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名首選 – 李敖50年唯一自選集·我最難忘的事和人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96
  • 字 數:309000
  • 印刷時間:2013-7-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李敖50年唯一自選集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874185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這本書是李敖對自己“*難忘”的人士所寫的隨筆集,以事為經,以人為緯,包括《我*難忘的人和事》和《胡適與我》兩個部分。

  內容推薦

        在日暮的歲月,我笑著走上前去。路上偶有難忘的人事在我記憶裡閃過,也算是遠路上的一些插畫,雖然那些畫面,早已是過眼煙雲。我在煙雲裡走過,它們在我背後,但對讀者說來,它們正該是天邊的遠景……
這本書是李敖對自己“最難忘”的人士所寫的隨筆集,以事為經,以人為緯,包括《我最難忘的人和事》和《胡適與我》兩個部分。

作者簡介

  李敖
1935年生於哈爾濱,1949年到臺灣。李氏文筆自成一傢,自譽為百年來中國人寫白話文翹楚。發表著述上百餘種,被西方傳媒捧為“中國近代最傑出的批評傢”。李敖生平以嬉笑怒罵為己任,而且確有深厚的學問護身。自稱文章天下第一,狂妄至極,刻薄至極。他曾說有的人可愛到可惡,有的人可惡到可愛,他自己恐怕兩者皆是。
李敖是個奇才,他的作品已經成為瞭當代中國特具影響力的文字之一,他本人也成瞭當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作傢之一。

目錄 我最難忘的事和人
我最難忘的一件木雕
·——潭畔尋思錄
我最難忘的一場演講
——陳璧君到陳碧君
我最難忘的一片小湖
·——中興湖
我最難忘的一套條例
——四十二年一惡法,殺人如草不聞聲
我最難忘的一個組織
——“國際特赦組織”三十年
我最難忘的一傢書店
——書店之死
我最難忘的一個官僚同學
——我所知道的施啟揚

我最難忘的事和人

自序
我最難忘的一件木雕
·——潭畔尋思錄
我最難忘的一場演講
——陳璧君到陳碧君
我最難忘的一片小湖
·——中興湖
我最難忘的一套條例
——四十二年一惡法,殺人如草不聞聲
我最難忘的一個組織
——“國際特赦組織”三十年
我最難忘的一傢書店
——書店之死
我最難忘的一個官僚同學
——我所知道的施啟揚
我最難忘的一個鄰居
——裴老爺子
我最難忘的一個將軍
——為宋希濂將軍出書經過
我最難忘的一個老兵
我最難忘的一位學者
——為錢穆定位
我最難忘的一位教授
——臺靜農的人格與學格
我最難忘的一位殘障人士
——病房裡的哲學傢——介紹《邱銘笙用寫的卡通動畫·黑色喜劇》
我最難忘的一個“國特”

·胡適與我

自序
給胡適的兩首壽詩
三封沒發表的信
胡適之不怕老婆考
胡禍呢?還是禍胡?
胡適和三個人
《胡適語粹》序目
殘存日記中的愛國者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一貫作業搜奇
 “你們後死有責!”
豹死留瞭什麼皮?
用胡適給傅斯年的一封私信收尾
——記民治與獨裁的論戰
武俠小說,下流!
——記胡適的意見
為舊賬算新賬
我與胡適的“微妙關系”
從蔣介石非法連任看錢穆與胡適
蔣介石與胡適密件之一
蔣介石與胡適密件之二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我最難忘的一片小湖
——中興湖
美麗的大學都有湖,從清華大學的相思湖,到燕京大學的未名湖,都是有名的。中興大學也一樣,並不美麗,但於湖則一。不過,在命名方面,它既不寄於相思,也不晦於未名,而是政治性極強的訴求——以中興在望,因以為名。
中興湖的造型以中國地圖為藍本,千分之九百九十七的大陸,配上千分之三的臺灣,隔“陸”挖空,各註以水,形成完整的中國。乍看起來,神州不是陸沉而是水沒,觸目驚心,令悲觀者不無滄桑之慨;但是,對樂觀者說來,當他站在臺灣“陸”峽,左顧右盼,又何嘗不起地質學上三疊紀的遐思?遙想那一年代,臺灣與大陸根本尚未分割,臺灣海峽根本就是陸地,中國早就統一於地理之內。如今,當你站在中興湖的臺灣“陸”峽上,舉目雖有河山之異,但異中求同、同中求遠,你不妨從悲觀轉為樂觀,發現中國本就是如此。自天地玄黃、宇宙洪荒觀之,多少陸沉、多少水沒、多少聚散、多少分合,豈不正是億萬年來正常的表相?自地質學看來,天大人小,人世的滄桑,在宇宙的滄桑面前,已經渺小得不算什麼,變得“曾不能以一瞬”;但是,宇宙的滄桑卻是雄偉的、瑰麗的、多彩的,蘇東坡說“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這正是宇宙滄桑的氣魄。對比之下,人世滄桑的變局,就顯得卑下而猥瑣,出將入相、江山易主、百年世事、長安弈棋,實在不值得那麼悲觀,反倒是宇宙的玄黃乍變,令人終起樂觀之想。——在造化眼中,人世虛幻,終歸空無;但宇宙不滅,得滌萬染。造化弄人,豈不值天帝一哂、如來一笑?哂笑之間,樂觀在焉。
中興湖是一個普通的湖,正因它造型特異,所以引人遐思,使人賦予它不凡的感受。沿湖漫步,在清早,你感受到的,是處處動態,湖邊人們三五成群,或奔或跑;湖上則是白鵝戲水,載浮載沉,相映別成圖畫;在午間,你感受到的,是處處慵懶,人們倚石小寐、白鵝蜷臥成眠,清風徐來,水波難興,仿佛湖亦有情,不無睡意;到瞭晚上,你感受到的,是處處靜謐,情人寄語,白鵝靜浮,月光如水,水中見月,雖有蛙聲初唱,但令人不覺嘈雜,反有“鳥鳴山更幽”的感受,沒有蛙聲,好像反倒襯不出夜色與幽靜。
在這些感受中,你會因它的造型特異而別有遐思,遐思到“無何有之鄉”、遐思到“廣漠之野”、遐思到莊子那種境界,而“獨與天地精神往來”。你的境界會提升,提升到不隻是沿湖漫步早、午、晚看人看鵝的層次,你會遐思到探索宇宙觀的層次,因湖寄情,因情交感,而別有所托,在湖濱之外。
八百多年前,朱熹與陸象山於江西鉛山縣有“鵝湖之會”,在鵝湖之濱,做宇宙哲理的重大辯論。陸象山說朱熹思想支離,不能直指本心;朱熹說陸象山自信太深,不能客觀察物。兩人不歡而散。但是,“鵝湖之會”的底子,在六年後還是拉近瞭兩位哲人,陸象山在江西星子縣白鹿洞應邀為朱熹的學生講課。陸象山口才過人,講得朱熹的學生為之淚下。後來陸象山死瞭,朱熹帶學生去吊祭他,成為“鵝湖之會”後的一幕絕響。
從中國的鵝湖到外國的天鵝湖,湖濱的美麗總要有白鵝來陪襯。中興湖的景色,不能跟世上許許多多名湖相比,但是白鵝在茲,卻又使一切改觀。從白鵝身上,人們看到瞭美麗、優遊、安穩、認真而原始。這些特色,豈不正是古今哲人所向往的境界?這種境界的動物,長守湖邊,恰為中興生出無窮顏色。你以為白鵝何知,但白鵝又何須有知?白鵝本身與宇宙合為一體,合得比“天人合一”還來得斧鑿無痕,在湖邊看它們、看它們,我們會變得相形自慚。古人寫詩說:“輸與仙都吉居士,一簾山雨聽鵝經。”在白鵝面前,人類是輸傢、是失敗者。人類要中興在望,方能自足,但白鵝呢,它以中興為湖。——中興不須遠望,中興就在它傢裡,它就在中興傢裡。白鵝在茲、中興在茲,人們隻是中興湖的過客,真的主人,原來正在那裡。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李敖50年唯一自選集·我最難忘的事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