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禮必備 – 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38
  • 字 數:104000
  • 印刷時間:2013-5-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8637365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是“開到荼蘼”系列書之三。該系列寫的外國名傢有:艾米莉?狄金森、杜拉斯、聶魯達、王爾德等。以優美的文字解讀這些文藝標桿名傢的人生與作品,文字極具美感、詩意。

  《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這本書以聶魯達的滄桑人生為寫作脈絡,講述聶魯達和滄桑。聶魯達的一生如一首滄桑的詩篇,其中有波瀾壯闊的美景,也有深沉如海的情感。《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這本書以人物聶魯達為軸線,深度剖析聶魯達的情詩、情史與政治作為。完滿地詮釋滄桑的境界:滄桑之於愛情,之於人生。每一個人都會經歷滄桑。滄桑是命運,貫穿人的一生。

  作者精心整理瞭聶魯達的成名詩作:《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隨書附贈。

 

  內容推薦

  巴勃羅·聶魯達,智利詩人,197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他的獲獎理由是:聶魯達的詩歌具有自然力一般的作用,復蘇瞭一個大陸的命運和夢想。他是一個以情詩著稱的詩人,鮮少有人知道他還是一位政治詩人。他二十歲成名,寫下代表詩作《二十首情詩和一支絕望的歌》,奠定詩歌界的地位,成為智利的國寶級詩人。作為智利的外交大使,聶魯達一生出使過許多國傢,晚年他回憶一生的傳奇經歷,寫下回憶錄:《我曾歷盡滄桑》。
《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這本書以人物聶魯達為軸線,講述聶魯達的人生經歷,包括聶魯達的情史與他在遠東地區的外使生涯。剖析聶魯達的回憶錄《我曾歷盡滄桑》,以此為依據,詮釋聶魯達的滄桑。全文貫穿聶魯達的詩歌,品評聶魯達的愛情詩,向讀者呈現最美詩人聶魯達的情詩盛宴。

作者簡介

  夏風顏

  風,來去如風。顏,美麗容顏。風顏,寓意美麗而來去自由的女子。夏,想起夏夜的蟬鳴與煙花,非常的浪漫。
曾憶起,“風起時,還會記得,因愛生淚的顏,一生溫暖。”

 

目錄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
沉默如謎的時光
迷途中等待一朵花開
一切都是因為愛情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
沒有沖不破的孤獨
我承認,我曾歷盡滄桑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沉默如謎的時光

  你聽過《似水年華》嗎?倘若你沒有聽過,沒有關系,多年前,有一部叫《似水年華》的電視劇,電視劇裡的男主角說:“有個詩人叫聶魯達,他說,當華美的葉片落盡,生命的脈絡才歷歷可見。是不是我們的愛情也要到霜染青絲、時光逝去時,才能像北方冬天的枝桿一樣清晰、勇敢、堅強。”

  “當華美的葉片落盡,生命的脈絡才歷歷可見。”

  這是聶魯達說的。有些詩我不記得瞭,有些詩我依然記得,但毋庸置疑,他說的每一句我都愛。寫這首詩的時候,聶魯達多大的年紀,不可得知。他有太多的詩令人難忘,反而忘卻瞭背後寫詩之人的真實面貌。時隔多年,我由他的詩愛上瞭他這個人,我想瞭解他這個人的一生,於是我也想你,讀著我的文字的你,跟隨我瞭解他的一生,瞭解是怎樣的人生塑造瞭這個偉大的詩人,我想,你一定對他感興趣。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瞭我的靈魂,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充滿瞭我的靈魂。”

  聶魯達是天生的情聖,寫著令人靈魂顫栗的情詩。越是渴望,就越空虛,這是永恒不變的道理。當聶魯達誕生在智利中部的這座小城時,就意味著他將有可能改變這個國傢的命運,詩一般的命運。

  “也許我不是自己在生活,也許我生活在別人的生活之中。在我的這些篇章裡,肯定會有一些像秋天的落葉那樣枯黃,還有一些如同葡萄收獲季節裡的葡萄,在醇香的葡萄酒中再生。我的生活是由各種各樣的生活組成的生活,是詩人的生活。”

  這是聶魯達回憶錄的序言,他的回憶錄取名《我曾歷盡滄桑》。回憶,從他的故鄉開始。

  關於我的孩提歲月,唯一不能讓我忘卻的就是雨。南部的大雨如同波洛的瀑佈,從合恩角的天空降到瞭邊界地區。在這邊界地區,我的祖國的法爾維斯特,我來到生活中,來到大地上,來到詩間,也來到雨間。

  我走過很多地方,我覺得任何地方的雨都不如故鄉阿拉烏加地區下得那樣粗獷而又細膩。雨整月地下,整年地下。雨柱好像刺破天空的玻璃針,掉到屋頂上摔成碎塊或撞擊到窗戶上化為浪濤。雨中的每一間房子猶如一隻小舟,在雨洋中艱難地駛向港口。

  —《我曾歷盡滄桑》

  1904年,聶魯達出生於智利中部的帕拉爾城。他的本名是內夫塔利 ?裡卡爾多 ?雷耶斯 ?巴索阿爾托,從小喜愛讀書,學生時代開始寫作。至於他為什麼改名聶魯達,那是因為他的父親不允許他從事文學創作,為瞭掩人耳目,他不得不改用筆名發表文章,於是便有瞭日後蜚聲世界的大詩人,巴勃羅?聶魯達。

  聶魯達從小崇拜一個人,那個人也是個詩人,揚?內珀穆克 ?聶魯達。他是捷克人,也叫聶魯達,比巴勃羅 ?聶魯達早一個世紀。有人說,揚?聶魯達是巴勃羅 ?聶魯達從小到大的偶像,他改名聶魯達,就是為瞭紀念這位詩人。

  聶魯達的父親是一名鐵路工人,母親是一名小學教師,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世瞭。聶魯達對母親的印象隻有一張相片,穿著黑衣、身材瘦削,據說她還會寫詩。在他六歲那年,全傢人遷居到南部的特墨科城,父親再婚,他有瞭繼母。他這樣形容他的繼母:“她成瞭我的繼母。我很難相信要把這樣一個名稱授予我童年的監護人。她聰明、和藹,有股農民的幽默感,而且總是顯得那麼善良。”

  聶魯達對他的繼母是喜愛的,或許是因為很早就失去母親的緣故,他渴望一個柔情似水的女人給予他童年的關愛,哪怕這個女人不是他的親生母親。當然,他也是孤單的,這促使他的觀察力異於常人,他總是能夠看到別人忽略的事物,這也使得他變得非常細膩、敏感。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他已經習慣於指揮和服從瞭。有時他也帶我去。我們在博羅亞采石頭。那是邊界地區的野生中心地帶,也是西班牙人和阿拉烏加人進行激烈戰爭的戰場。那裡的自然景色真讓我陶醉。鳥、甲蟲,還有鷓鴣蛋吸引瞭我。這些又黑又亮像獵槍筒似的東西,很難在山裡找到。我對這些昆蟲的精美驚奇不已。我還經常采集 “蛇母 ”,我們用這個古怪的名字稱呼那種在智利蟲類中個兒最大、又黑又亮又壯的鞘翅目動物。如果猛然在酒果樹、野草果樹或山毛櫸上看到這傢夥,真會把人嚇一跳。我知道這東西很硬,我雙腳站在上面也踩不壞。它有如此堅硬的保護殼,就不需要什麼進攻武器瞭。

  —《我曾歷盡滄桑》

  聶魯達天生有著極高的文字天賦,當然,也得益於他生活的環境。南美洲、炎熱的天氣、終年不變的雨、熱帶叢林,這些是他文字天賦的起源。他真正與文字結緣,是偶然間翻到傢中的明信片,更準確地說是情書。他迷上瞭這些愛意深濃的字句。

  “很多年來,我隻對人像感興趣。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開始閱讀那些字跡雋永的情書。我一直猜想那一定是位頭戴禮帽、手持文明杖、系時髦領帶的美男子。字裡行間洋溢著動人的熱情。信都是旅遊者從世界各地寄來的,充滿瞭華麗的句子和大膽的求愛。”

  明信片是寄給一個叫瑪麗亞 ?鐵爾曼的女人,寄信者名叫恩裡克。年幼的聶魯達看著這些明信片,以及明信片上的女人頭像,陷入無可抑制的想象中,想象對方是一位高傲的女演員,頭冠上嵌滿瞭明珠。於是,他也愛上瞭這個叫瑪麗亞?鐵爾曼的女人。

  年幼的聶魯達文靜也淘氣,安靜的時候,站在某個角落一言不發很長時間,淘氣的時候,和一群玩伴跑到漆黑的地下室,點著蠟燭玩打仗,勝利者就將俘虜綁在柱子上。這些都是童年的時候每個人大同小異的經歷,詩人聶魯達也不例外。他對新事物好奇,對女人與書感興趣。他自己說,在成長的這段時光裡,除瞭讀書,就是愛情。

  聶魯達喜歡寫信,或許是受到幼年那次看明信片的經歷的影響。他的初戀是在與一個鐵匠的女兒的書信往來中發展起來的。她叫佈蘭卡 ?威爾遜。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也是一次美麗的結識。起因是他的同學追求佈蘭卡,請求聶魯達替他寫情書。這就是他最初的文學作品,由情書開始他的創作生涯,並且俘獲瞭一個年輕姑娘的心。

  我記不清當時是怎樣寫的瞭,不過可能這就是我最初的文學作品。有一次那個女同學碰到我,問我她男朋友給她的那些信是不是我寫的。我不敢否認自己的作品,驚慌失措地承認瞭。於是她給瞭我一個榅桲。我自然沒吃,當寶貝留起來。這樣我就頂替瞭我的那位夥伴。我繼續寫長長的情書,又不斷地收到榅桲。

  —《我曾歷盡滄桑》

  一部叫《郵差》的意大利電影,講述一個年輕的郵差愛慕當地的一位姑娘,在送信的過程中認識瞭大詩人聶魯達,並請求他為自己寫情書給那位姑娘。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一幕在電影中,一幕在電影外,都是一樣的令人心動。電影中的聶魯達成全瞭郵差與姑娘的愛,年輕的小夥子對他說:“我想成為一個詩人。請告訴我如何才能成為一個詩人?”聶魯達對他說:“你試著一個人沿著海灘散步,走得越遠越好。”他讓郵差用一個詞來形容漁網,郵差脫口而出道:“悲傷。”

  是的,悲傷。如此靠近,又如此疏離。你可曾體味過悲傷,如影隨形,月下一人時,它離你那麼的近,貼近心的最深處,如一層黏膜,你的心每跳動一次,它就戳入一次,不深、不痛,可你就是覺得窒息。在喧鬧的地方,人潮、噪音,悲傷瞬間消遁,無從捕捉,就像一根連接心臟的引線,稍一觸碰,它就會牽扯,繼而彌漫四肢百骸。

  在詩的理想國,悲傷如潛流,默默無聲,延伸至遠方。悲傷是海潮歸棲的聲音,寧靜、深遠,是身體與心的碰撞,激蕩出這個世界最沉默的浪花。《聖經 ?詩篇》中說:“我在困苦中,你曾給我寬廣。”生命不僅僅是困苦,生命還有詩意和遠方。

  聶魯達說:“一個詩人,如果他不是現實主義者,就會毀滅。可是,一個詩人,如果他僅僅是現實主義者,也會毀滅。如果詩人是完全的非理性主義者,詩作隻有他自己和愛人讀得懂,這是相當可悲的。如果詩人僅僅是理性主義者,就連驢子也讀得懂他的詩歌,這就更可悲瞭。”

  如何才能成為一個詩人?就像電影《郵差》中聶魯達說的,沿著海灘散步,看看海浪,聽聽海濤聲。詩人,該有著海一般悲傷的情懷,與海一般寬廣的胸襟。

  這就是詩人瞭望到的真相。

  我傢對門住著兩位姑娘。她們對我頻送秋波,讓我羞赧不已。我羞羞答答、難以啟齒的事情,她們卻早熟妄為。那次我站在傢門口,根本不想看她們。可她們卻用手裡的一點東西勾引我。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原來是個野鳥窩,上面粘著苔蘚和羽毛,裡面有幾隻靛青的鳥蛋。我正要去拿鳥窩的時候,其中一個女孩卻說要摸摸我的褲子。我嚇壞瞭,拔腿就跑。那兩個女孩邊追邊舉起那個誘餌。我拐進一條巷子,跑進我父親面包店的一間房子裡。她們追上瞭我,開始剝我的褲子。這時候過道裡傳來我父親的腳步聲,她們才停下來。小鳥蛋也碎瞭。櫃臺下面,襲擊者和被襲擊者都屏住瞭呼吸。

  —《我曾歷盡滄桑》

  這段經歷是聶魯達對性的一次初識,對方遠比他早熟與主動。那時候,他還是個懵懂無知的小男孩,羞怯、懦弱、畏縮。類似的經驗不止一次,還有一次是他在傢裡找東西,發現院子的柵欄上有個洞。他貼著洞想看看外面,突然出現瞭一隻手,這隻手和他的手一般大小,可想而知這隻手的主人也是個孩子,待他反應過來,想再看一眼時,手已經不見瞭。他後來再也沒有見到這隻手和它的主人。

  回憶,總是顯得特別寬容。聶魯達的一生,與愛情和詩歌是分不開的。他承認:“也許就是愛情和大自然從很早開始就成瞭我詩歌的源泉。”

  聶魯達出生的地方是一個村莊,他童年也是在詩一般的田園中度過的。這大概萌發瞭他對詩的興趣與熱情。他回憶兒時的經歷,傢鄉群山環抱,他卻一直想去看海。一次長假,凌晨四點就得起床,全傢人都在忙碌,恨不得將全部的傢當帶上。盡管不算富裕,甚至用聶魯達自己的話說可稱得上貧窮,但至少一傢人擁有一個充足愉快的假期,還是令人羨慕的。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愛那麼短,遺忘那麼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