還有意大利的紅色旅等。

從20世紀70年代過來的人,大都知道“SHIGENOBU”這個傳奇般的名字,和這個名字所代表的一群恐怖主義者。

與今天的國際恐怖主義分子相比,他們大都沒有宗教色彩,有的隻是純真的政治信仰;成員大多出身於中產階級傢庭,受過良好教育,他們是一群本該成為社會精英的人。

 

被父親教育出來的領袖人物

重信房子1945年9月3日出生在東京都,父親重信末夫是日本戰前有名的右翼暗殺團體“血盟團”的成員,參加過暗殺犬養毅首相的“5·15事件”。重信房子從小就長得討人喜歡,“血盟團”的頭目井上日昭非常喜歡她,常常抱著她玩。2000年6月6日被東京地方法院判處無期徒刑的奧姆真理教“諜報省”的頭目井上嘉浩就是這個井上日昭的孫子。

在戰後的困難時期,重信末夫開瞭一傢小煙酒鋪謀生。重信末夫基本上是一位政治煽動傢,不太會做買賣,所以重信房子小時候是很貧困的。她傢離朝鮮人住宅區很近,從小就耳聞目睹日本人對朝鮮人的歧視。而重信房子則不歧視朝鮮人,因為一次在被街頭小痞子敲詐的時候,是朝鮮人挺身而出,仗義執言。從此,小小年紀的重信房子就成瞭大亞細亞主義者瞭。

重信房子很尊敬她的父親,而她的父親也從小就培養她做一個革命傢。重信房子曾在自傳體《我的愛,我的革命》一書中說父親是她革命的精神支柱。由於傢境不寬裕,高中畢業以後,重信房子進入一傢食品公司工作。但她同時考入有名的明治大學文學系二部,白天工作,晚上學習。

重信房子20歲時開始參加學生運動,一開始隻是采用和平手段的抗議。但是他父親對她說,“不流血的革命是不會成功的”,並且教育她要“跳出民族主義的圈子,成為國際主義者”。從此重信房子才走上瞭暴力革命的道路,堅信“武裝鬥爭是最大的宣傳”,並且離開瞭日本,去往當時反美鬥爭的最前線中東。羅德機場襲擊事件以後,重信末夫還寫過一首詩送給女兒,內有“大義不孝,大義滅親,盡天命”等字。

重信房子是個天才的領導者,參加學生運動後,很快就成為瞭學生領袖。甚至,她在2000年被捕入獄後,還在被關押的警視廳女犯關押所裡組織瞭“犯人聯合會”和警察對著幹。

重信房子和“赤軍派”的思想受日本歷史上“亞細亞主義”思潮影響很深。他們認為應該通過日本的革命,形成一個作為世界革命司令部的黨和軍隊,最後與美帝國主義進行“環太平洋革命戰爭”。這種思想的狂熱信奉者,在一個最適合其孵化的年代終於制造瞭驚人的影響力。

 

We are Japan Red Army!

20世紀60年代,是一個激動的年代。歐洲國傢在亞非拉的殖民地紛紛獨立,國際共運的發展,原來大多是落後國傢的社會主義國傢在經濟上的成就,使得一代人的思想變得左傾激進。而美國在一個落後小國越南進行的那場不得人心的戰爭,使得“反美反帝”成為全世界青年人的口號。中國的紅衛兵們則為全世界的青年人提供瞭一個行動準則:“造反有理。”重信房子在2002年2月出版的《決定將你生在蘋果樹下》中這樣概括當年的日本青年:“他們有共同的回憶與懷念,共同的憤慨與激情,反對越南戰爭,反對王子野戰醫院為美帝服務,突入防衛廳,反對學費上漲。”

日本赤軍就是這種從“反美反帝”的學生運動走向恐怖主義的典型。1970年在日本反對《日美安保條約》運動中站在最前面的“共產主義者同盟”,其最激進的武鬥派中一部分人從1969年起就主張要建立自己的武裝,這就是“赤軍”。但是他們在大菩薩山口設立的用來訓練襲擊首相官邸的秘密基地被警察破獲,武裝部隊被一網打盡。殘餘人員紛紛逃往海外,建立“國際根據地”。逃往海外的成員主要分兩部分:一部分是以田宮高麿為首的一批人劫持瞭日航的“淀”號飛機投奔朝鮮,另一部分則是重信房子等前往中東,投奔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PFLP,簡稱“人陣”),組成“赤軍派阿拉伯委員會”,又稱“阿拉伯赤軍”,後改名“日本赤軍”。

繼續留在日本活動的一部分赤軍派則於1971年和一個叫作“日本共產黨神奈川縣常任委員會革命左派”的組織合並,成立瞭“聯合赤軍”。所以在談到赤軍時經常要註意,總共有三個“赤軍”:“赤軍派”“聯合赤軍”和“日本赤軍”。1972年2月29日聯合赤軍在“淺間山莊”進行“肅反整風”時被警察包圍。沒有參加淺間山莊肅反的漏網者後來也有不少出國參加瞭“日本赤軍”。

1972年5月30日,奧平剛士、岡本公三、安田安之等人用捷克制Vz-58沖鋒槍和手榴彈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羅德空港(現稱本·古裡安空港)向普通旅客發動突然攻擊,死傷100人,其中24人死亡。

直到今天,日本京都大學西部講堂的屋頂上還有當時日本赤軍為紀念那次恐怖襲擊而畫上去的標志:獵戶座的三顆星。因為參加襲擊的奧平剛士、安田安之是京都大學的學生(岡本公三是鹿兒島大學的)。那個西部講堂後來被稱為日本赤軍的“靖國神社”。

特拉維夫襲擊事件的領導者奧平就是重信房子的丈夫。奧平和安田當場自殺,岡本被捕。當時日本人參加解放巴勒斯坦鬥爭是非常秘密的活動,為瞭不讓以色列人拿到自己的指紋,奧平和安田都用手捏住手榴彈而把手指炸得粉碎。岡本自殺未遂,被以色列人抓住時高呼:“We are Red Star Army!We are Japan Red Army!”從此,人們把他們稱作JRA。岡本的高呼,被認為是“遲到瞭的日本赤軍宣言書”。

 

“五月”與“OKUDAIRA”

這幾位日本赤軍成員,在西方世界是恐怖分子,在阿拉伯世界則是英雄。那年出生的阿拉伯男孩中,據說有相當多人以“OKUDAIRA”(奧平)命名。

阿拉伯人也沒有忘記被捕的岡本公三。巴以談判,無論是公開的還是秘密的,巴勒斯坦人要求以色列人釋放的名單,第一名始終是“岡本公三”。直到1985年,根據《日內瓦公約》,岡本公三才作為交換戰俘被以色列釋放。但是岡本公三同時還是日本警察當局和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犯人,所以在1997年黎巴嫩當局逮捕岡本公三等五名日本赤軍成員時,僅有400萬人口的小國黎巴嫩,居然有250名律師自願免費為他們辯護。所以黎巴嫩政府隻好將其餘四名赤軍成員驅逐出境,而同意岡本公三的政治避難。現在是一群阿拉伯和日本的青年志願者在貝魯特照顧著他的生活。

特別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由於這次對特拉維夫機場的襲擊,使得阿拉伯世界對日本人的印象變得很好。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時,日本雖然是西方陣營中的一員,但因日本國民對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和友好而被撤下“敵對國名單”,據說赤軍的這次行動有很大功勞。以自己的鮮血和生命為他們所憎惡的“日本資本主義”延命,這倒是那些勇士們始料未及的。

重信房子在丈夫奧平剛士死後,繼續投身阿拉伯民族解放鬥爭事業,並與一位阿拉伯人結婚,誕有二女。她為其中一個女兒起名“ShigeinobuMay”(重信五月)——襲擊事件發生在五月。

重信房子被捕後,重信五月也開始在公共場合頻頻露面,容貌、氣質酷肖其母的重信五月是同志社大學的博士。不過,重信五月的名片上的漢字為“重信命”(“May”在日語中也可寫作“命”),重信五月解釋“命”這個字的意思時說道:“和平的含意是共生和尊重生命,而不是簡單地指沒有戰爭。我為28年來第一次得到瞭屬於自己的名字而感到自豪。”

讓日本赤軍想不到的是當年的特拉維夫襲擊事件,居然為20年後成功拯救日本人質埋下伏筆。1991年第一次海灣戰爭時,薩達姆·侯賽因使用“人間盾牌”戰術,將西方國傢僑民拘禁於重要戰略據點周圍以對抗多國聯軍可能的轟炸。當時在阿拉伯世界頗有口碑的西德前總理勃蘭特,訪問伊拉克後帶走瞭西德人質。日本政府也想照此辦理,但苦於和薩達姆·侯賽因接不上頭,後來還是輾轉通過重信房子從中斡旋,由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訪問伊拉克才帶回被拘留的日本人質。

 

紅色時代的終結

從1980年後期到2000年,由於國際形勢的變化,日本赤軍成員紛紛被捕,組織處於毀滅狀態。特別是進入20世紀90年代,蘇聯崩潰使得阿拉伯人沒有瞭後盾。在有關中東問題的交涉中,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貝克指名要求阿拉伯國傢“不要保護日本赤軍”。因此從90年代中期開始,重信房子隻好潛回日本直到2000年11月被捕,2001年4月,重信房子在獄中宣佈解散赤軍。

這次日本法庭對重信房子的審判主要是使用偽造護照和在“海牙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重信房子違反《護照法》勿須置疑,但對海牙事件有關的審判就不那麼容易。最後法庭判決:“雖然共謀的詳細內容、時期和場所無法斷定,但是可以認定被告通過阿拉伯國傢的協作組織和實施者進行瞭共謀。”

這是宣告瞭一個時代結束的判決,一個宣告瞭用沖鋒槍和手榴彈來實行恐怖以實現理想的方法失敗的判決。

其實,重信房子在30多年前就意識到瞭她們的失敗,那是在電視上看到淺間山莊事件的時候。1972年在日本發生的淺間山莊事件,是一出革命者內部殘酷鬥爭的日本濃縮版,14名聯合赤軍(含一位懷孕八個月的女赤軍)被自己的同志殘酷地凌虐而死。一開始重信房子和同僚們還在為日本國內終於開始瞭“武裝鬥爭”而歡欣鼓舞,而幾小時以後越洋電話裡的哭泣則把她們帶入瞭絕望的深淵:“那不是鬥爭,那是肅反整風,不止一個,死瞭十幾個人,惠美子也死瞭。”自己人為什麼要殺自己人?當時的重信和奧平無法解釋這個問題。日本這種革命組織內部的殘殺,甚至在今天依然發生著。

尼克松訪華消息的打擊不亞於淺間山莊事件對日本赤軍的打擊。當時,阻止成田機場建設的居民與日本左翼青年聯合起來與日本警察進行瞭一場規模巨大的長期對峙,近兩萬五千名反對者在機場附近挖掘地下壕道,修建簡易碉堡。突然晴天一聲霹靂,世界革命的領袖毛澤東將與西方帝國主義頭子尼克松握手,當年的參加者今天回憶時,仍然無法忘記收音機中傳來這一消息時引發的巨大震驚。而這一消息傳來時,正是淺間山莊抵抗最激烈之時,日本警方充分利用這一消息,把一位叫吉野雅邦的赤軍成員母親找來現場喊話:“時代已經變瞭,美國總統同毛主席握手瞭。孩子,回傢吧!”絕望的兒子居然向母親開槍。

不過,以淺間山莊事件分野,轟轟烈烈的日本左翼運動自此進入低潮,不少當年最激進熱烈的日本左翼青年在1972—1975年間相繼自殺。

對赤軍以及全球左翼革命風潮最徹底的打擊,也許來自中國的改革開放。這些人為瞭夢想而放棄世俗生活的理想主義小集團,他們的支持者是普通日本人。當中國社會——他們奮鬥的目標大白於日本社會,下層日本國民放棄瞭對赤軍的支持,他們也同時失去瞭外部的精神激勵源泉。

36年以後,在獄中的重信房子終於能夠心平氣和地思考瞭,她終於知道瞭她們選擇瞭一種錯誤的方法。在宣佈解散赤軍的同時,她還向所有受過傷害的人謝罪。她說:“謝罪並不是後悔,而是期待在要求一個更好的日本的時候能夠吸取他們的教訓。”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冰眼看日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