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開箱 – 沉默的大多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69
  • 字 數:195000
  • 印刷時間:2013-5-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36501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讀王小波,讀懂自由】

  ★李銀河獨傢授權八卷本“王小波傳世經典”

  ★收入王小波先生*受推崇、**收藏價值小說、隨筆、書信二百餘萬字

  ★迄今為止王小波**讀本

  內容推薦

  “自從我輩成人以來,所見到的一切都是顛倒著的。在一個喧囂的話語圈下面,始終有個沉默的大多數。”
《沉默的大多數》為王小波雜文隨筆作品的精選集,包括思想文化方面的文章,也包括對日常生活、社會現象的評點,以及創作文論與少量書評。書中內容涉及內容廣泛,社會道德倫理、科學與邪道、女權主義、性問題,等等。這些文章深刻、聰明、懇切、有趣,值得也經得住反復細讀,啟迪著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心靈。

作者簡介

    王小波(1952.5—1997.4)
當代著名小說傢、思想傢。先後當過知青、民辦教師、工人、工科學生,後於美國匹茲堡大學取得文學碩士學位。1988年回國,先後在中國人民大學和北京大學任教。1992年成為自由撰稿人。1995年以中篇小說《黃金時代》成名。1997年至今,作品被廣泛閱讀,經久不衰。    《我的精神傢園》《沉默的大多數》《黃金時代》《白銀時代》《革命時期的愛情》《萬壽寺》《紅拂夜奔》等代表作品,被譽為當代中文閱讀無法繞過的傳世經典;受史學界、哲學界的格外推崇,他的作品對當代國人思維方式的影響和心靈地圖的塑造更產生著不可低估的影響。閱讀王小波,已成為當代中國人尋求自由、智慧、有趣的一種隱秘象征。

目錄 自序
積極的結論
思維的樂趣
我看國學
東西方快樂觀區別之我見
迷信與邪門書
智慧與國學
拒絕恭維
關於崇高
謙卑學習班
沉默的大多數
對待知識的態度
荷蘭牧場與父老鄉親
體驗生活
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自序
積極的結論
思維的樂趣
我看國學
東西方快樂觀區別之我見
迷信與邪門書
智慧與國學
拒絕恭維
關於崇高
謙卑學習班
沉默的大多數
對待知識的態度
荷蘭牧場與父老鄉親
體驗生活
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椰子樹與平等
優越感種種
誠實與浮囂
洋鬼子與辜鴻銘
百姓·洋人·官
極端體驗
一隻特立獨行的豬
有關“錯誤的故事”
警惕狹隘民族主義的蠱惑宣傳
思想和害臊
有關天圓地方
科學的美好
皇帝做習題
弗洛伊德和受虐狂
肚子裡的戰爭
高考經歷
人性的逆轉
理想國與哲人王
對中國文化的佈羅代爾式考證
京片子與民族自信心
盛裝舞步
科學與邪道
有與無
虛偽與毫不利己
中國知識分子與中古遺風
道德墮落與知識分子
論戰與道德
道德保守主義及其他
跳出手掌心
花剌子模信使問題
知識分子的不幸
我看文化熱
救世情結與白日夢
“行貨感”與文化相對主義
文化之爭
海明威的《老人與海》
《私人生活》與女性文學
從《赤彤丹朱》想到的
不新的《萬歷十五年》
《代價論》、烏托邦與聖賢
王朔的作品
掩卷:《魚王》讀後
蕭伯納的《巴巴拉少校》

前言 序
蕭翁說明辨是非難,是因為這些是非都在倫理的領域之內。俗話說得好:此人之肉,彼人之毒。一件對此人有利的事,難免會傷害另一個人。真正的君子知道,自己的見解受所處環境左右未必是公平的,所以他覺得明辨是非是難的。倘若某人以為自己是社會的精英,以為自己的見解一定對,雖然有狂妄之嫌,但他會覺得明辨是非很容易。明瞭蕭翁這重意思以後,我很以做明辨是非的專傢為恥——但這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瞭。當時我是年輕人,覺得能潔身自好不去害別人就可以瞭。現在我是中年人——一個社會裡,中年人要負很重的責任:要對社會負責,要對年輕人負責,不能隻顧自己。因為這個緣故,我開始寫雜文。現在奉獻給讀者的這本雜文集,篇篇都在明辨是非,而且都在打我自己的嘴。
倫理問題雖難,但卻不是不能討論。羅素先生雲,真正的倫理原則把人人同等看待。考慮倫理問題時,想替每個人都想一遍是不可能的事,但你可以說,這是我的一得之見

  序

    年輕時讀蕭伯納的劇本《巴巴拉少校》,有場戲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工業巨頭安德謝夫老爺子見到瞭多年不見的兒子斯泰芬,問他對做什麼有興趣。這個年輕人在科學、文藝、法律等一切方面一無所長,但他說自己有一項長處:會明辨是非。老爺子把自己的兒子暴損瞭一通,說這件事難倒瞭一切科學傢、政治傢、哲學傢,你什麼都不會,就會一個明辨是非?我看到這段文章時隻有二十來歲,登時痛下決心,說這輩子我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個一無所能就能明辨是非的人。因為這個緣故,我成瞭沉默的大多數的一員。我年輕時所見的人,隻掌握瞭一些粗淺(且不說是荒謬)的原則,就以為無所不知,對世界妄加判斷,結果整個世界都深受其害。直到我年登不惑,才明白蕭翁的見解原有偏頗之處;但這是後話——無論如何,蕭翁的這些議論,對那些淺薄之輩、狂妄之輩,總是一種解毒劑。
蕭翁說明辨是非難,是因為這些是非都在倫理的領域之內。俗話說得好:此人之肉,彼人之毒。一件對此人有利的事,難免會傷害另一個人。真正的君子知道,自己的見解受所處環境左右未必是公平的,所以他覺得明辨是非是難的。倘若某人以為自己是社會的精英,以為自己的見解一定對,雖然有狂妄之嫌,但他會覺得明辨是非很容易。明瞭蕭翁這重意思以後,我很以做明辨是非的專傢為恥——但這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瞭。當時我是年輕人,覺得能潔身自好不去害別人就可以瞭。現在我是中年人——一個社會裡,中年人要負很重的責任:要對社會負責,要對年輕人負責,不能隻顧自己。因為這個緣故,我開始寫雜文。現在奉獻給讀者的這本雜文集,篇篇都在明辨是非,而且都在打我自己的嘴。
倫理問題雖難,但卻不是不能討論。羅素先生雲,真正的倫理原則把人人同等看待。考慮倫理問題時,想替每個人都想一遍是不可能的事,但你可以說,這是我的一得之見,然後說出自己的意見,把是非交付公
論。討論倫理的問題時也可以保持良心的清白——這是我最近的體會;但不是我打破沉默的動機。假設有一個領域,謙虛的人、明理的人以為它太困難、太曖昧,不肯說話,那麼開口說話的就必然是淺薄之徒、狂妄之輩。這導致一種負篩選:越是傻子越敢叫喚——馬上我就要說到,這些傻子也不見得是真的傻,但喊出來的都是傻話。久而久之,對中國人的名聲也有很大的損害。前些時見到個外國人,他說:聽說你們中國人都在說“不”?這簡直是把我們都當傻子看待。我很不客氣地答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認識的中國人都說“不”,但我不認識這樣的人。這倒不是唬外國人,我認識很多明理的人,但他們都在沉默中,因為他們都珍視自己的清白。但我以為,倫理問題太過重要,已經不容我顧及自身的清白。
倫理(尤其是社會倫理)問題的重要,在於它是大傢的事——“大傢”的意思就是包括我在內。我在這個領域裡有話要說,首先就是:我要反對愚蠢。一個隻會明辨是非的人總是憑胸中的浩然正氣做出一個判斷,
然後加上一句:難道這不是不言而喻的嗎?任何受過一點科學訓練的人都知道,這世界上簡直找不到什麼不言而喻的事,所以這就叫作愚蠢。在我們這個國傢裡,傻有時能成為一種威懾。假如鄉下一位農婦養瞭五個傻兒子,既不會講理,又不懂王法,就會和人打架,這傢人就能得點便宜。聰明人也能看到這種便宜,而且裝傻誰不會呢——所以裝傻就成為一種風氣。我也可以寫裝傻的文章,不隻是可以,我是寫過的——“文革”裡誰沒寫過批判稿呢?但裝傻是要不得的,裝開瞭頭就不好收拾,隻好裝到底,最後弄假成真。我知道一個例子是這樣的:某人“文革”裡裝傻寫批判稿,原本是想搞點小好處,誰知一不小心上瞭《人民日報》頭版頭條,成瞭風雲人物。到瞭這一步,就隻好裝下去瞭,真傻犯錯誤處理還能輕
些呀。
我反對愚蠢,不是反對天生就笨的人,這種人隻是極少數,而且這種人還盼著變聰明。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愚蠢裡都含有假裝和弄假成真的成分。但這一點並不是我的發現,是蕭伯納告訴我的。在他的《匹克梅梁》裡,息金斯教授遇上瞭一個假癡不癲的杜特立爾先生。息教授問:你是惡棍還是傻瓜?這就是問:你假傻真傻?杜先生答:兩樣都有點,先生,凡人兩樣都得有點呀。在我身上,後者的成分多,前者的成分少。而且我討厭裝傻,渴望變聰明。所以我才會寫這本書。
在社會倫理的領域裡我還想反對無趣,也就是說,要反對莊嚴肅穆的假正經。據我的考察,在一個寬松的社會裡,人們可以收獲到優雅,收獲到精雕細琢的浪漫;在一個呆板的社會裡,人們可以收獲到幽默——起碼是黑色的幽默。就是在我待的這個社會裡,人們可以什麼都收獲不到,這可是件讓人吃驚的事情。看過但丁《神曲》的人就會知道,對人來說,刀山、劍樹、火海、油鍋都不算嚴酷,最嚴酷的是寒冰地獄,把人凍在那裡一動都不能動。假如一個社會的宗旨就是反對有趣,那它比寒冰地獄又有不如。在這個領域裡發議論的人總是在說:這個不宜提倡,那個不宜提倡。仿佛人活著就是為瞭被提倡。要真是這樣,就不如不活。羅素先生說,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弟兄姐妹們,讓我們睜開眼睛往周圍看看,所謂的參差多態,它在哪裡呢?
在蕭翁的《巴巴拉少校》中,安德謝夫傢族的每一代都要留下一句至理名言。那些話都編得很有意思,其中有一句是:人人有權爭勝負,無人有權論是非。這話也很有意思,但它是句玩笑。實際上,人隻要爭得瞭論是非的權利,他已經不戰而勝瞭。我對自己的要求很低:我活在世上,無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見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願,我的一生就算成功。為此也要去論是非,否則道理不給你明白,有趣的事也不讓你遇到。我開始得太晚瞭,很可能做不成什麼,但我總得申明我的態度,所以就有瞭這本書——為我自己,也代表沉默的大多數。

王小波
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日

媒體評論  小波在一篇小說裡說:人就像一本書,你要挑一本好看的書來看。我覺得我生命中最大的收獲和幸運就是,我挑瞭小波這本書來看。我從1977年認識他到1997年與他永別,這二十年間我看到瞭一本最美好、最有趣、最好看的書。——李銀河

王小波說過,你在傢裡,在單位、認識的人面前,你被當成一個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你可能會被當成東西對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當成人,不是東西,這就是尊嚴。——柴靜

他代表的精神中國很缺乏。他那種舉重若輕的敘事方式影響瞭整整一代人。——劉瑜

    小波的好處顯而易見。第一,有趣味。這一點非常基本的閱讀要求,長久以來對於我們是一種奢侈。第二,說真話。這一點非常基本的做人作文要求,長久以來對於我們是

   小波在一篇小說裡說:人就像一本書,你要挑一本好看的書來看。我覺得我生命中最大的收獲和幸運就是,我挑瞭小波這本書來看。我從1977年認識他到1997年與他永別,這二十年間我看到瞭一本最美好、最有趣、最好看的書。——李銀河

王小波說過,你在傢裡,在單位、認識的人面前,你被當成一個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你可能會被當成東西對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當成人,不是東西,這就是尊嚴。——柴靜

    他代表的精神中國很缺乏。他那種舉重若輕的敘事方式影響瞭整整一代人。——劉瑜

    小波的好處顯而易見。第一,有趣味。這一點非常基本的閱讀要求,長久以來對於我們是一種奢侈。第二,說真話。這一點非常基本的做人作文要求,長久以來對於我們是一種奢侈。第三,純粹個人主義的邊緣態度。這一點非常基本的成就文章大師的要求,長久以來已經絕少看到。——馮唐

    把人倫和邏輯說的跟山巒水草般有趣,這是王小波。如果文字不能有趣,還要文字幹什麼呢?——李承鵬

    他的小說特別有趣,你可以從任何一句開始讀起,也可以從任何一句放下,不會想念其他的部分。王小波這個作傢的思維方式對我造成瞭很大的影響。——慕容雪村

    極其懷念王小波,一個真正的獨立作傢!——章詒和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一隻特立獨行的豬
插隊的時候,我喂過豬,也放過牛。假如沒有人來管,這兩種動物也完全知道該怎樣生活。它們會自由自在地閑逛,饑則食渴則飲,春天來臨時還要談談愛情。這樣一來,它們的生活層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陳。人來瞭以後,給它們的生活做出瞭安排:每一頭牛和每一口豬的生活都有瞭主題。就它們中的大多數而言,這種生活主題是很悲慘的:前者的主題是幹活,後者的主題是長肉。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可抱怨的,因為我當時的生活也不見得豐富瞭多少,除瞭八個樣板戲,也沒有什麼消遣。有極少數的豬和牛,它們的生活另有安排。以豬為例,種豬和母豬除瞭吃,還有別的事可幹。就我所見,它們對這些安排也不大喜歡。種豬的任務是交配,換言之,我們的政策準許它當個花花公子。但是疲憊的種豬往往擺出一種肉豬(肉豬是閹過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勢,死活不肯跳到母豬背上去。母豬的任務是生崽兒,但有些母豬卻要把豬崽兒吃掉。總的來說,人的安排使豬痛苦不堪。但它們還是接受瞭:豬總是豬啊。
對生活作種種設置是人特有的品性。不光是設置動物,也設置自己。我們知道,在古希臘有個斯巴達,那裡的生活被設置得瞭無生趣,其目的就是要使男人成為亡命戰士,使女人成為生育機器,前者像些鬥雞,後者像些母豬。這兩類動物是很特別的,但我以為,它們肯定不喜歡自己的生活。但不喜歡又能怎麼樣?人也好,動物也罷,都很難改變自己的命運。
以下談到的一隻豬有些與眾不同。我喂豬時,它已經有四五歲瞭,從名分上說,它是肉豬,但長得又黑又瘦,兩眼炯炯有光。這傢夥像山羊一樣敏捷,一米高的豬欄一跳就過;它還能跳上豬圈的房頂,這一點又像是貓——所以它總是到處遊逛,根本就不在圈裡待著。所有喂過豬的知青都把它當寵兒來對待,它也是我的寵兒——因為它隻對知青好,容許他們走到三米之內,要是別的人,它早就跑瞭。它是公的,原本該劁掉。不過你去試試看,哪怕你把劁豬刀藏在身後,它也能嗅出來,朝你瞪大眼睛,嗷嗷地吼起來。我總是用細米糠熬的粥喂它,等它吃夠瞭以後,才把糠兌到野草裡喂別的豬。其他豬看瞭嫉妒,一起嚷起來。這時候整個豬場一片鬼哭狼嚎,但我和它都不在乎。吃飽瞭以後,它就跳上房頂去曬太陽,或者模仿各種聲音。它會學汽車響、拖拉機響,學得都很像;有時整天不見蹤影,我估計它到附近的村寨裡找母豬去瞭。我們這裡也有母豬,都關在圈裡,被過度的生育搞得走瞭形,又臟又臭,它對它們不感興趣;村寨裡的母豬好看一些。它有很多精彩的事跡,但我喂豬的時間短,知道得有限,索性就不寫瞭。總而言之,所有喂過豬的知青都喜歡它,喜歡它特立獨行的派頭兒,還說它活得瀟灑。但老鄉們就不這麼浪漫,他們說,這豬不正經。領導則痛恨它,這一點以後還要談到。我對它則不隻是喜歡——我尊敬它,常常不顧自己虛長十幾歲這一現實,把它叫作“豬兄”。如前所述,這位豬兄會模仿各種聲音。我想它也學過人說話,但沒有學會——假如學會瞭,我們就可以作傾心之談。但這不能怪它。人和豬的音色差得太遠瞭。
後來,豬兄學會瞭汽笛叫,這個本領給它招來瞭麻煩。我們那裡有座糖廠,中午要鳴一次汽笛,讓工人換班。我們隊下地幹活時,聽見這次汽笛響就收工回來。我的豬兄每天上午十點鐘總要跳到房上學汽笛,地裡的人聽見它叫就回來——這可比糖廠鳴笛早瞭一個半小時。坦白地說,這不能全怪豬兄,它畢竟不是鍋爐,叫起來和汽笛還有些區別,但老鄉們卻硬說聽不出來。領導上因此開瞭一個會,把它定成瞭破壞春耕的壞分子,要對它采取專政手段——會議的精神我已經知道瞭,但我不為它擔憂——因為假如專政是指繩索和殺豬刀的話,那是一點門都沒有的。以前的領導也不是沒試過,一百人也逮不住它。狗也沒用:豬兄跑起來像顆魚雷,能把狗撞出一丈開外。誰知這回是動瞭真格的,指導員帶瞭二十幾個人,手拿五四式手槍;副指導員帶瞭十幾人,手持看青的火槍,分兩路在豬場外的空地上兜捕它。這就使我陷入瞭內心的矛盾:按我和它的交情,我該舞起兩把殺豬刀沖出去,和它並肩戰鬥,但我又覺得這樣做太過驚世駭俗——它畢竟是隻豬啊;還有一個理由,我不敢對抗領導,我懷疑這才是問題之所在。總之,我在一邊看著。豬兄的鎮定使我佩服至極:它很冷靜地躲在手槍和火槍的連線之內,任憑人喊狗咬,不離那條線。這樣,拿手槍的人開火就會把拿火槍的打死,反之亦然;兩頭同時開火,兩頭都會被打死。至於它,因為目標小,多半沒事。就這樣連兜瞭幾個圈子,它找到瞭一個空子,一頭撞出去瞭,跑得瀟灑至極。以後我在甘蔗地裡還見過它一次,它長出瞭獠牙,還認識我,但已不容我走近瞭。這種冷淡使我痛心,但我也贊成它對心懷叵測的人保持距離。
我已經四十歲瞭,除瞭這隻豬,還沒見過誰敢於如此無視對生活的設置。相反,我倒見過很多想要設置別人生活的人,還有對被設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為這個緣故,我一直懷念這隻特立獨行的豬。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九六年第十一期《三聯生活周刊》雜志)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沉默的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