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銷優惠 – 檮杌之書(蔣藍近年“非虛構人物”散文系列集大成之作,石達開、王闓運等十一人的斷代史。)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396
  • 字 數:289000
  • 印刷時間:2014-5-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蔣藍作品系列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07297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在中國詩歌界,沒有詩人能夠讓筆下的詩與思想隨筆“並駕齊驅”,蔣藍成為瞭個案。可以說,蔣藍的作品實現瞭文學與思想、思辨與激情的較為完美的結合。
本書是蔣藍近年的“非虛構人物”散文系列集大成之作,這是一部十一人的斷代史,從翼王石達開的凌遲、大儒王闓運的成都宴遊,到劉文彩三姨太凌君如的身世揭秘;從國畫大師陳子莊的成都歲月、何潔與流沙河的愛情傳奇,到對恩師和父親的追憶。內容精彩紛呈,極具可讀性。
  作者簡介   蔣藍,詩人,散文傢,思想隨筆作傢,田野考察者。崇尚獨立言路,喜歡特立獨行者。人民文學獎、中國西部文學獎、中國新聞獎副刊金獎、佈老虎散文獎得主,中國作傢協會會員。已出版《一個晚清提督的蹤跡史》(2014,雲南人民出版社)、《倒讀與反寫》(2013,東方出版社)、《愛與欲望》(2012,中國青年出版社)等文學、文化專著。散文、隨筆、詩歌、評論入選上百部當代選集。曾任《青年作傢》月刊主筆、主編,現供職《成都日報》報業集團。近年在江蘇、山西、新疆、吉林、山東以及金沙講壇、成都故事講壇等舉辦過多次文化、學術講座。   目錄 擲出的分幣與骰子(代序)
檮杌敘事:一個關於暴亂、缺失、顛躓以及揮霍青春的札記
石達開與臠割之刀:石達開在成都凌遲過程
王闓運與四川:1880年代四川、成都的情色、宴遊以及教育
襤褸時代的火焰凌霄:劉文彩三姨太凌君如身世揭秘
傷口的純光迫使黑暗顯形:國畫大師陳子莊的成都斷代史
在繁體字與方程式的迷宮中:我的老師羅成基先生
人生如蚌,蚌病得珠:何潔與流沙河
何潔眼中的巴金伯伯:三次探望與三十年記
穿過鏡頭的馬群披光而去——朱林與天葬師邱彭
置身蜀籟構築的歷史街頭——歷史學傢王笛側記
指縫裡的白煙——我的父親逝世記
附錄:
那些年,我們一起讀過的蔣藍隨筆
媒體評論   蔣藍是當代中國最傑出的隨筆作傢之一。隨筆是當今中國備受欺凌的文體——從
前是意識形態,現在是商業和“《讀者》體”隨筆,它們共同參與摧毀瞭隨筆的聲譽。
蔣藍多年來的努力,就是要為這種高貴的文體重新贏得尊嚴。這本書的出現,將和多年來已經出版的少數幾本隨筆一道,恢復隨筆的本來面目。它的出現向我們宣告,無論有多少莫名其妙的人——作協官員、商人或其他高高在上的偷雞摸狗者——在糟蹋隨筆,
終歸是無用的。因為文學史最終隻會承認:文學的編年史根本就不是一年接一年編下
去的。文學史反對1、2、3……的線性編年。
—— 敬文東
蔣藍和我一樣是蜀人,而且祖籍至少三代都在鹽都自貢,那裡有兩件物事世人皆
知,就是恐龍和食鹽。就物理而論,一則軀體龐大,一則微末細膩,況蜀人尚滋味,
且口重,嗜辛辣,都一並體現在他行文的風格中。他試圖解析中國人的身體器官,不   蔣藍是當代中國最傑出的隨筆作傢之一。隨筆是當今中國備受欺凌的文體——從
前是意識形態,現在是商業和“《讀者》體”隨筆,它們共同參與摧毀瞭隨筆的聲譽。
蔣藍多年來的努力,就是要為這種高貴的文體重新贏得尊嚴。這本書的出現,將和多年來已經出版的少數幾本隨筆一道,恢復隨筆的本來面目。它的出現向我們宣告,無論有多少莫名其妙的人——作協官員、商人或其他高高在上的偷雞摸狗者——在糟蹋隨筆,
終歸是無用的。因為文學史最終隻會承認:文學的編年史根本就不是一年接一年編下
去的。文學史反對1、2、3……的線性編年。
—— 敬文東
蔣藍和我一樣是蜀人,而且祖籍至少三代都在鹽都自貢,那裡有兩件物事世人皆
知,就是恐龍和食鹽。就物理而論,一則軀體龐大,一則微末細膩,況蜀人尚滋味,
且口重,嗜辛辣,都一並體現在他行文的風格中。他試圖解析中國人的身體器官,不
是生理肢體,而是文化器官、精神肢體。古人也言及肢體,但多歸於易學,蔣藍則偏
符號學意味。僅這點也值得期待。
—— 鐘鳴
歷史記憶、歷史建構打通,這是另類的歷史,面向大眾的歷史,公共的歷史,是歷史走出象牙塔的令人欽佩的嘗試。這是別具一格的歷史寫作,是出自文學傢之手的散文體歷史,但比歷史傢的著作更引人入勝,淋漓痛快。文字資料、口述史、傳說、田野調查、地方史、掌故、史跡、文人騷客的記錄,等等,交織在一起,完成瞭一段扣人心弦的歷史敘事,描繪瞭一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王笛(美國德克薩斯州A&M大學歷史系教授)
仿佛蠶叢時代的‘縱目人’,蔣藍看待世界的眼光奇特。縱目看到的世界,乃是垂直的立面,從這個立面上,可以看到時間斷層的沉積物,把過去、現在和未來,放置在同一平面上觀察。消失已久的古蜀國的文化幽靈,扇動著現代主義的巨翅,盤旋在蔣藍的言辭‘城堡’之上,呈現出一副玄妙而又怪異的話語奇觀。由對歷史幻影的玄學冥想,突然間變成現實的文化意識形態的犀利批判,蔣藍在虛構話語世界和現實經驗世界之間,建立瞭一條隱秘的通道。但這是一條人跡罕至的幽暗小徑,其間隱藏著蔣藍的話語魔術的大秘密。
——張閎(同濟大學哲學系副主任、批評傢張閎)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檮杌敘事
——一個關於暴亂、缺失、顛躓以及揮霍青春的札記
檮杌的考古學
偉人的遺傳基因並不總是穩定的,雜交水稻也可能出現變異,高粱稈兒也會變成矮冬瓜。黃帝正妃西陵氏女嫘祖,生玄囂、昌意二子。玄囂之子蟜極,之孫為五帝之一的帝嚳;昌意又娶蜀山氏女為妻,生高陽,繼承天下,這就是五帝之一的顓頊,他被封為“北方天帝”。這幾個女性,均出自蜀地區域。根據馮廣宏先生考證,這是公元前23 世紀前後的事情。顓頊固然是人中之龍,但顓頊的兒子檮杌卻劍走偏鋒,成為瞭“人子”的反詞。《山海經》說,檮杌為一種人面虎身、兇狠狂暴的猛獸,也被稱為“難訓”或“傲狠”,還說檮杌喜好在荒野中拔足狂奔,發泄其洶湧的力比多。他是從裡到外的極端無政府主義者,沒有人能夠使其歸順於制度和倫理的麾下。顓頊徒為神仙大帝,可惜的是,他的四個兒子均為邪神,前三個生出後不久就夭折瞭。第一個死後住在江水中,變做“虐鬼”,散佈瘟疫疾病;第二個死後住於若水,叫“魍魎”,以使人生瘡害病或者驚嚇小孩為使命;第三個死在正月三十,最喜穿破衣喝稀粥,人稱“送窮鬼”。隻是他們惡的級別不夠,比不上惡獸檮杌的名頭。
在我看來,這口口相傳的歷史具有陰謀論和血統論性質。顓頊為黃帝後裔、昌意之子,生於若水(今雅礱江四川境內的雅安一帶),有學者指出,“蜀”在古羌語呼復輔音“顓頊”,其義言魚,高陽氏之魚王,即蜀王,也就是禹王;顓頊是禹的羌語名。
顓頊二字很奇怪,字書上解釋有愚昧、謹貌等義項。顓頊二字均從“頁”。《說文》雲:“頁,頭也。”足見顓頊與頭有關。《說文》言顓頊是“謹貌”,就是“木頭木腦”,川語“木腦殼”是也。所以,它被引申為“愚昧”。如果我們把顓頊與三星堆青銅人頭像相聯系,那些青銅頭像就有些木腦殼意味。這幽暗地昭示後人:有其父,必有其子。
中國古代有所謂四大兇獸——貪得無厭的饕餮、窮兇極惡的渾沌、背信棄義的窮奇和好鬥不已的檮杌。檮杌的長相是十足兇惡的,《神異經?西荒經》中有雲:“西方荒中有獸焉,其狀如虎而大,毛長兩尺,人面虎足,豬口牙,尾長一丈八尺,擾亂荒中,名檮杌。”我估計這樣的造型比起瑪麗?雪萊筆下的佛蘭肯斯坦,後者難望其項背也。後來檮杌被用來比喻頑固不化態度兇惡之人,《左傳?文公十八年》有雲:“顓頊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話言,天下謂之檮杌。”
檮杌另有一說是神名,《國語?周語上》:“商之興也,檮杌次於丕山。”另外有一部戰國時的書簡名叫《檮杌》,是專門記載楚史的史書。我估計寫作者是著眼於斷木的木紋,取其年輪與史記的吻合。所謂“紀惡以為戒”,這至少說明,那個時代的檮杌惡名並未聞名遐邇,不然,又何必以此來命名煌煌史書?否則,史書則是記惡之書瞭。
有學者推測,檮杌可能是指某一支好戰的強悍部落。但這個與人倫格格不入的怪獸為什麼從木呢?我的推測是,在冶煉青銅尚未出現之前,木器不但是最常見的工具,也應該是武器。《說文解字》:“檮,斷木也,從木,壽聲。”在《漢語大字典》當中,“杌”字有一個義項是:“砍樹剩餘的樁子。”因此,“檮”和“杌”放在一起,意思就是:樹木橫斷之後剩下的樹樁。焦循(1763—1820)在《孟子正義》中解釋說:“惟檮杌皆從木,縱破為析,橫斷為檮杌。斷而未折其頭則名頑。是檮杌則頑之名,因其頑,假斷木之名,以名之為檮杌,亦戒惡之意也。”
四川與檮杌有關的點位,在神、人之外,還有一本怪書。《蜀檮杌》一名《外史檮杌》,是北宋蜀州新津人張唐英早年的著述。《四庫全書總目?史部?載記類》稱:“其書本《前蜀開國記》、《後蜀實錄》,仿荀悅《漢紀》體,編年排次,於王建、孟知祥據蜀事跡,頗為詳備。”由於來源於西蜀官方史籍,其立場與北宋官方史籍有異乃至對立。陜西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的王暉先生指出,古蜀人用表示圓木樁的“檮杌”(檮檮)來稱呼先輩祖先。
“檮杌”(檮檮)應是中性詞,是沒有褒貶之義的。所謂的惡名應是中原諸侯方國強加給的。這就像“混沌(渾沌、渾敦)”一詞,最初也是中性詞,所以《莊子?應帝王》中用來稱呼“中央之帝”——黃帝及其後人的,顯然是褒義性的。因此,《檮杌春秋》其義實際上就是“先祖們的歷史”。
我在此引述瞭一些古事,並非有暗含高標鄙人出身之義,因為我等不過是塵土。隻是想說,這檮杌一般的性格,一直就橫行在人性的天橋上,稍不留意,他就會沖垮天橋,“秀”都懶得走瞭,隻以血淋淋的斷壁殘垣來滿足內心的嗜血沖動——而不論結局是傷害對手,還是自傷。我的青少年時代,在搏殺之餘,偶爾也會閱讀傢裡不多的閑書,也許這個習慣最終改變瞭我的命運,沒能以拳腳為生。記得那時讀《世說新語》,王敦和周處卓然獨行的故事很是吸引我,以至於我被鄰居視為周處時,自己竟然還以
周處後來的除害之舉聊以自慰。但這種幻覺終究將徹底消散,以致後來在《水滸全傳》裡,這種癢意的瘡,終於得到瞭全面爆裂。
所以啊,“金瘡迸裂”不一定就是亡命之兆,也有大釋放的快意。成年以後,我讀明代的禁毀小說《檮杌閑評》,發現其命名頗有深意,既可理解為大惡人魏忠賢評傳,又可解釋為史事小語。小說確為“大嚼療饑奸賊腦,橫吞解渴殘臣血”的泄憤之作,又
豈是清風明月的“閑評”?!哈佛大學王德威教授的《歷史與怪獸》一書,圍繞現代性和怪獸性的辯證、歷史和“再現歷史”的兩難來展開歷史、暴力和敘事之間的互動。檮杌歷經瞭怪獸、魔頭、惡人、史書和小說的轉變,說明中國文明對歷史、暴力和敘事想象之一端,它引發人們思考:歷史是對怪獸的暴力記錄,還是本身就是暴力體現?王德威指出,“歷史隻能以負面形式展現其功能,亦即隻能以惡為書寫前提,借此投射人性向善的憧憬。揚善是歷史書寫的預設及終點,但填充文本的歷史經驗卻反證瞭善的有效或可行性。歷史的本然存在,甚至吊詭地成為集惡之大成的見證。”這是說的大歷史,我想這並不一定包括個人的小歷史。但就我而言,卻覺得這當中蘊含瞭難以言傳的詭變和危機……
這就是說,善惡固然是有標準的,但歷史並不掌握這個標尺。“秉筆直書”的人儼然擁有這個標尺,讀史的後人則人人胸懷真理。我難以做到,隻是希望在復原往事的過程裡,上帝即在細節中。危地馬拉作傢奧古斯托?蒙特羅索在《黑羊和其他的寓言》
裡,借“惡”的口吻獨白道:“事實上很難讓人們跳出現在的思維模式,惡怎麼做都不對,善做什麼都有理。”正因為“惡”有這樣的想法,“善”又一次幸免於難。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檮杌之書(蔣藍近年“非虛構人物”散文系列集大成之作,石達開、王闓運等十一人的斷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