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開箱文 – 人性諸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79
  • 字 數:177000
  • 印刷時間:2011-1-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劉再復散文精編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10803594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人性諸相》的文體是雜感、隨筆,主題是談人性變異、論世人諸相,是從作者劉再復十數種散文集子裡選出和編就的。
 在劉再復的雜感、隨筆類文章裡,由社會與文學的各種現象有感而發,*終進入到說人論相或察人觀相方面的,比較普遍而集中,由此便形成瞭他此類寫作的重要主題之一。收在本集“人相”、“禽相”、“阿Q相”、“心相”、“眾生相”和“時相”六個小輯裡的文章,從世人諸相和人性異變的不同的側面與層面,體現瞭他圍繞著這個主題不斷尋思的深度與不斷探究的廣度。   內容推薦   《人性諸相》收錄瞭作者劉再復揭示人性真相、談論人性變異、描寫世人病態的雜文六十餘篇。內分六輯:人相、禽相、阿Q相、心相、眾生相、時相。
這些不同的側面與層面,展示瞭作者圍繞著這個主題不斷尋思的深度與不斷探究的廣度。這種集大成式的人性病例的診斷與尋脈,堪為繼魯迅之後對於現代國人國民性的又一次深入剖解,其間流露出深刻的自審意識與反思精神。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性格組合論”、“論文學主體性”理論,到這本“人性諸相”,劉再復的理論批評與學術思考有一條內在的主線一以貫之,那就是立足於“以人為本”的基本理念,圍繞著人的主體與本體性問題,持續地探賾索隱。由此,他把人學與文學作瞭深切的勾聯。
 除瞭筆觸幽默犀利的特色,作者對雜文新文體的嘗試和探索也特別值得註意。有些篇什近似小說,卻不失紀實,引入荒誕,卻又非虛構,可謂別具一格。 作者簡介 劉再復,1941年出生於福建南安劉林鄉。1963年畢業於廈門大學中文系並到北京工作。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中國文學研究所所長兼學術委員會主任、《文學評論》主編。曾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科羅拉多大學、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加拿大卑詩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院校分別擔任過客座教授、講座教授、名譽教授與訪問學者。著有《性格組合論》、《魯迅美學思想論稿》、《文學的反思》、《放逐諸神》、《罪與文學》(與林崗合著)、《現代文學諸子論》、《高行健論》、《告別革命》(與李澤厚合著)、《傳統與中國人》(與林崗合著)、《共鑒“五四”》、《紅樓四書》、《李澤厚美學概論》、《劉再復散文詩合集》、《劉再復文論精選》、《人文十三步》、《人論二十五種》、《雙典批判》、《漂流手記》(十卷)等四十多部學術論著和散文集。作品已翻譯成英、日、韓、法、德等多種文字。 目錄 本卷說明
第一輯 人相
肉人論
畜人論
論傀儡人
論套中人
論分裂人
論兩棲人
酸人論
忍人論
癡人論
第二輯 禽相
飛旋的黃鼠狼
老母豬的兒女餐
四代“衛衛”的故事

本卷說明
第一輯  人相
肉人論
畜人論
論傀儡人
論套中人
論分裂人
論兩棲人
酸人論
忍人論
癡人論
第二輯  禽相
飛旋的黃鼠狼
老母豬的兒女餐
四代“衛衛”的故事
東方的鼠難
軀人
狼人
笑狼
自食之狼
“變質”的獅子
牛之夢
大黑夜中的荒原狼
黔刺
人虎之變
第三輯  阿Q相
阿Q蒙混過關的藝術
重兵圍捕阿Q的苦心
不準姓趙
阿Q為什麼愛講大話
阿Q的烏托邦
阿Q膝蓋軟骨病考
新舊阿Q之比較論
郭禿:阿Q前賢
阿Q畫圓與學者畫紅心
潑皮
第四輯  心相
當作傢易,做一個人難
今昔心境
羅丹:三點啟示
蒙田:美德的韌性
茨威格的絕望
最喜歡傻大姐
曾是類猿人
十項記憶
最後的偶像
思我思
第五輯  眾生相
酸論
酸舞
為局長寫檢查
搞錯瞭時代的憶苦思甜
大糞與“大同”理想
怪物五種
富人喜劇
世紀之咬
學者,蒼蠅,臭肉
密集刑罰
千年吃人相
賈環執政
賈環無端恨妙玉
賈雨村心態
誰是最可憐的人?
第六輯  時相
怎麼辦?
器世界與情世界的沖突
語狂
關於舌頭革命
可畏而不可信的學術年代
雙向思維與大時代的基調
論語言暴力——“語言暴力”現象批評提綱
編者後記
作者後記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這個世紀,從西方到東方都產生瞭大群的分裂人。人類走到此時此刻,突然感到整體精神破碎瞭,統一人格消失瞭,靈魂的天空裂成兩半,甚至裂成碎片。剛剛宣佈上帝死瞭的哲學傢們,緊接著又宣佈人的主體也死瞭。於是,對人的否定性思維到處流行,而作傢筆下則是“失落的一代”和“迷惘的一代”。
 在這個世紀之前,分裂人自然也有,文學作品中的分裂人形象也有。莎士比亞筆卞的哈姆雷特,陀思妥耶夫斯基筆下的卡拉瑪佐夫兄弟老大與老二,都是令人解讀不完的分裂人。哈姆雷特愛父親也愛母親,然而他的母親和他的叔叔亂倫並殺死瞭他的父親。於是,哈姆雷特愛的整體世界分裂瞭,愛的一半化作恨,並鼓動著他去為父親復仇。他就在復仇與不復仇的兩項選擇中痛苦到極點。他愛他的父親,所以渴望為父親復仇;但他又愛母親,意識到復仇將給母親帶來不幸,於是,他動搖,猶豫,彷徨,完全陷入精神困頓與精神分裂之中。而陀思妥耶夫斯基更是讓他筆下的人物直截瞭當地宣佈,人的靈魂裡本來就有兩個互容又不互容的深淵,分裂不可避免。這兩個深淵時時在碰撞、在沖突,也時時在對話、在論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研究者巴赫金(M. Bakhtin)就捕捉住瞭“對話”的特點,把陀氏的小說命名為復調小說,而高爾基則批評陀氏的“分裂”,無產階級文學導師很難接受分裂人。
 人類走到瞭二十世紀之後,他們發現,哈姆雷特那個至高至尊的完整的父親死後一去不復返瞭,連鬼魂也不再顯現瞭。而母親的那種亂倫則普遍化瞭,性成為社會的解放者,文學的動力源。亂倫的概念需要解構。到處是肉人,到處是惡之花,到處是暴力的凱旋。人類手造的工業文明成瞭自己的精神之墳,摩天大樓成瞭自己難以逾越的高墻。人類一面制造瞭比普羅米修斯還強大的原子彈,一面被自己制造的“天火”嚇得連滾帶爬地鉆入防空洞。亞當與夏娃的後裔,一會兒是英雄,一會兒是膽小鬼,一會兒是制造機器的設計師,一會兒是機器中的一顆渺小的螺絲釘。人類感到自己的大荒謬,並在自己手造的世界面前發呆、發愣、發瘋瞭。於是,到處有分裂人的荒誕故事。艾略特(T.S.Eliot)筆下的荒原(The Waste Land)人,他看到身外是無比繁華的文明世界,而身內則是什麼東西也沒有的“荒原”。樂園是實在的,荒原也是實在的;層層疊疊就在眼前,空空蕩蕩也在眼前。現代人一半在樂園中,一半在荒野中。於是他們開始對自己創造的文明傢園感到陌生,感到滑稽,他們不認識傢園也不認識自己,這個傢園剝奪他們存在的意義,用各種神聖的理由放逐他們,甚至判處他們死刑,於是,他們意識到自己是自己故鄉中的他鄉人,是文明傢園中的異己者,他們感到存在的荒謬和本質的荒謬,並嘲弄這種荒謬。他們認定隻有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才接近快樂,但在這一刻到來之前,他們還是緊緊地抓住“生”,還是要茍活下去。這就是加繆(Albert Camus)小說《異鄉人》(The Stranger)中的另一種分裂人。而貝克特(Samuel Beckett)筆下那個“等待戈多”(Waiting forGodot)的過路人,則總是在等待,也總是在失望,失望瞭還等待,理想破滅瞭還等待,等待就是唯一意義。“等待”也分裂瞭,等待的仿佛是虛無,仿佛是實有,即使是虛無,也還是要等待,等待一半是欺騙自己,一半則是證明自己。分裂人其實最深刻地感知到現代社會的荒謬和自身存在的荒謬,但又不甘心於被荒謬所吞沒,於是,他們便在反抗荒謬中尋找生與死的意義。隻有瞭解分裂人,才能瞭解二十世紀。
西方的分裂人正是現代社會中患有所謂“現代人的精神病癥的人”,但在西方,“分裂”又幾乎成瞭現代人的精神特征,他們時時都處於物質與精神的分裂,靈與肉的分裂,現實與理想的分裂。他們的精神無所依歸,一切精神原則都陷入混亂,一切都變得模糊,變得很不明晰,連人的生存準則、道德原則也不明晰。現代的分裂人可不像哈姆雷特有一張明晰的痛苦的臉,他們可不那麼痛苦,即使痛苦,他們也不忘玩玩笑笑。反正他們的性格已不太清楚,至於臉面,那是可以復制的,影壇巨星瑪麗蓮·夢露的臉就被後現代主義畫傢復制瞭無數張。一切的一切,隻剩下語言。語言就是宇宙的本體和人生的本體,信仰、真理、歷史、未來、主體,全是虛無,唯有語言是唯一的實在是最後的傢園。一切都取決於你怎麼說,怎麼解釋,哈姆雷特母親的亂倫也許是對的,也許她正是自由社會的先驅者,哈姆雷特的叔叔恐怕也是對的,也許他正是愛的典范,哈姆雷特再也無須舉起他的劍,人已被劈成碎片,人隻是片刻的存在、片斷的存在,早已不是整體的存在,早已喪失瞭完整的人格。
當分裂人在西方迅速繁衍的時候,東方的中國也誕生瞭自己的分裂人。但中國的分裂人不同於西方的分裂人。當西方的分裂人已厭倦於自己手造的現代文明而對舊時的古典文明重新懷念的時候,中國的分裂人剛剛對現代物質文明展開狂熱的追逐,並為這種追逐付出瞭巨大的代價——他們的被傳統文化所構築的完整的精神天空破裂瞭,而且此後無論“女媧”怎麼修補也無濟於事,這將是永遠的破裂。此時此刻——世紀末的中國人,經受瞭將近一個世紀社會動蕩的苦痛,在精神上常有一種喪魂失魄之感,找不到一個精神支撐點。他們像空中盤旋的鷹,飛來飛去,就是找不到一個落腳點。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人性諸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