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出售 – 未來的祖先( 穿過心頭的時光之劍,安妥自我的靈魂之書。花城雜志主編田瑛首部散文選集)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00
  • 字 數:12萬
  • 印刷時間:2015-2-6
  • 開 本:32開
  • 紙 張:純質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607420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我的寫作如提燈夜行。眾人聚集在陽光下爭相奔跑,我不為所動,依然踽踽獨步走我的路。對於我,隻需要那一團光照耀便可,*終也能到達我想去的地方。
——田瑛
每次閱讀*終都會引向自己的內心,既是與作者的交集與交心,也是與自己的對話與潛對話。《未來的祖先》,即使隱去作者的名字,也是一篇讓心沉下去、又懸起來、既而飛往時光深處卻不知如何好安妥自己的靈魂書。”
——舒文治  內容推薦 田瑛為《花城》雜志的主編,不知為何多年來人稱“田老板”,估計和他湘西風格的匪氣與霸氣相關。此書是他的首部散文隨筆集,開篇《未來的祖先》就是一篇寫故鄉湘西的沉甸甸的好文,首發於《邊疆文學》,《新華文摘》《散文選刊》《散文海外版》《羊城晚報》《中華文學選刊》等多傢轉載。書中還收入瞭作者多年散文隨筆創作的精選,如《童年光景》《一個飲者的朝聖之旅》《都市的匪情》《獨好》《生命的獎賞》等。敘說人生,行走天地。穿過心頭的時光之劍,安妥自我的靈魂之書。 作者簡介 作者田瑛,生於湖南湘西,現任《花城》雜志主編。迄今已發表詩歌、散文、小說、報告文學等作品近100萬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說集《龍脈》《大太陽》,主要作品《大太陽》《炊煙起處》《早期的稼穡》等。 目錄 未來的祖先
童年光景
考兵
我的文學夢
都市的匪情
我與“酒鬼酒”

浮石灣
生命的獎賞
獨好
阿佤的文字
暈眩
一個飲者的朝聖之旅
無車者說
百萬燕呼處 未來的祖先
童年光景
考兵
我的文學夢
都市的匪情
我與“酒鬼酒”

浮石灣
生命的獎賞
獨好
阿佤的文字
暈眩
一個飲者的朝聖之旅
無車者說
百萬燕呼處
別樣桃紅
懷念金菊園
編輯手記
佈柳河上的戰爭
背景
山不在高
鵬緣
他山有梅
石頭的精靈
翠江之粹
皂幕山的綠蔭
矮馬印象
山高路坦
懸河
另類風景
草原祭
郭小東的迷離
伊始其人
河南人節延華
走出湘西的高興文
解讀“清明”
偉大的嫁接
此處未必不留君
點滴時光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未來的祖先
未來,當我也成為祖先,我將在何處?是枕著故鄉的青山長眠,還是裝進石制小盒永久地寄居別人的城市?我現在就很想知道,但無從知道。天曉得。
我傢的歷代祖墳,分佈在四面山頭。父親在世時,曾帶領我認過一次祖,那是我一生中走過的最艱難的路程。作為父親,他在履行祖上傳承下來的法定儀式,由天地作證,讓兒子在每一處墳頭依次跪下,然後連磕三個響頭。父親神態嚴峻,目光如炬,緊盯著兒子的舉動,不會放過任何細節。在兒子的膝蓋骨觸地瞬間,他要聽到一記沉重地跪響,看見鉆心的疼痛傳達到兒子臉上,這樣父親才能夠放心,長眠地下的先人才得以安心。
我是傢族的不肖子孫。一次偶然也許是必然的機會,我走出瞭大山,背棄故鄉遠去,最後在幾乎最南邊的都市立足。我無異給自己下瞭狠心一刀,割斷瞭與祖先的聯系。後來,我試圖重走一遍祭祖之路。無奈記憶中的路線早已經模糊,根本找不到上山的路徑。我的腳步始終停留在山腳下,沒有勇氣邁進一步,沒有將起碼的孝心送達祖先。我僅作象征性祭拜,就地燒瞭香和紙錢,整個過程偷偷摸摸進行,象見不得人的做賊行徑。光天化日之下,一個逆子的形象暴露無遺。
人心的荒涼直接導致瞭山寨的全面荒蕪。我的傢自然不能夠幸免,屬於我名下的所有田土同山林隻好任其拋荒。對於我,土地的存在已經沒有意義,在我初為人父之時,一個鐵的事實告訴我,我和我的後人再無法回到老傢的大山裡去生活瞭,即便去也隻是過客,而非主人。兒子不可能重復我的童年,重復那個與野獸無異以山為伴的童年。作為父親,我僅僅給瞭兒子一片天空,卻由此失去瞭一方土地,一份世代積攢的傢業等於敗在瞭我手裡。
唯獨不能釋懷的是那片杉樹林,想起來就鉆心地疼。那是母親用生命捍衛過的林場。母親獨自守過幾年傢,她在整個傢業便在。母親儼然一個女王,精心治理著她的王國。她真的像一個勤勉的執政者,每天早起例行巡視一番她的領地。但她的步履缺少應有的從容,略顯倉促的碎步來自她內心的恐懼。山路固然坎坷,但讓她過不去的是橫陳前方的一口無形陷阱。她的王朝危機四伏,隨時因她不在而徹底傾覆。一次趁我回傢,她執意要領我去查看山產和田產,讓我掂出一個王國足夠的分量。我們在一片林中站定,四周出奇的靜,但母親的講述如石落深潭,使得林子頓時險象環生起來。山外缺木材,於是就有人冒險來偷樹,他們帶瞭鋸子或斧頭,常常於夜深悄悄潛入山裡將樹放倒,同時放倒人格和良心。母親的樹連連被偷,守山便提上瞭議事日程。她是懂得先禮後兵的,幾次遭遇賊人,好言將其勸走。但知道他們不會罷休,肯定還會再來,便躲藏在隱蔽處守候。果然有瞭動靜,患有嚴重眼疾的母親顧不上寒風刀割般的疼痛,緊盯著黑暗深處不眨一眼,定要洞穿黑暗看個究竟。接下來我們知道將要發生什麼瞭,母親終於等到瞭鐵鋸鋸在心上的那一刻,她手上的板斧長上瞭翅膀,挾帶著一個老人的憤怒毫不猶豫地飛瞭出去,同時她自己也開始瞭亡命飛翔。第二天,樹林裡發現瞭一攤血跡,母親逢人便說一攤血的故事,意在警告一切歹人。她恰恰隱瞞瞭自己奪路奔逃的細節,回到傢才發覺渾身多處劃傷,成瞭血人。聽完母親講述,我止不住鼻子發酸,直視著母親,母親荒山似的頭顱,板土似的臉龐和一雙殘陽似的眼睛使我一陣戰栗。殘陽是可怕的,殘陽過後是黑暗,我擔心另一種黑暗的到來。
母親最終沒有隨我進城,她的晚年是在老傢度過的。她害怕在城裡終老火化成灰,到頭來魂無歸所。我答應遂母親願留下來養老,並且提前給她選好瞭墳址。母親很滿意這一結局,歡喜得露出瞭嬰兒般的微笑。在她下葬的那一天,我抱著她的靈牌一步一跪引棺上山,這微笑定格成遺容貫穿瞭葬禮始終。
這些年以來,我形同一隻候鳥,每到一定季節,就要飛回老傢去,老傢是心靈最好過冬的地方。其實我就是一隻人間候鳥,年紀越大越戀巢,戀那個生命最初的搖籃或巢。我驚異於自己的變化,原來早年出走是為瞭更好的回歸。我像是外出尋找一件東西,兜瞭一大圈又原路返回,丟失的東西不在別處,正好在出發的起點。至此,我才明白人和土地的關系,人一生下來,命運就和你落生的那塊土地融為一體瞭,一輩子分離不開。山是你的骨骼,路是你的筋絡,溪流是你的血脈,累累頑石是你的靈魂。你硬要分離,那麼你走吧,走到天涯海角,它的影子總跟著你,依附著你,你能背得動一座山一塊土地走麼?你得背著它走,直到你負荷不起,非得回頭不可,那樣你就如釋重負輕松瞭,萬事大吉瞭。這時候你才意識到土地是比人還要固執的,它既生養瞭你,就要收留你,即使你死在外面它也要把你的骨頭找回來落土為安。
現在,我就佇立在自傢的老屋場上,面對一幢破舊的祖屋發呆。這是我個人特殊旅程的首日,行前還自鳴得意,此時卻已經興致全無。我別出心裁地制訂瞭一項重溫舊夢的計劃,決定從我生日那天起進駐寨裡,並且住上整整一年,重新經歷一番童年的四季,每天寫一篇日記,完整記錄下我生命中的365天。我想濃縮畢生的時光,過濾篩選迄今所經過的全部日子,然後凝聚成一塊無形的碑,歷史和現實是碑的兩面,來世今生全在上邊瞭,將來豎在我的墳頭或靈前,安慰自己也昭示後人。事實證明,我連以親戚身份留宿一夜都不能夠做到。要不是正屋還在,我簡直不敢認這個傢。昔日的屋埸翠柏掩映,一片參天古樹為祖上所栽,構成瞭寨上獨一無二的風景林。是怎樣的砍伐使這片森林毀於一旦?而且毀得很徹底,連樹蔸都被挖得精光。木屋失去遮蔽等於失去依靠,孤零零地站立荒野,用不著風吹雨打,也能感覺到它在搖搖欲墜。由於常年無人居住和失修,旁邊的廂房先倒塌瞭,所有的木頭已經不知去向,隻剩下一地瓦礫。廂房閣樓曾經是我的天堂,借助一架木梯,我往返於天地之間,在上面讀書,睡眠,或者幹脆什麼也不做,僅取一個居高臨下的姿勢打發光陰。應該說閣樓給瞭我某種高度,可以憑空看得更遠一些,後來之所以能夠翻越後山去到山外世界,和我在閣樓上獲得的視野不無關系。眼下,天堂變成瞭廢墟,或遺址,隻供我來祭奠和憑吊。這些年,我沒有少給別人捧場,每到一地,總要先去瞻仰名人故居,可就是沒有一個人來光顧我的老傢,所以它才敗落成這個樣子。當然人和人不能比,我隻不過暗自神傷罷瞭。穿過雜草及腰的坪場,大門就在近前。在沒有打開大門之前,我在努力搜索記憶中的一聲門響,它熟悉得如同自己的口音。北風嗚嗚地吹著口哨在屋頂上空盤旋。半個多世紀前的今天,同樣的一場北風催生瞭我的降臨。都說嬰孩出生呱呱墜地,我卻沒有哭,我的異常沉默激怒瞭急於得子的父親,他以為是個死胎,繼而遷怒於祖宗,便沖到神龕前抓起香爐高高地舉起。父親的舉動要逆天瞭,這一摜下去,等於要把田傢的天砸在地上打破瞭。人若不逼到絕境不會走這一步,父親說老祖宗連自己兒孫都不保還要你們做什麼?於是,高懸的香爐開始瞭急速墜落。香爐粉碎的瞬間,引爆瞭我的哭聲。那聲哭響徹在臘月初六的正午,蓋住瞭北風的呼嘯,也驅散瞭徹骨之寒。往下的故事是不宜細述的,一切概成瞭過眼煙雲。冥冥之中,我感覺這扇大門萬萬不能打開瞭,讓它永久地封閉應當是最明智的選擇。不過我很想再看它一眼,透過門縫,我發現室內光線明亮,原來屋頂已經天窗洞開,在日光的映照下,整個堂屋盡收眼底。我一眼看見供在神龕上的父母遺像,他們用慈祥的目光凝視著我,又似乎嘴唇輕嚅呼喚著我的乳名。那一刻我的雙膝一軟撲倒在地,隔著門檻,隔著這道我兒時一躍而過現在卻無力跨越的天塹面朝神位長跪不起……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未來的祖先( 穿過心頭的時光之劍,安妥自我的靈魂之書。花城雜志主編田瑛首部散文選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