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主打 – 周末田舍生活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01
  • 字 數:103000
  • 印刷時間:2015-12-1
  • 開 本:32開
  • 紙 張:純質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44281089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在城市工作,周末到鄉間生活,一種富足而新穎的生活方式   ★周末遠離都市喧囂,在黃鶯鳴叫中起床,在漫天繁星下入睡,看日升日落,任四時更替,這樣生活就好   ★《京都山居生活》展示瞭美好恬靜的生活方式,《周末田舍生活》將田園夢想變成人人都觸手可及的現實   ★大量精美照片與趣味文字,全方位呈現都市田園兩地生活   內容推薦   也許你眷念都市的便捷,又難以割舍鄉間的寧靜,《周末田舍生活》正好帶來一種兩全其美的生活方式:工作日待在城市,周末來到鄉下,不是旅行,是一種富足而新穎的生活方式,將鄉間田園夢想變得觸手可及。
《周末田舍生活》的作者馬場未織從小在城市長大,有三個孩子。他們一傢在鄉下找到一所古舊農居和一片廣袤田地,平日在城市上班,每周五驅車兩小時趕到鄉間度過周末――
“我們有兩個傢,一個在東京,另一個在千葉的鄉間。起初想讓孩子接觸大自然,才來到美麗的田園,但年復一年,我們並肩面對困難,一起欣賞眼前美好的事物,自己也深深愛上瞭這裡。”
在鳥鳴中起床,在繁星下入睡。看日升日落,任四時更替,這樣生活就好,不需要很多別的東西。

 

作者簡介   馬場未織,日本作傢,1973年出生於東京,原從事建築設計行業,與傢人一起,從2007年開始兩地居住生活,來往於東京和“第二故鄉”南房總已達兩百多次。代表作有《周末田舍生活》和《建築學女生的見聞》等。 目錄 前 言
第1章 遠離鄉間,向往田園
第2章 尋找理想的土地
第3章 邂逅命中註定的土地
第4章 周末田舍生活
第5章 往返於南房總和東京的生活
第6章 從迷茫到下定決心
第7章 由內及外傳播田舍生活
第8章 所謂兩地居住
後記
媒體評論   ★雖然還處於實踐和探索中,但這種兩地生活的方式很符合未來社會――山崎亮(著名建築工程師)
★日本實行兩地區居住的人口大約有100萬,預計2020年這個數字將達到680萬,2030年將達到1080萬。 ――日本國土交通省
★這是一曲對永恒的大自然和不斷變化的人類的贊美之歌。丟掉禁錮自我的外在環境,才能成為真正的自然人。 ――讀者評論
★富有的生活是難以用金錢買回來的。――讀者評論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本來是想著對孩子們,尤其是對喜歡生物的兒子新尼有好處,才過上瞭兩地生活。可是開始嘗試之後,“父母給孩子創造體驗自然的機會”這種片面的印象消失得無影無蹤。
鄉下有旱田,有水田,有河流和山川,置身其中便能感受到生物的豐富多彩。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遠遠超乎想象的精彩事件接二連三地發生,全傢人不禁時而驚嘆時而感慨。
其中印象最深的,應該要數在大自然中尋找可以食用的東西瞭。
二月的南房總非常寒冷,甚至讓我生出上瞭帶“南”的名字的當而後悔莫及的心情。當然,在這個生物活動跡象最少的時期,也有值得期待的事。
早晨,太陽還沒從山那頭露出臉,我們就在微暗的晨曦中起床瞭,在睡衣外面套上搖粒絨外套,外面再加一層搖粒絨外套,再套上鼓鼓的羽絨服。“這周應該出來瞭吧。”我們出門去找某種東西,在斜坡上彎著腰四處走來走去,聚精會神地尋找。
不久,不知從哪裡傳來興奮的喊聲:“找到啦!”
枯萎的草覆蓋著四周的地面,中間長出瞭散發著柔光的灰白色芽兒,那是款冬花莖。
用凍僵的手摘下這種芽兒,就會冒出凝聚著生命力的香氣。那香氣濃鬱得令人震驚,似乎還帶著綠色的氣息,彌漫在寒冷的空氣中。“好香啊!”我不禁大叫。孩子們聽到瞭,都跑來爭先恐後地把鼻子湊上去。
“哇,好香的味道。”
“我的才是好香的味道。”
“明明是冬天,卻有草的香味。”
“明明其他地方的草都還沒長出來。”
“可款冬花莖也是草呀。”
孩子們各執己見,都說自己感覺到瞭春的氣息,一場小小的戰役拉開帷幕。
中午就趕緊將它做成天婦羅。氪燈大小的款冬花莖纖細柔軟,一炸就熟。廚房和外面一樣冷,不快點吃,天婦羅就會變涼,所以撒上鹽當場就吃。
呼呼……真、真好吃。
哎呀呀,怎麼會有這麼幸福的味道。
真好吃,真好吃。我帶著苦笑,看著費勁地往嘴裡塞天婦羅的孩子們,感到非常幸福。
味道這個東西,其實一半是出於心情。把自己找到的款冬花莖趕緊做成天婦羅吃掉,這才是真正的奢侈,連孩子也能明白這種道理吧。我們不分大人小孩,吵吵嚷嚷,精神十足地團結在一起,像施魔法般把略帶苦味的款冬花莖變成瞭春天的味道。
另外,我們還炸過從河裡釣來的條紋沼蝦。新尼把暑假的研究課題定為“吃活的東西”,一點點試吃雜七雜八的東西,條紋沼蝦是其中一個實驗。(真的吃瞭各種東西,但烏蘞莓太難吃,實在受不瞭。)
新尼當時在東京傢裡的水槽中養瞭條紋沼蝦,為自己的矛盾心理(能吃下買來的蝦,卻不敢吃釣來的蝦)苦惱一番後,決定用最不會讓蝦痛苦的方法來吃,放入油裡炸。
河蝦扭動著透明的身體在水中遊來遊去,十分可愛。“不用勉強自己吃吧?”我問。但新尼的眼神很堅決,仍在緊張地做準備。“裹上面粉炸太可憐瞭,就這樣直接放進油裡。蝦沒有痛感吧?還沒感覺到熱就失去知覺瞭吧?”
吃有生命的東西時,我們有種神奇的感覺,似乎無法簡單地用恐懼、內疚或感謝的話來概括。
“我要放進去瞭。”新尼看起來要哭瞭,表情僵硬地用網撈起水槽中的蝦,扔進油裡。
唰――
油鍋泛起泡泡,蝦在裡面一瞬間就變得通紅。
“哇,變成可以吃的東西瞭。”
它一瞬間就變成瞭和當作下酒菜出售的小脆蝦一樣的食物,說實話,跟我們預想的不太一樣。
新尼用長筷子夾起蝦,張嘴一口吃下。
“怎麼樣?什麼味道?”我問。
“好吃,就是普通的蝦的味道。”
從親手捕捉活物的興奮,到經歷殺生的為難,再到品嘗美味的喜悅,新尼這種心理變化,讓在一旁看著的我也感觸頗深。
說起來,一九三五年出生的父親不問原因,像條件反射般地討厭剩飯,連孩子吃剩的東西也覺得可惜,想吃掉或收拾起來。現在,新尼好像也要成為那樣的人瞭。
“不要把飯剩下。”“你把變成食物的生命當成什麼瞭。”新尼每天嘮叨著妹妹們,比父親還要有父親的樣子。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周末田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