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此一檔 – 【特價品】偷窺一百二十天 蔡駿 懸疑 驚悚恐怖偵探小說 未來文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偷窺一百二十天開本:16
作者:蔡駿頁數: 
定價:105出版時間: 
ISBN號:9787506374606印刷時間: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版次印次:1,1

編輯推薦這是中國著名懸疑作家蔡駿的最新長篇,作品延續了蔡駿一貫天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勝的懸念及嚴密的邏輯性,並向當下社會熱點問題發問。
乍看匪夷所思的故事、虛妄獵奇的人物,其實現實生活中早有蹤跡。小說中提到的幾個案件,都很容易從舊聞中找到原型。作者引導讀者去思索的,並不只是疑案迷蹤。而巧妙獨特的敘事角度,豐滿多面的人物形象,複雜的情感糾葛,細致入微的心靈剖析,不僅是為了講好故事,還有助於讀者更為深入地思索發問。
內容推薦

中國懸疑小說第一暢銷作家,蔡駿最新長篇扛鼎首發!

無法入眠的惡意和恨,淚流不止的愛和付出!
偷窺者X與被囚禁者 —— 最親密知心的陌生人!

黑天鵝般迷人的崔善,一覺醒來,發覺自己被推入二十層爛尾樓頂的露天圍牆里,逃脫不得又求救無門。計算著被囚禁的日子,她想盡辦法要活下去。第十五天,饑寒索命,一場暴雨又奪走她腹中的胎兒。奄息絕望之際,她發現一位拒絕現身的神秘人X在偷窺自己……

在這座幾千萬人口的巨大城市,在鮮有人注目的空中廢墟,被偷窺者,正實施著不能自已的連環謀殺,而偷窺者X,正在用殘生僅有的記憶,燭照黑暗已久的愛之天堂。從X偷窺的那一天開始,通天塔上的愛人,已經沒有黑白之分!

這是中國著名懸疑作家蔡駿的最新長篇,作品延續了蔡駿一貫天馬行空的想象,引人入勝的懸念及嚴密的邏輯性,並向當下社會熱點問題發問。

乍看匪夷所思的故事、虛妄獵奇的人物,其實現實生活中早有蹤跡。小說中提到的幾個案件,都很容易從舊聞中找到原型。作者引導讀者去思索的,並不只是疑案迷蹤。而巧妙獨特的敘事角度,豐滿多面的人物形象,複雜的情感糾葛,細致入微的心靈剖析,不僅是為了講好故事,還有助於讀者更為深入地思索發問。

作者簡介

蔡駿,中國懸疑小說第一人,中國最受歡迎的懸疑小說家。12年累計暢銷1000萬冊。

連續10年保持中國懸疑小說最高暢銷紀錄,實體書總銷量突破1000萬冊,作品在全球擁有幾千萬華語讀者,圖書版權輸出美國、歐洲、亞洲等國家和地區,多部作品被改編為電影與電視劇。

代表作《天機》銷量逾280萬冊。《謀殺似水年華》2011年出版後,開啟中國社會派懸疑小說先河,蔡駿被選為”未來文學20大家”。

目錄

001 引 子

A面
009 第一章
013 第二章
018 第三章
024 第四章
027 第五章
030 第六章
035 第七章
040 第八章
045 第九章
050 第十章
055 第十一章
058 第十二章
061 第十三章
069 第十四章
075 第十五章
085 第十六章
092 第十七章
096 第十八章
099 第十九章
104 第二十章
108 第二十一章
111 第二十二章
116 第二十三章
122 第二十四章
126 第二十五章

132 換面

B面
135 第一章
144 第二章
150 第三章
156 第四章
160 第五章
169 第六章
177 第七章
191 第八章
196 第九章
201 第十章
210 第十一章
230 第十二章
241 第十三章
247 最終章
253 後記 當我們偷窺時想些什麼?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引子

6月22日。夏至。
清晨,魔都陰鬱的黃梅天,細雨連綿不絕。
崔善倉惶地沖回家里。坐上冰冷的馬桶,放出憋了六個鐘頭的小便。宛如即將溺死,喘回第一口氣。
還陽。
看著衛生間鏡子里的自己——奇形怪狀的年輕女子,幾乎看不到頭發,全被發網包裹起來。渾身上下都是黑色,包括黑帽,平底黑布鞋外罩著鞋套。白手套除外。
等到打開黑色背包,她才意識到殺人工具,全部留在了現場。
但是,這輩子都不想再回到那地方了。
背後肩胛骨的皮膚,依舊隱隱作痛。崔善放出烏黑長發,穿過狹長的臥室與客廳,推開通往天井的鐵門。浸泡在淋漓雨水中的庭院,伸出旺盛而有毒的夾竹桃枝葉,四處蔓延暗綠色苔蘚。最後兩株鮮紅的荼穈即將腐爛,仿佛煙瘴繚繞的沼澤地。也許還得種兩盆蓮花?
目光爬過牆頭的樹葉和雨點,是天藍色的拜占廷式圓頂,街對面的一座老東正教堂,荒廢多年再未使用過。這間公寓樣樣都遂心意,惟獨每天在院里看到教堂,不算什麼吉兆。
今天,是崔善的二十六歲生日——她只收到一份禮物,是昨天插在花瓶里的一支玫瑰,大概不超過十塊錢。
整天焦慮不安,寸步不敢離開,等待那通盼望已久的電話,或者說——隨時都想離開,只要門外響起某種怪異的聲音,都會懷疑是不是警察來了?崔善只能安慰自己說:你遠在台灣,忙於各種應酬,要麼忘了辦港澳台電話套餐?
連續下了三天梅雨,終於接到林子粹的電話——她死了。
崔善嚶嚶地哭,肩上掠過一層涼風,感覺有人騎在脖子上,雙腿緊勾她的胸口。
作為剛死了妻子的鰥夫,林子粹要避免跟任何年輕異性的接觸,崔善可以理解他暫時不要見面的請求,說不定懷疑他的人正在跟蹤和偷窺呢。
不過,他有了最充分的不在現場證明,更沒有人知道崔善的存在。
計劃成功了嗎?她沒有開香檳的興致,忐忑不安,連續惡夢——夢到死去的女子。
她沒有聽取林子粹的警告,偷偷去葬禮現場觀察。程麗君是穿著白色晚禮服下葬的,他把一束白玫瑰放在亡妻身上......
過程中來了許多賓客,有上市公司的高管,各種在電視上見過的大人物,還有死者生前最要好的幾個閨蜜。
葬禮的背景音樂,並非通常的哀樂,而是不知名的古典音樂,宛如在交響音樂會現場。崔善聽著有些耳熟,讓人莫名其妙倍感憂傷,忍不住要掉下眼淚。
趕在散場之前,匆匆離開殯儀館大廳,外面那堆碩大的花圈中間,剛撐起梅雨中的洋傘,她就發現一張男人的臉——不是黑白遺像,而是個古怪的中年男人,穿著件灰色的廉價汗衫,半禿頭的腦門教人望而生畏。
崔善惶恐地低下頭,混在哭喪人群中溜走,身後留下滿世界細雨,連頭發都要黴爛長毛。
希望在這場葬禮之後,等來一場婚禮。
這天夜里,她獨自去了外灘的酒吧。半年沒來過了,站在傑尼亞旗艦店門口,她故作風情地撩起頭發,挑釁地看著其他年輕女子,趕走不合時宜地賣花小女孩,想象自己是今夜的女王。忽然,雨停了,頭頂升起一片絢爛煙花,不知是誰結婚還是某個慶典?讓她倍感虛弱,就像活了大半輩子,等到溫暖夜色殆盡,就要開始媽媽那樣漫長的生涯。
從殺人那天開始,一個多月,林子粹始終沒跟她見面,連電話都不接了——最危險的結局,猶如夏日的花園,一不留神就長滿了野草。她想起乍暖還寒的春天,小院里開著白色薔薇,林子粹慵懶地躺在床上,指尖香/煙已燃盡,剩下厚厚的煙灰,塞進一次性水杯,發出噝噝聲響,猶如細蛇爬行......
崔善只想看他一眼,哪怕為掩人耳目,單純坐在對面,不聲,不響。
七月,最後一夜,月似蓮花,清輝淡抹。
經過漫長的跟蹤與偷窺,崔善終於發現他的蹤跡,敲開五星級酒店的房門。林子粹摘下耳機,掐滅煙頭,拉緊窗簾,害怕被人偷看。
房間里沒有別的女人,只有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扔在桌上的IPOD耳機,飄出某段古典音樂的旋律。
崔善癡纏在他身上,林子粹卻躲過她的唇,一本正經地承諾——給她帳戶里轉筆錢,幫她辦妥移民手續。不是喜歡地中海嗎?意大利怎麼樣?但治安不太好,建議去法國,平常住巴黎,隨時可以去藍色海岸度假。
一個人?不去。
她抓住林子粹的手,撫摸自己的肚子,卻被厭惡地推開。他再點起一根煙,藍色尼古丁的霧,讓原本眉目分明的臉,越發模糊不堪。
林子粹誇她表演得不錯——什麼懷孕啊?全是騙人的鬼話!
話似尖刀,紮透心髒,她下意識擋著臉,像小學生考試作弊,或代家長簽名被抓牢。
什麼時候發現的?她問。
他答,殺人前的幾天。
那天早上,你臨走之前,說的那些話,也都是假裝的?她接著問。
林子粹說,箭已離弦,如何收回?
其實,今晚找過來……看著這個男人的眼睛,幾乎再也不認得了,崔善搖搖頭,一狠心,吞下後半句話。
半個月前,她發現自己真的懷孕了。悄悄去了趟醫院,仰望後樓的煙囪,飄著奧斯威辛般的黑煙——據說那是焚燒的醫療垃圾,包括被截肢的斷手斷腳,手術中被摘掉的壞死內髒,還有人工流產或引產打出來的胎兒,許多還是活生生的,就被扔進焚屍爐歸於天空。
婦產科開具的診斷書上,明白無誤地寫著懷孕四周。林子粹的第一個孩子,真實地存在於崔善的子宮,像顆螺絲這麼大。她計算過兩人播種的時間,就是行動前的那幾夜,殺人的興奮加速了排卵嗎?
但,現在,她改變了主意。就算講出這個秘密,他也會說——除非有親子鑒定的結果,憑什麼讓我相信孩子是我的?
林子粹說她有精神病,說來輕描淡寫,卻捏緊她的左手上臂,讓她一直疼到骨頭里。是啊,要不是精神病人,又怎會如此?
他蹦出的每一句話,都宛如屠宰場的刀子,死刑場上的子彈,一點點將她的羽毛和皮肉撕碎……
你去死吧!就算帶著孩子一起去死,就算把他(她)生出來再殺死,也不會讓你得到。
該到算帳的時候了,扇走眼前的煙霧,崔善給自己補了補粉,面目一下子凜冽,像鬼片里面對梳妝鏡的古裝女子。
不怕我去告發?她問。
林子粹回答,你可以去自首,但,殺人的是你!
他還說,如果,請個醫生來做精神鑒定,或許你可以撿回一條命。
崔善卻出乎意料地冷靜,回答道:你錯了,我沒有殺過人。
說什麼呢?林子粹的眼里飄過某種疑惑,但他不想聽崔善的解釋,板下臉,說,告訴你一件事,雖然你始終對我隱瞞,但我早就知道了——你媽媽究竟是誰?
天哪,你知道了?崔善打碎了一個水杯,這比他翻臉不認人更令人絕望。
對於我身邊的女人,自然會調查得一清二楚。而你欺騙我的小把戲,只會讓你更虛弱——我得明白你怎麼會在冬至夜里,出現在我家的車庫前?他說。
因為我的媽媽?她是卑賤的下等人?而我也是?林子粹,你是這樣認為的嗎?崔善問。
林子粹用舌頭舔著嘴唇,說,你知道嗎?你長得很像你媽,尤其眼睛和鼻子。她年輕時也是個美人吧?身材還沒走樣,倒是豐滿得更有韻味。不曉得為什麼?每次跟你在床上,我就會想起她。
她已捏緊拳頭,像頭憤怒的母禽,強忍著不發出牙齒間的顫栗,而他衣領上的煙味越發令人作嘔。
林子粹像端詳一件衣服似的,用手指比劃著她的臉,忘乎所以,順便說一聲,有幾次你媽在屋里拖地板,我躺在床上從背後看她的屁股......
突然,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被清脆的玻璃破碎聲打斷。
崔善握著一只殘缺的花瓶,隨手從窗台上抄起來的,剛砸破這個男人的腦袋。
IPOD耳機里的古典音樂伴奏下,鮮血從太陽穴與顱頂湧出,匯成一條紅色小溪,歡快地淹沒崔善的高跟鞋。
他死了。
世界靜默如許,空調的舌頭吐出冷風,緋紅被黑白取代。隨著頭皮漸漸發冷,她才清楚自己幹了什麼,沉入無以言狀的後悔。窗外,天黑得像最漫長的那一夜。
幸好踩著紅底鞋,反正與血汙顏色相同,逃出酒店也無人注意,
這雙鞋子,不久將躺在高空中的角落緩慢腐爛。
不知從心房里的哪個部位,湧起一句熟悉的話,那是爸爸年輕時的口頭禪,每當女兒哭鼻子時就會哄她——
“不要難過,不要哭,會有的,都會有的,面包會有的。”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超殺特價區✧

【特價品】偷窺一百二十天 蔡駿 懸疑 驚悚恐怖偵探小說 未來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