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單品 – 書邊恩仇錄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44
  • 字 數:120000
  • 印刷時間:2013-1-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書蠹叢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606598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書該怎麼讀?有人隻讀表面看個熱鬧,有人讀到裡面,沉得下去,卻不一定出得來。胡文輝的讀法是始終站在書邊,看書中風起雲湧,看書外刀光劍影,讀通讀透,再信手拈來,嘻笑怒罵皆文章,文字練達,人情亦練達,輕描淡寫間透出的深度、厚度和趣味卻是學問傢本色。他在後記中說:“我在行文之際,有月旦,有臧否,雖我於他人本無所謂恩仇,然而他人於我卻未必無恩仇”,此為“恩仇錄”之由來。讀此書,要學問者得學問,要八卦者得八卦,要趣味者得趣味,各得其所。

  內容推薦

  學者胡文輝四年來的讀書札記集,他多年來廣泛涉獵各類書籍,觸類旁通,此書共分五輯,以書為核心,承接《廣風月談》的隨性姿態,集趣味性和獨特性的觀點於一體,對史事文事、名人名著都做出瞭全新的理解。

作者簡介

  胡文輝,曾用筆名胡一刀、顧思齊等,學問比作傢要好,文章比學者要好。已刊的隨筆集有不八卦的《最是文人》,也有八卦的《廣風月談》、《擬管錐編》,專著《陳寅恪詩箋釋》最詳盡地發掘瞭一代史傢的心史,《現代學林點將錄》以趣味性的方式總結瞭近百年中國學術史。

目錄 輯一
飯局改變歷史
如果·酒
我老婆是大廚
流亡者的私房菜
美食如何公正
炫耀
東海西海,情色攸同
粗話的文化
閹人之戀
民國的艷照門
珠江水邊多麗人
回憶半熟少年時
梅蘭芳的前傳
明星與正史

輯一
飯局改變歷史
如果·酒
我老婆是大廚
流亡者的私房菜
美食如何公正
炫耀
東海西海,情色攸同
粗話的文化
閹人之戀
民國的艷照門
珠江水邊多麗人
回憶半熟少年時
梅蘭芳的前傳
明星與正史
演戲而已
角川可以是虛假的
有情人未成眷屬
“辯士”與“解畫”
衛西諦
史上最牛的別墅
城市主題曲
腦筋急轉彎
誤讀
輯二
為什麼贏的是“她”
他的眼中沒有“她”
畢竟是張宗子
瘋話不瘋
我佛,他娘
飛蛋下的民主
給日本的遺書
李敖的序跋
童元方的鄉愁
大“勢”已去的文化人
女人與小品文
關註力的貧乏
剽竊與原創
抄書是一種美德
個人史
似是故人來
剝洋蔥與剝筍
未必繁瑣方成學
陳寅恪傢的冰箱
創造性的遺忘
學界的世外高人
打破知識分子的光環
唐德剛談外交
回憶中的許倬雲
繼續賣桔子的張五常
近視眼的學問
哲學傢與詩
書話傢的氣象
逝去的變得可愛
大歷史的思維
又見國學院
輯三
驕傲
香山人與河南人
記住這個英國佬
山寨版報紙
世界上最窄的大廈
中國人的“望鄉”
士大夫的黃?br /> 文人未必怕死
扮老
懷念賊
“抗日散”與“反日丹”
中國現代史上的鴻門宴
民國領袖的日記
腳氣病與三門峽
政治的原罪
“聽風樓”索隱
悄悄話的主旋律
在批判鬥爭的世界裡
政治護身符
大字本
想像的回憶錄
臨時工
遙遠的七十年代
輯四
愛國的方法
壞的愛國主義
天堂、地獄與法律
作為國民性的報紙
首腦的藏書
不借錢的美德
成功是失敗之母
迫使他自由
昨日的世界
統一或劫收
輯五
武士的一分
“吃倒”與“穿倒”
色情的一休
禁書問題
日本文化畸人
“請成為優秀的學者”
愛己國易,愛鄰國難
東瀛一鱗半爪
“外人”
必須站在蛋的一邊
一曲相知兩不言
優雅的恐怖
後記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1、流亡者的私房菜
    趙珩的《老饕漫筆:近五十年飲饌摭憶》並不是一本新書瞭。以前覺得它純粹談吃,就沒有買;近日總算買瞭第六次印本,略略檢讀,確是不差。作者出身世傢,曾祖趙爾豐當過駐藏大臣、四川總督,曾伯祖趙爾巽更當過四川、湖廣、東三省總督,父親趙守儼原是中華書局副總,故近水傍月,閱歷豐富,下筆皆其見聞,當得起言之有物。
    書中印象較深的,是《俄國老太太》那篇。寫五十年代北京一傢沒有招牌的西餐館,由一位流亡中國的“白俄”胖太太主理,西餐做得地道,俄國菜更不在話下。因為口碑好,而且餐館每周隻開兩三晚,每次不能超過十人,故往往要提前半個月預訂。這才是真正的私房菜啊,如今那些大樹特樹“私房菜”招牌的私房菜算啥私房菜呢?
    這讓我想起,香港第一才子陶傑有篇專欄文章《刀叉叢中》,說他去過倫敦西區一傢俄國菜館,發現那裡的羅宋湯味道甚佳,但湯裡隻有紅蘿卜和土豆,比之香港或上海用料豐盛的招牌羅宋湯寒酸多矣。遂向老板——也是俄羅斯胖大媽——請教,答曰:你們吃過的是沙皇時代的羅宋湯,而我們在“幸福的斯大林時代”吃過的,就是現在這種羅宋湯呀。
   這麼說來,陶生在資本主義英倫喝的,已是蘇聯新移民做的社會主義羅宋湯;而趙公當年在社會主義北京喝的,倒是舊俄流亡者做的帝國時代羅宋湯呢。
   比起俄國菜館,海外的中餐館想必更多吧,裡面還有沒有當年“白華”開的呢?還保持著“舊社會”的味道嗎?

2、民國的艷照門
    我是看瞭《新快報》上肥沙的書評《亦真亦假的民國生活史》,才找來陳存仁的《我的醫務生涯》,以見識一下民國史上的“陳冠希”的。
    書中大約以第四章最為勁爆,主要寫名流丁福保之子丁惠康。丁自己開“貴族醫院”,日進鬥金,盡日尋歡作樂。他的攝影技術一流,但凡到手的女子,都拍下麗影,其中一半是祼照,另外還有私處的寫真。他甚至將一百幅私處寫真裝裱成精裝畫冊,請吳湖帆、劉海粟、鄧石如、馬公愚及周煉霞(還是女的)等名士傳觀,眾人嘆為奇觀,但要他們題箋,卻人人搖首推辭。最後,命名為“天賦繁衍之道”,由鄧石如題字,署名“糞翁”。
    陳存仁還附帶提到,有位世傢子弟葉仲芳,每追到一名女子,必剪下她一根陰毛,貼在一本西洋進口的真皮記事本裡面,並一一註明姓名和日期,時常隨身攜帶著。
    可見陳冠希在任何時代都是有的,區別隻在於,他們有的用剪刀加記事本,有的用相機,有的用DV而已。對於陳冠希們來說,陰毛、私處寫真或春宮錄影,性質都是一樣的,都是他們獵艷的紀念品,或者說戰利品。丁惠康、葉仲芳比陳冠希更要出位多瞭,可是,在前電子映像的時代,他們倒還留瞭餘地,沒有讓那些阿嬌和張柏芝們滿世界露臉呢。
    那位葉仲芳還有個意想不到的結局——據說在抗戰時,他參加瞭中國遠征軍,戰死在緬甸。這樣的話,他倒有點像《笑傲江湖》裡那個浪子回頭的采花賊田伯光瞭。從魂銷情場到魂斷沙場,色狼成瞭烈士,分外顯得壯烈。不知道,那本陰毛紀念冊,是不是也給帶到東南亞叢林裡,最後同歸於盡瞭呢?

3、回憶半熟少年時
    在影碟滿街賤賣的時候,影評之類的文字當然也泛濫成災瞭。不過,王樽的隨筆集《帶電的肉體》還是有其特色——既寫電影,也寫情色,光影之間,活色生香。他是將性萌動的記憶融入觀影體驗之中,或者說,是將觀影體驗帶回到性萌動的記憶之中。
    《青春猜想——乳房之二》那篇,寫到他初中時“文革”尚未結束,好書難得,就養成瞭抄書習慣,“很多年後,我從自己早年的珍藏中看到那些白紙本,上面密密麻麻、歪歪扭扭的字體暴露瞭當年自己幼稚的偏愛。我驚奇地發現,就像《天堂影院》中老放映員將那些被神甫勒令剪掉的接吻鏡頭收藏剪接到一起一樣,在我的摘抄中竟有大量的關於情色的段落……”
    這讓我想起一個傳說:在隻有特權階層才能購閱《金瓶梅》的年代,有老同志讓秘書將西門慶獵艷的“精彩段落”匯輯起來,搞成瞭《金瓶梅》精選,以便“啖啖都系肉”、一次爽個夠。情竇初開的少年王樽不也是那樣嗎?
    不妨說,在電影中偷香竊艷,是對性禁錮時代的青春補償。王樽寫電影中的女性胴體,從頭到腳寫女體的各部分,乃至體味,乃至呻吟,由此撫慰自己那些無處安放的青春,那些無法滿足的欲望,那些無從體驗的性……他的整本書,也可以說是文字版的“天堂影院”啊。
    當我們長大瞭,或老去瞭,情場繁華閱盡,容顏備受摧殘,這個時候回憶青春的歡愛或憂傷,總是容易令人動容的吧。杜拉斯的《情人》就是這樣。甚至,那本明代的AV《癡婆子傳》,不也是一個老年木子美回想她青春歡暢的時辰嗎?

4、為什麼贏的是“她”
    “她”,作為漢字,一般人司空見慣,但未必清楚其來龍去脈——其實,它是五四時期才由劉半農發明,用來對應英文女性第三人稱的she,去今不過九十年。為瞭這一個字,黃興濤專門寫瞭一部專著:《“她”字的文化史——女性新代詞的發明與認同研究》,搜集材料甚豐,分析也有相當深度,算得上一部奇書。
    黃的專業是中國近代文化史,尤以譯介辜鴻銘的著作聞名,但他很早就已留意近代漢語的詞匯問題,曾寫過一篇《近代中國新名詞源流漫考二則》,考證“文憑”、“支那”兩詞的來歷。因此,如今他對“她”大動手腳,不過是這一思路的發揚光大而已。
    有意思的是,在“她”字初創出來的時候,不少名流並不看好,在“她”字與“伊”字的PK中,“伊”還一度占據瞭上風。那麼,為什麼“她”最終勝過瞭“伊”呢?作者認為,“她”、“他”同音是主要原因。但我覺得,這個理由似乎並不充分,有點事後諸葛亮的味道。她/他同音,好處是一音兩字,一音兩性,顯得男女平等;但另一方面,她/他在口語中無法區分,不也是一個缺點嗎?要知道,在英文裡面,she(她)跟he(他)也並不相同啊。
    我想,“她”的勝出,與其說由於內在的語文優勢,不如說由於外在的文化背景。黃興濤在書裡提到:鴛鴦蝴蝶派的名作傢周瘦鵑長期反對使用“她”字,不但他自己的作品,就連他主編的雜志,都一律隻用“伊”字;直到四十年代,發現大勢所趨,來稿中的“她”已改不勝改,才不得不發表聲明,向“她”俯首稱臣。
    ——這就意味著,“她”還是“伊”,不僅是一字之異的問題,更是在文學上趨新或守舊的標志,代表著新舊作傢群體的立場問題。於是,當新文化運動大獲全勝的時候,當新文學最終壓倒瞭舊文學的時候,“她”作為五四時代“最迷人的新語詞之一”,也就順理成章地戴上瞭文字的後冠;而那個古雅的“伊”,“所謂伊人”的“伊”,就隻能淪落到“在水一方”瞭。

5、懷念賊
    有一本書,《為什麼去中國——1923—1950年在中國的回憶》,作者菲茨傑拉爾德原是英國人,他憑著在中國的長期經驗,後來成瞭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東方研究系教授。這本書我沒有認真看過,隻是偶爾翻到一個有趣的段落。
    作者三十年代初經過貴州大涼山,聽說當地偶有“兼職”土匪出沒,向導更告訴他一件真事:有位姑娘回傢時遇到刀匪攔路搶錢,她說沒有錢,土匪就說:“那麼,把你穿的這條漂亮的新褲子給我怎麼樣?”她表示姑娘傢不穿褲子有傷風化,於是土匪提議把自己的破褲子換給她穿,她就同意瞭,但要求那個土匪脫掉褲子後轉過身去,等她換褲子……結果,等土匪轉過頭來,那姑娘已拿著他的褲子逃跑瞭。真是個可憐的賊啊。
    曾在《羊城晚報》上看過一篇介紹潮州“僑批”的文章,所謂“僑批”,是近代閩粵僑鄉特有的海外匯款方式,要由分批員(批腳)孤身步行派送。當年的女分批員莊雪卿回憶,潮汕鄉村八成以上的傢庭都依賴批款維持生計,當時雖有盜匪,但盜匪從不搶海外匯回來的救命錢。這樣看來,那時搶劫也是有原則的。
    在如今的電影裡,像《天下無賊》的劉德華、劉若英,《寶貝計劃》的成龍、古天樂,偷雞摸狗也是有底線的,但實際呢?
    現在許多人動輒懷念過去的大學,過去的教授,過去的知識分子,在這個為瞭搶一點東西就拍頭斬手的年代,我們是不是也該懷念過去的賊呢?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書邊恩仇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