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秒殺 – 花千骨新版上下兩冊 全2本 果果

果果寫的花千骨新版上下兩冊 全2本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花千骨上下
作者:果果開本:16開
原價:220頁數:638
  出版時間2013-01-01
ISBN號:9787550211766印刷時間:2013-01-01
出版社:京華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果果所著的花千骨(上冊):
花千骨:
我沒有師父,沒有朋友,沒有愛人,沒有孩子,
當初我以為我有全世界,卻原來都是假的。
愛我的,為我而死;我愛的,一心想要我死。
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賴的,舍棄我。
你以為到了現在,我還回得了頭麼?
你不是最愛這個天下麼?想要救六界生靈?唯一的辦法,殺了我。
白子畫:
我此生心系長留,心系仙界,心系眾生,可是卻從沒為她做過什麼。
我不負長留,不負六界,不負天地,
可是終歸還是負了她,負了我自己。
花千骨(下冊):
瑤池初見,他是高高在上的長留上仙,而她偷偷混入,變作小蟲趴在
樹上,卻被風吹落於他的酒盞之中。
“不小心掉下來了嗎?”
他的笑淡然而又慈悲,那是她此生唯一一次見到,卻是對著一條小蟲

一年之約,拼盡全力,只為了有一天,能叫他一聲“師父”。
“師父,你為什麼收我為徒?”
他不語,只是將宮鈴贈予她,輕撫她的頭。
那漫天緋色中白得塵埃不染的身影,每日站在絕情殿的露風石上,俯
瞰天下蒼生。
她發誓說,再也不會讓他寂寞了。
可是絕情殿上的朝夕相伴,默然相守,終於還是走到了盡頭。
為了救他,她犯下彌天大錯。然而……
“錯了就是錯了。”他淡漠依舊。
八十一根銷魂釘,還有高高舉起的斷念劍。
劍斷念,人斷情……
師父,你知道被最愛的人剖心噬骨有多痛嗎?
你知道悲傷至極,卻依然抱住幸福的回憶不願遺忘,日日夜夜思念一
個人的感覺有多苦嗎?
我不相信正,不相信邪,不相信幸福,可是,我相信你!
所以,微笑著不放棄,哪怕,愛比死更冷。
作者簡介果果,又名Fresh果果。為了紀念陪伴多年的狗狗,所以取了相同的名字。戀家巨蟹,愛好讀書攝影、音樂美食。懷感恩的灑脫行走於世,以無畏的執著愛中堅持,用純真的幻想創造世界, 把刻骨的深情篆成文字。作品《花千骨》《脫骨香》《琉璃般若花》。目錄
楔子
卷一 萬福血冷沉野殍·臨危受命上華巔
一 水鬼攔路
二 蘿蔔排隊
三 舌頭開會
四 當時年少
五 茅山求道
六 糖寶出世
七 群仙之宴
八 一年之約
卷二 瀚海難禦折千骨·經年約滿鬥群仙
九 長留仙山
十 禦劍而飛
十一 茅山掌門
十二 仙劍大會
十三 拜師大典
十四 朝夕相對
十五 長生不老
十六 丹青難描
卷三 暗影浮香動淺夏·流光琴響太白山
十七 鬼門大開
十八 兵戎相見
十九 出乎意料
二十 太白一役
二十一 暗影浮香
二十二 暗箭難防
二十三 皓月邯鄲
二十四 情意勘破
卷四 情深我自凡塵練·寧為玉碎赴寒淵
二十五 鏡花水月
二十六 在劫難逃
二十七 情意敗露
二十八 有口難言
二十九 血腥之吻
三十 罪孽深重
三十一 無以為報
三十二 身世之謎

卷五 南無墟洞淒涼月·腐心蝕骨不能言
三十三 十方神器
三十四 妖神出世
三十五 花月洞天
三十六 金蟬脫殼
三十七 二吻真言
三十八 三尊會審
三十九 用心良苦
四十 腐心蝕骨
卷六 霧澤蠻荒終一統·三千妖獸複何安
四十一 蠻荒霧澤
四十二 竹林盡染
四十三 萬獸之王
四十四 宏圖大志
四十五 瀚海闌幹
四十六 與虎謀皮
四十七 蠻荒一統
四十八 三千妖殺
卷七 六界重歸桃花舊·物是人非天地變
四十九 重歸六界
五十 桃花幽若
五十一 今夕何夕
五十二 水火不容
五十三 物是人非
五十四 鎮魂血石
五十五 仙魔大戰
五十六 肝腸寸斷
卷八 雲頂冰心生若死·神滅魂離只此眠
五十七 萬劫不複
五十八 君已陌路
五十九 暗潮洶湧
六十 同床共枕
六十一 心如死水
六十二 懷璧其罪
六十三 情何以堪
六十四 生死抉擇
尾聲
結語
番外篇 婆娑劫
新版後記
精彩導讀一 水鬼攔路
天上沒有星星,更沒有月亮,漆黑得像一個大洞,讓人有些顛倒分不
清上下,似乎一失腳就要墜進去。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孤零零一個人在路上急匆匆地走著,右手握著一
小串佛珠碎碎地念,左手提著個油皮燈籠。
與其說是走不如說是在跑,因為那些東西一直在後面跟著她,只是因
為佛珠的原因不敢太靠近。周圍漆黑一片,只看得見燈籠熒熒鬼火一般在
半空中飄移著,四野寂靜得有些詭異,連流水聲、蟲鳴聲都聽不見。
馬上就要到村子里了,進了村就好,小孩不斷告訴自己,蒼白著臉,
冷汗直往下掉。騰出右手把身上披的八只黑狗皮拼制成的鬥篷裹得更嚴實
一點,妄圖不讓自己的氣味更多地散發出去。
可是走到村頭的小石拱橋上時還是傻眼了,一個打著紙傘的女人站在
橋上正對著她。傘面上繡的是紅得耀眼的桃花,白色的衣裙上也是。傘打
得很低,看不見臉。明明是炎熱酷悶得沒有一點風,那裙袂卻激蕩得上下
翻飛著。
小孩嚇得停在那里雙腿直打戰,完了,遇上鬼攔路了。
“南無阿彌陀佛……”她繼續低聲念著,側過身子想從橋的另一邊過
,低下頭裝作沒看見她,卻發現她眨眼間又站在了自己面前。精致的白色
繡花鞋上沾滿了泥,腳邊是一攤水,還有各種綠色的水藻和貝殼。這時小
孩才看清,那裙擺上的哪是桃花,分明是濺染的鮮血。
此時,手中燈籠本應該是溫柔的黃光,卻詭異地變成了青色繼而又轉
為暗紅,好像也被血染過一樣,空氣里滿是刺鼻的河水的膻氣與血的腥臭

“阿彌陀佛……”她硬著頭皮把佛珠舉到前面,那女鬼退了兩步,小
孩又前進兩步,那女鬼又退兩步。快到橋頭時,卻聽到一陣令人毛骨悚然
的笑聲響起。
咣的一下,面前的女鬼散裂了開來,肢體斷成無數截,仿佛被硬生生
砍碎一樣,一地都是血和蛆蟲。
小孩嚇得差點扔了手中的佛珠還有燈籠就往回跑,兩條腿抖得跟篩糠
似的。
卻見有個圓圓的東西骨碌碌地從傘下滾了出來,滾纏著黑色的長發,
竟然是那個女人的頭。小孩渾身上下如被冰凍,半點都動不了了。一個聲
音不停地在心底喊:快跑快跑!可就是挪不開半步。
那頭如充滿氣的球一般“之”字形左右亂竄,撞到橋欄又反彈回來,
一會兒就蹭到了小孩的腳邊,嚇得她差點沒癱坐在地上。
靜止了片刻,小孩瞪著腳邊那個突然不動的頭,心都快從喉嚨里跳出
來了。還沒等松上一口氣,那個頭又一下翻轉過來。小孩這才看清楚她的
臉,黑糊糊的兩個大洞,眼睛被硬生生摳去。一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另
一只由一些血管、神經和組織牽連著半掛在臉上,晃來晃去,白慘慘的眼
珠還飛快地轉著,向上直瞪著她。嘴唇似是被河里的魚都咬爛了,殘缺不
全,瑟瑟哆嗦著似乎是要向她說些什麼,卻只發出風吹木頭門一樣嘎嘎的
響聲。
小孩忍住嘔吐的沖動,跨過那個頭就往前跑,顧不得正踩在一地的殘
肢上。突然間腿被抓住,是一只半截的右手,手指在水里泡脹了,腐爛而
發白,手臂肉端處可以看見森森的白骨。
驚恐當中,小孩發現那個腦袋又飛快地向自己彈了過來,張開大嘴,
白森森的牙就咬到了自己的右腿小腿上,劇痛之中伴隨著刺骨的陰冷,瞬
間傳遍四肢百骸。
小孩揮舞著佛珠向那頭上打去,然後聽見一陣仿佛生肉放在燒紅鐵板
上的噝噝響聲。好半天那個頭才松口脫落,小孩拔腿就跑,卻突然聽見什
麼破裂的聲音,腳底下什麼東西硌著自己。抬起來一看,竟然是那女鬼的
另一只眼球不小心被自己踩爆了,正流出滾滾的膿水和蛆蟲。
小孩一邊幹嘔一邊飛似的逃下橋,卻發現那只手竟然還抓在自己腿上
,而那個腦袋還在橋上蹦呀蹦呀,上下牙齒互相敲打著,叫著“手,手,
手”,聲音又淒慘又恐怖,只是下不了橋,無法追來。聽說慘死在水上的
人,靈魂只能永遠被困在那里。
小孩使勁把那殘臂從腿上扯下,用力拋回橋上,然後轉身不要命地往
前跑,臉上早嚇得半點血色都沒有了。
村子里的人此時都睡了,安靜得連聲雞鳴狗叫都聽不到。小孩在一家
藥店前瘋狂地敲門,整村人卻仿佛都在睡夢中死去一樣,沒有半點反應,
沒有一家燈亮。小孩拼命地敲了好半天里面才有了一點動靜。
“誰啊……”
“張大夫,張大夫,我是小骨!救救我爹,他快死了!”叫小骨的孩
子心急如焚地大聲叫道。
“哦哦,小骨啊,你別急,等我穿好衣服收拾一下,馬上、馬上……

不一會兒,一個頭發斑白的老人提著藥箱出來了,和她一塊匆匆地往
回趕。
“你怎麼晚上一個人出來了啊,沒遇上什麼吧?”
“剛剛在橋上有……沒辦法,爹突然病得很重……”小骨拉住張大夫
的衣服,躲在他身後,一瘸一拐地走著,身子依然不停地發抖。走近小橋
時她偷偷探出頭來,卻發現剛剛那一地的殘屍還有被自己踩碎的眼球全都
不見了,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她八字太輕,陰氣太重,出生時母親難產而死,滿城異香,明明盛春
時景,卻瞬間百花凋殘,於是取名叫花千骨。
父親是個屢次落第的秀才,因為命硬,倒也一直撫養她到如今。但是
因為花千骨體質太易招惹妖魔鬼怪,給村里惹下不少麻煩,只好單獨領她
住在村郊小河邊隨意搭建的木屋里。
花秀才請了遊方的高僧來給花千骨驅鬼改命格,和尚只是一個勁地搖
頭,給了花千骨一串隨身攜帶多年的佛珠,還讓用八只黑狗的皮做成披風
,掩住花千骨身上普通人聞不見的氣味。並囑咐太陽落山後盡量不要讓她
出門,這才安然活到了十二歲。
張大夫一向對他們父女倆多有照顧,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夫,拿捏過太
多人的生死,身上陽氣和煞氣都比較重,一般小鬼不敢來招惹。牽著花千
骨的手回到他們住的地方,一路上倒也沒遇上什麼麻煩。
只是花秀才病得很厲害,和花千骨長期生活在一起,總是難免有各種
邪氣纏身,不到四十的年紀卻蒼老衰弱得像五六十歲。張大夫一個勁地搖
頭歎息,怕是熬不過今晚了。
花千骨跑進跑出地燒水煎藥,給花秀才抹身擦汗,半點都不肯閑下來
,怕自己胡思亂想。
花秀才終於還是沒能挨到天亮,彌留之際,始終擔心著自己死後,留
下花千骨這麼小的一個孩子該怎麼辦。張大夫安慰他說會收養照顧千骨,
花秀才卻一不想連累他,二也怕他保護不了千骨多久。於是交代花千骨等
他死後,去傳說中以捉鬼除妖出名的茅山拜師學藝,等學有所成,就再不
怕鬼怪纏身了。
花千骨握著父親逐漸冰涼的手,心里荒蕪淒涼一片。連爹爹都走了,
自己孤孤單單一個人留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想哭可是又哭不出來,她
生是無淚之人,從生下來哪怕再傷心難過也掉不出一滴淚水。花秀才知道
這孩子將來定是命途多舛,所以從小就悉心教導,逼著她努力學會獨立和
堅強。
張大夫幫花千骨把腿上的傷處理了一下,擠出發黑的膿血,用香灰水
洗過,又塗了點糯米和膏藥,然後包紮好。他只是普通的大夫,不是道士
,處理得並不得法。但像這樣的小傷小花千骨受得多了,奇怪的是很快就
能痊愈,所以並不以為意。
第二天一早,花千骨便拉著板車,將花秀才的屍身運到村後的墳山上
去掩埋。
見她從街上經過,村人皆一臉嫌棄,避之不及,在一旁指指點點。
“果然是掃把星,全家人都被她克死了,現在連唯一的爹也死了!”
“就是,誰只要靠近她一些就會撞邪倒大黴。”
“花秀才也是命不好,怎麼生這麼一閨女。”
“你才搬來不知道,她出生那天詭異的香味飄得滿城都是,所有的花
全謝了,之後好幾年連個花骨朵都打不出來。”
“不光如此,她到現在還不能伸手碰花呢,一碰花就死,邪門吧?”
“哎,那時我就知道沒好事。算命先生勸過花秀才,說這孩子不吉利
,讓他扔了,可他就是不聽,有什麼辦法。”
……
P4-7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花千骨新版上下兩冊 全2本 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