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款話題 – 愛是與水和星同行的旅程(千千萬萬戀愛族,吸取純愛正能量!朱自清文學獎獲得者、新新才女納蘭妙殊的愛情宣言!)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16
  • 字 數:140000
  • 印刷時間:2013-9-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229067854
  • 圖書>文學>名傢作品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其實快樂總是小的,緊的,一閃一閃的。
——木心
我是個普普通通的姑娘,他是個普普通通的男孩。
我和他**能品嘗不平凡的機會,就是愛。
中國文壇新新才女、朱自清文學獎獲得者納蘭妙殊的愛情宣言
愛情從來就這麼美好!千千萬萬戀愛族從中吸取純愛正能量!

  內容推薦

  《愛是與水和星同行的旅程》是關於愛情和婚姻的散文集。包含四個部分:第一部分,作者以聖經創世紀的筆觸,寫下瞭自己與愛人的相遇;第二部分為兩人在婚前、婚後生活中的瑣屑小事(如洗澡、床、生病等),以及作者對此的感悟;第三部分是作者與愛人的通信記錄,鴻雁傳書中展現瞭兩人的恩愛甚篤、纏綿悱惻;第四部分收錄瞭作者為愛人創作的幾篇愛情故事。全書貫穿瞭作者與愛人的愛情歷程,展現瞭作者對愛人的深情,對愛情與婚姻的理解和感悟,文風細膩、文筆流暢,嬉笑怒罵、有莊有諧。

作者簡介

  納蘭妙殊,原名張天翼,女,八十年代生於天津。求學湘粵,現居京城。英文學士、古典文獻學碩士。在《人民文學》、《北京文學》、《光明日報》、《南方都市報》等刊物發表散文、小說、影評、書評若幹。
作品《粉墨》獲“2011年度華文最佳散文獎”
2012年獲第二屆“朱自清散文獎”
2013年獲首屆“中國文學創作新人獎”

目錄 第一章 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
男主角
創世記
笨問題
花前月下

床的大陸
失眠
靈犀
洗澡
爭執與分歧
愛的數學
咫尺天涯調
成婚記
驚魂記

第一章 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
男主角
創世記

第二章 在石榴和琴弦的園子裡
笨問題
花前月下

床的大陸
失眠
靈犀
洗澡
爭執與分歧
愛的數學
咫尺天涯調
成婚記
驚魂記
《星空》與藍莓魚板面
夜話
紀念物
廚房裡的西西弗斯
浪漫殺死電熨鬥
求醫

改歌詞
忽醒

第三章 耳朵之末,嘴唇之初
在你的耳與我的唇之間

第四章 枕邊故事
鯨之愛
MVC:最有價值卡片
紅唇膏與一百個吻

媒體評論   影評人出身,文字卻老到如《水滸》。  ——李敬澤
一個非常有才氣的作者。歷史知識非常豐富,且語言頗有特點,非常清透。不故作深刻,而且以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表達取勝。才氣表露,是一種有文化的趣味文本。  ——施戰軍
作為散文領域裡的新生力量,納蘭妙殊的行文風格確如其人,清新自然,美妙特殊。  ——華文最佳散文獎頒獎詞
納蘭妙殊是近來有影響力的專欄作傢和影評人,也是頗受文壇關註的散文新人的一個代表。無論寫熟悉的電影和電影圈如《粉墨》,還是呈現當下青年人的情感秘密如《歡情》,她都能遊刃有餘。她對當代社會文化有一種難得的親切和清醒,但並不囿於一代人的精神氛圍,總是努力將思考和體驗提升到不同年齡背景的讀者皆可共享和對話的時代意識的高層,顯示瞭同年齡段作傢罕見的胸襟。她的文字潑辣,爽脆,鋒利而不乏寬厚,直率卻並非不恭,置身存在的迷惘猶能一往情深,承受成長的焦慮仍然通透明澈。她還在成長,正待成熟,但獨特的風格已隱約可辨。  ——朱自清散文獎授獎詞
納蘭妙殊的語言是那種文雅而幽默的,引經據典,妙語連珠,長句居多,敘事和論述各有千秋,相得益彰。她的敘述是娓娓道來,一步一步引人入勝,寫到最佳處,筆鋒一

  影評人出身,文字卻老到如《水滸》。  ——李敬澤
一個非常有才氣的作者。歷史知識非常豐富,且語言頗有特點,非常清透。不故作深刻,而且以一種四兩撥千斤的表達取勝。才氣表露,是一種有文化的趣味文本。  ——施戰軍
作為散文領域裡的新生力量,納蘭妙殊的行文風格確如其人,清新自然,美妙特殊。  ——華文最佳散文獎頒獎詞
納蘭妙殊是近來有影響力的專欄作傢和影評人,也是頗受文壇關註的散文新人的一個代表。無論寫熟悉的電影和電影圈如《粉墨》,還是呈現當下青年人的情感秘密如《歡情》,她都能遊刃有餘。她對當代社會文化有一種難得的親切和清醒,但並不囿於一代人的精神氛圍,總是努力將思考和體驗提升到不同年齡背景的讀者皆可共享和對話的時代意識的高層,顯示瞭同年齡段作傢罕見的胸襟。她的文字潑辣,爽脆,鋒利而不乏寬厚,直率卻並非不恭,置身存在的迷惘猶能一往情深,承受成長的焦慮仍然通透明澈。她還在成長,正待成熟,但獨特的風格已隱約可辨。  ——朱自清散文獎授獎詞
納蘭妙殊的語言是那種文雅而幽默的,引經據典,妙語連珠,長句居多,敘事和論述各有千秋,相得益彰。她的敘述是娓娓道來,一步一步引人入勝,寫到最佳處,筆鋒一轉,別有洞天。她頗得林語堂、梁實秋等散文真諦,那種雍容華貴的美誠如古之西子和唐時楊貴妃,芙蓉出水,牡丹香國。
——新華評刊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男主角
1
他是青綠色的,當我第一眼看到他時,就這麼感覺。
像一面安靜的峭壁,棱角分明地立著。一動不動等浪頭過來。
男主角出場的時候,觀眾都會知道。然而第一次見到他時,我對未來的命運全然不覺,冒冒失失地問:你有多高?
話一出口就覺得蠢,獵奇的口吻是不禮貌的,而且肯定有很多人問過這個瞭。
他果然以被問慣瞭的寬容口氣說,193cm。
(我跟他在一起之後,才知道他被問這個問題的頻率有多高。在超市,在公交車站,在餐館,總有陌生的人探頭過來,出其不意地問,小夥子,你有多高?好像高個子無須羞澀而且對社會有種解說自己的義務。因為這個,他堅決不願定居南方。果然,這種情況在回到北方城市之後就好轉瞭。)
又問,你有多重?
這個問題大概不經常被問到瞭。他思索一下說,大概70千克。
還有第三個問題,我想問,又沒好意思問出口,於是一直到今天也沒問——你每分鐘能說幾個字?
他說話速度比一般人慢。像是特意借此把語言本身具備的最後一點攻擊力也消除掉。因此與他談話,就像一口一口不停地吃棉花糖。
當時,我跟他入住同一個單元,甚至跟同屋的女伴一起學他那種慢吞吞的說話方式。又跟他打賭,如果他能跟著我們念出繞口令,就請他吃水果。結果他像錄音機按瞭慢放鍵一樣,把繞口令念瞭出來。
(男人和男人,看起來相似,其實他們彼此是那麼不一樣。)

他瘦得驚人,但其實他吃得不少。他好像永遠無法胖起來,樹幹一樣的大腿,藤蔓一樣細長的手臂。他體內似乎有一座沒有波浪的海,把一切無聲吞沒瞭。
他最大的愛好不是讀書,是打籃球。他具有那種看一眼就知道一定球技瞭得的身材。我曾裝作路過操場,看他打球,他在人叢中輕盈地轉身,後仰跳投,灌籃,從容得就像在路邊的灌木上摘一朵花。
他有一對隨時準備溫和微笑的眼睛。
——在我看來,這些實在是很美的。
更重要的、讓人印象深刻是他的態度。他擁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平靜、快活的心境,就像真正有信仰的人一樣。那簡直是一種魔力,像是參孫的天賦神力青草一樣活潑潑地生長在溪頭,沒有什麼能使之枯竭。他從不憤怒,從不咬牙切齒,不焦慮,不輕蔑,事情發生瞭,就平靜地承受或解決,是好的,就高興,是壞的,也坦然。他不嫉妒,不妄語,不矯飾,從不想想是否要刻意表演出某種樣子:有學問,有城府,有品位,有雅趣……
有人冒犯他,跟他爭吵,謾罵,他就安靜地等待那個人說完,一句句用平常的語氣回答,好像爭吵這事根本沒發生。對他來說,心情最糟糕的表現就是緘默下來,不再開口瞭(這一點,在日後與他發生爭執時,我不止一次地親身體驗,並不得不接受它的好處與壞處)。
他的晏然自若,與萬物無關,甚至與我無關。
(……到後來,他開始變化瞭一點,我發現我是唯一能打破他的寧靜的人。大利拉剪除參孫的頭發,他周身不再流動汩汩不絕的力量,女人打破平衡,讓他失去瞭神奇。像天外飛來的彗星,燃燒著闖進一成不變、自顧自運轉的星系。)
而在被裝進琥珀的純真裡,他還有一種豐富和神秘,好像沿著山澗走下去,能走進繁花盛開的幽谷。
——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谷新酒時的喜樂。(《聖經?詩篇》)
但老實說,他的缺陷(對我來說)還是很明顯的……
他的表情,一些小動作,笑的時候發出的聲音,以及給母親打電話匯報午飯晚飯都吃瞭什麼的時候不自覺的撒嬌,這都讓我意識到,男孩的特性——包括好的和壞的——將會像人類進化不掉的尾骨一樣長久留在他身上。有些人不到十歲就世故老成,有些人五六十歲還擺脫不瞭孩子氣。兩種人我都見過,都免不瞭替他們的親人感到遺憾。還好,後來我發現他是個奇怪的綜合體(幸好是),在某些方面出於“彩衣娛親”的隱秘心境,故意保留一點幼稚的形態,尚未到令人不安的程度。
更奇異的是,他從中學到大學一直是學校籃球明星,成績也總是年級第一,可是他沒戀愛過。他曾發表對女性的意見:女人都很奇怪,以及“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女人說話”。好像性別意識的鐘擺在他小學時就因故停瞭下來,於是盡管他的智力和身體長成少年、青年,卻總有一部分仍像莊子所說的中央之帝,是混沌狀態。(他剛認識我時,很篤定地說:小孩子當然是從肚臍裡生出來,我知道。我說,啊,那不是的……他不相信:不可能,那麼肚臍長著做什麼!)
還有最重要的一項:他不是我“這一夥兒”的人!他對文學藝術的認識……也許比夏洛克福爾摩斯多一點兒,拜我國中學教育所賜。他知道唐宋八大傢、李杜,以及“魯郭曹”。幾年前,對於本國的文學和文學傢,他居然有“兩個凡是”觀點:凡是瞭不起的文學傢,其作品一定會被選入中學課本。凡是沒有作品選入中學課本的文學傢,一定是他還不夠好。
清人王爾烈有這麼一首打油詩,巧妙地吹噓自己:天下文章數三江,三江文章數吾鄉。吾鄉文章數吾弟,吾為吾弟改文章。而我感興趣的是“吾為吾弟改文章”這種情景。能夠從至親至愛的人那裡得到關於事業的解惑和引導,不是最愉悅的事嗎?我默默渴望,未來的良人能夠“吾為吾妻改文章”。
——那時,我以為我一定會為一個藝術傢瘋狂。
我曾在心裡為他找理由:為什麼要讓“文藝”在人的綜合素質評分中占這麼高的地位?為什麼勤於看小說散文才被認為是高雅的?為什麼沒有輿論去贊頌或推動熱衷解數學題、物理題的人?文學藝術之中包含精神上的高境界和宇宙人生的大奧妙,數學和物理就不是麼?……他不知道《百年孤獨》《艾凡赫》的作者,不知道馬爾克斯和博爾赫斯的分別,我又何嘗知道帆船酒店的設計者呢?
這些心理鬥爭,他都不知道。對他來說,讀書不多的我無疑是飽學之士。但他並不肅然起敬,也不認為要改變自己。我偶爾誚其不文,是“文化”的化外之民。他就假作憤憤,我好歹是十年寒窗,碩士論文也廣獲好評……
(幸好他是個專業人士,有著足以立身的一技之長。在街上走的時候,他常給我講視野中某座大樓或橋梁的建造。到外地旅行,他不惜坐很久的車到郊區,隻為看看奇詭的建築。)
最後我承認,他跟我想象中的藝術傢差得太遠,但他確是眾人裡出色的那一個。就像——想得到最烈的烈酒,結果找到最甜的蜜糖。其實我也隻是在想象裡飲過酒,也許烈酒會把我醉死。
我得接受這一點:我是個普普通通的姑娘,他是個普普通通的男孩。我和他唯一能品嘗不平凡的機會,就是愛。

2
要知道一件事有多重要,方法是反過來想,如果失去它、沒有它會怎麼樣。比如:文學有多重要?想想沒瞭文學的世界,將是怎樣一個枯燥、乏味、粗俗的地方。
坐在黃昏的長窗下,我兩手握在一起,命令自己想象,在樹蔭裡有另外一個女人款款走來,善良、白皙、有小巧的手和腳,她可能擅長某種樂器,可能在選擇更甜的蘋果、橙子方面頗有心得。他選擇瞭她,他們的約會並不火熱,但也有那麼一些值得銘記的快活時刻。最後他決定上繳他的秘密、姓氏、五官四肢的所有權,未來孩子的命名權。他們互相溫柔地聽從。她教給他一切關於女人和情人的秘密。在任何一個晚上,她都可以在他身邊躺下來,名正言順地撫摸他,享受他……一想到這,我就不願往下想瞭。
那個女人不能是別人,必須是我。
我要知道他每次入睡時,頭顱在枕頭上擺成怎樣的姿勢。如果他的手和嘴唇要閱讀一副女人的身體,以通過男人的考試,那一定要是我的身體。如果他將來的面孔會逐漸變遷,與某個女人相像,那必須是我的面孔。如果他的臉龐不可避免地要被皺紋攻占,我得知道每條皺紋的生日。
他曾經給我講,在他傢院子裡有一棵老蘋果樹,後來大傢在它一根粗壯的樹枝上又嫁接瞭一條梨樹枝子。到瞭秋天,那根枝上就會結出一種兼有蘋果和梨的味道的果子,但其他枝子上仍然隻結單純的蘋果。當他還是小孩子,擁有一匹威風凜凜的大狗的時候,樹就在那裡瞭。那狗兒曾整日伏在樹下,等待國王、王後和王子班師回朝,後來它就死在那兒,在一個冬天的早晨……那女人會跟他站在果實累累的樹下,聽他指點哪一根是梨枝,聽他講故去的老狗的故事。那狗有胃病,但那時還沒人花大價錢給動物看病。動物就是這麼笨,它不懂得保護自己,生冷的東西它吃進去會嘔吐,但吐出來之後,它不能把這個跟胃部不適聯系起來,於是端詳一陣,又吃進去。就這樣病情惡化……他會往遠處指一指:瞧,那兒有座小山,我的狗就葬在山頂,每天早晨,第一縷陽光都會當先照在它身上。
這些故事既然已經跟我講過瞭,我不能容忍他再跟另外的女人講一遍。
——很多年過去,他也許會變成一個幹凈沉默的中年人,卓有成績的建築工程師,愛打球,不吸煙不飲酒,寵辱不驚,具有獨特的嫻靜氣質。如果那時候再次會面,我會深深懊悔,為什麼當年沒有得到年輕的他。
那麼,就告訴他這些吧。沒什麼可羞的。羞恥在很多時候一文不值。如果要冒這個永不再見到他的危險,那麼受一些窘或者被當面拒絕,都不算什麼。顏面掃地?掃就掃,如果他能踏著掃過的地朝我走過來,那我情願把顏面紮成掃帚,把他腳步所及的地面都掃一遍。
但英國有句諺語這樣說:你可帶馬到水邊,但你無法強迫馬喝水。

3
在那一段時間,我忽然地丟掉瞭食欲。我不再對瓜子、巧克力、怪味胡豆這些平時鐘愛的零食感興趣,我甚至對咖啡小說感到乏味,這可是二十年未曾經歷之怪現狀!幾年後我讀到一封莫泊桑的情書,是他寫給一個叫瑪麗娜?巴斯奇特塞夫的女子的:“我以為當一個人具有一種大情欲,一種真情欲時,他應當把一切東西置諸此情欲之下,他應當因此犧牲其他熱情;我就是這樣做的。我具有兩種情欲。我必須犧牲其中的一種——我已經將美食一道犧牲許多瞭。”妃呼豨,莫君,tell me about that!

我考慮瞭很久,那關鍵的一句話要怎麼說。“我愛你,篤定如死亡的火焰,狂熱如狂信的信徒。”不行,太華而不實。“我們在結合中比在單獨的生活中個人要更好,更自由些,你不相信此事麼?”這是尼采向一個荷蘭女子求婚時的信。但也實在不是女人的口吻。
又認為,我的猶豫和渴望他得知道才行。於是深夜十二點在他房門前的客廳踱來踱去,還特意穿著沉重的皮鞋。他聽得見我的腳步聲。
不如,就什麼也不說瞭吧。我不願再等下去。
我在暗夜裡靠近他。他在黑暗裡也隱約有光,像是個擁有法力、心懷憐惜的天神,又像無法把握的小魔鬼。我想要顫抖地伏倒在他腳下,讓身體碎裂成千千萬片,叫他每一步都沒法不跟我有關系。不管是不是錯覺,我都把他的怔怔認為成默許。

……結局正如我所料。
十幾年來我一直不是個好學生。唯獨在這次考試中,得瞭滿分。是他給的分數。

4
有人是墨水,有人是紙張。有人是琴弓,有人是琴弦。有人是恒星,有人是衛星。有人是煤,有人是火焰。
有人是銀河,有人是飛船。

第一次完成擁抱和親吻之後,我在黑暗中瞧著他。
那柔軟的肌體緊緊貼合的感覺,雪橇在積雪上飛馳的感覺,雨夜躲在壁爐熊熊燃燒的小屋裡的感覺,海豚在月光下躍出海面的感覺……都好得不能再好瞭。
我希望我的身體變成一口泉眼,能源源不斷地湧出溫柔的飲料,無止無竭,供他啜飲。或者長成一棵渾身結滿果實的人形果樹,頭發裡垂下紫紅多汁的葡萄,手臂上生出拳頭大的酸甜柚子,肩膊掛一圈透明無核蘋果,供他食用。在他飽餐之後,還可以在我的眉毛上摘一片薄荷葉,放進口中慢慢嚼食。
不過那當然並不止是親吻,這是一個儀式。無論按什麼標準,都得說一句終結的話,表達心願和志向的話。就像一隻蝴蝶如果不用大頭針固定在木板上,它就飛遠瞭。一朵雲如果不下成雨點,它就飄走瞭。一個吻如果不允諾,就終將被丟棄,淪為平庸。
可我太緊張。我有這個野心,卻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再拖下去,就要陷入不祥的傷感,錯過時機瞭。
他忽然輕聲說,咱們將來會做成夫妻嗎?
這話傻裡傻氣的,是標準的他的口吻。他的態度仍舊平靜,隻有一點疑惑,像水面浮現的一圈圈漣漪。
那時,夫妻這個詞聽上去就像是——養老金,冥衛二,阿茲海默,雷克雅未克,東非大裂谷,馬裡亞納海溝……一樣遠。但就在那時候想:一定要跟他做夫妻,那是一定的。
遂拿出所有認真,斬釘截鐵地說,會的。

平生第一次,感到時間與我同在。仿佛忽有一種無比強大的力量被註入我的身子,供我支配。再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同時覺得,這部電影需要打起精神來觀看,不能再三心二意,因為前邊的鋪墊戲份都交代完畢,男主角登場瞭。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愛是與水和星同行的旅程(千千萬萬戀愛族,吸取純愛正能量!朱自清文學獎獲得者、新新才女納蘭妙殊的愛情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