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特賣 – 困境賜予我的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368
  • 字 數:360000
  • 印刷時間:2015-6-1
  • 開 本:16開
  • 紙 張:純質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5333304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1.歷盡滄桑,依然滿懷熱望。被譽為“中國良心”、“青年導師”的著名作傢梁曉聲洞察傢國人生的**力作,筆耕40餘年60篇暖心經典全景呈現。私人化的書寫,感人至深的筆調,展現隱藏在傢國情懷下,犀利的理想主義者梁曉聲溫柔、敏感、坦蕩的內在世界。

2.在苦難中笑著流淚,在可選的幸福中不放棄努力幸福的可能。樸質的語言,細膩的文筆,寫父母、寫兄長、寫自己、寫陌生人,寫潤玉成珠的情感,是年度*值得期待的名傢暖心大作。

3.梁曉聲新撰思想文化隨筆獨傢首度公開:誰都可以與人生好好交談!

4.特邀我國著名精神肖像攝影藝術傢魏德運先生加盟,親自操刀拍攝梁曉聲肖像,真切感受文化大傢的魅力。

  內容推薦 《困境賜予我的》是繼《我相信中國的未來》之後,中國青年出版社傾心打造的又一梁曉聲精品圖書,該書收錄梁曉聲先生筆耕40餘年間暖心經典散文作品60篇,私人化的書寫,感人至深的筆調,展現隱藏在傢國情懷下,犀利的理想主義者梁曉聲溫柔、敏感、坦蕩的內在世界。
全書共分七部分,主題唯“愛”與“善”,包括“愛是永不止息”“記憶的懷舊片段”“卑微者的歌”“最好的時代,最好的人”“越貧窮,越有力”“生命的事”和“時間的玫瑰”,樸質的語言,細膩的文筆,寫個人成長、傢族記憶、小人物命運,寫潤玉成珠的情感體驗,字裡行間透露著作者對平凡人深切的人文關懷,是年度最值得期待的名傢暖心大作。
該書啟用先鋒設計團隊擔綱設計,特邀我國著名精神肖像攝影藝術傢魏德運先生加盟,親自操刀拍攝梁曉聲肖像,真切感受文化大傢的魅力。該書獲陳曉明、張維佳、張頤武等著名學者,以及主流媒體多方好評。 作者簡介 梁曉聲,原名梁紹生,1949年生於哈爾濱市,當代著名作傢、全國政協委員。曾任兒童電影制片廠副廠長,現執教於北京語言大學,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出版有《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風雪》、《雪城》、《知青》、《鬱悶的中國人》、《我相信中國的未來》等數十部著作,作品多被譯介到海外。曾獲1984年全國中篇小說獎,1983年、1984年全國短篇小說獎,《小說月報》第十屆百花獎等。 目錄 目 錄

代序:感 激

I 愛是永不止息
愛緣何不再動人
姻緣
此愛如鈺
男人的嫉妒
關於愛
男人是女人的鏡子
女人不是殘缺不全的男人
關於不幸、不幸福與幸福
溫 馨
目 錄

代序:感 激

I 愛是永不止息
愛緣何不再動人
姻緣
此愛如鈺
男人的嫉妒
關於愛
男人是女人的鏡子
女人不是殘缺不全的男人
關於不幸、不幸福與幸福
溫 馨

II 記憶的懷舊碎片
冰冷的理念
人生真相
良 心
生死關頭的人們
兒子·母親·公仆和水
地質局長和一頂帳篷
論崇高
論榮譽
貴賤論

III 卑微者的歌
老水車旁的風景
清 名
那 裡
瘦老頭
愛讀的人們
孩兒面
賣“花”老人
父親的榮與辱

IV 最好的時代,最好的人
沉思魯迅
巴金的啟示
故人往事
五角場·陽春面
永久的悔
丟失的香柚
紅腰帶

V 越貧窮,越有力
野草根祭
玉 龍
緊繃的小街
朱師傅一傢
三平方米的金融海嘯
羊皮燈罩

VI 生命的事
一隻風箏的一生
孩子和雁
鹿心血
鴛鴦劫
好心怎麼就做下瞭壞事
狍的眼睛
感覺動物
“十姐妹”出走
咪妮與巴特

VII 時間的玫瑰
母親播種過什麼
父親的遺物
兄 長
第一支鋼筆
我的小學
我和橘皮的往事
父母是最樸素的人文
我與兒子
致老師
我所站在的弧上 媒體評論 梁曉聲穿行過迥然不同的時代,為歷史作證,為善良辯護,為正義伸張,為生活承擔。他的寫作因此有一種堅不可摧的力量,他使文學與真善美的結合不再是一個誇大的想象,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北京大學教授 陳曉明

二十多年來中國和世界的變化讓我們改變得太多太多,但梁曉聲式的慷慨陳詞依然有自己的力量。
——北京大學教授 張頤武

梁曉聲的思想深深植根於中國土壤,他秉持士人知識分子“社會的良心”傳統,堅守良知苦心孤詣,呼喚公義不遺餘力,鞭撻醜惡無私無畏,洞察人生犀利透辟,為轉型期的中國社會與個人的全面進步直陳諍言良方。
——北京語言大學教授 張維佳 梁曉聲穿行過迥然不同的時代,為歷史作證,為善良辯護,為正義伸張,為生活承擔。他的寫作因此有一種堅不可摧的力量,他使文學與真善美的結合不再是一個誇大的想象,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北京大學教授 陳曉明

二十多年來中國和世界的變化讓我們改變得太多太多,但梁曉聲式的慷慨陳詞依然有自己的力量。
——北京大學教授 張頤武

梁曉聲的思想深深植根於中國土壤,他秉持士人知識分子“社會的良心”傳統,堅守良知苦心孤詣,呼喚公義不遺餘力,鞭撻醜惡無私無畏,洞察人生犀利透辟,為轉型期的中國社會與個人的全面進步直陳諍言良方。
——北京語言大學教授 張維佳

他的寫作始終堅持自己的立場,始終秉持知識分子的良知和情懷,始終高揚人文主義的旗幟,他從不因為所謂純文學的原因而放棄對社會現實的思考與批判。
——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 吳義勤

從新時期之初的知青文學,到後新時期的市場批判,同代人都轉身離去,隻有梁曉聲以筆為旗,始終不渝,呼喊、堅守、承擔。因為有真正的仁義之道,他才可以那麼愛憎分明,那麼不留餘地。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程光煒

作傢分兩類:一類服務於社會,一類服務於心靈。用心靈發展出的智識,又反哺於社會,或從社會發展出的智識,透浸於心靈。梁曉聲有他那一代作傢的顯著特點,既勤奮又悲憫,在社會與心靈的總作用下替我們發聲,這尤要致以敬謝。我為其常識與智識所感動。
——《新周刊》主筆 胡赳赳

許多知識分子已經放棄瞭批判社會流俗、鍛造思想、保護文化的使命的年代裡,仍然有梁曉聲等作傢沒有忘記知識分子的傳統責任,在“狂歡”的喧嘩之外繼續傳遞著人文精神的火種。
——武漢大學教授 樊 星

梁曉聲的外形上, 簡直找不到絲毫與瓦崗寨、與梁山泊常見的那種漢子相同處,但在他的基因中,我相信,而且百分之百地相信,有著齊魯燕趙的漢子精神。
——作傢 李國文

知識分子歷來就有矯正社會惡疾和喚醒民眾的使命,包括基本概念的重建。在這一點上,作傢梁曉聲先生是令人尊敬的。
——作傢 龍應臺

生活中的梁曉聲低調、充滿溫情,但在爭取公權上,作為政協委員的梁曉聲是個鬥士,聲色俱厲,直言上書。
——《南方人物周刊》

與共和國同齡,梁曉聲用文字見證時代變遷。鐘情80年代,他以知青文學奠定底蘊。當現實沖擊理想,他拒絕浮躁喧囂,關註現實民生,悲憫底層命運,直指官僚權貴,秉持社會正義,辛辣依舊,蒼勁有力。
——鳳凰網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父親的榮與辱


我的父親是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
我上小學前見到他的時候是不多的—他大部分日子不是傢裡的一口人,而是東北三省各建築工地上的一名工人。東三省是新中國之重工業基地,建築工人是“先遣軍”。
那時的我便漸漸習慣瞭有父親卻不常見到父親的童年。
我上小學二年級那一年,父親所在的建築工程公司支援大三線建設去瞭,父親報名隨往。去與不去是自願的,父親願去。作為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他覺得能在國傢需要時積極響應號召,是無上之光榮。
父親遠赴外省之前,母親與他幾次發生口角—因為水泥。
當年的哈爾濱,除瞭道裡、道外、南崗三處市中心區,大多數居民社區其實沒有什麼明顯的城市特征可言,多是一片片的泥草房,即黃泥脫坯所建,稻草為頂的一類房子。長江以北的中國農村,傢傢戶戶住的基本是那類房屋。而住在哈爾濱市那類房屋內的,大抵是1949年以前“闖關東”的農民—我的父親也是。他們沒錢在市中心買磚房,城市也沒能力解決他們的住房問題。他們隻能自己動手解決,並且,也是買不起水泥和磚瓦的。所以,隻得在經允許的地段自蓋那類泥草房,形成瞭一片片當年的城中村。
那類房屋,每年都須用黃泥抹一層外墻。因為經過一年的風吹雨打,起先的一層黃泥處處剝落,土坯墻體暴露出裂縫,不再補一層泥,冬季必然挨凍。俗話說,“針尖大的縫隙鬥大的風”啊。
為使黃泥不易剝落,人們想出瞭多種多樣的和泥之法。普遍的經驗,是將草繩頭,破袋子、草簾子拆開,剪為等長的幹草截攪入泥裡—那個年代,除瞭市中心,農村進城的馬車幾乎隨時隨地可見,城裡人隻要留意,草繩破草袋子草簾子也幾乎處處可以撿到。甚至,這一戶城裡人傢可以向那一戶城裡人傢借到鍘刀。足見,某些所謂城裡人傢“城市化”的歷史有多麼短。他們轉變身份之前,即將某些農具帶入城裡瞭,預見必會有用,也將完整的農村生活習慣帶入瞭城裡,如養雞鴨,養豬。少數人傢,雖已入城市戶籍,卻無工作,靠圍一塊地方養奶牛賣牛奶為生。像在農村時那樣,以土坯蓋房屋,以泥草維修房屋,對於他是輕車熟路之事。對於我的父親也是。
然而成為城裡人後,畢竟會學到新的經驗以使幹後的墻泥結實—將爐灰拌入泥中,便很城市化的法子。但一戶人傢燒一冬季的煤,其實煤灰多不到哪兒去,即使挺多也沒處堆放,用時還需篩細,挺麻煩。所以,此法往往隻在和泥抹內墻、炕面、窗臺或鍋臺時才用。在當年,篩細的爐灰對於尋常百姓人傢便如同水泥瞭。
記得有一年,一座煉鐵廠搬遷瞭,引得許多人傢的老人女人和孩子紛紛出動,帶著破盆、破筐,推著小車爭先恐後地前往。
去幹什麼呢?
原來鐵廠的某處地方,遺留下瞭厚厚一層鐵銹—聰明的人不約而同地想到,將鐵銹和到泥裡,幹後的泥面一定不容易裂,大約也比較能經得住水濕。事實果然如此,並且泥面呈褐色,也算美觀。
我傢住的雖然是當年的俄國難民遺留的小房屋,但已有三十幾年歷史瞭,地基下沉,門窗歪斜,早已失去瞭原貌,比沒住幾年的草坯房差多瞭。而且,父親早已開始用黃泥維修瞭。
某年父親和泥抹房子時,母親又一邊幫他一邊嘮叨不休:“說過幾次瞭,讓你從工地上帶回來點水泥,怎麼就那麼難?”
父親那時每每板起臉訓母親:“再說多少次也白說!從工地上帶回來點兒?說得好聽,那不等於偷嗎?水泥是建築行業的寶貴物資,而我是誰?……”
母親也每每頂他:“說來聽聽,你是誰?你不就是十七歲闖關東過來的山東農民的兒子梁秉奎嗎?”
父親則又不高興又蠻自豪地說:“不錯,那是從前的我,現在的我是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中國領導階級的一員!休想要我往傢裡帶公傢的東西,你那是慫恿我犯錯誤,有你這麼當老婆的嗎?”
“抹抹窗臺、鍋臺、炕沿,那才能用多少水泥?怎麼話一到你嘴裡,聽起來就是歪理瞭呢?”—母親光火瞭。
“我把咱傢的窗臺、鍋臺、炕沿用水泥抹得光溜溜的瞭,別人一眼不就看出來瞭嗎?你當別人都是傻子?如果誰一封信揭發到我單位去,班長我還當得成嗎?!”—父親也光火瞭。“那就不當!不當又怎麼瞭?我問你,那麼個小破班長,不當又怎麼瞭?”
母親則將鐵鍁往泥堆上一插,賭氣不幫他瞭。
為瞭修房屋時能否有點兒水泥,父母之間不止發生過一次口角。
當年我的立場是站在母親一邊的。我討厭窗臺、鍋臺、炕沿經常掉泥片兒的情形。依我想來,就是一次帶回傢一飯盒水泥,幾次帶回傢的水泥,也夠將我們的小傢很主要的地方抹得美觀一點兒的。當年我也挺輕蔑父親將自己是一名建築工地上的工人班長太當回事兒的心理。在這點上,我的一輩子與父親的一輩子完全不同。父親當他的班長一直當到“文革”開始那一年,以後不曾再是班長瞭,似乎是他心口永遠的“痛”。而我這一輩子,從沒在乎過當什麼。不管當過什麼,隨時都可以平靜對被“免去”的結果—隻要還允許我寫作。而今,連是否“允許”我繼續寫作都不在乎瞭。快七十歲的人瞭,爬格子爬瞭大半輩子瞭,一旦不“允許”瞭,不寫就是瞭。
父親去往大西南的前一天晚上,母親又與他鬧得很不愉快,還是因為水泥。
母親一邊替他收拾東西一邊嘟噥:“說走就走,一走還去往那麼老遠的省份,把這麼個破傢丟給我和孩子,叫我們往後怎麼辦?你看這炕沿、窗臺,還有外屋那……”
父親打斷道:“還有外屋那鍋臺是不是?你就別叨叨瞭,饒瞭我行不行?我還是那句話,占公傢便宜的事我肯定不幹,因為我是領導階級一員,領導階級得有領導階級的樣子!”
父母之間的不快,使父親與我們臨別前那一個晚上的傢庭氣氛沉悶又別扭。
我上初一那一年夏季,父親自四川歸來。他這一次探傢歷時六日,先要從大山裡搭上順路卡車到樂山,再從樂山乘長途公交至成都,而後乘列車至北京,從北京至哈爾濱。當年直達車每日一次,沒趕上的話,隻得等到第二天。如果還沒買到票,那麼隻得再等一日。直達的票極難買到,父親便索性一段段向北方轉乘。因為根本無法確定到哈時間,父親就沒拍電報要傢人去接他。
他是很突然地進入傢門的,在晚飯後那會兒。當時傢中有位鄰居大嬸與母親嘮嗑,不唯那大嬸,母親和我們幾個兒女也訝然不已。他帶回瞭太多東西,肩挎一截粗竹筒,一手拎一隻大旅行袋,還背著一隻不小的竹編背簍,很沉。我和哥哥幫他放下背簍,見他的藍工作服的衣背一片白,像是被面粉搞的。
母親用掃炕笤帚替他掃時,鄰居大嬸驚詫地說:“哎呀媽呀,你傢梁大哥太顧傢瞭,還從四川那麼遠的地方往傢裡帶東西啊!四川不是出水稻不出麥子的省份嗎?”
父親無言地笑笑,沒解釋什麼。
等鄰居大嬸走瞭,父親才說,背簍裡那兩個佈袋子裝的不是面,而是白灰和水泥。
母親心疼地說:“你中魔瞭?那是非往傢帶不可的東西嗎?”
父親說:“是啊,我要瞭你的心願,用水泥把咱傢窗臺、鍋臺、炕沿抹得光光溜溜的,再把咱傢屋刷得白白的,也讓你見識見識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幹活的質量標準!”
母親愣愣地看瞭父親片刻,一轉身,雙手捂面無聲而泣。
我們的傢在父親連續幾天的勞累之下舊貌換新顏瞭。粗竹筒裡裝的是十來份獎狀,都是晚報展開那麼大幅的。花錢仔細得要命的父親,居然舍得花錢買瞭十來個相框。當十來份獎狀鑲入框中,分兩排掛在迎門墻上後,簡直可以說很壯觀,使我們的傢蓬蓽生輝瞭。
片警小龔叔叔來傢裡看父親,而父親去工友傢盡自己的探傢義務去瞭。小龔叔叔掃視兩排獎狀,正瞭正警帽,莊重地敬瞭個禮說:“向支援大三線建設的建築工人致敬!”
母親將小龔叔叔的敬意告訴父親後,父親紅著臉笑瞭,笑得滿臉燦爛輝煌……


1978年,我回哈爾濱探傢時,父親已六十二歲瞭,退休不久。因為傢中生活困難,單位照顧他,特批他晚退休兩年。退休與沒退休,每月差二十元左右呢。在1978年,二十元對任何一戶普通城市人傢都是一筆某種程度上關乎生活水平的錢數。
自1966年“文革”發生,父親之後兩年沒再探過傢。1968年我下鄉瞭,從此與父親南北分離,天各一方。算來,十餘年沒見過父親瞭。
我又見到瞭父親,他已是完全禿頂,蓄著半尺長的白須的老頭瞭。
那年二十九歲的我,不太覺得自己與十年前有什麼區別,但父親變化著實令我暗自神傷,感慨多多。父親不僅是一個老頭瞭,而且,分明還是一個自卑的老頭瞭。似乎,不知從何時起,他那種“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領導階級”之一員的光榮感、自豪感,徹底地被某種外力摧毀瞭,徹底瓦解瞭。為瞭使他開朗一點,起碼不那麼像個啞巴似的,我經常主動找些話題與他聊,然而他總是三言兩語地應付我,一次也沒聊成。
一日,傢裡收到一封掛號信,是父親單位從四川寄來的—一份“政治問題”審查結論書,寫的是關於父親系“日本特務”之嫌疑罪名,實屬誣陷,徹底平反。而關於父親在“文革”中的錯誤言行,經復查一一屬實,維持原處分。
我大愕。
問父親“日本特務”之嫌是怎麼回事?
父親說,那是因為自己當時說幾句日本話跟工友開玩笑惹出的禍。自己是從“偽滿時期”過來的人,會說幾句日語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啊。
又問“文革”中的錯誤言行是怎麼回事?
父親說,“停產鬧革命”時,他想不通,確實說過一些話,如—“普通的工人階級文化程度都很低,文化大革命跟咱們沒多大關系。”“工人都不做工瞭,農民都不種地瞭,這麼鬧下去,天下大亂還隻是亂瞭敵人嗎?”
再問:“後來號召‘抓革命,促生產’瞭,那時怎麼沒為你平反呢?”
父親吞吞吐吐地承認,自己當年還先動手打瞭批鬥他的人,一拳將對方打得口鼻出血,這當然激怒瞭對方們,圍毆他。他也被激怒瞭,掄起瞭鐵鍁,差點兒劈死瞭一個人……
這太符合父親的性格瞭。不問我也想象得到,父親肯定因而大吃苦頭。
我說:“爸,你別管瞭。你的事,我管定瞭。”
我當即復信,在信中寫瞭幾多“你們他媽的”、“混蛋王八蛋”之類,總之是罵瞭個淋漓痛快。信末,限對方們在我要求的時間內給我以答復,否則我將親往四川,找他們當面算賬。如今想來,我還是認為,那是我生平寫過的最好的信之一。
當年,那也太符合我的性格瞭!
為瞭等到回信,我推遲瞭回北京的日子。在我要求的時間內,傢裡收到瞭回信。是一封措辭極為客氣、懇切、委婉地承認他們思想認識有局限性的信—結論嘛,自然是按我要求的那樣,一概平反,賠禮道歉。
我將那封信讀給父親聽時,他一動不動地仰躺在床上,眼角不停地流下老淚來。
自那以後,父親“幽閉”般的沉默寡言終於不再,頗願與我這唯一上過大學的兒子交談瞭。有時,甚而是主動的。
於是,我也就瞭解瞭他的某些屈辱經歷—不是解放以前的,而是解放以後的;並且,如果我不講,弟弟妹妹們是不知道的,連母親也知之不詳。
畢竟他是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一名獲得過許多獎狀的優秀建築工人,故有人暗中保護過他。他被獨自派遣到一座山上看倉庫,以示懲罰。一年見不到幾次人,連貓狗也不許養。倘允許,父親當年是寧願與一隻小貓或小狗分吃自己那一份口糧的,但絕不允許。父親也從沒有過“半導體”。即或有,在大山裡也收聽不到什麼廣播,而且那是更不允許的。也沒有任何讀物。非說有,便是傢信瞭。傢信輾轉到他手中,比以往晚一兩個月的時間—得由上山拉建材的人帶給他,還得那人願意。
那些年裡,父親自制織針,偷偷下過幾次山,向村裡的婦女們請教,以極大的耐心學會瞭織衣物。他寄給我們的線背心、手套、襪子、圍巾,便是那幾年裡的成果。他收集建築工人們丟棄的破勞保手套,洗凈,拆之,於是便有瞭線。父親的織技發揮到最高水平,也隻不過能織成一件背心。
“文革”結束後,他仍留在山上,反而不願下山瞭。到瞭退休年齡,他還獨自留在山上。那時他已有伴瞭——一隻被他發現,由小養到大的狍子。
六十二歲他不得不離開那座山之前,將狍子帶往深山放跑瞭。他說,如果自己不那麼做,狍子肯定會被上山的工人們弄死吃掉的。
他還說,即使在看倉庫的那些年,他也完全對得起國傢發給自己的六十二元工資。因為他不隻看倉庫來著,還在山坡開出瞭幾大片地,用自己的錢到村裡去買菜籽種菜,每隔幾個月,山下的工地食堂便會派人派車上山拉走,多時一次能拉走兩卡車。
“我好後悔。起初我是瓦工,瓦工最高是七級。我到四川之前就是四級瓦工瞭,可是偏讓我當水泥工班長。水泥工最高才六級。退休前終於給我漲瞭一次工資,也不過是五級水泥工。同級的水泥工與瓦工相比,每級少幾元錢呢。熬到五級,少十幾元錢呢!……”
這是我從父親口中聽到的唯一的抱怨話。
他一向說:“他們對不起我。”
從不說:“國傢對不起我。”
他是一名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工齡三十餘年,退休後的工資是46元,我記不太清瞭,總之是四十幾元而已。
父親的身體一向很好,偶生病也就是吃幾片藥“扛過去”罷瞭。即使患瞭癌癥,也沒住過一天院。何況一檢查出來便是晚期,住院也是白住。
我服從他的意願,使他得以“走”在傢中。在一個中午,我與他並躺床上,握他一隻手,他就那麼靜靜地走瞭。
三十餘年間,他享受公費醫療待遇的錢,加起來不超過三百元。
我曾問他:“爸,你是工人的年代,工人是我們國傢的領導階級,你覺得你真的領導過什麼人嗎?”
他沉默良久,才以低緩的語氣回答:“我明白你的話是什麼意思。但凡是一個國傢,哪一個國傢沒有幾種國傢說法呢?有些事是不必較真的,太較真沒意思。”
片刻,又說:“我作為新中國第一代建築工人,對得起發給我的每一份獎狀,這就行瞭,是不是?”
我反而不知再說什麼好瞭。
我覺得父親也算是幸運的,退休早,避過瞭後來千千萬萬工人的“下崗”。
而如今退休工人們普遍一千七八百、兩千多元退休金的待遇,父親卻沒趕上。這對於他,又不能不說是終生憾事。
如今的退休工人們,比如我的弟弟妹妹們,時常抱怨“那點兒”退休金太少,根本不夠較寬松地來花,但比起父親當年的四十幾元退休金,委實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啊!
聯想到新中國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工人們,不禁生出疼惜不已的敬意……

2015年4月28日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困境賜予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