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買不可 – 自在人生淺淡寫(舒婷 名家散文經典 精裝插圖版)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300
  • 字 數:241000
  • 印刷時間:2015-1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名傢散文經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548173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1.舒婷散文自選集,舒婷自己選編,自己分類。
2.內容全面,分類清晰,涉及作者文壇趣事、日常生活、兒時回憶等等,讓讀者對舒婷有一個全新的、深刻的認識。
3.語言詩化、筆觸風趣幽默,給人以很好的文化享受。  內容推薦  舒婷散文自選集精裝插圖版,收錄瞭舒婷幾十年來所創作的散文精粹。舒婷用詩化的語言、幽默風趣的筆觸、詩人以及作傢的心懷,寫傢鄉寫異國,寫親朋談好友,憶往昔談今朝等等,風格雋永典雅,富含文化趣味。給讀者以深深的震撼與文化感染。 作者簡介   舒婷,原名龔舒婷,朦朧詩派代表人物,1966年開始寫詩,1998年後主要創作散文、隨筆。詩集有《會唱歌的鳶尾花》、《始祖鳥》等;散文集有《心煙》《秋天的情緒》《今夜你有好心情》等十多部;出版《舒婷文集》三卷。作品被翻譯成多國文字。 目錄 一. 老傢的陳年芝麻兒
到石碼去
籍貫在泉州
孩提記事
老傢的陳年芝麻兒
晚照
挽高褲管過河
童年絮味
在那顆星子下
木棉樹下
二.我兒子一傢
照相
仲夏之夜
情話·情書·情人
預約私奔 一. 老傢的陳年芝麻兒
到石碼去
籍貫在泉州
孩提記事
老傢的陳年芝麻兒
晚照
挽高褲管過河
童年絮味
在那顆星子下
木棉樹下
二.我兒子一傢
照相
仲夏之夜
情話·情書·情人
預約私奔
我兒子一傢
大風箏
兒子的天地
花事
咳,十七歲
有意栽花無心問柳
抵擋孤獨
臨別贈言
三. 幹菜歲月
一朵小花
潔白的祝福
在澄澈明凈的天空下
夢入何鄉
心煙
小橋流水人傢
梅在那山
“神藥”
房東與房西們
醉人的酒養人的飯
小河殤(外二篇)
四.自在人生淺淡寫
榕歌如泣
小泥匠哥哥
麗夏不再
一個人在途中
文學女性
紅草莓詩人
自在人生淺淡寫
我們都是你的瓜子兒
聞香識異鄉
晚菊彌香
詩思如海亦無聲
與你同行
東北癡人
五.我的海風我的歌
我的海風我的歌
我們生活中的動物演員(節選)
生命年輪裡的綠肥紅瘦(節選)
留在石頭裡的體溫(節選)
漸行漸遠的背影
書祭
大美者無言(刪節)
夜鶯為何泣血而去(刪節)
真水無香
心曲千萬端, 悲來卻難說
——懷念父親 媒體評論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情話·情書·情人

情話
曾經為詩,也曾經為文,似乎沒有專門寫過情話。總是認為,情到深處當是無話可說。
原在一條街上毗鄰而居,兒時極封建,所以算不得青梅竹馬。後來兩人都迷詩,漸常來往,一坐竟談至深夜。當然是他來我處,門窗八面洞開,以示光明磊落。所涉話題極廣,皆有關文學,雖不刻意回避,卻不在“情”字上閃爍。

直到兩人都成瞭大男大女。

彼在校在職乃至親朋之中,已不知多少次任擲來的繡球滴溜溜滿地滾。為躲避這些多情的誤傷,他的背越發傴瞭,臉仍木著。

那一天,我從三峽遠遊歸來,連鼻子都曬脫瞭皮,一身路塵。見他經過我傢園子那株老番石榴樹走來,步子尚鎮定如常。待他推開房門,未及坐下,四目相對,已是瞭然。
於是,我將解瞭一半的行裝扔地上,對他說:“好吧。”過瞭一個月,我們結婚。
想想,真無趣也。試想重新來過,琢磨半天,恐怕仍說不出第三個字來。

情書
抽屜裡存有不少老朋友的信,就是沒有他的。他自己倒接到過不少情書,有兩指寬袖珍版言簡意賅的,也有四張滿滿意猶未盡的長篇,都被他不動聲色退回去,不存。
我和他同住小島,眼不見時咄聲可聞。再說少年氣盛,心事蓬勃均已入詩,不屑廢話。逢文代會什麼的需赴省城,我和他也同是與會者。我們參差出門,長短回傢。偶然撞在同一艘渡輪上,也是君立船頭我坐船尾,分享一江水。絕不聯袂而行,七八年如此。
等那天對他說“好吧”,不久就結婚,忘記留過渡時間讓甜蜜的情書插足。婚後倒是常常分離,信也密密厚厚緊追不舍。那一年我到瞭洛杉磯,他的信才遲遲到紐約。王渝知我掛著傢信,征得我同意,拆開信口述。她在電話那頭一邊讀一邊捂口笑得咕嘰咕嘰,我在電話這頭聽得滿眼是淚。此信其實是部“育兒百科”,諸如:每天給他洗澡,今天大便幾次,什麼顏色;昨日中午哄他吃瞭四片豬肝;不吃鈣片奈何……通篇如此。
這類情書,本當釘著我的腳跟天涯海角去的。不過近來傢中已有電話,逢外出,隔天打一次長途回傢,劈頭蓋臉**句話就問:“兒子考幾分啦?”他還沒回答,話筒就被兒子搶走。
情話不說,情書未寫,已夠愧對月老。丈夫還埋怨:連個情人也被兒子擠掉瞭!

情人
這個“情人”與丈夫無幹。
“文化大革命”前夕,我讀初二,每年照例要到郊區去幫忙秋收兩星期,與貧下中農同吃同住。
同住這傢貧農的長子剛十八歲,矮墩結實,叫烏球。他在村口小黑板寫通知時雙臂大開大合,字跡極盡潦草。清晨他守在村口吹哨子,男女老少跑步列隊點名,讓他領著去上工。他自然是全勞力,被周圍幾個村的姑娘崇拜著。
隻和他同吃。他是傢中的領導階層,村裡的政治隊長唄。我則是客人。我們離開後,由他爹、弟弟、媽媽、妹妹依次上桌。
除瞭嘹亮地吹哨子,他的厚嘴唇發聲極有限。都低頭扒飯,偶爾筷子相交,都悚然臉紅,差點扔下碗筷。後來,桌上總有我愛吃的海鮮,是烏球起早趕小海所得。再後來,我回城上課,他繼續吹哨子。
他給我寫信,討要毛主席紀念章。接著進城運肥時,糞車上高高碼著地瓜、包菜和花生,卸在我傢院子小山一般。外婆隻好分送四鄰,又忙著留飯,裝回面幹、點心和糖果。那時我十四歲,還戴紅領巾,對他不勝其煩。吃飯絕不夾他送的菜,放下筷子就回我的房間看小說。
隻有外婆送他到門口。外婆原是綢緞莊老板娘,對紅通通不無敬意也有懼意,隻有對我嘆氣。
不久我去插隊,烏球的信仍不斷,因為字跡過於獨創性,鄉村郵遞員看不懂,存局待領。待瞭幾次我偏不領,就不來瞭。他那時二十二歲,曾在信中說,村裡他同年的夥伴都有兩個孩子瞭。
過瞭十來年,我也結婚,和新郎去郊區采訪,特意找到那個村,居然找到烏球的傢。
一對老人都很健朗,其實歲數不大。烏球的妻子也烏黑且精瘦,兩個兒子已經比肩。烏球在田裡。圍觀的村人指點說,這就是烏球那個城裡學生仔嘛。
問長問短。
先介紹丈夫,丈夫嘴巴訥訥,穿一套下鄉專用中山裝,灰不溜秋的。村人覺得丈夫除瞭比較白皙外,並不比烏球強多少,聲音不覺洪亮許多。
又問我幾個孩子瞭?我答三個女兒,我唉聲嘆氣,偷偷給丈夫擠眼睛。大傢一起振作精神安慰我:再生再生,第四個肯定是男孩。原本上茶後就退到灶間的瘦女人立刻就走出來,自豪地喊她的兩個兒子:“給姨端糖。”烏球的兒子果然文靜有禮,叫人羨慕。
丈夫老實,看我仍為那不存在的三個女兒毫無愧色接受村人的撫慰,便提出告辭。
迎面碰上不少收工的壯年漢子,我戳指亂點,這個很像是,那個也有可能,丈夫惱瞭:“怎麼都是你的情人?”答:“根本當初,我就沒有仔細見過他長什麼樣子嘛!”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自在人生淺淡寫(舒婷 名家散文經典 精裝插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