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物折扣 – 誤我浮生,匆匆那年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48
  • 字 數:295千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830537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如若日後相逢,請像初見那樣輕笑著寒暄。

如若再不相見,請在釋懷與遺忘中放下潮濕的惦念。

你若不傷,歲月無恙……….

 

這是一個與青春用力告別的時代。

《致青春》、《後會無期》、《匆匆那年》等電影讓多少人熱淚盈眶,道出70、80甚至90後的心聲;

《誰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獨,雖敗猶榮》、《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等書籍又讓多少後青春的人們熱血沸騰,懷念那些懵懂卻又義無反顧的歲月;
《誤我浮生,匆匆那年》與其說是一本與青春告別的書,不如說是與青春握手言和的書。

那些愛恨、糾結、癡戀、欲望、執念、假象,都被歲月洗滌,被溫暖相擁,我們終於懂得,匆匆那年的一切皆是機緣巧合,一切也終將妥帖安放。

 

前言   序:所有的歲月都是厚待
今年夏天,表姐一傢三口從廣州來北京旅遊,為瞭帶她兒子散心。小學升初中的考試沒考好,然後去瞭一傢香港的國際學校就讀,一年學費三十萬。
在頤和園,我替這一傢三口拍照時,覺得他們生活真是幸福。
表姐早早地嫁給瞭姐夫,當時姐夫自己創業開公司。後來,兩個人一起奮鬥,將分公司開到瞭浙江、上海和香港。現在,還準備開到北京來。
我一度很羨慕我的表姐,非常非常羨慕。
在我磕磕絆絆為事業奮鬥打拼,為愛情黯然神傷的漂泊歲月中,表姐該有的都有瞭。事業蒸蒸日上,傢庭幸福美滿,已經是人生贏傢好多年,大概是我一輩子都要望塵莫及的對象。
不得不承認,歲月有時候會偏愛優待一些人。
這種優待,總是很顯而易見的。
但有時候,歲月給予的另一種厚待——傷痛與磨難,大傢往往並不願意承認。日後某天,才會恍然大悟,那其實是人生最好的獎勵。   序:所有的歲月都是厚待
今年夏天,表姐一傢三口從廣州來北京旅遊,為瞭帶她兒子散心。小學升初中的考試沒考好,然後去瞭一傢香港的國際學校就讀,一年學費三十萬。
在頤和園,我替這一傢三口拍照時,覺得他們生活真是幸福。
表姐早早地嫁給瞭姐夫,當時姐夫自己創業開公司。後來,兩個人一起奮鬥,將分公司開到瞭浙江、上海和香港。現在,還準備開到北京來。
我一度很羨慕我的表姐,非常非常羨慕。
在我磕磕絆絆為事業奮鬥打拼,為愛情黯然神傷的漂泊歲月中,表姐該有的都有瞭。事業蒸蒸日上,傢庭幸福美滿,已經是人生贏傢好多年,大概是我一輩子都要望塵莫及的對象。
不得不承認,歲月有時候會偏愛優待一些人。
這種優待,總是很顯而易見的。
但有時候,歲月給予的另一種厚待——傷痛與磨難,大傢往往並不願意承認。日後某天,才會恍然大悟,那其實是人生最好的獎勵。
隻是,起初大傢並不是很明白,也不十分樂於接受這種厚待,比如我。
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是不被命運善待的人。過得特別糟糕,活得特別失敗,失敗到懼怕看到或聽到同學朋友們的任何狀態。
本來可以保研,卻因為交換必修課延至大四導致學分不夠而取消資格;學雅思申請國外的大學,材料審核通過後,面試時因為緊張表現不佳被拒;剛工作,一個人負責整個項目的方案撰寫,壓力大到每天頭發一把一把地掉,整夜整夜地睡不著。
而我的同學朋友,他們在全國數一數二的學校,在澳大利亞丹麥美國讀研;在外企混得風生水起,自己創業幹得熱火朝天;還有人早早地覓得良人嫁瞭,無須在外顛沛流離,盡享安穩與呵護。
他們好像都過得比我好,隻有我這般苦逼兮兮。
於是,我想不通,為什麼命運獨獨這般對我,讓我嘗盡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
那種狀態持續瞭大半年,已經快到瞭走火入魔的地步。
情況開始好轉是我旅行回來後找瞭份新工作。
是我一直夢想的公司,還有一群特別可愛善良的同事。
自此,生活好像打開瞭一個口,忽然之間,我頭頂那片灰蒙蒙的天空就那麼藍起來瞭。
我也回到瞭正常軌道之內,面對各種意外與傷痛都不再心有所戚。能坦然接受,並想辦法解決,再也不似之前“一頭紮進那美麗的憂傷,一邊拼命往裡鉆一邊喊救命”。
慢慢的,我的心中好像有瞭一個舒適安全溫暖的壁壘,當覺得會被傷害或者現實哽咽住喉嚨尷尬著的時候,我便默默退回那裡自我療傷,遙望頭頂星星閃耀的夜空。
我想,大概每個人都會有很多時候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被生活虧欠。工作不如意,愛情不順心,生活很糟心,人際關系復雜到難以應付,情商智商都不夠用。
總之,有一大波鬧心的事此起彼伏地向你襲來,讓你永遠都看不到順心的那條邊界線。
你時常對生活感到無望,山高水長,怎麼都走不過。懷疑自己懷疑人生是不是就這樣子踟躕不前瞭。
但其實不是。
歲月會溫柔地告訴你,人生不會就這樣。
我有個朋友,是我出差的時候在飛機上認識的。
讀小學時,她爸爸患癌癥去世瞭,剩下她和媽媽相依為命。
十六歲考入大學,卻因為學費問題中途退學。退學後,她開始打工,幾年後,她自己又學做服裝生意掙瞭不少錢,趁房價不像現在這般奇高無比的時候,咬咬牙狠下心買瞭一套房子。
那時,她交瞭一個男朋友,是結婚對象。後來,那個極品渣男不僅出軌,還給她介紹瞭一個特別不靠譜的供應商,給她的貨全是假貨。供應商跑路去瞭國外,她最終隻得把房子賣掉才能把錢還給銀行。
一夜之間,她回到瞭原點,一無所有。
後來,她又獨自去瞭西南某個旅遊城市,從擺地攤開始瞭第二次創業。現在,她有瞭自己的房子、車子和店鋪,還有個外國老公和混血女兒。
說起這一路走來的辛酸過往,她點瞭根煙,纖指間煙霧裊裊,你看不清楚她的表情,隻覺得那些歲月,好的,不好的,都發生瞭化學反應,才讓她如此成熟,智慧,又風情萬種。
這些過往的傷痛,一個接一個,從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但好像自愈能力也在悠悠歲月中逐漸變強。不管怎樣,是歲月打磨雕刻瞭現在的她。
我喜歡,現在的我。說完,她去吧臺又要瞭一杯瑪格麗特。
試著對那些遺憾,可惜,失去,妄念淡然處之,佯裝沒事,心裡卻常常似被針刺到一般劇痛。
這種痛是真真切切的,有時甚至傷得你體無完膚。
這時,我們總忍不住羨慕那些命好之人,“被人一生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她驚,免她苦,免她四下流離,免她無枝可依”。
而我們,一路磕磕絆絆,舊傷未愈,新傷又來襲。
傷痛多瞭,才慢慢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間練就瞭一身的“武藝”,不會被任何東西打倒。越是痛苦,越是艱難,越是流血,越能挺住,像冬天的大樹,昂然挺立,堅忍不拔,迎著風霜雪雨,從不畏懼。
傷痛多瞭,開始欣賞那個每一次自我掙紮後破繭而出的自己,欣賞那個“內有驚雷,面如平湖”的自己。
傷痛多瞭,才知道能治愈傷痛的是時光,是流年,是歲月。
歲月,總是帶給我們磕磕絆絆的傷痛。
但誰說磕磕絆絆跌跌撞撞之後不會有回甘的雋永芬芳呢?
你若不傷,歲月無恙。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比美人遲暮更糟糕的是自我放棄
去年8月,退出娛樂圈,隱居加拿大溫哥華11年之久的一代女神王祖賢悄然回港。
《蘋果日報》隨後刊登出瞭幾張女神回港時的照片。白衣藍裙的她,雖然白玉美腿依舊,但笑容稍顯僵硬,眼鼻走樣,甚至還有點浮腫。
千萬網友難以置信,曾經的女神已經一去不復返。過去驚艷脫俗,像仙女下凡,多少男人的夢中情人,眾人仰望的女神,如今隻剩白雲蒼狗,空餘悠悠。
同樣的還有曾經紅遍大江南北的瓊瑤女郎陳德容。
童星出生的她,自然是美的。但讓瓊瑤甘願等三年,從14歲成長為17婷婷少女的她,必然驚為天人。
果然,陳德容沒讓大傢失望。
《梅花烙》中的白吟霜,溫婉柔弱,眼淚汪汪,我見猶憐,一下震驚四座。不知道,原來世上真有不食人間煙的女子。
記得當時播《一簾幽夢》,我還在讀小學。寒假在我舅舅傢,每天晚上8點就睡,兩個小時後再爬起來追此劇,第二天早上的重播必然也不肯錯過。一碗飯通常要吃到電視劇結束才吃完。
後來,因為念初中升學壓力開始增大,傢裡已經不允許我看電視瞭。我也很少再在銀幕上看到她。
等到長大,在網上再看到她的照片,年齡上去,自然不能與往日相提並論。有人形容她的美,如風卷殘雲,來得快去得也快。真是再貼切不過。
對於美人遲暮,除瞭唏噓外,大傢也隻空恨時光之殘酷。因為我們都再明白不過,再美麗的容顏也抵不過歲月的流逝。
我從來不覺得四五十歲的人還要擁有二十多歲的年輕面容與肌膚才是美麗的。那過於苛刻,說得不好聽點,甚至有點刻薄。
沒有誰規定女神就要永遠青春靚麗,女神就要永遠膚如凝脂領如蝤蠐,女神就要永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傾城傾國。
在時間的魔力下,任何人無法阻擋生命的自然規律。變老,皺紋爬上眉梢,皮膚松弛粗糙,都是很正常不過的事。
我們不能接受的,並不是容貌不再年輕,很多時候,我們隻是不能接受那段最美時光和歲月的逝去,並且已經永遠的逝去。
眼睜睜看著它走遠,卻無能為力阻止,因為徒勞。
不必擔心容顏老去,更不必嘆息美人遲暮。遲暮的美人,依然有種別樣的優雅與高貴,比如林青霞。
大概沒有人能忘記17歲的林青霞在瓊瑤自傳式電影《窗外》中的樣子。單單是那張雙手托腮,眼神略帶憂鬱的劇照就足以讓人驚艷。
飄逸、慧黠,又靈動。
徐克曾評價她,五十年才能出這樣一位大美人,她的高貴,其實帶著一種英氣,比男人還俊。
人美就夠瞭,演技還那麼棒。
《滾滾紅塵》中顛沛流離的女作傢沈韶華讓她獲得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東方不敗的經典,迄今無人能及。
後來,嫁作商人婦,相夫教子。
再出現在媒體眼中,已搖身變成瞭作傢,前半生的記憶都錘字成鉛,濃縮成40多篇散文集《窗裡窗外》。
“人生幾何,風華絕代!”
優雅與年齡成正比,不斷大給人驚喜的,還有張曼玉。
2014年4月,草莓音樂節,貴為影後的她首次以歌手的身份獻唱。
面對網友揶揄她的嗓音及跑調,我記得那天她頂著六級的大風說,“我知道我在上海草莓各種跑調,但我演瞭20多部電影還有人喊我是花瓶,所以我今晚可能還是會跑調,但給我20多次機會,我就不信自己不行,我今年49歲6個月47天,我沒到50,我站在這裡是想完成自己年輕時的夢想,我很驕傲。”
她談年齡說,亞洲人才比較介意老去這個事情。我小時候在英國長大,然後在巴黎生活瞭十年,那裡的人沒有這種觀念。為什麼非要年輕、沒有皺紋才是美呢?人不是一定要美,美不是一切,它可能會浪費人生。美要加上滋味,加上開心,加上別的東西,才是人生的美滿。
這真是一個太棒的女人。
貌美智慧,生命力強盛,恣意灑脫。時而優雅幹練,時而像少女不停地奔放,釋放生命之能量。
我等凡人,隻有踮起腳尖,仰望膜拜。
你看,老去並非一件可怕的事。
其實,真正可怕的是自我放棄經營。美貌,生活,還有人生。
《大話西遊》中的春三十娘藍潔瑛,曾經“靚絕五臺山”,如今滿頭白發,短褲背心,外加大肚腩,漫遊街頭落魄不堪,被媒體形容為“瘋婆子”。
據說曾經精神錯亂,自殺未遂。
上天給予瞭人美貌,剩下的就看自己的經營瞭。
很顯然,藍潔瑛不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現在年過半百的她,人生也許已成定局。作為喜愛她的影迷,或是替她惋惜的普通大眾,唯一能做的不過是心裡祝福祈禱她過得稍微好一點。
我媽同事的女兒,年輕時也美的不可方物。憑借美貌,交過各種富二代官二代男朋友。有一次,在飛去香港的飛機上,與機師相識,後來香港機師成為瞭她的老公。
她在老傢舉辦婚禮時,我才不過十歲出頭。左鄰右舍,沾親帶故的人都趕來賀喜,對他那個香港飛行員老公贊美不已。因為那飛行員老公不僅長得英俊瀟灑,關鍵還人品好,懂禮貌,一點架子都沒有。
那個時候,我們那個小城,誰都沒見過這種電視或小說中才會有的人物。用如今的語言來說,那真真是高端大氣上檔次。
所有的人都對那個姐姐艷羨不已,嫁瞭這麼好的老公,這輩子哪還用想什麼呢。我也這麼想的。
可是,事情的發展卻事與願違。
後來,我上高二時,聽到瞭那個姐姐離婚的消息。
結婚後的她,工作也放棄瞭,在傢當瞭闊太太,什麼都不做,要命的是她還喜歡賭博,每隔兩三天就去澳門豪賭。
然後,就離婚瞭。
離婚後的她回到瞭老傢,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根本找不到好的工作;而一般的工作,對於曾經習慣瞭富裕生活的她,自然是瞧不上。
於是,呆在傢啃老,天天還照常去茶館打牌,完全是自我放棄瞭。
年華已逝,容貌不再,還加上離過婚,在那個人人都幾乎相識的小城,她大概也知道再嫁出去已是很難的瞭。
大傢往往最恐“草木之零落,美人之遲暮“,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無可奈何的悲哀。
但其實,真正讓人悲哀的是,遲暮之後的自我放棄經營,自暴自棄,等著他人的解救,或者幹脆就這樣一直放縱下去。停止瞭追求,停止瞭嘗試。
隻願我們平凡普通之人,不管是否擁有美貌,是否已在遲暮之年,都不放棄自我,好好經營自己,遇見更好的自己。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誤我浮生,匆匆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