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廌強打 – 首屆冰心散文獎獲得者力作:驛路梅花(賈平凹作序推薦)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66
  • 字 數:257000
  • 印刷時間:2015-9-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5590200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李佩甫:王劍冰的散文有水氣、文人氣,偏於陰柔,接近民國以來文人小品文的創作方式,文字偏軟,古典而溫潤。

  賈平凹:王劍冰雖未有餘秋雨周濤的極致,卻有他的中庸,中庸並不是平庸,它有它的渾厚和鮮活。

  孫廣舉:王劍冰總能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將思緒與事物聯系在一起,小小的周莊,在他的筆下,就成瞭一種傳統文化的符號、江南的符號、美的符號,他兼容、吸收、借鑒瞭文學創作的十八般武藝,使每一篇文章都具有詩意、詩性,而其*近的創作則更註重對自己思想的錘煉,讓思想遊走於事物間,並生發出許多新的東西。王劍冰善於在平凡的事物中展現情感和價值,他對周莊的反復書寫,已成為當代散文重要的新經典,
  何宏:王劍冰慧眼獨具,在他感性、詩性、智性的燭照下,平凡的風景、事物閃耀出靈性的光芒,經由他優美的文字,幻化出一篇篇精彩的文學華章,成就瞭一篇篇玲瓏的散文佳作。  內容推薦   王劍冰先生的散文妙思巧構,佳句迭出,令人擊賞。其散文多為經典,有些被翻譯成外文,有些被刻碑。散文《絕版的周莊》入選高中語文課本,被翻譯成多國文字,並刻碑於周莊;散文《吉安讀水》《天河》分別刻碑於江西吉安白鷺洲和湖北鄖西。
《驛路梅花》是作者近年的新作。
作者簡介   王劍冰:出版著作有詩集《日月貝》、《歡樂在孤獨的那邊》、《八月敲門聲》;散文集《蒼茫》、《藍色的回響》、《有緣伴你》、《在你的風景裡》、《遠方》、《絕版的周莊》、《喧囂中的足跡》、《普者黑的靈魂》、《王劍冰精短散文》、《荒漠中的葦——王劍冰勵志散文》、《吉安讀水》、《大雪無言》;理論集《散文創作談》、《散文時代》、《散文現場》、《聆聽》;長篇小說《卡格博雪峰》等。
散文《絕版的周莊》入選上海高中語文課本,並被刻碑於周莊,被周莊授予榮譽鎮民;散文《吉安讀水》被刻碑於吉安白鷺洲;散文《天河》被刻碑於湖北鄖西天河廣場,並被鄖西授予榮譽市民;散文《洞頭望海樓》被刻碑於浙江洞頭望海樓;散文集《喧囂中的足跡》被中國現代文學館和寧波天一閣藏書樓收藏,散文集《絕版的周莊》被德國國傢圖書館收藏;曾獲全國首屆冰心散文獎、全國第三屆冰心散文獎,全國首屆郭沫若散文隨筆獎,中國文聯理論獎,河南省政府三、四、五屆文學獎,中國散文詩九十年重大貢獻獎、河南省首屆杜甫文學獎等。 
目錄 驛路梅花
暮投石壕村
我遠來是為的這一湖水
神垕
道口書院秋聲
女間
閬中
明湖春柳
最早叫“雲南”的地方
羊樓洞茶香
洱海
那拉提草原的丹花
陽春三月
彝山的快樂
小溝背 驛路梅花
暮投石壕村
我遠來是為的這一湖水
神垕
道口書院秋聲
女間
閬中
明湖春柳
最早叫“雲南”的地方
羊樓洞茶香
洱海
那拉提草原的丹花
陽春三月
彝山的快樂
小溝背
洞頭望海樓
郟縣三蘇園
沿河烏江
南方最後一支馬幫
濟水之源
嵖岈山
雨中桃花源
震澤
古城夕陽
順著朱雀門看到一個人
隴西威遠樓
老子函谷關老鴨岔垴
清江水上鬱孤臺
沂蒙天佛
神秘的青藏高原
白水秋風吹稻花
三坊七巷
小鳥天堂
鄂爾多斯
甘山之甘
青島特色街
哀牢山中花腰傣
文成公主走過的勒巴溝
大海遺留下來的灘塗
荊紫關
洹水南殷墟上
初識黛眉
狂放的草原歌舞
渭水源頭霸陵橋
苗傢五彩衣
血脈大運河
曲靖通幽
——沾益行
清明上河
香山上的香山居士
版畫馬關
日照
浪哨梳花
惶恐灘頭
五大連池
神秀天臺山
洗耳河畔的又一個春天
姚莊在望
哪達達也不如咱那個山溝溝好
深圳大雨
楠雅河畔的攀枝花
洞頭
黑河行吟
潁水旁,黃城岡
被雨淋濕的培田
又望乾陵
春秋那棵繁茂的樹
詩豪劉禹錫
俊男潘安
旅行或許是一種生活的態度
圃田的列子
四堡
玉溪聞香
觀音山
前言   蒼茫之色——讀王劍冰散文
賈平凹
我以前讀《古文觀止》,讀得要下跪,就四處搜尋選本中那些作傢的另外作品,甚或將某些文集統統瀏覽。但我隨之驚異地發現,那些著名的作傢,他們的抒情性散文其實少得可憐,大致也就是《古文觀止》中選的那幾篇,而大量的寫作中是談天論地的篇什,譬如表、奏、銘、序跋、書信和辯文。這便讓我想,抒情散文對於他們並不是刻意的,鑿池植荷,為的是淤泥裡白白胖胖的藕,而要開花瞭,就開一朵冰清玉潔的蓮。這並不像我們現在,專門地要寫散文,一寫散文專門的要抒情。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散文可寫呢,又有那麼多的情要抒呢?研究過瞭歷史上的散文名傢,再琢磨20世紀前四十年的散文名篇,似乎都有一個規律,作傢成熟,寫作進入一定層次,文章愈進入瞭漫談和雜說,隨心所欲,無章無法,可讀後卻覺得每一句都是作傢自己的生命體驗,深刻生動又具獨特,所以,真正好的散文並不僅僅在那些我們通常認為的優美呀、詩意呀的抒情,它不在乎寫瞭什麼,告訴瞭讀者多少東西,而在於讓讀者想到瞭什麼,有多少喚醒。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現代的散文我推崇魯迅、林語堂、張愛玲和錢鐘書,在閱讀當代的散文時,我也以此標尺做我的取舍。
數年前起,我註意瞭王劍冰。   蒼茫之色——讀王劍冰散文
  賈平凹
我以前讀《古文觀止》,讀得要下跪,就四處搜尋選本中那些作傢的另外作品,甚或將某些文集統統瀏覽。但我隨之驚異地發現,那些著名的作傢,他們的抒情性散文其實少得可憐,大致也就是《古文觀止》中選的那幾篇,而大量的寫作中是談天論地的篇什,譬如表、奏、銘、序跋、書信和辯文。這便讓我想,抒情散文對於他們並不是刻意的,鑿池植荷,為的是淤泥裡白白胖胖的藕,而要開花瞭,就開一朵冰清玉潔的蓮。這並不像我們現在,專門地要寫散文,一寫散文專門的要抒情。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散文可寫呢,又有那麼多的情要抒呢?研究過瞭歷史上的散文名傢,再琢磨20世紀前四十年的散文名篇,似乎都有一個規律,作傢成熟,寫作進入一定層次,文章愈進入瞭漫談和雜說,隨心所欲,無章無法,可讀後卻覺得每一句都是作傢自己的生命體驗,深刻生動又具獨特,所以,真正好的散文並不僅僅在那些我們通常認為的優美呀、詩意呀的抒情,它不在乎寫瞭什麼,告訴瞭讀者多少東西,而在於讓讀者想到瞭什麼,有多少喚醒。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現代的散文我推崇魯迅、林語堂、張愛玲和錢鐘書,在閱讀當代的散文時,我也以此標尺做我的取舍。
數年前起,我註意瞭王劍冰。
王劍冰是《散文選刊》的主編,編一本選刊,位置的責任必然使其心胸之寬博,目光之廣大,而我在主編《美文》,就少不瞭要從他那裡瞭解情況,捕捉信息,向他學習。但說老實話,還並未想到他的創作。在偶然地讀到瞭他的幾篇作品,為之一震,記得那是一個上午,拿瞭雜志就去敲隔壁編輯的門,問:這個王劍冰是不是《散文選刊》的王劍冰?疑問得到瞭證實,就讓朋友幫我多找些他的作品來讀,結果集中地讀過瞭他十多篇作品。於是想,這個王劍冰也是先作傢而後主編,他這個作傢主編不是那一種坐在書齋裡的文化人,他跑動得那麼多,每到一地所寫的文章當然有遊記的味道,也要抒情,但他的文章大開大合,高談闊論,想象力極好,正是我喜歡的那類。而他所寫到的地方,幾乎我也都去過,為什麼他會有那樣的眼光,抒發那樣獨特的幽思呢?讀到一個人的文章,就竭力想瞭解這個人,從人的角度來分析他的文章的產生原因,於是我邀他為《美文》的“九十年代”欄目寫“我的散文觀”,更有幸的弄到瞭一本他的文論集《散文創作談》。我並未謀面過王劍冰,他的相貌性格、言談舉止我不知如何,但我尊敬起瞭他。他是個認真對待散文的人,以他的理論思考、創作實踐和編輯工作以及許多文學活動,是對新時期散文作出瞭貢獻的人。
正因為他以自己優秀的創作為依據,所作的理論方面的思考與整個散文界的寫作沒有脫節,他的主編的身份又使他站在瞭散文寫作的每一次潮頭上,沒有簡單和保守,再加上他的才華,他是不能忽視也無法忽視的,當朋友去河南出差時,我叮嚀朋友一定去拜會他,並帶去一句:向王劍冰先生致敬!
當今的散文寫作,正處一段熱鬧期,遂使一批“豎子”成名,如果僅從中國的中間東西劃一條直線,東邊餘秋雨有餘秋雨的面目,西邊周濤有周濤的個性,中原鄭州的王劍冰雖未有餘周的極致,卻有他的中庸,中庸並不是平庸,它有它的渾厚和鮮活。他的一本散文集名為《蒼茫》,這名字是他的追求,也是他的特色,現在他又有新作結集,其蒼茫之色更濃。作為同志,我忽然想起瞭古人的詩句來祝福他,這詩句是: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驛路梅花
花瓣紛紛揚揚地飄下來,像一層層的雲,驛路在雲中伸展。地上片片白瞭,說不清是雪還是梅。馨香隨著山風灌得滿懷,深吸一口,就吸進瞭梅嶺詩意盎然的早晨。
梅的降落,像是一個隆重的儀式。梅的落是有聲音的,每一個聲音或都不同。路石有的凹瞭進去,凹進去的地方積的梅也多。梅下面是雪,雪化瞭,就把梅粘住,像一個大梅花。
路前面出現瞭一個彎,而後又一個彎,拐過去就看到瞭融在風景中的風景。
能讓一個個朝代為之傾慕的地方,一定有它的不尋常處,秦始皇派十萬大軍進入嶺南,漢武帝出兵征討南越,都是翻越梅嶺山隘。隋唐以前,中國進口國外的商品,是經長安往西的“絲綢之路”。由於大運河的開鑿,從中原沿大運河南下,經揚州溯長江而入鄱陽湖,再逆贛江、章水,逾梅嶺進入韶關,再順湞水、北江到達廣州入海,成為對外貿易的又一條通道。不管是出去還是進來,梅嶺都是當時的必由之路,隻是自秦漢開拓的山路險峻之極,需要拓展得更順暢。這項不大好幹的工作一直拖到瞭唐代開元四年,唐玄宗安排給瞭老傢在韶關的張九齡,艱難可想而知,寫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宰相詩人,硬是率民工在梅嶺寫下瞭一首仄仄平平的經典。
四十公裡長的驛路使得很多空間和時間變得簡潔。踅過梅嶺的風,會感到順暢多瞭,雨雪也發現瞭這樣的奇跡,它們不再灑落得漫無章法,而將一條路鋪展得明凈瑩白。多少年來,中國的絲綢、茶葉、陶瓷,經過驛路到達世界各地。楊貴妃愛吃的嶺南荔枝,也是經過這條路快馬送至長安,不知玄宗安排修路時,是否也安瞭私心。
梅嶺,是在梅中開瞭路,還是因路種瞭梅?不好找到確切的答案,路與梅就此相伴千年。堅硬與柔潤、古樸與馨香和諧地融為一體,一些梅老去,新的梅長出來,石頭將梅的根壓住瞭,會抬一抬身子,讓那些根舒展,抬起身子的石頭有一天走失,新的石頭還會補上去。
梅或隨著明凈的雨或晶瑩的雪一同灑落,說不準哪位詩人走來,會隨著詩句曼揚。路漸漸上升到瞭一種文化與審美的層次。梅開與未開,在梅嶺都會生發繽紛的聯想。一步步踏著光滑的石道前行,身上早已經汗涔涔的瞭,有人及早地到亭上歇息,驛路上無數大大小小的亭,當年蘇軾是在哪個亭子歇腳呢?陳毅遇險時躲在哪一片林子,而有瞭《梅嶺三章》的絕唱?
我轉兩次飛機達贛州,又走瞭很長的陸路才到大餘(大庾)驛路,古人在途中得耗費多少時光?梅嶺是告別中原的最後一座山,多少人走到這裡,都會有辭國望鄉的感懷,尤其那些貶謫之士。唐初宋之問貶南粵時,來到華夷分界的梅嶺之巔,哀婉不已:“度嶺方辭國,停軺一望傢。魂隨南翥鳥,淚盡北枝花。”蘇軾、蘇轍、寇準、秦觀、楊萬裡、湯顯祖,這些人過梅嶺時無不神離淚飛。究竟有多少貶官走過這驛路,數不清瞭,他們成為梅嶺一道特殊的風景線。其實,過去瞭,也就安心瞭,正是一批批的人過往梅嶺,促進瞭南粵文明的發展。蘇軾不也有“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的欣嘆嗎?他在建中靖國元年北歸時,梅嶺迎接他的,仍是雪樣的梅花。還有湯顯祖,貶謫的時候,在南安聽到太守女借樹還魂的故事,方寫成一曲千古名劇,大餘還修瞭牡丹園念著他。所以還是放放那些沉重的心事吧,“飄零到此成何事,結得梅花一笑緣”。梅孤清高潔,凌寒不懼,報天下春而後隱去,與人的品性如此相近,一切的疲憊、憂煩、離愁都暫時隱退,目光裡盈滿春的笑意。於是更多地有瞭王安石、黃庭堅、朱熹、解縉、王陽明的足跡。
晚間照樣有行人,很多的事情都在路上急著,所以有詞叫“趕路”。好在這驛路有梅相伴,“大庾嶺邊無臘雪,唯有梅花與明月”。這是梅堯臣夜行的感覺。“霜月正高花下飲,酒闌長嘯過梅關。”陳元晉花下對月飲後,酒壺一甩,吼著嗓子走向瞭梅關。
來往行人多瞭,驛站郵舍已經滿足不瞭需要,大小客棧、飯館、茶亭遍及瞭梅嶺四周,大庾和南雄兩地也客舍雲集,可想當時梅關驛道的興盛情景。
終於上到瞭最高處,南扼交廣、北拒湖湘的梅關以“一關隔斷南北天”的氣勢,壁立於梅嶺分水界上,從這裡向南,就是廣東地界,一個慢下坡彎向瞭同樣盛開的梅林。雖沒見什麼人走上來,眼前卻呈現出一片肩挑車運的繁忙景象。其間,荷蘭訪華使團從廣州出發,沿水路北上覲見清朝皇帝。900名挑夫、150名護衛,熙熙攘攘走上梅嶺,他們給中國帶來瞭西方的問候,我得給他們讓路瞭。那個時候朝貢或通商的除暹羅、真臘、古裡、爪哇等東南亞30多個國傢,還有歐洲的荷蘭、意大利等,帶來珍珠、玳瑁、象牙、犀角以及獅子、孔雀等奇珍異物。很長一個時期,這條路也是西方同中國往來的使節路。1816年,英國貢使回國,嘉慶皇帝親諭:“於通州乘船,由運河走,經過山東、江蘇、浙江而上,由安徽、江西過大庾嶺(梅嶺),至廣東澳門放洋。”當朝皇帝對這條路線已經十分熟悉。
在驛路的起點,我看到瞭章水邊的碼頭,老得不成樣子瞭,幾棵樹歪斜地伸進瞭水中,樹旁還有拉纖的岸路,系船的拴石。一艘艘大船在纖夫的拉扯下靠岸,成千上萬的腳夫擁上去,一箱箱一袋袋的貨物緊張地搬卸,驛路上就連續不斷地沉沉走過北中國的特產,而後換回所需的物品。當年文天祥在廣東被抓,過瞭伶仃洋,就從這裡下船,再過惶恐灘,被解上北京。還有北伐軍的步履,帝國主義的鐵蹄,都在這裡留下瞭記憶。很多的博物館、紀念館、史籍典章都連通著這條路,很多死去的和活著的人心裡都裝著這條路,這條路給一個民族帶來的東西太多太多。驛路上,疊壓著無數的血淚、無數的詩魂、無數的呼喊和嘆息,它是一道抹不去的歷史印記。如果沒有這條路,中國上千年的絲綢史、茶葉史、陶瓷史直至交通史、郵政史、軍事史,都將無法完成。
香雪海的回望中,眼前跳過陸凱的詩:“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陸凱南征登上梅嶺,正值嶺梅怒放,想起好友范曄,就將折梅和詩交給瞭驛使。
你沒來,我舍不得折下一枝梅花,就郵贈這篇文字吧。
暮投石壕村
此石壕村不是杜甫的那個石壕村,那石壕村離杜甫的老傢不遠。我曾經到過那裡,現代的公路將一條古道變成瞭坦途。我遠遠望著成就現實主義詩人的村落,感到無比失落。
這個石壕村在山西的平順,高山尖上。早起從縣城出發,中間換瞭橡皮劃子走瞭一段洶湧的水路,水是漳河水,接通河南的紅旗渠。上岸繼續走,看見突兀在河上的紅石峽,赭紅的石巖被沖刷得一褶一褶的,像凝固的河浪。然後車子就爬坡瞭,一叢叢的山,爬到高處看路就像一條佈帶子,來來回回地纏著山,卻怎麼也纏不完。好容易翻上山頭,這山頭又成瞭另一座山的山尾。
鷹在天上滑,像一個技藝高超的滑雪者。有瀑佈在腳下響,一疊的水,跌下萬丈深淵。驚呼聲中,車子似是用盡最後的力氣,躍上一個陡坡。
鷹隨著一片雲,迅速地滑到下面去瞭。
一抹暉光,紅紅地映進瞭車窗。又轉過無數山彎,隔著深深的峽谷,看到夕陽中的一個小村,在對面峭壁的頂端,就像在巨人的手指尖上挑著,而夕陽又在小村上挑著。那就是石壕村,當地稱下石壕,還有上石壕嗎?
石壕村全是石頭營造,遠遠看去,是另一種石頭疊加瞭太行的海拔。
杜甫如到這個石壕村,一定會換一種心情,要是住下來,就不再有那麼多的難受,也不會為茅屋所破而煩惱。山太深太高,當年日本鬼子都到不瞭。
進來的另一條路由井底村開出。光聽井底的名字,就知道所處的環境,同石壕村截然不同,是在太行的峽谷中,向四周看去,就像待在井底。井底村人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於是從崖壁鑿出瞭一條掛壁山路,順著上去,就能找到山頂的石壕村。不知道兩個村子的人相遇是互相稀罕地羨慕,還是相互痛苦地傾訴。兩個山村沒有想到的,是由此成為外邊人追尋的熱點。別處的山,或隻能看到表面,這裡卻能看到山的內部,開花的內部,壁立千丈的內部。
我就這樣攀上瞭石壕村的第一個臺階。攀上去的時候,最後一抹夕陽照在臉上,繼而照在身上。我看到小片小片的山地,地上長著梨樹、蘋果樹,一疙瘩一疙瘩地結著好看的果實。立時有人去摘,一聲清脆讓無數口水噴濺。山裡人咧著嘴笑,吃吧吃吧,就你們幾個人,一年也吃不完。
一棵樹下,一個女孩兒摘著柿子,手裡拿不瞭,兜起紅衣襟,一邊摘一邊往裡放,腰圍露出一圈兒白。轉過一個屋角,什麼香濃濃地澀澀地湧,一棵棵樹上全是紅紅的小果,鬧嚷嚷地擁擠著,原來是花椒。脆紅的棗,和葡萄襯在一起,不知先摘哪個好。還有核桃呢,主人已經將核桃砸碎遞上來,白瑩瑩的仁帶著一股濕濕的甜。嘴裡沒空閑,又有山雞蛋塞過來。
夕陽在我們忘乎所以的時候下山瞭,霞光留在雲上,一片片全鑲瞭金邊,白的雲和灰的雲來回交換著位置,金邊漸漸磨淡瞭。雲越來越厚實,像一條蓄滿棉花的被子,將石壕村慢慢蓋起來。
樹上的紅葉先行變黑,而後是綠和黃的葉子。還有石瓦、石簷、石墻、石梯,都漸漸隱在瞭黑暗中。
有人說,你住留根傢。就領著我下臺階上臺階地走到一個石屋前,門是開著的。剛才我們又吃又喝熱鬧瞭好一陣子,留根可能早在哪裡睡瞭。躺在床上,一種出奇的靜襲來,以往總有什麼問題想來想去,而後才能入眠。這次還沒等問題來找就入瞭夢鄉。說是夢鄉,其實什麼也沒夢到。似是下瞭雨,打在哪裡一聲大一聲小的。
一覺醒來,窗子已經透白。何時睡得這麼安實?睡眠找到瞭故鄉啊!這時看清這個石屋,地面竟然是一整塊山巖,延伸到屋外。門窗已經老舊,有縫隙的地方透著亮光。一團雲懸浮在門口,剛一開門,就熱情地溜進來,一些吸進肚裡,那個清新。石屋前,雲像一道幕佈紗簾,一忽兒遮住這裡,一忽兒拉開那裡,露出遠遠近近的山巒,水墨一般。有的山峰像躺臥的少女,不知道有人在看。
一聲雞鳴,石壕村醒瞭。
夜晚真的下瞭雨,到處濕漉漉的,屋前一棵蘋果樹,掛滿瞭水珠,摘下一個濕潤潤一咬,聲音漫空回響。幸福真是伸手可得。小屋建在平臺上,平臺邊是另一石屋的屋頂,片片石板泛著雨後的光澤。隨便可以找到臺階,或上或下通到各個石屋去。果樹從這裡那裡伸出,紅的黃的逗引著目光。可惜肚子太小,還有好吃食在炊煙裡招呼呢!野花開得絢,無論是山菊、喇叭花還是紫苑、胡枝子,有的在石縫裡擠出一撲棱,有的在墻上躥出一大抱,有的在沒人走的石階上躥,有的幹脆爬到人傢窗戶上。從屋裡望去,可不是鮮活的窗花。
一個山娃子在上面的屋簷處露出腦袋朝這邊看。那是另一個墻院,院裡響起女人的叫,那個腦袋隨即不見。恍惚間到瞭眼前,手裡舉著熱騰騰的玉蜀黍:俺娘讓給你的。玉蜀黍用樹枝插著。你叫什麼?留根。我笑瞭,原以為留根是個大人呢!
哪裡的聲音?是碾子,新鮮的玉米在石頭的滾動下,散發出興奮的芳香。兩旁掛滿玉米棒的屋門吱呀一聲開啟,邁出一段棗木樣的老人。另一個院子,少婦正在洗衣,衣服在捶佈石上,迎受著高揚的棒槌,噗噗啪啪的音響在小院的四壁碰撞。昨夜的雨,讓她接滿瞭兩大桶的水。
一個女子在屋頂上擺柿子,一個個柿子擺瞭一平臺。順臺階上到更高處,看到許多人傢都在曬柿子,這裡那裡,一方塊一方塊的紅。陽光照過來,上瞭一層釉。
村子唯一的小賣部開門瞭,裡面滿墻糊著《山西日報》,日期竟然是1976年的9月。讓我迷惑時間是否流動。門上有褪色的對聯:山頂石壕喜逢春,世外桃源又經年。
潮氣從峽谷中翻卷上來,聚成濃濃淡淡的雲團,在清晨的光線裡湧,一會兒就將石壕村托起來,讓人覺得不是接著地,而是懸在天上,仙境一般。我成瞭仙境的一部分。
一聲喊出去,一群的喊跟著回來。要是一個錢幣撒出去,也會回來一群的錢幣嗎?在這裡,總是想哭,杜甫來瞭也會想哭。錢物還有塵世一切讓人困擾憂煩的東西,都是那麼不值一提,唯有清幻靜悟的美。
石壕村多少代都這樣生活,他們有他們的自在。道路通瞭,外面的人會越來越多,好呢還是不好?可外面的人還是希望來的,來住一住,清清腦,靜靜心,療養一般,回去快樂地活。
回看石壕村,還是那麼小,像個盆景,或是雕塑,在早晨的光線裡。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首屆冰心散文獎獲得者力作:驛路梅花(賈平凹作序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