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買不可 – 上躥下跳的人們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96
  • 字 數:330000
  • 印刷時間:2009-1-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3936234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這是梁曉聲**的一部散文集。說它是散文集,其實有些不當,倒莫如說是一部思想集、雜感集。在中國當代作傢中,梁曉聲的筆所涉及的文體,無疑是特別廣泛的。他對世事及史事的角度,總是那麼的與眾不同,並且總能給人以思想啟發。   內容推薦 這部集子收入的差不多全是2008年內寫的一些文字。
2008年對於中國實在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一年。
作者筆下流淌出的感受、感慨與感動本不應僅僅這些的,事實上也不僅僅這些。他用筆記錄下來的,隻不過是我頭腦中平日所思所想的一部分而已。
依我的眼看來,目前之中國,似乎又可以謂之為“故事中國”。 作者簡介 梁曉聲,1949年出生於哈爾濱,祖籍山東榮城。現為中國語言大學教授,中國作傢協會會員。自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創作至今作品逾千萬字。作品曾多次榮獲國傢級大獎。代表作有《今夜有暴風雷》、《父親》、《雪城》、《浮城》、《一個紅衛兵的自白》、《中國社會各階層分析》、《 目錄 出版說明
自序
論民主
關於民主的斷想
民主與愛國
民主與主義
我的1978
再版說明
關於傳統文化之斷想
論大學精神
人和欲望的幾種關系
兩種人
何妨減之
世無大國
我們何以不和諧? 出版說明
自序
論民主
關於民主的斷想
民主與愛國
民主與主義
我的1978
再版說明
關於傳統文化之斷想
論大學精神
人和欲望的幾種關系
兩種人
何妨減之
世無大國
我們何以不和諧?
不能保護難以文明
關於城市的斷想
時常想起方志敏
革命與文學
關於文藝之本能性與自覺性
隻看到的應看到的
關於文藝這種“軟實力”
文藝三元素
關於評論
關於不幸、不幸福與幸福
在民盟中央文化學習班的發言
關於希臘神話的人文解讀
雨果——夾在鐵鉗齒口的作傢
關於《三國》及其他——答學子問
美女與美人計
《賣火柴的小女孩》是寫給誰們看的?
讀學子習作有感
讓我們的頭腦聰明起來
聽“秋雨時分”有感
伊人如鳳俊友如斯
一個人的文、史、哲
讀賞張鳴
我們這些動物——白衍吉《人生筆記·歲月琴弦》讀後
上躥下跳的人們——《鬼商》代序
以生命為社會之燭的人
蠟炬成灰的過程——《景克寧傳》序
文化是我們另外的故鄉
人性永遠的享受:美之溫暖——評賀文慶的少女人物形象組畫
回憶的意義
青春記憶裡的“紅”與“黑”
一片冰心在玉壺——關於柳城的《電視電影三字經》
關於我們的“微妙”缺點——評葛佳的《老同學》
致仁山
倦怠的豈止是教師?
父母是最樸素的人文
美麗的哈爾濱
在那裡是
畫之廊
老水車旁的風景
茶村印象
王媽媽印象
蝶兒飛走
一個陌生女孩的來信
關於民族遺風的斷想
希望在於孩子
沒有誰的媽媽會
把觀察這種享受還給孩子
關於傢長、孩子和作文
關於作文的雜感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論民主

事實上,民主作為一種人類社會的現象,古已有之。
諸侯稱霸的社會有諸侯們的民主現象;皇權一統的社會有皇帝們的民主現象;推而論之,大約氏族時期,無論父系還是母系,也自有其民主現象吧?
在中國,後來被史傢稱為“帝”的堯舜兩位氏族首領,便在民主現象方面有過良好表現。也有史傢認為,包括禹在內的“三帝”,並不真的存在。即或如此,假托的民主表現,也還是可以證明人類對於民主的早期想象。
堯是有後代的,卻將帝位傳給瞭深孚眾望的舜,這不能不說是“天下為公”的做法。舜也是有兒子的,卻將帝位傳給瞭禹,而且禹還是遭罪誅之人的後代(傳說禹的父親因治水無果,被砍瞭頭,很可能還是經舜批準的),這也不能不說是“天下為公”的典范。禹也是一心想要以堯舜為榜樣的。考察期滿瞭的第一位接班人,不幸死在他的前邊。而第二位接班人尚未來得及接他的班,他自己卻猝死瞭。偏偏他的兒子又有野心,威脅合理的接班人不許接班;偏偏合理的接班人又怯懦,所以也就不敢相爭,結果禹的兒子成為首領瞭。成為首領後,一不做,二不休,幹脆將合理的接班人殺瞭。
“天下為公”的歷史隨之終結,傢天下的歷史隨之開始。這一開始,也就一發不可收拾。古代人的權力崇拜,遠比近當代人強烈得多。權力得來不易,傢傳才心安理得,自然視民主思想、民主言論為大逆不道。
周武王伐紂,建立瞭周朝,分封有功者,立諸侯,起初也是想民主些個的,要求諸侯們每年年末到王朝所在地開一次會,互相交流統治的經驗教訓,很有點兒聯邦的意思。這方式,也不能不承認是人類早期的民主現象。但是,又要天下太平,長治久安,又要一國權力傢傳,永遠姓周,這就特難。
好景不再,周王朝也瓦解瞭,於是群雄爭霸,烽煙四起。
孔子一生大願是“克己復禮”,所要復的正是周朝那一種制度。也許在他想來,那是光復民主。所以他的學生子路倡導文明祭祀,不殺活牲,孔子的反應是很冷漠的。子路不解,質問他何以不熱忱地支持自己,他則嘆道:“唉,你眼裡隻看到瞭幾頭牲畜的可憐,我心裡日夜思想的卻是何年何月才能恢復周天朝的那種禮啊!”
憂國憂民心境,令人感動。
假如孔子至今還活著,假如我們問他,周天朝那一套封建秩序和那點子封建民主,恢復瞭又怎樣呢?您明明心裡清楚,那終究是不可持續的啊!他肯定是答不上來的,或者他認為,世代君王都接受他的諄諄教誨,爭做仁君,便可持續瞭吧?但我們清楚,那不過是他的天真理想。
後來的君王們倒是都極敬起他的學說來瞭,但沒幾個真照他的教誨做仁君的,而是要求百姓照他的教誨做良民……
中國歷史上的情形如此,外國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就說英王喬治一世吧,統一瞭疆土之後,實行圓桌會議,十幾位有功的騎士,不但可以與他平等似的圍坐著共議國事,還可以那樣子和他共飲共食,碰杯同歌。比起中國最開明的封建君王與大臣們的關系,也還是民主多瞭PE?但那又怎麼樣呢?喬治一世一死,兒子稱君,十幾位有功的騎士們,還不是一個一個被殺害瞭嗎?到瞭喬治八世,自己亦難逃身首兩處的下場。
沙俄女皇葉卡捷琳娜仿佛也是很樂於實行民主的,有新思維的人都有幾分可能被她宣入宮中,待之以禮,賜給爵位。連法國的伏爾泰也成為過她的貴賓,並且寫過錦繡文章,贊頌她的“與時俱進”。但法國一興起真的民主革命來,遠在俄國的她便視為洪水猛獸瞭。一聽說路易十六被“公民議會”處以死刑瞭,她立刻下令出兵,幫助法國保王派武裝力量鎮壓革命,視為己任,“替天行道”……
封建社會制度之下,民主從來都是現象,從來都是陪襯封建統治的“秀”。封建制度是絕不允許民主也制度化的…… 

但古羅馬的情況卻那麼例外。
在人類的社會中,民主作為一種形式,最先出現在古羅馬文學中。普羅米修斯的故事,一經從希臘神話中被移植到瞭羅馬神話中,便發生瞭微妙的情節改變:
人類不堪神們不斷升級的崇拜指示和祭祀要求,隻得和神們進行迫不得已的談判。
要進行談判就得有談判代表,普羅米修斯成為人類公推的談判代表。他的談判條件隻有兩條——人類願意對神們保持崇拜和敬畏,也願意因而履行祭祀的義務;但神們不能對人類施加太多太高的要求,使崇拜和敬畏成為人類的精神負擔和壓力;並且神們也當集體自律,還應將人類最需要的火無條件地給予人類……
這是人類公推的代表,首次向神權理直氣壯地提出人權訴求的文學記載,可視為人權最早的“白皮書”,當然也可視為人類最早的民主思想的萌芽。
可能正因為這種最早的民主思想形成於羅馬,後來在古羅馬出現瞭“元老院制”。全世界都不得不承認,是羅馬人首先在自己的古國裡將民主制度化瞭。
細想想,令我們後人難免困惑——當時的羅馬,其實還是一個兼有顯然的奴隸制特征的封建制古國,怎麼就會產生瞭“元老院”那麼一種特現代的民主形式呢?
民主現象是一回事,民主制度是另一回事。
民主隻有制度化瞭,才進而合法化瞭;隻有合法化瞭,人民才能變為公民,才能擁有公民的公權力。
由於有瞭“元老院”,古羅馬才廢除瞭帝王制,改為“保民官”制。
愷撒起初隻不過是“保民官”。他這位“保民官”當多久,取決於“元老院”和羅馬公民對他的政績評估如何。倘若他當得不好,別人經由公選取代瞭他,便是既合理也合法的事瞭。當時一心想要取代他的,自然是另一位統帥眾兵的將軍龐培。
“元老院”倒是使一個古國在民主方面制度化瞭,但並不意味著這一個古國於是成為理想國瞭。最血腥、最野蠻、最殘酷、最違背人性的事情依然發生在羅馬,便是經常發生在角鬥場裡的事情,便是奴隸非人,奴隸主有權任意懲罰、買賣乃至殺死奴隸。
而且在元老、貴族和保民官之間,權力爭鬥、爾虞我詐司空見慣不足為奇,暗殺手段也是傢常便飯。
愷撒不甘於僅僅做“保民官”,打算稱帝,結果被元老們所殺。
對於愷撒,這是悲劇;而對於一個古國的民主制,即是迫不得已。
隻要人類的歷史仍處於封建制度的歷史時期,民主即使制度化瞭,也無法保證國傢的公權力不被權力欲極大的人個人化。
又比如拿破侖…… 

古羅馬帝國後來形成瞭意大利公國。
由於這個公國曾有過以上歷史經歷,文藝復興運動首先發生在意大利實屬必然。那時的意大利,資本主義已見倪端,資產階級已經產生。
任何一個新階級都必然是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的階級。資產階級不屑於僅僅充當封建貴族階級文化的“異己繼承者”,對於勞動人民的大眾文化又看不上眼,所以備感文化饑渴。如果不能盡快擁有屬於自己的文化,那麼將不但在文化方面被封建貴族階級所蔑視,也會被勞動人民所譏笑。這是意大利資產階級文藝復興運動的初衷。
隻要有階級存在,文藝就既不但註定具有階級的形式特征,也註定具有階級的思想色彩。復興來復興去,不同於封建貴族階級的文藝產生瞭,資產階級的社會思想也悄然形成。
像孔子“克己復禮”是由於有一個周天朝的“樣板”存在過一樣,意大利資產階級的文藝復興,也是由於有一種古羅馬的民主制曾存在過。
資產階級的社會思想一經形成,資產階級的革命行動隨之發生。那一行動之目的在於顛覆帝制。肩負那一使命的群體叫“黨”,具體說是“燒炭黨”,因為他們經常裝扮成販賣炭的腳夫進行串聯,凝聚力量。
《牛氓》中的主人公亞瑟後來便是燒炭黨人。
法國著名作傢司湯達的小說《法尼娜•法尼尼》,內容寫的便是一位意大利貴族小姐與一名青年“燒炭黨”人之間的愛情故事。
司湯達曾作為法國的外派官員在意大利生活過多年。
文藝復興的接力棒一經傳到法國,於是演變為啟蒙運動。
資產階級的革命隨之在法國全面爆發。
民主是需要用血來換的。法國資產階級流不起那麼多血,便將平民階級鼓動起來,和他們一起造反。平民階級對於造反這類事一向很來勁,資產階級反而被嚇著瞭,就反戈,再與封建貴族階級聯合起來,鎮壓平民階級的造反。封建貴族階級、資產階級、平民階級,三方面都死人無數;三方面人的手上,都交錯沾染瞭別的兩方面的鮮血。比起來,平民階級所流的血最多。
人類用血澆鑄出瞭一部《人權宣言》。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上躥下跳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