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銷優惠 – 雙城記——長城記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168
  • 字 數:130000
  • 印刷時間:2009-8-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雙城記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800478406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雙城記》,是兩部分別以紫禁城和長城為主題的著作。在這兩部書中,“城”的含義有所不同。其中,《紫禁城記》中的“城”,指的是皇城,具體來說,它的范圍包括紫禁城護城河環繞的全部地域,向南包括外金水河圍合下的天安門、太廟和社稷壇;而《長城記》中的“城”,指的是城墻,是中國古代的軍事防禦工程。作者把它們並稱“雙城”,一方面表明它們在世界建築史乃至世界文明史上不可取代的地位,堪稱中華文明“雙璧”,祝勇在書中,還特別闡明瞭“雙城”之間的聯系,另一方面,借用瞭英國作傢狄更斯《雙城記》的提法,顯示瞭作者的巧思和機趣。   內容推薦 紫禁城與長城的價值,依托於建築,又不止於建築。它們不僅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歷史的參與者。它們是歷史的產物,但它們的存在,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瞭歷史的走向。因而,它們不僅史學價值巨大,文學和藝術的價值同樣很大。它們不僅為學者們提供豐富的歷史資料,也為作傢和藝術傢們提供充沛的創作素材。也就是說,對紫禁城、長城的解讀,應該是全方位的、多元的,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完全可以從各自的視角出發,完成對這兩處史詩性建築的闡釋。 作者簡介 祝勇,1968年生,北京作傢協會簽約作傢,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柏克萊大學駐校作傢,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全國青聯中央委員,《閱讀》、《佈老虎散文》主編,中國作傢協會會員。中國“新散文運動”代表人物,有8卷本《祝勇作品集》出版發行。學術方面,著有專著《反閱讀—— 目錄 時間的遺骨
長城的時間起點
秦始皇
科斯定理
長城內部的形勢
芳香的身影
中國體系的形成
山海關的誕生
未完成的傑作
九邊之首在遼東
天下英雄誰敵手
九門口之戰
長城的終結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長城記 長城的時間起點
公子小白在莒國的宮殿裡聽到瞭父親被殺的消息時,他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的慌亂。他的父親是齊國國君,人們稱他齊襄公。關於宮廷裡的那場內亂,他一無所知。現在,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回到齊國。在他的故鄉,掩藏著他生存還是毀滅的秘密。那個秘密折磨著他,他急迫地試圖解開那個秘密。他知道,與此同時,在另一個隱秘的地方,有一匹同樣的馬,在向昨日的宮殿飛奔。馬背上的騎手,與他同樣年輕,甚至,與他有著相似的容貌。他就是公子糾,自己的兄弟。誰先到達都城,誰就是齊國的國君。他們正在進行一場速度的較量。這是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場體育比賽,等待他們的不是金牌,而是生或者死。這場比賽的成績不僅與他們個人的命運密切相關,而且,與整個長城的歷史密切相關。小白跨上馬的時候,陽光的利刃刺痛瞭他的眼。他流淚瞭,不是因為膽怯,而是因為興奮。這種興奮使他戰栗。任何一個年輕人,在這樣重大的關頭面前,都不可能抑制住這種戰栗。這個後來被稱為齊桓公的年輕人,此時對未來充滿瞭預感,盡管在那個時候,命運尚未向他透露任何消息。
公元前686年,從莒國通往齊國的道路充滿險惡。各種形式的陰謀埋伏在道路的兩邊,隨時準備斷送公子小白的事業。有時,小白自己也會被馬蹄聲的單調與激烈所嚇住。但是,他仍然能夠把飛箭的聲音,從馬蹄聲中分離出來。與馬蹄聲的急迫滯重相比,飛箭顯得更加平滑和流暢,它的速度裡包含著一種置人死地的果決。那支飛箭同樣具有決定歷史的重大意義。一個名叫管仲的中年男子隱藏在路邊的樹叢裡,箭鏃向奔馬上的騎手迅速瞄準。他的機會隻有一次,所以,這更像一場賭博。箭頭沿小白飛奔的方向滑動,然後是“呼”的一聲,箭飛出去,以更快的速度奔跑,它迅速追上的小白,管仲聽到一聲慘叫,那個年輕的身體從馬背上消失瞭,那匹失去瞭負重的馬仿佛受瞭驚嚇,拖著一聲古怪的長嘶,消失在道路盡頭。
小白用自己的假死騙過瞭管仲,也騙過瞭公子糾。作為公子糾的謀士、小白的政治對手,管仲再次見到公子小白的時候,自己已經成為他的囚徒,而那個從他的飛箭下逃生的年輕人,卻是齊國的新任國君,人們稱他齊桓公。最令他意外的,不是小白沒有死,而是他聽從瞭鮑叔牙的推薦,任命自己為國相。
這是一項大膽的任命,它表明瞭齊桓公非凡的政治眼光。歷史證明瞭他的先見之明。在管仲扶助下,齊桓公不僅創造瞭齊國的輝煌歷史,他自己也被推到“春秋五霸”的位置上,成為春秋時代一位著名的政治明星。更重要的是,在他的時代裡,有人為後來的長城堆瞭最初的一坯土。我們無法看清那個人的臉,但他肯定存在,如果沒有他,整個長城的歷史都會顯得不可思議。
作為歷史上最早的長城,齊長城最初是從河堤防洪工程脫胎出來的。管仲曾經在《管子》中寫道:“五害之屬,水為最大。”但誰也沒有想到,那些高高低低的堤壩,後來成為阻擋入侵者的堤壩。我們從《左傳》中得知,公元前555年,在晉國的號召下,諸侯的聯合部隊向齊國發起攻擊,齊靈公“禦諸平陰,塹防門而守之”,這句話的意思是從塹壕裡挖出泥土附在堤防上,加高堤壩以防入侵之敵。這些泥制建築,實際上已經具有瞭長城的性質。
長城起源於塹壕的說法在學界尚有爭議,在長城史上,塹壕身份可疑,尚未經過專傢的驗明正身。但是至少,塹壕戰對於統治者的啟發是巨大的,那些隆起的土墻,成為他們抵擋敵軍箭矢的最好盾牌。它們是原始意義上的城墻,是長城的發起者。
齊長城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生長起來,日復一日地加大它的體量,像歷史本身一樣,變得日益粗壯、厚實和冗長。在歷經瞭齊威王和齊宣王兩個時代以後,長城已經在公元前六世紀的陽光下完形。一百多年後,雅典人為瞭捍衛自己的出海通道,才在公元前457年在通往比利牛斯半島上的三個港口大道旁,各修築一道數十公裡的城墻壁壘。
大約在公元前656年,曾經有過一場耐心尋味的對話。對話雙方,一個是準備伐楚的齊桓公,另一個則是楚國派往齊國的特使屈完。當時,齊桓公與屈完一起檢閱瞭部隊,他的目的當然是炫耀兵力。然後,齊桓公望著塵土飛揚的演兵場,對屈完說:我有這樣的軍隊,誰能戰勝?屈完的回答是:
“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
幾乎與齊國同時,楚國也修築瞭自己的城池與城墻。它們是作為放大的盾牌存在的。在想象中,這種堅固的盾牌可以被放大到無限。齊、楚以及各國間的軍備競賽,為長城的生長註入催生劑。有意思的是,這種競賽,不是側重於進攻,而是側重於防守。這種保守的防禦思想,像一條堅韌的牛皮繩,牢牢地拴住中國的歷史,在後世一直沒有中斷。其中暗含的心理因素,是我們破解長城密碼的關鍵所在。
沒有人比齊桓公更瞭解長城。於是,在長城的逼迫下,齊桓公最終放棄瞭自己的進攻計劃。但是楚國的噩運並沒有因此而幸免。身為歷史上最著名昏君之一的楚懷王,把這個一度強盛的國度送進瞭墳墓,與它同歸於盡的還有一個偉大的文學傢,他的名字叫屈原。即使遭到瞭流放,屈原的身體仍然固執地攔住楚懷王的車隊。兩幹多年後,我們仍會對他聲嘶力竭的苦諫寄予深切的同情。這位忠君者成瞭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傻瓜,但在當時,他別無選擇。世界上昕有的昏君有著共同的品質,那就是對忠誠毫無反應,楚懷王也不例外。這將屈原以及他的國傢置於徹底的絕望中。楚懷王也因此荒廢瞭自己長城的用途,而成為齊桓公事業的最大支持者。堅固的城墻沒能阻擋楚國的滅亡,我們的詩人投江而死。關於他的死,民間傳說還有另一個版本。他們認為,作為改革派的屈原是被他的政治對手捆綁後扔人江中謀殺的,但這一隱秘行動依然沒有逃過人們的目光,目擊者因無法說出真相,就以向江水裡扔粽子的方式,暗示著謀殺的過程。
齊桓公收到瞭來自燕國的求援,這證實瞭他作為春秋霸主的地位。當時的燕國已經被山戎和東胡的部落攪擾得坐臥不寧。根據管仲的建議,齊桓公親率大軍,前往燕國,與山戎和東胡作戰。山戎軍隊一路潰逃,齊國與燕國的聯軍,一路追擊到孤竹國。
黑夜阻擋瞭大軍的道路。本來軍隊是腳踏大地順利地行進著,但他們所信賴的大地突然在黑夜中消失瞭,什麼都沒有瞭,士兵們寸步難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風沙開始瞭向軍隊的偷襲。這是一種不祥之兆。一陣恐懼突然襲上齊桓公的心頭。隻有當年那條橫亙在莒國與齊國之間的道路,曾給他帶來過這樣的不安。他知道,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迷谷”瞭。這是一個隱藏著無數變數的神秘地方。他不知這裡將發生什麼。他在惴惴不安中捱到瞭天亮,這時,他發現自己的軍隊已經發生瞭奇妙的變化——隊伍已經凌亂不堪,他的士兵們,個個衣衫襤褸,表情呆滯。沒有人能夠帶領他們擺脫困境,隻有幾匹老馬,在冷風中漫無目的地前行。一個念頭從他的大腦裡閃過——隻要跟隨那幾匹馬,就能夠走出迷谷。他不把它視為馬的本能,而是視為來自上天的神秘暗示。後來的歷史證明瞭齊桓公的直覺。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人們開始用“老馬識途”這個成語,來紀念這一歷史。
這場戰爭的直接後果,是燕國在它的北方邊界修築長城,來阻止山戎和東胡的襲擾。與齊、楚長城不同,這是一條在中原民族與北方少數民族之間建立的第一條隔離帶。那是公元前三世紀的燕昭王時代(前311年-前279年),緊隨趙國的“陰山長城”之後修建的。這條自造陽(今河北省懷來縣大古城村)至襄平(今遼寧省遼陽市)的厚實的石墻,把東胡人的吶喊與馬嘶隔在瞭外面。這是戰國時代修築的最後一道長城。它西起張傢口、宣化,經燕山北麓沿圍場進入內蒙古赤峰市東南敖漢旗,再轉入遼寧省阜新東北,渡過遼河向南折去,經寬甸抵達遼東,直至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清川江北岸,全長二千二百多公裡。
橫亙在各國間的長城,最終沒能擋住秦國軍隊的馬蹄,它們的消失就像它們的聳立一樣令人不可思議。秦國像一隻胃口巨大的怪獸,堅硬的長城隻能使它的牙齒變得更加鋒利。它用鐵制的牙齒咀嚼那些磚石,它的身體在各種殘骸的喂養下茁壯成長。對於歷史這個勢利眼而言,齊桓公的偉業很快被遺忘瞭,一場更加宏大的事業已經提上議事日程。秦始皇廢除瞭建立在各國間的長城,卻制造瞭更大的長城,在一個更廣闊的范圍上把自己的帝國包裹起來。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雙城記——長城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