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名首選 – 蘆花如雪雁聲寒——徐魯散文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0
  • 頁 數:298
  • 字 數:2800000
  • 印刷時間:2016-3-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61383025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每一篇散文文字,都可能是作傢自傳的片段,也是他生命和生活的旅程。徐魯最新散文集《蘆花如雪雁聲寒》收錄他近三年來發表於各大文學報刊以及私傢珍藏的五十多篇美文,表達的正是作傢的生活和情懷,傳達的是人間的冷暖與大地的消息。其間文字表現的美澎湃而有詩意,內容所傳達的真親切而悲憫,是對一切美好事物的珍重,亦是對世道人心的關註,真實、真誠、真切,散發著散文的溫暖與現實的“正能量”。

  內容推薦

本書是著名作傢徐魯的一部散文集,收錄瞭他從2013年至今發表於各大文學報刊以及私傢珍藏的散文新作。全書分為“杏花春雨”“故國山河”“雪泥鴻爪”“柳色秋風”四輯,用優美的散文文字傳達作傢的思想、旅程、生活,表達“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靈的美”。這些散文被作者稱為是趨同與“文獻散文”的散文,它首先是文學,是優美的,但它的情節不是虛構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而是從材料內部去尋找和發現的,是去“看見”的,因而,這是一本“真實”而美好的散文集。

作者簡介

徐魯:散文傢、詩人、書評人。1962年出生於山東膠東半島,1982年開始文學寫作。現為中國作傢協會會員、湖北省作傢協會副主席。作品有詩集《我們這個年紀的夢》《世界早安》,散文集《書房斜陽》《黃葉村讀書記》《幾人相憶在江樓》《茶煙起淡淡》,長篇小說《為瞭地久天長》《羅佈泊的孩子》《再見,小恩》,傳記文學《普希金是怎樣讀書寫作的》《載不動,許多愁——徐遲和他的同時代人》,以及《沉默的沙漏•徐魯自選集》《金薔薇•徐魯美文系列》《徐魯溫暖童年系列》等選集。作品譯有英文本、德文本,曾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國傢圖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圖書獎、湖北文學獎、湖北文藝明星獎等。

目錄 輯一 杏花春雨
山裡的細妹子/003
寫瞭一輩子春聯的人/010
媽媽,你去瞭哪裡?/014
采茶鷓鴣天/021
茶山空聞鷓鴣聲/025
春天的楠竹林/029
火車,火車,帶著我去吧/033
愛此荷花鮮/039
故鄉的山泉/044
杏花春雨江南/047
山村七月槿花開/050
春風最暖/055
江南三章/059
若有人知春去處/063

輯一  杏花春雨

山裡的細妹子/003

寫瞭一輩子春聯的人/010

媽媽,你去瞭哪裡?/014

采茶鷓鴣天/021

茶山空聞鷓鴣聲/025

春天的楠竹林/029

火車,火車,帶著我去吧/033

愛此荷花鮮/039

故鄉的山泉/044

杏花春雨江南/047

山村七月槿花開/050

春風最暖/055

江南三章/059

若有人知春去處/063

佈谷聲聲裡/067

輯二  故國山河

母親的紅雨傘/073

蒼松翠柏傢國夢/073

細雨中的沙灣鎮/082

中山艦往事/086

金上京九百年/097

鐵馬秋風大散關/106

龍港風雨錄/114

夕陽下的趙州橋/127

麗尼先生/130

傳傢隻為傳書種/135

世間已無謝無量/140

輯三  雪泥鴻爪

伊薩河畔的書香/147

外國文學圖書館的一個下午/154

安娜的鈴蘭花/158

格拉寧的散文步態/163

金色的皇村/168

孤星/190

取道斯德哥爾摩/196

火熱的耐心/200

但丁隻有一個/206

牛犢頂橡樹/209

蘆花如雪雁聲寒/212

輯四  柳色秋風

秋到江南懷恩師/217

憶徐遲老師/220

散文的光芒與芬芳/224

記詩人鄭愁予/231

翅膀下的風/237

“春秋筆縱虎,風雨夜屠龍”/245

長相憶,在安陽/250

懷老畫傢楊永青先生/256

朝花夕拾,燈火閃亮/259

溫暖的書緣/262

黃葉掩蓋的文化屐痕/266

留得片瓦聽雨聲/270

小書店之美/274

但求小清新/278

蓴鱸之思/282

鮮活的市井語言/286

在冰心先生的慈輝裡/290

 

媒體評論 “美好的故事就是光明。我希望你已經在這裡找到瞭某種光明。”這是徐魯在散文中引用過的一位他心儀的作傢的話。徐魯的文字裡,也有這樣一種能把讀者“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溫暖和光明。那是對世道人心的關註與發現,是真誠、溫煦和樸素的人間情懷,是淡淡的詩意的芬芳和明亮的理想主義光芒。
——著名詩人、歷史小說傢、文化學者 熊召政

徐魯在他的散文中是如此自由而舒展,他的文字仿佛是一束束光線,一扇扇打開的窗戶,是面向星空的訴說和朝著大海的擁抱,我們能讀到的是作傢那字裡行間美麗而澎湃的詩意,率真與激情,那綿長而多情的尾音似乎始終有一種燃燒著的明亮感……在閱讀中走近與感受徐魯的文字,沐浴和聆聽他的散文所帶來的美感與悲憫。願這份相遇的美好伴隨我們,更柔軟、更通透和更包容地去面對世界。
——著名作傢、戲劇學博士、教授 蕭 萍

“美好的故事就是光明。我希望你已經在這裡找到瞭某種光明。”這是徐魯在散文中引用過的一位他心儀的作傢的話。徐魯的文字裡,也有這樣一種能把讀者“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溫暖和光明。那是對世道人心的關註與發現,是真誠、溫煦和樸素的人間情懷,是淡淡的詩意的芬芳和明亮的理想主義光芒。
                                             ——著名詩人、歷史小說傢、文化學者   熊召政

    徐魯在他的散文中是如此自由而舒展,他的文字仿佛是一束束光線,一扇扇打開的窗戶,是面向星空的訴說和朝著大海的擁抱,我們能讀到的是作傢那字裡行間美麗而澎湃的詩意,率真與激情,那綿長而多情的尾音似乎始終有一種燃燒著的明亮感……在閱讀中走近與感受徐魯的文字,沐浴和聆聽他的散文所帶來的美感與悲憫。願這份相遇的美好伴隨我們,更柔軟、更通透和更包容地去面對世界。
                                               ——著名作傢、戲劇學博士、教授   蕭 萍

    徐魯的文字裡不僅漫溢著濃鬱的書卷氣,也有向著明亮那方的純凈和遼闊、孜孜於美的探求和發現,不驕矜、不賣弄,娓娓而談的親切……呈現瞭他的至真情懷。說到底,這是一種品質,為文做人的品質,甚而還是一種信仰,對一切美好東西的深信和珍重。
                                                    ——著名作傢、《文學報》主編  陸 梅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自 序

    宋代詩人陳與義有兩句詩我很喜歡:“客子光陰書卷裡,杏花消息雨聲中。”我甚至覺得,這兩句詩也可用來描述我的散文寫作狀態:前一句說的是我每天閱讀和寫作的生活實情,後一句暗喻我的散文裡所傳達出來的人間冷暖和大地消息。

    本書是我的一部散文新集,選收瞭從 2013年至今,近三年來的散文新作。其中有少數幾篇是 2012年所寫,因為不滿意,所以一直沒有定稿,編入本書時又做瞭點修改。這些散文裡大約有三十來篇,最初是發表在《人民日報》“大地”副刊、《文匯報》“筆會”副刊, 以及 《上海文學》《文學報》《散文》和 《讀者· 原創版》上的。所以借這次結集出版的機會, 謹向常莉、周舒藝、潘向黎、趙麗宏、陸梅、鮑伯霞、王飛諸位約稿的編輯老師致以真誠的謝意。

本書的編成和出版,還要感謝熊召政兄的一再鼓勵與催促,以及向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總社所做的熱情推薦。召政兄與我有著三十多年亦師亦友的情誼,本書裡的一些文字,也凝結著他三十多年來給予我的關照和愛護。1998年秋天,我有幸與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結緣,在該社出版過一冊《黃葉村讀書記》(列入蔡玉洗、徐雁主編的“華夏書香”叢書),並在是年深秋的長安城外,結識瞭當時的社長高經緯先生。沒有想到將近二十年後,又承新任總社社長劉東風先生、大眾讀物分社社長郭永新先生慨然接納,讓本書得以順利付梓。“君子成人之美”,區區小書,亦洵為一例矣。

關於散文寫作,卻並非三言兩語能夠說盡的。

“我的一切都寫在自己的書中……”記得有一年秋天,我去佈魯塞爾尋訪一位女作傢的故居,寫在她的工作室書桌上的這句話,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總是難忘。是的,所有的詩篇都是旅程,每一篇散文文字,也都可能是作傢自傳的片段。我的散文,也是我的生命和生活的旅程。我的一切,也都寫在瞭我的書中。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說到,文學藝術創作,是鑄造人類靈魂的工程;追求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恒價值。文學藝術是“美”的事業,一切美好的作品,都能給人們的靈魂帶來“洗禮”,應該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裡的清風一樣,“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因此,作傢藝術傢們應該到廣闊的天地間、到火熱的生活中去“發現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靈的美”。

總書記還舉出大量的、他所熱愛的蘇俄文學作品為例,告訴人們,什麼才是真善美的和具有永恒價值的文學。例如他喜歡普希金的愛情詩和萊蒙托夫的《當代英雄》,喜歡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列夫·托爾斯泰的作品,喜歡肖洛霍夫的《靜靜的頓河》。他通過仔細的閱讀,真切地感受到瞭——普希金寫得美,陀思妥耶夫斯基寫得深,托爾斯泰寫得廣,肖洛霍夫則對大時代的變革與人性反映和刻畫得非常深刻。

我體會到,總書記是在用一些大傢耳熟能詳的具體例子,啟發我們的作傢和藝術傢,應該志存高遠,努力去把自己的作品寫得更美一些、更深一些、更廣一些。最美好的文學,就應該像秋天的大地一樣寬廣,應該像金色的、成熟的稻菽一樣,俯身低首,面向大地。

靜下心來,精益求精地創作出更多有風骨、有道德、有溫度、有重量、有美感的優秀作品,為歷史存正氣,為世人弘美德。這是習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帶給我的最深切、最美好的感受。

我正在自己的散文裡努力去追尋這些東西。雖然我可能就像推著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永遠也達不到山頂和心目中的境界。

    不過那又有什麼關系呢?“若要紙上尋佛法,筆尖蘸幹洞庭湖。”我當然清醒地知道,我是洞庭湖上的一朵多麼小的浪花。

    說到俄羅斯作傢,我想到瞭最近幾年裡,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與散文有關的問題。

    我發現,一代代俄羅斯詩人、作傢、思想傢、政論傢、傳記作傢……用各種風格的文筆,已經試驗瞭散文寫作的各種可能。康·帕烏斯托夫斯基不僅用優美的散文寫出瞭《金薔薇》《面向秋野》這樣的文學評論集,還用同樣優美的散文文筆,完成瞭六卷本自傳體長篇小說《一生的故事》。白銀時代的思想傢、作傢洛紮諾夫,寫過一冊《落葉集》,書中文字全部由一些零散的隨想錄和短小的札記片斷構成,有的片段甚至隻有一行文字,例如:“人們像花兒一樣枯萎,凋零。 ”“歐洲文明將毀於惻隱之心。 ”《落葉集》分為兩部,洛紮諾夫把它們分別命名為“第一筐”“第二筐”,他從不把它們視為散文集,而是將其當作一部“札記體”長篇小說。

    還有出生於 1918年、早已著作等身的俄羅斯老作傢達·亞·格拉寧,寫過一部傳記體小說《奇特的一生》。但格拉寧也不認為他寫的是“小說”,他說他寫的是“文獻散文”。他說:“文獻散文越來越引起我的興趣,創作使我厭煩瞭。您知道,創作歸根到底在一定程度上是不真實的,情節歸根到底全是想出來的。這一切似乎很自然,是文學中大傢通用的方法,近來卻使我煩躁,我開始尋找另外的方法來描寫生活中最本質的東西。”格拉寧先生認為,文獻散文必須首先是散文,是文學,這一點很重要。文獻散文的情節,也不是虛構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而是從材料內部去尋找和發現的,是去“看見”的。還有,主人公也不能簡單地加以臨摹……

    我想說的是,我自己近幾年來,似乎不知不覺地、越來越趨同於“文獻散文”這個說法瞭。我所寫的《金色的皇村》《金上京九百年》《龍港風雨錄》這樣的散文,也有點像“文獻散文”。說實在的,我對“文獻散文”越來越有興趣瞭。也許,在未來的日子裡,我會更多地投入時間和精力,去寫一些這類的散文。

 

 

 

山裡的細妹子

 

三十年前我大學畢業後,在鄂南的陽新縣人民文化館工作過幾年。這是一個邊區小縣城,地處湘鄂贛交界的幕阜山區。我當時的工作就是深入幕阜山中的窮鄉僻壤,去搜集民間故事、民間歌謠和采茶戲唱本,也給一些鄉鎮文化站和鄉村小劇團修改戲本,做一些創作和演出的輔導工作。這種身份當時叫“文化輔導幹部”。

在幕阜山中的崇山峻嶺間走村串戶的那些年的生活,是我迄今“最接地氣”的一段生活。那時候有一些偏遠的小山村還沒有通上電,需要走夜路時,房東老鄉就會舉著松明子火把或點上“罩子燈”,給我引路和照明。翻山越嶺走累瞭,呼嘯的山風為我擦拭汗水;渴瞭乏瞭,就喝上幾口清清的山泉水,頓時渾身又湧上瞭力氣;饑瞭餓瞭,走進任何一戶人傢,都能吃到熱騰騰的、散發著柴火氣息的鍋巴飯、紅薯飯、板栗粥和老臘肉。

可惜的是沒過幾年,我就離開瞭幕阜山區,調到省城裡工作瞭。但我對那裡的一草一木是充滿感情的。離開那裡很多年瞭,我還常常懷念那翠綠的茶山、青青的楠竹林,還有那漫山遍野的板栗樹,也懷念那散發著柴火氣息的鍋巴飯、紅薯飯和板栗粥。

大約是在半年前吧,我突然接到一條陌生的短信,寫信的人稱我為“叔

叔”,說是尋找我尋找瞭很多年,今天總算聯系上瞭。她問我還記不記得一個名叫“細妹”的小女孩,我茫然地想瞭好久,實在想不起細妹是誰瞭。我問她,尋找我是有什麼事嗎?為什麼還尋找瞭很多年?於是她又接連發來瞭好幾條短信,給我說明瞭事情的原委。

原來,這個細妹子的老傢就在幕阜山區,與鄂南和江西省武寧縣毗鄰的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大約在十五年前,她在傢鄉的小學裡念書,剛剛考上瞭初中,卻因為傢裡貧窮,就要失學瞭。她在學習上一直很用功,在學校裡成績也很好。她多麼想繼續上學念書啊,可是傢裡又拿不出給她交學費的錢來。無奈之下,她記起從一本《少年文藝》上看到過我寫的散文,知道我在她的傢鄉幕阜山中工作和生活過,於是,這個細妹子就鼓起勇氣,給我寫瞭一封求助的信,寄到瞭《少年文藝》雜志社,讓雜志社轉交給瞭我……

那時候我正在省城裡的少年兒童出版社當編輯,工作之餘也給孩子們寫一些兒童文學作品。說老實話,那些年我也經常會收到一些小讀者的來信,有的來信一看地址就是來自偏遠山區的。碰到這種情況,我一般會去買一點文具或幾本書,或者從出版社的同事那裡收集一些適合孩子閱讀的書,給他們寄去。有的來信上寫明白瞭是需要一點錢的,我也會趕緊一百、兩百地寄一點去。那時候我的收入並不高,平時手頭也不會有更多的錢。能夠毫不猶豫拿出來的,也就隻有一百、兩百的吧。無論是書還是錢,隻要寄去瞭,事情也就過去瞭,我自己也就不再記得瞭。因為像這樣的小事情,在我看來是自己力所能及的,實屬舉手之勞,誇大一點說,也算是“助人為樂”吧,那些年裡可真沒少做。有一兩年,省婦聯兒童工作部的同志還給我頒發過“愛心證書”之類的獎狀,那未免有點小題大做瞭。

細妹子告訴我說,那年夏天,她給我寫瞭那封信後,過瞭個把月也沒有見我回信,漸漸地就不再做什麼指望瞭。可是,就在學校開學前夕,她已經死瞭心,準備棄學的時候,她的班主任老師高興地給她傢送來瞭一張三百元錢的匯款單。“叔叔,你看你都不記得瞭!可是你知道嗎,要是沒

有你寄給我的這三百元錢,我連初中都讀不成瞭!”細妹子說。她還告訴

我說,在匯款的同時,我還給她寫瞭一封信,鼓勵她不要灰心,不要放棄,而要像一個堅強的小男子漢一樣去戰勝困難……她說,這封信她至今還保存著。

那麼,後來呢?我詢問細妹子後來的經歷,她告訴我說,十幾年來,她不僅念完瞭初中,念完瞭高中,還念完瞭大學!大學畢業後,她先是到南方的一傢企業去打瞭幾年工,前兩年又到瞭上海,進入瞭上海的一傢公司工作。她珍惜每一次工作機會,一直很努力,現在已經是一個銷售主管瞭,前不久還受公司委派,獨自到印度去工作瞭一段時間……

多麼爭氣和上進的孩子啊!有道是“天道酬勤”“梅花香自苦寒來”,這不是發生在我身邊的一個真實的勵志故事嗎?

不知道為什麼,在得知瞭細妹子這些經歷的當天晚上,我竟難過得一整夜都沒有入睡。我在心裡感到慚愧啊!我想得最多的是,當初,為什麼沒能多給她寄去幾百塊,而隻寄瞭區區三百元呢!要知道,那時候,隻要再多一點點錢,就能幫助這個好學上進的孩子實實在在地解決多大的難題、度過多少難關啊!

“細妹子,那你這些年來一定吃瞭不少苦吧?你後來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學,每年的學費是怎麼解決的?”我對這個孩子的經歷實在是放心不下。

“除瞭爸爸媽媽養牛、插秧、砍楠竹做竹器掙來的錢,再就是我帶著弟弟打板栗、采野山茶、編竹涼席去賣,除瞭給自己掙學費,還要給弟弟掙學費。”

“為什麼沒有再給我寫信呢?如果你再寫信告訴我,我還可以繼續幫你哪!”

“哪裡好意思再找叔叔呢!有瞭叔叔寄來的那些錢,還有,一想起叔叔在信上鼓勵我的話,我就什麼困難也不怕瞭!”

“那你考上省城裡的大學瞭,也應該找一找我啊,好讓我高興高興!再說,那時候我們都在同一座城市,我也比以前更有條件幫一幫你瞭……”

“那時候真的是找過叔叔瞭,很想親眼看看叔叔,可是找到你信上地

址的那條街,你們單位已經搬走瞭……”

我明白瞭,期間我所在的出版社確實搬到瞭另外的地方,我自己也輾轉調到瞭另外的單位,這也就是細妹子沒有找到我的原因瞭。

那一夜,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我一遍遍地想象著這個在偏僻的幕阜山區,在風雨中的板栗樹下,艱辛地生活著、堅強地成長著的細妹子。我也想到瞭,20世紀 90年代裡,我為那些告別自己的傢鄉、擠上南下的火車,紛紛擁到南方去打工、去尋找前程的農村年輕人,寫過一首《祝福青春》:

溫室裡開不出耐冬的花朵,

生活永遠也不相信眼淚。

 

告別瞭親人,告別瞭故鄉,

告別瞭青梅竹馬的同學姐妹,

讓火車載你們駛向遠方,

駛向異鄉的山山水水

…………

 

從沒見過機器轟鳴的流水線,

不知道流水線上的那份勞累;

從沒見過大城市的燈紅酒綠,

不知道紅綠燈下的冷漠與疲憊。

 

但從此以後你們將去經受,

這茫茫人海的風霜雨雪;

從此以後你們將去嘗遍,

這滾滾塵世愁苦的滋味

 …………

我想到,當我寫著這些詩歌,為遠離故鄉的孩子的命運擔憂和祝福時,

細妹子不正是那些孩子當中的一個嗎?有誰見到過她揮別故鄉、走向遠方時,那無奈和無助的目光與眼淚呢?有誰想到過她從這個城市去到另一個城市,其間又經歷過怎樣的辛苦、怎樣的疼痛、怎樣的酸楚呢?

我在《祝福青春》的末尾還寫過這樣的話:

…………

現在,且接受我這無力的祝福吧,

你們這些像我的少年時代一樣的,

正在走向生活的小姐妹。

要生存,先把眼淚擦幹!

來吧,讓我們含笑為青春幹杯——

祝青春無恙,

祝青春無怨,

祝青春無愧也無悔!

大路在前,來日方長,

理想萬歲,青春萬歲!

好像是原本就有某種聯系似的,詩中的這些話雖然充滿瞭無奈和無力,卻也正是我對細妹子、對她們這一代在艱難中成長起來的山村兒女的深切的祈願啊!

所幸的是,從傢鄉的板栗樹下走出來的孩子,終於長大瞭。

前不久,細妹子有瞭幾天休假日,她從上海回幕阜山故鄉途經武漢時,我們相約見瞭一面。站在我面前的,遠非我想象中的一個在外地打工的農村女孩的樣子,而是一個落落大方、樂觀自信、年輕的職場女孩形象。我從眼前的細妹子身上,仿佛看到瞭幕阜山區今天和未來的希望!

我仔細地詢問瞭她在上海的工作情況,還有她父母親和傢裡的生活狀況。父母親年紀大瞭,還在老傢裡種秧田、收板栗,傢裡還有一小片茶園,弟弟妹妹在省城或外地打工。

“叔叔,您放心吧,現在,無論是我們傢,還是幕阜山區其他地方,都像冰心的《小橘燈》結尾寫的那句話一樣:大傢的日子都慢慢地‘好’起來瞭!”細妹子樂觀地笑著,安慰我說。

細妹子說得多好啊!大傢的日子,都慢慢地“好”起來瞭,這是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這樣的日子,來得又是多不容易啊!

細妹子的樂觀和堅強,讓我對她的未來充滿瞭信心,同時我也能感到,她身上依然保持著農村孩子質樸、節儉的美德。她告訴我,她目前在上海的收入不算高,她平時也不會像別的女孩子那樣,經常去購物,更不去追逐名牌衣服、鞋子和其他奢侈品,經常穿的就是公司配置的“職業裝”……細妹子,你是一個多麼懂事的好孩子啊!

“以後隻要有休假日,或者我出差到武漢,就一定來看叔叔,好不好? ”“好啊,好啊,細妹子,你真是太好瞭……”我像贊美我自己的女兒一樣,由衷地贊美道。

細妹子臨走的時候,我在信封裡裝瞭一些錢塞給她。細妹子說什麼也不肯要。我叮囑她說,不要太委屈自己,在上海那樣的城市裡生活,應該給自己置辦一兩套像樣的衣服和鞋子。其實,在我的心裡,還想要彌補一下當年給她幫助太少的遺憾。我知道我這樣做,真正能獲得欣慰和心安的,是我自己。

“真是太感謝叔叔瞭!您依然把我當成十幾年前的那個小女孩。 ”“不,是叔叔應該感謝你!還有我們……這個國傢和社會,都應該感謝像你這樣堅強和懂事的孩子!”細妹子走瞭,回去看望她的傢鄉和父母親去瞭。我的心好像也跟著她一起重新返回瞭幕阜山中……

我想到瞭幕阜山中那漫山遍野的野板栗樹。是啊,那些板栗樹有著多麼堅強的生命力和生長力啊!哪怕是在最瘠薄的山岡和坡地,哪怕是在陽光照耀不到、人們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一棵幼小的板栗樹苗,也能默默地長成枝葉紛披的大樹。紮根、生長、伸展、開花、結果,最終,板栗樹

捧給人們的,是滿樹金黃和堅實的果實,是滿樹的芬芳和甘甜。即便是在

晚秋和冬天,大大小小的板栗樹上的枝枝葉葉,都化作瞭深厚的泥土,但是誰又能擔保,已經變成瞭泥土的板栗樹的枝葉和果殼,不在又一個嶄新的春天到來的時候,萌發出翠綠的生命的新葉,結出更加豐碩與甘甜的果實,來安慰和養育一代代在板栗樹下長大的鄉村孩子呢?

                                                                2015年 4月 2日,東湖畔

 

中山艦往事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 70周年

那是一個莊嚴的時刻。在寬闊的長江江面上,在寂靜的黑暗中,隻聽見起重機沉重地、緩慢地絞動著鐵鏈和鋼纜的聲音。聲音越來越沉重,鐵鏈喧嘩,粗大的、緩緩卷動的鋼纜在移動,卷揚機的鐵臂緩慢地、吃力地絞動著粗大的鋼纜……

漸漸的,平靜的江面開始顫動,隨著江水的顫動越來越劇烈,大江翻騰,浪花四射。隻見一個巨大的、長滿厚厚的水藻和苔狀物的沉船船頭,緩緩地露出瞭江面。卷揚機的鐵臂繼續在加緊吃力地絞動著粗大的鋼纜……

終於,巨大的沉船就像一條沉睡的巨鯨,嘩然出水,巨大的水流從古老的船體上流下,“中山”二字在船體上隱約可見。不一會兒,整個船體顯現在遼闊的大江之上和陽光之下。傷痕累累、重見天日的沉船上,被毀壞的炮臺、扭曲變形的舷窗、斷裂的桅桿和船舷、裂開的甲板……隱約可辨。

船體右邊有一個巨大的被炸開的豁口,從豁口裡還在不斷地湧出水流。一隻江豚仿佛不知道外面發生瞭什麼事情,茫然地從那個巨大的、長滿水藻的豁口裡探出頭來,吃驚地望著外面。當它終於明白沉船已經出水時,

便趕緊從那個豁口裡鉆出,用一個漂亮的弧度躍入瞭大江中。接著,從豁

口裡又相繼躍出瞭數隻江豚。當船體上厚厚的水藻和苔狀物在陽光下脫落後,巨大的“中山”二字顯現瞭出來……

這一天是 1997年 1月 28日。上午 10時許,在長江底下沉睡瞭將近六十年的一代名艦“中山艦”,被打撈出水,重見天日。— —不,人們打撈出的不僅僅是一艘沉沒的老船,而是一座銘記著中華民族不畏強暴、永不屈服的信念和意志的不朽豐碑!

想起來,是那麼遙遠瞭!是啊,是那麼地遙遠瞭!清宣統二年(1910年),清廷籌辦海軍事務的大臣載洵和當時的北洋海軍提督,也就是後來的中山艦艦長薩師俊的叔祖父薩鎮冰大人,為瞭重建在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的北洋水師,特意在日本訂購瞭一批軍艦,其中有一艘炮艦,是在日本長崎訂購的,它就是後來的中山艦。

那一天,身穿北洋海軍制服的海軍提督薩鎮冰和日本三菱造船廠的廠長、工程師等,站在一艘嶄新的軍艦的開闊的甲板上。薩鎮冰一臉的肅威和正氣,一邊抽著黑色的煙鬥,一邊打量著這艘威武的軍艦。日方的工程師在一邊介紹說:“薩將軍,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所造出來的最好的炮艦瞭!我知道,薩將軍是英國格林尼治皇傢海軍學院的驕傲,那麼,能夠為您這樣的海軍大將效力,不僅是我們三菱造船廠的榮幸,就是我個人也甚感榮幸!”

薩鎮冰一一巡視和撫摩著那高指藍天的一門門嶄新的大炮,說:“我們中國有兩句古詩,‘願欲一輕濟,惜哉無方舟。’現在有瞭這樣的鐵甲船艦,在下可以一償多年的夙願瞭,‘閑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 ’”日方工程師附和著說:“啊,我懂,我懂。”

日方廠長問道:“請問薩將軍,貴國將如何命名這艘耗資不菲的軍艦? ”薩鎮冰回答說:“擬以‘永豐’為號,取羽毛豐滿之意。”

日方工程師聽瞭,連表稱贊:“是啊是啊,這艘大船的確就像一隻即將展翅飛翔的海鷹,請允許我也用兩句中國古詩來為薩將軍壯行,‘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薩鎮冰說:“我們後會有期!”嶄新的永

豐艦在晴朗的天空下和遼闊的大海邊顯得威武、雄壯。雙方握手、揖別之後,中華民國的國旗在永豐艦上緩緩地、高高地升瞭起來。

旗幟飄揚,汽笛長鳴,大海茫茫。巨大的鐵錨嘩然出水,永豐艦乘風破浪駛離瞭長崎島,海鷗追逐在軍艦船尾。薩鎮冰大人站在船頭甲板上,抽著煙鬥望著茫茫大海。軍艦高高的煙囪冒著滾滾濃煙……薩鎮冰把嶄新的永豐艦從日本長崎接回瞭吳淞口後,正式編入北洋政府海軍第一艦隊服役。一代名艦波瀾壯闊的航程,從此開始瞭……

茫茫的大海上,一道熾亮的閃電劃破瞭黑沉沉的天空。電閃雷鳴之下,永豐艦在黑夜沉沉的大海上迎風破浪、昂首前行。

這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以永豐艦為首的一支軍艦編隊,正在大海上浩浩蕩蕩地破浪向前。大雨傾盆的前甲板上,站滿瞭群情激昂的海軍將士們。這時候,年輕英俊的孫中山,揮動著有力的手臂,正在發表演講:

“從我中華民國擁有正式的海軍那天起,諸位想必也都同時開始瞭各自的軍旅生涯。大傢都明白一個道理,海軍是離不開水的!那麼好吧,今天這漫天的驚雷,這傾盆的大雨,就是歡迎我海軍將士們南下護國的最隆重的儀式!”

孫中山話音剛落,又是一陣電閃雷鳴,把整個甲板照得熾亮。巍然屹立在暴雨中的海軍將士們振臂高呼:“堅決擁護孫先生!誓死護國到底!”

孫中山繼續說道:“……我中華民族的歷史,從來就是風風雨雨的歷史,多少年來,外國列強對我中華版圖虎視眈眈、得寸進尺!而以袁世凱為首的軍閥奸賊們卻倒行逆施,對外賣國求榮,對內復辟帝制,愚弄人民,妄圖把我中華民族重新拖回殘酷和黑暗的封建專制時代!你們說,我們能夠答應嗎?”

從整支艦隊的每一個甲板上,都同時傳來整齊而激昂的口號聲:“擁護孫先生!誓死護國到底!”“護國到底!護法到底!”

沉沉黑夜,茫茫大海。艦隊在大風雨中昂然前行。歷史,總是艱難地解答著一個又一個難題,一步步向前邁進的。從民國六年(1917年)的討袁護法戰爭,到民國十一年(1922年)討伐粵軍總司令陳炯明在廣州

的叛亂,永豐艦先後在南海水域、潮汕一帶和瓊州海峽上,有如一隻浴火

的鳳凰,經歷瞭無數次炮火的洗禮,屢建奇功。民國十一年,為討伐與北洋政府勾結的粵軍總司令陳炯明的叛軍,孫中山化裝後登上永豐艦,在艦上與全體官兵浴血奮戰 55天,直至取得勝利,安全脫險。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僅僅過瞭不到三年,因為積勞成疾,一代偉人在北京與世長辭……

那天,在永豐艦上,四周裝飾著潔白絹花和黑紗的孫中山巨幅遺像,懸掛在永豐艦前甲板指揮臺上方,他凝重的目光似乎仍在註視著眼前的戰艦。艦上全體官兵莊嚴肅立,列隊在前甲板上,接受著國民政府黨政要員和軍界代表們的檢閱。軍艦已經被沖洗得十分幹凈,威武的艦炮直指遠方,艦上的軍旗降下瞭半旗。大海肅靜,艦身上的“永豐”二字已經換成瞭嶄新的銅板鎏金的“中山”兩字。

廣東省省長胡漢民發表沉痛的演說:“……中山先生雖然離開瞭我們,他的英名將永遠與天地同在,與大海同在,與我們這艘英雄之艦同在!現在我宣佈,為瞭永遠銘記中山先生一生的豐功偉績,永豐艦自即日起正式改名為‘中山艦’!”將士們齊聲高呼口號:“繼承先生遺志! ”“努力革命到底!”中山艦四周的軍艦上也響起同樣雄壯的口號聲,一面面大旗在獵獵作響,汽笛長鳴,聲震海天……

民國十五年(1926年),也就是中山艦正式改名後的第二年,當時擔任黃浦軍官學校校長和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軍長的蔣介石,一心想篡奪國民黨黨政軍最高權力。為瞭排除第一軍中的共產黨員,他一手制造瞭震驚中外的“中山艦事件”,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瞭當時的中山艦艦長、共產黨人李之龍,派兵解除瞭中山艦上的武裝,使這艘英雄的戰艦蒙受瞭又一次腥風血雨。

又過瞭十二年,到瞭民國二十七年,即 1938年。這是一個屈辱的年份,也是每一個中華子孫永難忘記的年份。這一年,日本軍隊在華北長驅直入,北京、天津、徐州、上海,相繼淪陷。緊接著,大武漢也成瞭日軍進攻的目標,危在旦夕。“保衛大武漢! ”“沉睡瞭十年的武漢蘇醒瞭! ”“武漢,在日寇的炮火中復活!”等標語醒目地印在當時所有進步的報紙頭條。旋律

激昂的《保衛大武漢》的歌聲,響徹中國的天空。這年 10月,中山艦奉命

從嶽陽城下開赴長江金口水域佈防巡弋,參與大武漢保衛戰。

秋日裡,潔白的蘆花在江邊搖曳。大片大片的,層層疊疊的美麗的蘆花,看上去就像片片的白雲,沿著長江岸一直開放到無邊無際。透過蘆花,還可以看見美麗的、安靜的田野,水牛,牧童,在田野上勞作的農民,以及炊煙升起的村莊。大江滔滔,開闊的江面上,中山艦破浪向前,兩岸美麗的景色一一閃過。

這時候,中山艦新一代船長、43歲的薩師俊將軍,脖子上掛著望遠鏡,正從船舷邊走過來。一位剛剛來到軍艦上的見習生見到他,連忙立正、敬禮:“薩艦長,您好!”薩師俊問他:“你剛才一個人站在那裡觀看什麼? ”見習生說:“我在欣賞大江兩岸的秋色,艦長先生,這裡真是太美瞭!”

薩師俊望著兩岸的秋色,感慨地說:“是啊,是非常美。長江是我們的母親河,養育著兩岸廣袤的大地和淳樸的百姓,隻是可惜,這麼美麗的土地,卻遭到瞭日本侵略者鐵蹄的踐踏……”

見習生說:“可是我們有信心,有決心,和日本鬼子血戰到底!誓死保衛我們的人民,保衛祖國的大好河山!再說瞭,我們有自己的軍艦!我們隨時可以迎戰日本侵略者!”

薩師俊滿意地說: “你說得非常好,年輕人!我們有自己的軍艦!當然,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必勝的信念!你府上哪裡?”見習生回答說:“報告艦長,鄙鄉是山東蓬萊。 ”“山東蓬萊?哦,那可是一個好地方啊!明代抗擊倭寇的名將戚繼光將軍,就是山東蓬萊人。請問年輕人,讀過戚繼光將軍的詩嗎?”薩師俊問道。

見習生說:“報告艦長,不瞞您說,我非常喜歡戚繼光的詩,‘江潭獨抱孤臣節,身世何須漁夫謀。 ’”“一片丹心風浪裡,心懷擊楫敢忘憂。”薩師俊接著念誦道。見習生又說:“我還記得他的一首《馬上作》,‘南北馳驅報主情,江花邊月笑平生。 ’”薩師俊接著也念誦瞭出來:“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他又說道:“很好,年輕人,等有一天,我們趕走瞭日本侵略者,天下太平瞭,我們一起去你的傢鄉蓬萊,拜謁這位偉大的

抗倭名將和戎馬詩人!”見習生一聽,興奮地說:“那太好瞭,薩艦長,我

們一言為定!”

大江滔滔。潔白的蘆花在兩岸怒放、飄舞,祖國的大好河山盡收眼底……

薩師俊艦長這一年隻有 43歲。他是煙臺海軍學校畢業的高才生。好像是命運的有意安排,當年在日本長崎訂購這艘軍艦的北洋政府海軍大臣薩鎮冰,正是薩師俊的叔祖父。薩鎮冰早年作為北洋水師的副將參加過著名的甲午海戰,後來還擔任過吳淞炮臺總臺官和海軍提督。如今,這艘有著光榮履歷的英雄之艦,又傳到瞭他的孫子輩手上,這其中莫非有某種因果聯系?

大敵當前,山雨欲來。中山艦當時擔負的是從湖北嘉魚、新堤至武昌縣金口鎮長江江面和兩岸要塞的警戒與運輸任務。

一天,薩師俊艦長奉命正在和其他士兵一起拆除軍艦上的主、副大炮。士兵們把大炮拆下,抬著運送到岸邊的要塞上。一位槍炮上士含著熱淚懇求薩師俊不要再拆瞭:“薩艦長,我們不能再拆瞭!您知道,拆瞭艦上的主、副三門大炮,就等於打掉瞭中山艦的三顆門牙!”薩師俊也忍痛說道:“你說得很對,上士!可是,眼下這兩岸的要塞空空如也,武器火力薄弱,形同虛設。有道是唇亡齒寒……不過請你們相信,拆下艦上的大炮安裝在陸地要塞上,也是為瞭抗戰。再說瞭,拆瞭阿式 105毫米炮和馬式 1磅炮,我們不是還有五門火炮嗎?請大傢不要擔心,沒有瞭門牙,隻要弟兄們齊心協力,照樣可以把敵人咬碎、嚼爛!”當時,為瞭加強武漢外圍陸地防空火力和長江兩岸要塞工事,海軍司令部命令中山艦撤下主、副三門大炮,安裝到陸地要塞工事上。薩艦長顧全大局,服從瞭海軍司令部的命令,忍痛拆炮。後來的事實證明,正是海軍司令部的這道命令,為中山艦日後作戰失利埋下瞭隱患。

就在薩艦長和將士們忍痛拆炮的時候,在日軍空軍的作戰指揮部裡,一名空軍軍官面前,正攤著數張中山艦的全景照片。日軍軍官躊躇滿志地說:“不錯,我們要尋找的就是這艘艦艇!多麼完美的軍艦啊,這可是三

菱公司當年得意的傑作之一!可惜的是,它就要在我們的手上變成一堆廢

鐵瞭!”

日軍轟炸大隊的一名隊長臉色冷峻地報告說:“將軍,我們查過有關

資料,這艘軍艦上裝有阿式 105毫米炮一門,47毫米炮四門,馬式 1磅

炮兩門……”日軍軍官笑著說:“你的資料已經過時瞭!據陸軍作戰部最

新的偵察情報,中山艦已於近日拆除瞭主、副大炮,用這些大炮支援他們

的陸戰部隊去瞭。現在正是你們出擊的最佳時機!”

不久,在日軍的臨時機場上,滿臉顯露著驕橫之色的轟炸隊隊長和他

的轟炸行動組成員,列隊在一排即將起飛的轟炸機前。他們同時掏出寫著“必勝之師”日文字樣的白佈條,狠狠地勒在各自的額頭上。然後,隊長做瞭個登機出發的手勢。轟炸組成員快捷地登上各自的轟炸機。一架架轟炸機的天窗被用力地拉上,每一個人都在天窗裡做著“必勝”的手勢。接

著,一架架轟炸機聯袂起飛,飛速而去……

一架架轟炸機穿過雲層,快速地向長江邊飛來。一片片田野、蘆花、

村莊迅速掠過。長江岸邊,幾位正在勞作的農民,驚恐地看著飛機這麼低

矮地飛掠而過;一個小牧童騎在水牛背上,也睜大眼睛驚恐地看著飛機從

眼前飛掠而過……

此時,中山艦上,警報大作。信號兵大喊著:“發現兩架敵機!”薩師

俊在艦長指揮室裡緊盯著前方:“火炮準備!高射機槍準備!”

江面上,兩架敵機越來越近,一瞬間就飛臨中山艦上空。艦上火炮和

高射機槍一陣掃射,敵機在低空盤旋一陣後,甩下一串炸彈,迅速飛去。

炸彈在江面上掀起瞭巨大的水柱……

江岸上,目睹瞭此景的農民歡呼著說:“看,小日本鬼子的飛機逃跑

瞭。”“這群強盜,原來也害怕咱們的軍艦啊!”

薩師俊站在軍艦前甲板上,用望遠鏡望著遠處,對身邊的將士們命令

道:“各單位註意!這隻是日軍的兩架偵察機,轟炸機編隊很可能就在後面。

迅速進入戰鬥狀態!”

果然,這時候,日軍隊長在駕駛艙裡對著報話器下達命令:“按照預

定方案編隊,目標,正前方江面上的中國軍艦!全隊超低空飛翔!速戰速

決!”六架轟炸機迅速變換瞭編隊方式,飛速劃過天空,降下瞭高度。一個個轟炸機巨大的黑影掠過潔白的蘆花叢。快速飛過而產生的颶風,揚起大團大團的蘆花,折斷瞭大片大片的蘆花桿,一群正在蘆花叢中尋覓食物的白鷺被驚起,張開潔白的翅羽飛向瞭藍天。

在中山艦甲板上,薩師俊艦長站在一門大炮前,目光緊盯著前方,對身旁的那個見習生說:“不要怕,年輕人,這就是戰爭!去,把我的雙筒獵槍也拿出來!裝滿子彈!所有的武器都要派上用場!”

不一會兒,天空中隱隱傳來飛機轟鳴聲。六架敵機擺成左右進攻的陣勢,直沖著中山艦而來。緊接著,一枚枚重磅炸彈投向瞭中山艦。江面上騰起瞭沖天濃煙和巨大的水柱。這時候,中山艦上的火炮、機槍一起開瞭火,交叉火力形成的彈花,在天空不斷地炸開。敵機一次次俯沖襲擊,重磅炸彈一次次命中艦體,一個又一個炮手、士兵在爆炸中犧牲,軍艦上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就在此時,日軍的一架轟炸機上又丟下一枚致命的炸彈,炸彈長驅直入,擊中瞭中山艦的水下船身。炸彈開花,船體被撕開一個大豁口。隨著軍艦一陣劇烈的搖晃,巨大的水流沖進艙內。幾位士兵迅速用自己的身體去堵豁口,但巨大的水流把士兵沖開瞭……

在前甲板指揮臺上,薩艦長指揮著高射機槍手說:“一架一架地給我咬住,放!”高射機槍對著天空噴出火舌,一架日機被射中,帶著長長的黑煙栽入江中。“好樣的!就這樣打!一架一架地給我敲!”薩師俊話音剛落,又一枚炮彈落下來……“小心!”薩艦長忙把槍炮上士往旁邊一推,炸彈卻在他自己身邊爆炸瞭,他的一條腿被炸斷瞭!

“艦長!您的腿!”槍炮上士和見習生等趕緊去攙扶艦長。薩艦長兩眼怒睜,一把抓住見習生手上拿著的雙筒獵槍:“不要管我!快盯住敵機! ”這時,一架轟炸機再一次朝著中山艦超低空飛翔而來,低得幾乎可以看清飛機上的一切。

薩艦長用雙筒獵槍追蹤和瞄準瞭這架飛機的機艙。“好久沒有打獵瞭,

今天讓你嘗嘗老子的槍法!”就在飛機再一次俯沖的一瞬間,雙筒獵槍射

出瞭一串憤怒的子彈!子彈穿過玻璃,射中瞭機艙裡的駕駛員,轟炸機搖

搖晃晃地一頭栽進江中,在水中爆炸瞭,分解的機身和巨大的水柱、火柱

沖天而起。剩下的四架敵機,迅速地向西北方向爬高,溜走瞭……

敵機暫時飛走瞭。濃煙滾滾的軍艦上,一些頭纏繃帶的士兵圍繞在艦

長身邊。副艦長向薩艦長報告說:“右舷船殼受到重創,出現一個縱橫兩

米的十字形豁口;鍋爐艙、上甲板左舷、駕駛臺左側等,也嚴重受創!最

糟糕的是,有枚炮彈從後甲板穿進,從船底穿出,打瞭個‘對穿’,江水

正在大量湧入艦內……”

薩艦長的斷腿已被殷紅的鮮血染紅瞭。他艱難地扶著一挺高射機槍站

起來,命令說:“先組織人員堵住和排除江水,以免船體下沉。其餘人員迅速檢查武器,備足彈藥,以防新一輪轟炸!”那個見習生含著眼淚說:“薩艦長,您的腿……”薩艦長安慰他道:“不要難過,年輕人,你忘瞭抗倭大將戚繼光是怎麼說的瞭?‘萬眾一心兮泰山可撼;惟忠與義兮

氣沖鬥牛……’”

見習生和全體將士都緊緊地圍繞在艦長身邊,齊聲誦讀:“主將親

我兮勝如父母;幹犯軍法兮身不自由;號令明兮賞罰信,赴水火兮敢

遲留……”

薩艦長鼓勵大傢說:“說得好,弟兄們,我們都是頂天立地的中國軍

人!我們祖國的大好河山,豈能容日本強盜任意逞兇和踐踏!不過,我們

一時無法得到友軍的馳援,隻能在這寬闊的江面上孤軍奮戰瞭!”將士們

慷慨激昂地回答道:“人在艦在!我們要戰鬥到最後的一兵一卒!”

薩艦長說:“我中山艦乃一代英雄之艦,自它誕生之日起,親身參與

和見證瞭上海起義南下護法、瓊州海峽東征平叛、國父蒙難復又脫險,以

及發生在廣州黃埔的中山艦事件,真可謂歷盡滄桑,是中山先生萬難不辭

的堅強信念和我中華民族堅強不屈的偉大精神的象征!你們說得對,我們

要人在艦在,誓與中山艦共存亡!”

這時,信號兵大聲報告說:“敵機又來瞭!”雲層中,四架轟炸機再

次返回。日軍隊長眼裡露著驕橫與兇狠,下達瞭命令:“繼續超低空飛翔!

瞄準目標,炸沉中山艦!”四架敵機同時俯沖而來。

“轟”的一聲,又一顆炸彈擊中艦尾。鍋爐艙中彈瞭。失去動力的中山艦一陣劇烈搖晃,失去平衡,漸漸向左傾斜。艦上所有的火炮、機槍都在開火,彈花在空中不斷地飛濺、炸開,炮手瞄準敵機,射出一串串炮彈。一架敵機中瞭炮彈,拖著長長的黑煙,朝著岸邊沖去,一頭栽進瞭蘆花叢中,爆炸起火。蘆花叢頓時成瞭一片火海……

這時候,漸漸失去動力的中山艦,正在隨著江水往下漂遊著,眼看就要到達金口段的一處沙洲——鐵板洲瞭。一眼看去,這塊沙洲把長江金口段分成瞭南北兩個航道。中山艦的艦體傾斜越來越嚴重,左邊甲板已浸入江水。薩艦長看瞭看江面情勢,命令副艦長說:“南邊航道靠近金口鎮,為避免傷及無辜,我們得選擇走北邊的航道。”副艦長沉痛地說:“翼仲兄,艦上幾乎所有的救生舢板都被炸成瞭碎片,隻剩下一艘舢板可以勉強下水,請您和幾位重傷員馬上離艦登岸吧!這裡交給我!”

“不,請你即刻安排那些重傷員迅速離艦!對瞭,還有那個見習生,他還是個娃娃兵呢。不要遲疑!我是一艦之長,理應與此艦共存亡!”薩師俊堅定地說道。副艦長還想勸阻他:“您是我們海軍的一代英才,我有責任保護你……”薩師俊道:“叔奮兄,沒有時間再爭執瞭!請迅速執行我的命令!我不會離開中山艦半步的!”說著,他又艱難地抱起瞭一挺高射機槍,瞄準,射擊,一串子彈排空而去……又一架敵機被機槍射中,拖著長長的濃煙,折戟沉江瞭。

濃煙滾滾、火光沖天的江面上,一艘小舢板漸漸駛離正在嚴重傾斜和下沉的中山艦。小舢板艱難地穿過火紅的江水和濃煙,坐在小舢板上的重傷兵和那個見習生,都含著眼淚,依依地望著正在炮火中緩緩下沉的中山艦……

大火熊熊的中山艦上,又被敵機投下數枚炸彈,副艦長不幸殉難瞭,幾乎所有的炮都被炸毀瞭。薩師俊滿臉鮮血,從煙火中再一次艱難地站起來,用受傷的手臂抓住瞭一挺機槍。一個拖著斷腿的士兵緩緩地爬過來,

又一個士兵爬過來,幾名士兵疊在一起,用身體做瞭機槍的支架。薩艦長

用尚能活動的那隻手臂拉開瞭槍栓,一雙血紅的眼睛瞄準瞭正俯沖過來的敵機,一排子彈排空而去……敵機被打中瞭,在空中搖晃著,翻滾著,又撞上瞭另一架飛速而來的飛機,兩架飛機在低空中撞成瞭碎片。

這時候,寬闊的江面被火光、血水映照得通紅通紅的。中山艦艦首朝上,正在緩緩地下沉著……

這一刻是 1938年 10月 24日午後 3時 50分。薩師俊艦長和堅持戰鬥到瞭最後一刻的二十四名中山艦將士,全部壯烈殉國。英勇的中山艦也終因受創過重,沉入瞭金口龍床磯江底,結束瞭它二十五年轟轟烈烈的壯麗航程。中山艦沉沒兩天後,武漢三鎮淪陷。中華民族的全民抗戰,進入瞭更加嚴酷的階段。

                                                            2015年 5月 10日,東湖梨園

 

安娜的鈴蘭花

英國女作傢朱迪斯·克爾的自傳體小說《希特勒偷走瞭粉紅兔》,是一部反思納粹歷史,講述 20世紀 30年代裡希特勒和納粹統治德國時期,小女孩安娜跟著傢人流徙異國他鄉,度過自己“艱苦童年”的故事。當時,年僅九歲的朱迪斯,並不明白“逃難”的含義,她離開傢、離開自己的祖國後,仍然惦記著留在傢裡的一隻粉紅色兔子玩偶,那是她小時候最心愛的東西。除瞭粉紅兔,她當時還有一隻玩偶小狗。“媽媽說每人隻能帶一個玩具。”猶豫再三,她帶走瞭小狗,從此再沒見過她的粉紅兔子。

雖然故事發生在納粹時期,但是作傢並沒有過多地去鋪排和渲染那場恐怖的人間災難,而是將小安娜和她的哥哥、同學、傢人,在黑暗年代裡未曾泯滅的對美好生活的信念、希望與熱愛,作為整個小說的主線,書寫瞭這一代孩子直面“艱苦童年”、樂觀地走向新的生活的成長故事。

安娜的爸爸是一位有獨立思想、反對希特勒和納粹專制統治的猶太作傢。在希特勒即將上臺之前,他預感到,希特勒和納粹在德國可能會贏得大選。“假如出現這種情況,讓那幫人掌瞭權,他就不想在德國生活瞭。咱們誰也不願在這兒的。”媽媽告訴即將迎來自己十歲生日的安娜。

“因為咱們是猶太人嗎?”安娜問。

“不僅僅因為咱們是猶太人。你們的爸爸認為那時誰都不敢暢所欲言,他就無法寫作瞭。納粹不願意聽反對的聲音。”

果然,在德國大選前夕,安娜的媽媽給爸爸整理瞭一個小旅行箱,爸爸搭乘夜間火車去瞭佈拉格,逃離瞭德國。如果納粹失敗,爸爸就會回來;如果納粹獲勝,那麼,小安娜這一傢猶太人在德國就很難待下去瞭,到時候,媽媽會帶著全傢人去佈拉格,去瑞士,和爸爸在一起,“在那兒一直住到所有災難都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蘆花如雪雁聲寒——徐魯散文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