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銷優惠 – 布魯塞爾的浮木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193
  • 字 數:145000
  • 印刷時間:2012-10-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7538359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很陳氏風格的旅行文字,因為是個音樂人,所以連旅行的記憶和情緒*終都轉化成為瞭音樂。
但他更願意自稱為寫作人是因為他的音樂,需要文字表達出來。兩者結合才是他完整的藝術靈魂。
憂愁的口吻,平淡的開頭高潮和結局,總是有一種看透宿命的感覺。
關於生命,靈魂,未來的探索,這就是陳升的旅行。

  內容推薦

   旅行是應該是件快樂的事吧。他的不太一樣。也許是基於對流浪的憧憬,也許是體內原本就帶有不安定的因子,陳升踏上瞭這段他所謂的“粗鄙的旅程”。從巴塞羅那外海的Mallorca,到馬德裡、倫敦、巴黎、佈魯塞爾、科隆、米蘭……一路上,他遇見瞭幾個來自臺灣的留學生,他們就像漂浮在歐洲大陸的黃色人種浮木,每個人都有自己漂浮的行跡,雖然不清楚前方有些什麼,但就是決定向前走,不留在原地等待。而每一塊浮木之間,竟冥冥中有著一條絲線,牽系著彼此……而陳升,則一路將滿溢的情緒化為文字與圖像,呈現在這本書裡的,就是這樣一種充滿瞭流浪與宿命的氛圍。愛陳升音樂的人,一定也會愛上他的文字。且讓我們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流浪去吧。

作者簡介

   陳升(Bobby Chen),出生於臺灣彰化,是天生就很迷人的天蠍座。資深音樂人,血液裡潛藏著流浪因子,時常一個人背著相機出走。寫歌,也寫小說;出唱片,也辦攝影展。對於音樂、文字、創作、表演,都有屬於他的獨特想法。喜歡人傢稱他“寫作的人”勝於“歌星”,也期許自己能永遠地寫下去……
重要作品:
音樂:《SUMMER》(1996)、《六月》(1997)、《鴉片玫瑰》(1998)、《魔鬼的情詩Ⅱ》(1998)、《思念人之屋》(2000)、《50米深藍》(2002)、《魚說》(2005)、《麗江的春天》(2007)、《P.S. 是的,我在臺北》(2010)、《傢在北極村》(2011)書籍:《咸魚的滋味》(1998)、《寂寞帶我去散步》(1999)、《佈魯塞爾的浮木》(2001)、《一朝醒來是歌星》(2002)、《風中的費洛蒙》(2004)、《9999滴眼淚》(2007)、《阿嬤,我回來瞭!》(2009)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內文試讀]
佈魯塞爾的浮木
“我說這人如果是天生的心胸狹窄,即便是走遍瞭全世界,它還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 老麻雙手插在褲袋,半張臉縮在圍巾裡,邊晃蕩著邊跟志偉這樣說。志偉似乎對這話題不怎麼感興趣似的。
“……志偉,剛剛那馬子,我們幾個禮拜前好像才看過嘛!真可憐喔……這種天氣還要脫光光的在那邊做那種表演……”
“……”志偉還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Brussels春天的夜裡,溫度仍然低懸在零度左右。
兩個東方人穿行在燈紅酒綠的十三街。春來秋去,這兒已經不知是第幾回來瞭……
差不多都是這樣的……,無聊的幾天學生生活之後,老麻就要跳起來說:“志偉……出去走走吧?快受不瞭瞭……”
也不知是隱忍著,還是真正的平靜,志偉都會一樣的回話說:“去哪?去美術館嗎?大概去瞭有一萬次瞭吧!都背起來瞭……”
“你知道我意思的……走吧……走吧!”
“你也真夠無聊的……你也就是去看,什麼也不敢的……看能幹嘛!看瞭更斃,那金絲貓你啃得動嗎?”志偉都這樣的回答著。
“好想念我們東港街上的土虱魚喔!”
老麻想是想傢想得厲害瞭,突然牛頭不對馬嘴的回著話……而現在兩個人縮著身子從十三街裡走出來時……
“好想念我們東港街上的土虱魚喔!”老麻又在嘀咕著……志偉咬瞭咬牙,隻是想著自己的事情。街裡穿得單薄的女人,坐定在粉紅的燈火櫥窗裡面,蹺起腿來抽著煙,對心事重重的兩個東方人,非常職業敏感的,沒有一點要招呼的意思。
“你說說……志偉!你說說……像你這麼土的人,當初是什麼樣的想法,非得要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念書,是什麼狗屁夢想嗎?”
“跟你說瞭八百次瞭吧! 回去當老師啊!”志偉第八百零一次的又提醒他。
“哈!哈!笑死人瞭。我回去說給人聽,我們志偉為瞭回去好當老師,像老和尚修行似的在Brussels過瞭五年非人的生活……”
“我覺得我的理由還比你夠力一點呢!”老麻斜著嘴揶揄著他。
“是啊!跑路……你媽的!你大概是全世界第一個為瞭躲債才出國去留學的浮木瞭……”
志偉不疾不徐的點醒著他。
“什麼木……”老麻拉瞭拉志偉的衣襟。
“浮木啊!什麼木。你不覺得我們就是兩塊漂流在西風裡的浮木嗎?”
“啊!挺文學嘛!我喜歡……”
老麻走急瞭些,一隻手就搭上瞭志偉的肩頭。“你為什麼不是個女的呢?也許……這樣我的生活還會比較有趣些啊!”
志偉低過瞭肩頭,甩開瞭老麻搭上來的手。
“別害羞嘛!朋友……要不是我這個跑路的同學在這裡陪著你,你回去之後, 恐怕連國語都不會講瞭哪?”
“哎!你說這歐洲,大概有多少臺灣來的浮木呢?”
“別的我不知道,我想佈魯塞爾大概有五、六十個吧!”
“真慘!”
“是啊!真夠慘瞭……在一個幾百萬人生活著的地方,就五、六十個浮木,要如何才能夠碰得見呢?”志偉也傷感瞭起來。
“是啊!要真能碰見瞭,哪怕是處在要命的激流裡,也真是非得要緊緊地抱住對方,不是嗎?”
“這跟我聽來的一個故事有點像……就說那蜉蝣出生瞭,不就是為瞭找
個伴傳宗接代嗎?它的生命是很短促的。”志偉若有所思。
“所以呢?”
都停住瞭嘴……
“ 所以, 生錯瞭季節的…… , 生錯瞭地方的, 就隻有白白的等死瞭……”
“嘿!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們擱在這裡是生錯瞭地方嗎?”
老麻揶揄著他的朋友。
“媽的!你有沒搞錯,搞不定都生錯瞭時代瞭……”
“又來瞭……”老麻笑瞭起來。
“大概是季節的關系吧!我想佈魯塞爾的冬天,其實真的是挺騰人的……”
石板路上,許是落在上沿的霜化瞭,結著白白的一攤泥水,反映著路邊
的燈, 卻又暈染成瞭鵝黃的絲絲點點……踩在上頭,有點濕滑。北國的冬季黑夜,來得特別的長。
志偉在想,下一季該換雙鞋瞭,這雙從臺北迂回的踩過來的鞋已經跟瞭五年瞭,雖然也隻有在冬季時才拿出來就著雪地污泥的穿著,卻是也已快磨穿瞭底,步入瞭鞋子的老年期瞭……
走瞭一夜,泥水滲瞭進去,凍得人腳發麻。
鞋子在提醒人,該回傢瞭,也許,也是在提醒人該回臺北去瞭……櫥窗裡排排坐的,依舊是沒什麼表情的櫥窗女郎。
背著昏黃的燈光,或蹺著腿,或摳著指甲,一樣的都穿著最露骨的情色內衣。
然而……窗裡窗外已是不同的世界。
老麻早失去瞭來時的興頭,縮著脖子,卻還是嚷著……
“哎!真想念我們東港的當歸土虱……”
土虱魚的夢想,竟然在這個冷洌的都市裡,像激流……滾動著浮木。
“火車是幾點到呀,到底?”
“昨天來電話,說是最後一班夜車。”說完卻輕聲的哼起瞭故鄉裡流行
的一首老歌,歌聲呢呢喃喃的。
“啊~啊~臺北發的尾班車……要開去……”
“老歌比較夠味……”志偉悻悻然的回著。
“我已經很夠味瞭……嘿!嘿!嘿……”
正當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胡謅著的時候,已來到瞭火車站。
“會不會已經走瞭……”
“不會吧!我覺得還來早瞭呢!”
“走瞭就完瞭……我是來接我的長壽煙的喔,我跟那個克裡斯可沒有什麼交情喔……”
老麻那樣說著,卻也不太像是真的。
“別那麼現實嘛……。是誰跟你說他會帶長壽煙來的?”
“你不是說他帶瞭個臺北來的朋友嗎?”老麻憑空就想象瞭起來。
“什麼狗屎啊!他還把你娘帶來瞭呢!我看你這樣下去非要病瞭不成……”
志偉摸瞭摸頭,看也不看他的,還是往火車站的出口處瞧………
“這首歌太老瞭。”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布魯塞爾的浮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