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好評 – 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李筱懿寫的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靈魂有香氣的女子開本:32開
作者:李筱懿頁數:247
  出版時間:2013-12-01
ISBN號:9787539966205印刷時間:2013-12-01
出版社:江蘇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李筱懿所著的《靈魂有香氣的女子》是26個女神
的故事,她們真的得到過一切。
     張幼儀 林徽因 唐瑛 江冬秀 宋美齡
孟小冬 胡蝶 潘素 孫多慈 ……
她們在民國軍政界、商學界最出色男子的呵護下
,做了一輩子美人、才女、傳奇。
     《靈魂有香氣的女子》是一本女性修心的隨筆集
,一本揭穿人生的啟示錄。作者剝去名女子的層層光
環,不光寫她們風光的一面,更寫風光背後的心酸與
滄桑。原來這些得到了一切的傳奇,只不過是活得很
努力的普通人。她們也有被人像草一樣丟掉的時候,
但依舊如珠如寶般對待自己。在跟你我相同的人生境
遇里,她們更懂得經營自己。
     願她們的命運,成為你的良藥。願這本書成為女
孩最靠譜的人間指南。
    《靈魂有香氣的女子》這是一些最讓人羨慕的女人,她們有最精彩的人生,而且征服了各個領域中最出色的男人。
     這里不光寫風光的一面,更寫她們風光背後的心酸與滄桑。 這些女性的起點不同、身份各異,人生的結局卻往往出人意料。
     林徽因:女神是輕松做得的嗎?花在飽讀詩書上的時間不比保持身材短,用在規劃人生上的功夫不比梳妝打扮少。生的孩子,都必須是漂亮而有教養的。每一個女神,都活得很努力。
     唐瑛: 不順遂比比皆是。生活,忍受是過,享受也是過。懂得從每一個細節呵護自己,縱然暫時被人生冷落,我依舊是自己的珍寶。這才是永遠的美人真正的底氣。
     宋美齡: 所有的愛情,都基於欣賞,很難想象有人會愛上自己輕視的人。真正愛你的那個人,從來無需處心積慮地討好,哪怕他英俊無雙、學霸宇宙、富可敵國、權傾天下。
    
精 彩 頁:張幼儀:壞婚姻是所好學校

一次陪女友相親,說起該男的種種狀況她一直微笑頷首,情況的急轉直下是從得知該男早年酷愛寫詩開始。
     女友大驚:“寫詩?早說!寫過詩的有幾個人靠譜?哪個詩人的感情不是拿別人的情感當墊背的一路練手過來?不要!不要!”
說罷,拎包而逃,走了老遠還在咕嚕:“不靠譜!不靠譜!”

早知詩人的愛情如此不靠譜,當年張公權還會給徐申如寫信,提議把自己的二妹張幼儀許配給他的兒子徐志摩嗎?
古往今來,婚姻狀況差得過張幼儀的女子恐怕也沒幾個。
     梁實秋曾描寫徐志摩:“他飲酒,酒量不洪適可而止;他豁拳,出手敏捷而不咄咄逼人;他偶爾打麻將,出牌不假思索,揮灑自如,談笑自若;他喜歡戲謔,從不出口傷人;他飲宴應酬,從不冷落任誰一個。”
但是,隨和瀟灑的詩人對待自己不愛的結發妻子,冷漠殘酷極了。
    
婚後四年,他們相處的時間加在一起大概只有四個月,都是在他的假期。
     空曠的院子里,他伸長了腿坐在椅子上讀書,時而自言自語,時而頷首微笑,她在他旁邊默默地縫補東西,心里期待和他說上一句話。可是,他寧願招呼僕人,也不對她說半個字,那時的她年輕、膽怯,於是,更加沉默地咽下絕望。
    
她到法國馬賽看他,他穿著黑大衣,圍著白色的絲巾,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穿西裝的樣子,還是一眼就從人堆里認出了他。因為,“他是所有接船的人當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兒的表情的人”,她的心涼了一大截。
    
在國外,他總對她說“你懂什麼,你能說什麼”;飛往倫敦的飛機上,她因暈眩而嘔吐,他嫌棄不已:“你真是個鄉下土包子”;他冷酷地要求離婚,完全不顧她已經懷孕,她說:“有人因為打胎死掉。”他答:“還有人因為火車肇事死掉,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

她在德國生下二兒子彼得,身邊沒有一個人照顧,他卻追到柏林要求離婚,還寫下了那句著名的“無愛之婚姻忍無可忍,自由之償還自由”。
     當她提出想征得父母意見之後再離婚時,他急了,他一迭聲地說:“不行,不行,你曉得,我沒時間等了,你一定要現在簽字,林徽因要回國了,我非現在離婚不可!”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丈夫真正愛的人是誰。
    
最終,她成全了他。
     她在離婚協議上迅速地簽好字,眼神坦蕩地遞還他說:“你去給自己找個更好的太太吧!”
他歡天喜地地道了謝,提出要看看剛出生的孩子。他在醫院育嬰室的玻璃窗外看得贊 張幼儀:壞婚姻是所好學校
一次陪女友相親,說起該男的種種狀況她一直微
笑頷首,情況的急轉直下是從得知該男早年酷愛寫詩
開始。
     女友大驚:“寫詩?早說!寫過詩的有幾個人靠
譜?哪個詩人的感情不是拿別人的情感當墊背的一路
練手過來?不要!不要!”
說罷,拎包而逃,走了老遠還在咕嚕:“不靠譜
!不靠譜!”
早知詩人的愛情如此不靠譜,當年張公權還會給
徐申如寫信,提議把自己的二妹張幼儀許配給他的兒
子徐志摩嗎?
古往今來,婚姻狀況差得過張幼儀的女子恐怕也
沒幾個。
     梁實秋曾描寫徐志摩:“他飲酒,酒量不洪適可
而止;他豁拳,出手敏捷而不咄咄逼人;他偶爾打麻
將,出牌不假思索,揮灑自如,談笑自若;他喜歡戲
謔,從不出口傷人;他飲宴應酬,從不冷落任誰一個
。”
但是,隨和瀟灑的詩人對待自己不愛的結發妻子
,冷漠殘酷極了。
     婚後四年,他們相處的時間加在一起大概只有四
個月,都是在他的假期。
     空曠的院子里,他伸長了腿坐在椅子上讀書,時
而自言自語,時而頷首微笑,她在他旁邊默默地縫補
東西,心里期待和他說上一句話。可是,他寧願招呼
僕人,也不對她說半個字,那時的她年輕、膽怯,於
是,更加沉默地咽下絕望。
     她到法國馬賽看他,他穿著黑大衣,圍著白色的
絲巾,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穿西裝的樣子,還是一
眼就從人堆里認出了他。因為,“他是所有接船的人
當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兒的表情的人”,她的心涼了
一大截。
     在國外,他總對她說“你懂什麼,你能說什麼”
;飛往倫敦的飛機上,她因暈眩而嘔吐,他嫌棄不已
:“你真是個鄉下土包子”;他冷酷地要求離婚,完
全不顧她已經懷孕,她說:“有人因為打胎死掉。”
他答:“還有人因為火車肇事死掉,難道你看到人家
不坐火車了嗎?”
她在德國生下二兒子彼得,身邊沒有一個人照顧
,他卻追到柏林要求離婚,還寫下了那句著名的“無
愛之婚姻忍無可忍,自由之償還自由”。
     當她提出想征得父母意見之後再離婚時,他急了
,他一迭聲地說:“不行,不行,你曉得,我沒時間
等了,你一定要現在簽字,林徽因要回國了,我非現
在離婚不可!”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丈夫真正
愛的人是誰。
     最終,她成全了他。
     她在離婚協議上迅速地簽好字,眼神坦蕩地遞還
他說:“你去給自己找個更好的太太吧!”
歎不已,絲毫沒有想到剛產子卻遭遇離婚的她應該如何養育他的親生骨肉。
     他成了民國曆史上“文明離婚”的第一人。不過,在這段殘酷的過程中,絲毫看不到那個寫出“你是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我的波心”的詩人式的浪漫與多情。
    
看著他避之唯恐不及地逃離,你會以為她是多麼不堪的女子,可是,恰恰相反,在這段婚姻中,他才是真正高攀的那個。
     她家世顯赫,兄弟姐妹十二人。二哥張嘉森在日本留學時與梁啟超結為摯友,回國後擔任《時事新報》總編,還是段祺瑞內閣國際政務評議會書記長和馮國璋總統府秘書長。四哥張公權二十八歲即出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副經理,是上海金融界的實力派。
     為了讓她嫁得風光體面,在夫家獲得足夠的地位與重視,她的娘家人用心良苦,特地派人去歐洲采辦嫁妝,陪嫁豐厚得令人咋舌,光是家具就多到連一節火車車廂都塞不下,是她神通廣大的六哥安排駁船從上海送到海寧硤石。
     至於他,不過是硤石首富徐申如的兒子,想拜梁啟超為師,還要通過顯貴的大舅子牽線搭橋。
     可惜,所有的努力都無法讓他愛她,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點點。
    
只是,不愛一個人是一回事,肆意傷害一個人卻是另外一回事。
     嫁給一個滿身惡習、拳腳相加的無賴,算不算壞婚姻?充其量是遇人不淑吧,壞在明處的人傷得了皮肉傷不了心。
     但他不同,對別人是謙謙君子,唯獨對她,那種冷酷到骨子里的殘忍不僅讓人心碎,更是對自身價值的極度懷疑與全盤否定:自己果真如此不堪嗎?自己做什麼都是錯的嗎?自己沒有別的出路嗎?
同時代的女子,朱安一生堅守,把自己放低到“大先生”魯迅的塵埃里,卻始終沒有開出花;蔣碧微果決了斷,卻在不同的男人身邊重複了同樣的痛苦,落得晚景淒清;陸小曼不斷放縱,沉湎於鴉片與感情的迷幻中,完全喪失了獨自生存的能力。
     唯獨她,這個當年被丈夫譏諷為“小腳與西服”的女子,一邊獨自帶著幼子在異國生活,一邊進入德國裴斯塔洛齊教育學院讀書,雖然經曆了二兒子彼得的夭折之痛,但離婚三年之後,徐志摩在給陸小曼的信中再次提到這位“前妻”時,卻贊歎:“一個有志氣、有膽量的女子,這兩年來進步不少,獨立的步子站得穩,思想確有通道。”
得到那個曾經無比嫌棄自己的男人的真心褒獎,是多麼艱難的事,華麗的離婚分割線之後,她的人生開始有了鮮花與掌聲。
    
她出任上海女子商業銀行副總裁,借助四哥張公權的人脈關系,使女子商業銀行走出困境 他歡天喜地地道了謝,提出要看看剛出生的孩子
。他在醫院育嬰室的玻璃窗外看得贊歎不已,絲毫沒
有想到剛產子卻遭遇離婚的她應該如何養育他的親生
骨肉。
     他成了民國曆史上“文明離婚”的第一人。不過
,在這段殘酷的過程中,絲毫看不到那個寫出“你是
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我的波心”的詩人式的
浪漫與多情。
     看著他避之唯恐不及地逃離,你會以為她是多麼
不堪的女子,可是,恰恰相反,在這段婚姻中,他才
是真正高攀的那個。
     她家世顯赫,兄弟姐妹十二人。二哥張嘉森在日
本留學時與梁啟超結為摯友,回國後擔任《時事新報
》總編,還是段祺瑞內閣國際政務評議會書記長和馮
國璋總統府秘書長。四哥張公權二十八歲即出任中國
銀行上海分行副經理,是上海金融界的實力派。
     為了讓她嫁得風光體面,在夫家獲得足夠的地位
與重視,她的娘家人用心良苦,特地派人去歐洲采辦
嫁妝,陪嫁豐厚得令人咋舌,光是家具就多到連一節
火車車廂都塞不下,是她神通廣大的六哥安排駁船從
上海送到海寧硤石。
     至於他,不過是硤石首富徐申如的兒子,想拜梁
啟超為師,還要通過顯貴的大舅子牽線搭橋。
     可惜,所有的努力都無法讓他愛她,哪怕只是微
乎其微的一點點。
     只是,不愛一個人是一回事,肆意傷害一個人卻
是另外一回事。
     嫁給一個滿身惡習、拳腳相加的無賴,算不算壞
婚姻?充其量是遇人不淑吧,壞在明處的人傷得了皮
肉傷不了心。
     但他不同,對別人是謙謙君子,唯獨對她,那種
冷酷到骨子里的殘忍不僅讓人心碎,更是對自身價值
的極度懷疑與全盤否定:自己果真如此不堪嗎?自己
做什麼都是錯的嗎?自己沒有別的出路嗎?
同時代的女子,朱安一生堅守,把自己放低到“
大先生”魯迅的塵埃里,卻始終沒有開出花;蔣碧微
果決了斷,卻在不同的男人身邊重複了同樣的痛苦,
落得晚景淒清;陸小曼不斷放縱,沉湎於鴉片與感情
的迷幻中,完全喪失了獨自生存的能力。
     唯獨她,這個當年被丈夫譏諷為“小腳與西服”
的女子,一邊獨自帶著幼子在異國生活,一邊進入德
國裴斯塔洛齊教育學院讀書,雖然經曆了二兒子彼得
的夭折之痛,但離婚三年之後,徐志摩在給陸小曼的
信中再次提到這位“前妻”時,卻贊歎:“一個有志
氣、有膽量的女子,這兩年來進步不少,獨立的步子
站得穩,思想確有通道。”
P9-13

     每天上午九點,她已經開始在辦公室忙碌,下午五點,家庭教師又上門為她補習。她特意把辦公桌安排在最里面,方便對周遭的一切明察秋毫,甚至,她總是最遲離開辦公室,因為生命如此繁忙與豐富。
     曾經,她心底最大的遺憾是沒有接受良好的教育,沒有系統學習過新派的知識,不能像他愛戀的女子那樣既淵博又俏皮,如今,她立志為自己彌補這個遺憾。
    
離婚後的她簡直像一部勵志大劇。
     人生為她關上了婚姻的大門,卻打開了事業的窗口,她在金融業屢創佳績,股票市場出手不凡,甚至,她創立的雲裳時裝公司還成為上海最高端、生意最興隆的時尚匯集地,陸小曼、唐瑛等當時的名媛都在那兒做衣服,雖然她們的人生和她的完全是兩個方向。
     1953年,獨自盡完上孝父母、下撫兒子阿歡的職責之後,一位名叫蘇紀之的香港醫生向她求婚,她征求兒子意見,阿歡回信:
“母職已盡,母心宜慰,誰慰母氏?誰伴母氏?母如得人,兒請父事。”
曾經怎樣的付出,才會贏得兒子在再婚的敏感問題上如此善解人意的支持?如果人生是一顆秀逗糖,她已經嘗完了酸澀的外殼,開始感受甜蜜的味道。
    
匪夷所思的是,離婚之後,她與前夫的關系反而得到了改善,他們終於在另外一種關系中找到了平衡和默契。
     因為阿歡和徐家二老,兩人經常通信見面,像朋友一樣交往,她十五歲嫁給他,為他操持家務、生兒育女、孝敬高堂,他對她雖然沒有愛情,卻在她漂亮轉身之後有了尊敬。
     她對他,一直是剪不斷理還亂,撫育著他們共同的孩子,照顧著他的父母,關心著他的點滴報刊上關於他的報道,她看到,便精心地剪下來,壓到辦公桌的玻璃板下,猶如當年在庭院深深的徐家老宅里,耐心地繡花。
     而他,則在她的雲裳公司中出資入股,把自己的朋友介紹給她擔任公司的服裝設計。1931年11月18日,他來到雲裳時裝公司,拿他定做的襯衫。得知他第二天要搭乘中國航空公司的郵政飛機返回北平,她心中不安,勸他不要坐這種免費飛機,他大笑著說:不會有事的。
     她不知道的是,他已經在外面流浪了好幾天,因為和陸小曼吵架,他被他的愛妻用煙槍砸掉了金絲眼鏡,當然,她更不會知道,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11月19日中午,大霧彌漫,他搭乘的飛機在濟南黨家莊附近觸山爆炸,機上連他一共三個人,無人生還。
     噩耗傳來,陸小曼哭死過去,拒絕承認現實,還把報噩耗的人擋在門外。無奈中,送信的人只好去找她這個前妻。她以一貫的冷靜對事情做了妥帖安排:讓八弟陪十三歲的阿歡去濟南認領遺體。公祭儀式上,陸小曼想把徐志摩的衣服和棺材都換成西式的,她堅決拒絕。
     至於他生前的女神林徽因,則遣梁思成拿回一塊飛機殘骸,永遠地掛在臥室。
     和那些他愛的女子不同,她或許不夠有趣,卻誠懇務實;她或許不夠靈動,卻足以信賴;她或許不夠美麗,卻值得托付。
     他是一首風花雪月的詩,而她,則是一個踏踏實實的人。
    
婚姻的神奇之處在於點金成石,溫柔被經年的婚姻一過濾便成了瑣碎,美麗成了膚淺,才華成了賣弄,浪漫成了浮華,情調成了浪費,很難見到夫妻多年還能夠彼此欣賞相互愛慕,即使戀愛炙熱如徐志摩陸小曼,婚後一語不合也煙槍砸臉。
     糟糕的婚姻可怕嗎?它不過像一所學校,你在其中經曆了最鑽心的疼痛、最委屈的磨煉、最堅韌的忍耐、最蝕骨的寂寞、最無望的等待。以這樣飽經考驗的心面對未來,還有過不去的坎嗎?
最怕永遠面對的是過去,背朝的是未來。
    
在她去世八年後的1996年,她的侄孫女張邦梅為她撰寫的英文版傳記《小腳與西服:張幼儀與徐志摩的家變》出版。書中,她這個從婚姻中突圍並升華的女子坦陳:“我要為離婚感謝徐志摩,若不是離婚,我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找到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成長。他使我得到解脫,變成另外一個人。”
她長眠在紐約綠草如茵的“芳諾依福”(FERNOEIFF)墓園,墓碑上刻著她最終的名字:蘇張幼儀。梁實秋在《談徐志摩》一文中評價她:“她沉默地、堅強地過她的歲月,她盡了她的責任,對丈夫的責任,對夫家的責任,對兒子的責任凡是盡了責任的人,都值得尊重。”

女友放棄了爛漫的詩人,最終選擇了一個厚道的男子,祝她幸福。
    

心語:
什麼是好姑娘?知書達理、溫文典雅、克己複禮、賢惠善良……當然,這只是定語中極其微小的一部分,因為,只有好姑娘才能贏得好婚姻。
     真的嗎?如果世間事如此順理成章,又何來張幼儀的苦痛?
她真是個隱忍的好姑娘,可是,婚姻並不因為她的“好”而變“好”。
你永遠擁有從一段不愉快婚姻中解脫的主動權,如張幼儀一般,重新為人生按下一個Fast Forward(快進)鍵。
    目錄:張幼儀:壞婚姻是所好學校
陸小曼:月亮的光華,終究不能永恒
林徽因:女神行走人間路
林洙:幸福像個拖著黑色尾巴的風箏
唐瑛:珍愛自己的女子,才是一輩子的美人
江冬秀:如何與你,相伴到白頭
黃逸梵:人生的不良資產剝離
孫用蕃:幸福從來不是穩穩的
張愛玲:小姐愛上鳳凰男
蘇青:坦白與真誠代價巨大
宋慶齡:夢想是多永不凋零的花
宋美齡:愛是欣賞,亦是改造
孟小冬:破鏡重圓的可能性
福芝芳:經典“旺夫相”
王明華:從無私的愛到無邊的痛
趙四小姐:世間本無傳奇
於鳳至:我們總是辜負,最愛我們的人
蕭紅:青春並非一場死纏爛打的依賴
許廣平:紅玫瑰與飯黏子之間隔著流年
阮玲玉:令人失望的愛情
蝴蝶:只有成熟的稻穀,才懂得彎腰
胡友松:願賭服輸也是婚姻的智慧
潘素:完滿的姻緣,是彼此的成全
蔣碧薇:最遠的距離 不過進退之間
孫多慈:許多言語 不如無聲
廖靜文:甲之蜜糖 乙之砒霜
後記:一爐沉香屑 一本情感寓言
張幼儀:壞婚姻是所好學校
陸小曼:月亮的光華,終究不能永恒
林徽因:女神行走人間路
林洙:幸福像個拖著黑色尾巴的風箏
唐瑛:珍愛自己的女子,才是一輩子的美人
江冬秀:如何與你,相伴到白頭
黃逸梵:人生的不良資產剝離
孫用蕃:幸福從來不是穩穩的
張愛玲:小姐愛上鳳凰男
蘇青:坦白與真誠代價巨大
宋慶齡:夢想是多永不凋零的花
宋美齡:愛是欣賞,亦是改造
孟小冬:破鏡重圓的可能性
福芝芳:經典“旺夫相”
王明華:從無私的愛到無邊的痛
趙四小姐:世間本無傳奇
於鳳至:我們總是辜負,最愛我們的人
蕭紅:青春並非一場死纏爛打的依賴
許廣平:紅玫瑰與飯黏子之間隔著流年
阮玲玉:令人失望的愛情
蝴蝶:只有成熟的稻穀,才懂得彎腰
胡友松:願賭服輸也是婚姻的智慧
潘素:完滿的姻緣,是彼此的成全
蔣碧薇:最遠的距離 不過進退之間
孫多慈:許多言語 不如無聲
廖靜文:甲之蜜糖 乙之砒霜

後記:一爐沉香屑 一本情感寓言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自我實現/勵志

靈魂有香氣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