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家強檔 – 九篇雪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6-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9956411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九篇雪》是李娟的**部作品,也是口碑極好的作品。一出版就在讀者中引起巨大轟動,眾多媒體紛紛指名道姓推薦。原來還有這樣有故事的人,新疆還有那麼多地方我們從來沒有見識過。

因為文筆巨好,她筆下的阿勒泰又從不為外人知曉,因此被梁文道、柴靜等人評為2011年文壇**的發現。

《九篇雪》也是李娟**的作品之一,王菲、陳坤、白巖松、李敬澤、朱天文等100多位名傢大腕讀後紛紛發文感嘆,一時好評如潮,文筆如此唯美的作品,幾十年內都不曾見得。現在,《九篇雪》已成為讀者心目中的經典作品。

李娟曾先後榮獲2006年第二屆天山文藝獎,2009年**屆在場主義散文新銳獎,2010年第九屆上海文學獎,2010年第二屆在場主義散文提名獎,2011年度人民文學獎“非虛構類獎”,是真正有幹貨的

內容推薦 《九篇雪》是李娟的第一部作品,寫的是李娟在少女時代跟隨傢人在新疆阿勒泰草原生活和做生意的全部故事。通過碼莊子、搭帳篷、做生意、趕牛、牧羊、找麻雀、住山野、走戈壁、挑水、吃抓肉、打工等一組組活生生的真實生活畫面,向外人展現瞭一幅幅不為人知的阿勒泰生活面貌。這些古老而又富有尊嚴的真實生活,充滿靈性,寧靜而又厚重,是一部令人如癡如醉而又深藏原始野性的西域牧歌。作品一經出版就引起轟動,眾多權威媒體紛紛指名稱贊。 作者簡介

李娟,著名散文作傢,文學傢,榮獲2010年上海文學獎,2011年人民文學獎,2012年朱自清散文獎。少女時代跟隨傢人進入阿爾泰深山牧場,經營一傢雜貨店和裁縫鋪,與逐水草而居的哈薩克牧民共同生活。至今出版有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請放聲歌唱》,在讀者中產生巨大回響,被譽為文壇清新之風。梁文道、王安憶、柴靜、《人民文學》評價她的文字是當代不可多得的文字。

目錄 再版自序

繡滿羊角圖案的地方
交流  
馬樁子  
小孩努爾楠
趕牛  
在河邊
媽媽知道的麻雀窩
繡滿羊角圖案的地方  
吃抓肉的事
行在山野  
吃在山野  
穿在山野  
住在山野  

再版自序

 

繡滿羊角圖案的地方

交流   

馬樁子   

小孩努爾楠 

趕牛   

在河邊 

媽媽知道的麻雀窩 

繡滿羊角圖案的地方    

吃抓肉的事 

行在山野   

吃在山野   

穿在山野   

住在山野   

野蹤偶遇   

 

這樣的生活

外婆在風中追逐草帽

什麼叫零下42度

牛在冬天

花臉雀

富蘊縣的樹

落葉的街道

房子破瞭

荒野花園

魂斷姑娘崖

挑水

像針尖 

空手心

這樣的生活

和鳥過冬

有關酒鬼的沒有意義的記敘

補鞋能補出的幸福

 

草野之羊

九篇雪  

草野之羊    

星空    

森林    

蝴蝶路    

童年    

暴雨臨城    

青春五號    

孩子的手    

風雪一程    

越過這片戈壁    

南戈壁    

故事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像針尖

 

 

我們真厲害,一個冬天吃掉瞭五百公斤大白菜,還有數不清的土豆和粉條,另外每天還消滅一公斤豆腐。

我們一共十來個人吃飯,其中幹活的隻有五六個。別小看這五六個人,吃起飯來足足超過另外一半人的兩倍。老板常哀嘆:“僧多粥少。”我看還是用“狼多肉少”這個詞更合適些。

那一整個冬天,我的胃口極不像話地奇好,看到什麼都想吃,怎麼吃也吃不飽,就算吃飽瞭,吃的欲望還是不肯稍減。有時候半夜醒來都會忍不住溜到廚房偷饅頭吃,哪怕是放瞭兩三天的又硬又冷的饅頭,一個人捂在被窩裡照樣嚼得噴香。餓得也很快,往往還沒等到下頓飯就已餓得心發慌,等熬到吃飯時間更是早已頭昏眼花,天旋地轉。

那段時間我們極忙。其中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們每天都得連著幹活二十個鐘頭左右,休息時間還不足四小時。每天起床時,老板娘一拍門,大傢萬分痛苦地掙紮起身,迷糊著眼東摸西摸到鞋子套上,打著踉蹌出去洗刷。順便說一句,晚上睡覺時我們連衣服都不脫,因為脫衣服也得花時間,早上穿衣服還得花時間,那點時間不如全交給睡眠……還因為實在太累瞭,衣服都脫不動瞭。總之起床時每一個人怨氣重重,忍不住絕望地嘀咕:“完瞭,又該幹活瞭!”

可是,隻有我一個人精神抖擻,喜氣洋洋:“太好瞭!又該吃飯瞭!”

飯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飯,無非中午饅頭稀飯,晚上燴菜米飯,半夜面條湯飯而已(此乃黑工坊,為提防工商局的和查暫住證的,我們從傍晚開始幹活,一直幹到中午,下午才休息)。但由於我們老板是山西人,山西嘛,一向以美食聞名,所以再不咋樣的東西也會給我們能幹的老板娘調理得百吃不厭。就拿燴菜來說吧,按理說大鍋飯的東西,再好也好不到哪兒去。可我們老板娘就有那個本事,把白菜、土豆和豆腐整得面目全非,真正雞鴨魚肉也不過如此,絕非吹牛。但也許並非像我說的那麼好吧,可能隻是當時的我真的太饞瞭。

再說那個吃飯的情景──那情景不說也罷,單看我們優雅的老板娘根本不屑與我們同桌就知道咋回事瞭。她總是一個人往飯碗裡撿點菜就遠遠蹲在墻角自個兒刨,有時候跑隔壁房間蹲著。他們一傢人都那樣,有一次我推開隔壁房門看瞭一眼,嚇一跳,房子裡蹲瞭一片(一傢老小六七個人)。有凳子也不坐。我一般站著吃飯,機器前一坐就是二十個鐘頭,屁股都坐成平的瞭,看到板凳就害怕。可大傢卻以為我這麼做是為瞭舒展腸胃,好多吃些。後來他們紛紛效仿,發現站著果然就吃得多些,然後都笑我。

隻有我和小卿、小焦三個女孩規規矩矩用碗吃飯。那幾個小子全用盆幹,省得添飯。他們怕添飯的工夫,比別人少夾幾筷子菜。又因為老板一傢子陰陽怪氣的,除瞭小卿外,我和小焦都不好意思續第二碗飯,隻好往菜上下功夫,因此也沒吃多大的虧。可惜後來這個小聰明被識破瞭,菜開始被定量,每人隻分一勺子半。把人恨死瞭。每天睡覺前都會擠出幾分鐘時間來罵老板。

後來才想起山西除瞭盛產美食,還盛產管傢,怪不得那麼精打細算。

打工的隻有我們三個女孩是外人,其他的男孩不是老板的兒子就是老板的侄子,要不就是女婿。後來又來瞭女孩小茍和男孩小孫。這下每天用電飯煲(最大號的)悶米飯時,鍋蓋總得被頂起來不可。靠院墻壘瞭一長排的已經儲放瞭大半個冬天的大白菜垛消減下去的速度更快瞭,老板娘的碎話也更多瞭。偏巧那幾天生意又不好,我們一連休息瞭好幾天。於是又多瞭一條讓人想不通的規矩:幹活時管三頓飯,不幹活時隻管兩頓飯。早晨的小米粥也愈見稀薄,有時候會吃出一兩塊南瓜,有時候什麼也沒有。甚至有時候裡面隻是一鍋開水攪一個蛋花,放一把芹菜葉子,掌點鹽和味精,就算是“湯”。這回他的親侄子和親女婿也開始不樂意瞭,端著個鐵飯盆,拿筷子把盆沿敲得丁當響。而且他的親兒子卻在裡間屋喝牛奶開小灶。

我也不知哪來的靈感,當即口占一絕:

小米稀飯南瓜湯,

玉碗盛來琥珀光。(太清太稀)

但使我傢老板能餓人,

管教你東西南北不分,

哪知何處是他鄉!

──所有人不管聽沒聽懂,一致叫好,哄堂大笑。我沾沾自喜不已,趁著老板一傢小灶還沒開完,索性又糊弄幾句:

淺淺一碟湯,

疑是地上霜,

舉頭嘆口氣,

低頭早已被搶光!

──他們更是高興得肚子疼,一個個趴在桌子上笑得起不來。我不知道我居然還能這麼出風頭,便也跟著傻笑。他們就這麼一直笑著,好像笑不完似的。我卻越笑越不對勁……回頭一看,老板娘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瞭身後……

一整個冬天都在為吃發愁。什麼樣的愁都有。我覺得我並不是那種沒出息的人啊,可真的每一天每一分鐘都在餓,不停地餓著。開始還以為自己是不是又要長個子瞭。結果個子一直沒動靜,體重的動靜倒大瞭起來。老板白天聯系業務,我們白天睡覺休息,平時很少見面。每次一見面,第一句話總會說:“生意越來越難做!”第二句則保準是:“小李又胖瞭。”就這樣,見一次面說一次,好像我一點活沒幹,盡在他傢享福似的。如果每一次的“小李又胖瞭”是在上一次見面的基礎上比較得出的結論的話,那這個冬天我也不知胖瞭幾百斤!實際上也不過隻有十斤而已(當然,也不少瞭)。

所以說,太發愁瞭!倒不是發愁胖,發愁沒吃的,更發愁吃飯的時候總得被嘲弄一番,或者幹脆在屈辱中、在大傢“我還以為女的吃的少”的嘲笑中續第二勺子飯的。尤其是老板的兒子,沒被他看見倒也罷瞭,一旦看見,總要開一句極沒意思的玩笑:“咦?不減肥瞭?”

“不減瞭。”我老老實實地回答。端碗回飯桌,又小聲嘀咕一句:“減你媽的肥。”

缺德的,飯都不讓人吃得心平氣和。

我那一段時間也不知怎麼瞭,滿臉疙瘩,成片成片地長,又不像是青春痘,因為非常癢,而且還流膿水。疙瘩一碰就破,每次洗臉時,毛巾上都血跡斑斑的。有時幹活時,血會順著面頰滴到商品上。嚇得要死,怕弄臟瞭賠不起。最嚴重的時候臉上有百十個疙瘩。這邊剛平復瞭那邊又冒出頭來,如此延續三個月,臉頰和額頭上紅紅黃黃的一片,惡心死瞭。我沒有錢看病買適當的對癥之藥,隻好拼命吃牛黃解毒丸。我想這大約和熬夜和精神緊張有關。可我們老板卻一口咬定那是由於我們平時吃得太好的原因。他說他傢三四天就消滅一公斤清油,就因為油水太大瞭,所以得靠痘痘代謝。還說,誰叫我們整天坐縫紉機前不運動……放屁!小卿說,就算三天四天消滅十公斤清油也沒辦法叫你傢的土豆白菜做成山珍海味。

我們承認老板娘做菜的確不心疼油,因為十幾塊錢一公斤的肉都省掉瞭,再去省五六塊錢一公斤的油就實在沒趣瞭。男孩子們天天嚷著不是來打工的,是來當和尚的。肉嘛,有時候也有,比如有一次吃飯時,老板滿菜盆扒拉遍瞭,就找到過一塊!找到後連忙送到老板娘碗裡,又轉臉對我笑道:“小李真是近視眼,肉就在你那邊的眼皮子底下都看不到!”我實在沒那個本事看到。一巨盆菜對二兩肉,真就是海底撈針啊。

春節前夕,小孫和老板的寶貝女婿都因缺乏維生素而患瞭甲周炎,我們另外幾個沒得那病的,也手指頭倒皮重生,牙齦出血。刷起牙來,滿嘴紅紅的牙膏沫子。我們有好幾個月沒見過新鮮的綠色蔬菜和水果瞭。

但是,我絕非訴苦。不知道誰說過的,年輕時吃過的苦都不算是苦,更何況我還特別地年輕,精力充沛。連續加班近五十個小時,隻需睡一覺立刻緩過來,仍然精力充沛。我所知的疲倦像夢一樣恍惚遙遠,那些疲倦對我來說不會比任何一種微小的快樂更刺激人。我過著忙碌辛苦的日子,心裡想的卻是金光燦爛的未來。我因年輕而什麼也不在乎,什麼也打擊不瞭,我再大的痛苦也不會超過兩個鐘頭。

當初我在傢裡吵著鬧著要出去。我當時那個男朋友說:“也行,讓她去接受一下社會的約束吧。”好像存心等著看笑話似的。我也的確受到瞭約束。但青春仍在,強度再高,時間再長的勞動也沒能阻止它日益的盛大鮮艷,勢不可擋。我甚至覺得它已經筆直越過我破樊籠而去,奔向更廣闊的天地。我呢,就在後面踉蹌跟著,像在童年中追趕風箏一樣愉快地追逐。有時也在想,要是有一天跟丟瞭怎麼辦?要是有一天,被它遠遠地拋棄……

不管怎麼說,年齡在那裡擺著。我可以擔心的事情還是不會很多。活幹不好嘛,隻要挨挨罵,心就會好受些;進度跟不上隻要再努力一把還是可以做到的;再忙碌,開小差的時間還可以擠出來;再煩躁,生活總會給人備以種種出氣筒供發泄;再寂寞,也總會有不寂寞的明天,總會有結束。

隻有那個吃飯的問題不好解決!我總是餓,總是餓!吃瞭還想吃,飽瞭還想吃,整天被食欲折磨得眼神都古裡古怪的。吃完飯就搶著洗碗,洗碗時趁機偷點剩飯……挖一塊白米飯,掰一口涼饃饃。越嚼越香,越吃越想吃。我完瞭……

我們一領瞭生活費(一個月隻能領五十塊,當時定的工資是一個月二百五。我真是個二百五……),就走很遠的路去較繁華的一個街口買一位回族老漢的煎餅。我們比較過的,他的煎餅做得最大,而且也最好吃,甜甜的,還有一股子雞蛋和奶油的味道。我們邊吃邊往回走,走到傢餅子也吃完瞭。絕不會給男孩子們留下話把子。我們有時還稱瞭糖,很小的一粒一粒。幹活時餓瞭,偷偷剝一顆往嘴裡塞。每次能香甜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那是最便宜的一種水果糖,哄小孩都哄不過去。以前在自己傢裡,瞧都不會正眼瞧它一下。

後來有一天他們在我的工作抽屜裡發現一大堆糖紙(那段時間實在太忙,沒時間把它們清理出去)。一個個都用瞭瞧不起的眼光看我。我的胖和我的饞最終被更確鑿地聯系到瞭一起。有一次我要進工房時,在門口聽到老板兒子正在裡面誇張地模仿我的口氣說話:“──啊──太好吃瞭!這麼大的紅薯,太好瞭……”然後很多人哄堂大笑,一個個紛紛拿腔拿調哼哼嘰嘰學瞭起來──“太好瞭……太好瞭……”我在門口站瞭半天,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後終於推開門的時候眼淚一下流出來,又慌忙把門拉上。

也許我真的太饞瞭。為什麼別人就不是那樣呢?大傢沉默而緊張。踏踏實實地幹活,踏踏實實地吃飯。吃得再多瞭不會像我這樣心虛,慌亂,無所適從,做作極瞭。至少不會像我這樣總是引人註目。大傢幹活總是太累,總是胃口不好,總是飯都不吃就回去躺倒睡下。大傢一般都有胃病,一般更在乎年底的工資能不能準確結算。他們好像都不再年輕瞭,雖然我們年齡都差不多。

而我呢,打工換瞭一個地方,又換一個地方,後來漸漸地也不能熬夜瞭。半夜也開始打瞌睡。痘痘也沒瞭,胃口也倒瞭,人也瘦瞭。端起碗來愁眉苦臉地一口口下咽;放下碗又發愁工資的事情。好像這點工資可能是我這輩子賺到的最後的一筆錢似的,又好像自己馬上就要變成一個沒用的人瞭。當別人狼吞虎咽飛筷走勺的時候,我的胃一陣一陣地擰疼。我渴望餓的感覺。突然想到,人就是這樣漸漸老掉的,卻又想不出這種情況具體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怎麼想也想不出。肯定是有一天發生瞭一件特別的事情,才讓我神不知鬼不覺一下子變成這樣瞭。什麼事情呢?我又使勁想,卻想起瞭另外一些日子裡的另一些事情,更多更多的那些事情。奇怪,以前就怎麼把它們給忽略瞭呢?它們都是小事,太微小瞭,隻有針尖那麼大。但也隻有針尖紮著人才會最疼啊。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九篇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