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強品 – 我的真文字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純質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視野叢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8655062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藝術傢徐冰**本個人文字書;

★全書凝聚徐冰幾十年來藝術創作生涯中的深刻體驗與思想精華;

★百餘張由徐冰親自挑選與編排的藝術作品圖片;

★全面展現藝術傢個人創作面貌的同時,也對中國當代藝術整體的歷史與現狀進行瞭精彩的紀錄與反思。

 

  內容推薦

視野叢書(6冊)由北島發起、主編並作總序推薦,張承志、徐冰、李零、韓少功、汪暉、李陀等集體呼應,集合瞭六位中國當代活躍在文藝領域的至為重要的作傢、批評傢、藝術傢,由他們梳理自己的成長經歷和思考脈絡,精選出足以體現這六位作者數十年來思想精髓的代表作。視野叢書高度濃縮地呈現瞭當代中國極具創造力和影響力的思想寶庫。視野叢書文字可讀性強,面向普通讀者,讓他們得以循著文化思想的脈絡,追蹤當代中國的種種問題,獲得思考的樂趣。

《我的真文字》是藝術傢徐冰第一部個人藝術散文集,第一部分講述徐冰自己的藝術創作成長過程,以及對藝術創作的思考。第二部分圍繞十個重要作品,進行介紹和闡釋。全書以清晰的脈絡,完整、深入地表現瞭其藝術創作的才華和理念,不僅能讓專業美術工作者系統瞭解這位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藝術傢的創作,也使得對當代藝術感興趣的一般讀者窺見當代藝術的基本面貌。文字樸素、生動,具有很強可讀性。大量圖片也增強瞭全書的視覺效果。

 

作者簡介

徐冰,中國著名版畫傢、藝術傢,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1999年獲得美國文化界最高獎麥克·阿瑟獎, 2007年獲得美國版畫藝術終身成就獎,2015年榮獲美國國務院AIE藝術勛章。

作品被中國美術館、倫敦大英博物館、美國紐約及艾維姆美術館及北達克達美術館、日本琦玉縣立現代美術館、澳大利亞國傢畫廊等各大收藏機構收藏。

 

目錄

寫在前邊的話

 

上輯 藝術隨筆

 

愚昧作為一種養料

復數與印痕之路

分析與體驗

東村7 街52 號地下室

這叫“深入生活”

TO(致):雅克· 德裡達先生

9 · 11,從今天起,世界變瞭

齊白石的工匠之思與民間智慧

懂得古元

畫面的遺憾已減到最小,可以放手瞭

東方紙的美意

點石成金的特權

給年輕藝術傢的信

關於現代藝術及教育的一封信

心有靈犀

 

下輯 關於作品

 

《天書》

《動物系列》

《英文方塊字》

《魔毯》

《文字寫生系列》

《煙草計劃—1、2、3》

《木林森》

《背後的故事》

《芥子園山水卷》

《地書》

 

媒體評論

他們穿越時代與個人的秘密通道,以各自的閱歷與寫作,在不同的坐標上互相輝映。——北島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東方紙的美意
紙是誰發明的,就像人是從哪來的一樣,一直有爭論,這爭論是由於對紙的定義有分歧。紙被人類所造,但其千姿百態卻讓創造它的人類不知道怎麼界定它。從小老師就說,紙是漢代蔡倫發明的,但我們長大瞭,考古又發現瞭比蔡倫更早的紙品。但我覺得蔡倫還是瞭不起,因為他最早使用麻這類取之不盡的自然原料造紙,從此紙得以廣為天下所用。
古有“千年絲綢萬年紙”的說法。中國人對紙有一種敬重與信賴,這緣於這個民族對自然的敬重和對文字的信賴。從中國人開始用自然原料造紙起,紙即為天之恩賜,因為中國人天性中有對“天意”的敬畏。紙是自然凝結之物,每一個細處都是天成的。是天人合一的自然觀,讓中國人最早找到瞭“紙”;中國人與紙為伴的過程,又強化瞭民族的文化性格。
中國書法之美,於書、紙並茂之境。筆帶著水與墨在紙質的縫隙中遊走,在水分被蒸發之瞬間,墨的軌跡被定格於紙間,自然天成,變化萬千,是藝人一生與紙莫逆的結果。人之境界仰賴造化的承載與傳達。在中國,優秀的藝術傢最懂得給紙留出餘地,借自然之品質助人境界之提升。
在這個民族,紙是作為文化承載之象征物受到尊重的。中國有“紙抄紙”的說法,講的是中國繪畫通過對前人作品的臨摹被傳承,是由紙承載的。紙與文幾乎是一件事情。在中國有“惜字紙”的傳統,即帶字的紙頭是不能穢用的,要收集起來,拿到文昌閣專用的字紙爐去“火化”,紙灰則置入壇內,最後投入河中。在中國傳統習俗中,祭拜儀式總是焚化用紙做成的冥錢、紙馬等,來告慰在天之靈。紙是人間與靈異世界溝通之物。
紙比起其他材料,屬陰。中國文化的性格與紙的性格,尤其是東方紙的性格有許多重疊之處。我的創作自然也與紙發生許多關系,這關系我體會最深的即是一種糾結。
這裡講幾件事。我印制作品《天書》時,拿著刻好的版子來到北京郊區的一傢古籍印制廠,一切順利,但開印被延誤瞭一個星期,這不為別的,隻為紙張的選擇問題。我與印書老藝人鎖定瞭三種紙。他首選“玉扣紙”,是用精細麥草原料所制,摸起來綿密如絲,看起來是淡淡的秋黃色。此紙又稱“官邊”或“花箋”。
古有“紙之精致華美者稱花箋”之說。這批紙是廠裡幾十年前剩下的。中國紙像酒,越放越醇厚,紙可以放成比金子貴。第二種選擇是“藏經紙”。當時這小廠正在印《大藏經》,是國傢項目,為此仿制瞭一批藏經紙:原料為麻、楮皮、桑皮,肌理有簾紋,色如白玉,摸起來像摸在綾子上。“藏經紙”這三個字就夠吸引我瞭,我的書用和《大藏經》同樣的紙,自己都覺得瞭不起。第三種選擇是我找來的一種古色古香的元書紙,是以竹綿為原料的。這種紙的紙質不貴,但它的古舊感是我要的。思前想後,哪種都舍不得放棄—選擇是最累人的事,索性一百二十套書用瞭三種紙,各三分之一。這三種自然紙色的微妙變化,讓這些書在裝置中的感覺好極瞭。
1992年我做《後約全書》,需要用一種有歐洲古典感覺的紙,重要的是沒有添加劑。這要是量少並不難,但量大就需要錢瞭。
如果在紐約或日本按單張購買,算下來就是天文數字瞭。我回到中國去碰碰運氣,最後在“新華印刷廠”找到瞭理想的紙。這種紙叫“政文紙”,政治的“政”,文件的“文”,是“文革”前政府為印英文版《毛澤東選集》專制的一批紙。印毛主席的書當然要選料精良,放一千年也不變質。就像南唐時為李後主專門制作的“澄心堂紙”,被形容為“膚如卵膜,堅潔如玉,細薄光潤,為一時之甲”。權力的需要常是促進工藝質量進步的動力。多年後,友人林似竹(BrittaErickson)女士送我一套舊版英文《毛選》,我把《後約全書》拿出來對照,確是完全相同的一批紙,也證實瞭新華廠老師傅當時講的那段關於這批紙的故事。
在中國,對紙性最瞭解的當屬裱工。裝裱紙品記載最早為公元四五世紀。中國有句老話叫“三分畫七分裱”,可見裱的作用。裱畫在發展成用絹或綾裝裱之前主要用紙,也可以說是紙色之美,占瞭七分。作品《鬼打墻》的那些大軸,是我自己在美國威斯康星州麥迪遜的一個大倉庫裡,幹瞭大半年裱出來的。那是與紙較勁的大半年。從長城上帶回的拓片,用的是“高麗紙”(在中國民間代替玻璃的糊窗紙)。裱褙紙是從安徽涇縣訂購的宣紙。宣紙以涇縣“宣城”而得名。宣紙以檀皮為主料,精細、柔軟,是中國畫主要用紙。裱畫能駕馭紙性是專門的技術。裱畫時要把紙徹底打濕,看起來像是把作品毀掉一樣。再結實的紙打濕後,嫩得就像蛋糕,操作起來就很難。但在幹燥的過程中,紙的抻力又很大,性強的紙可以抻動百斤的重力。幹濕間尺寸的伸縮,沒有多年的經驗是無法把握的。裱畫時空氣的溫濕度差一點也不行,這時的紙比病人還嬌氣。我那年從夏天幹到入冬,裱到後來,不知為什麼,裱好的大軸,幹後總是要繃出裂縫來。我調整濕度和糨糊的黏度都不行。我把大軸繃在地上,四邊壓上重物,但第二天一看,不是重物被移動,就是紙被撕裂開,見鬼瞭!有一回我索性決定不睡覺,看著它從濕到幹,到底是怎麼回事。整晚上都平安無事,隻是在紙幹透的最後時刻,力大無比,發出巨響。如果空氣幹,這力就更強:收縮的力不均勻,紙必遭撕裂。原來是我著急,忙活得沒有意識到大倉庫這幾天開始供暖瞭。溫濕變化瞭,紙就不聽話瞭。隻怪我太麻木,紙的身體比我敏感多瞭。
寫到這兒,我怎麼覺得紙的性格與人的性格很像,與有性格的美人更像。它們體潔性貞,脆弱單薄,樸素平易又平整大方。它們風情萬種,讓人難於選擇。它們誠守真實,裝點他人。但使用它們時需要細心留意、急緩有度,否則它們也會顯露鋒機,把你的手割出血來。“紙性”也有脾氣,如果較起勁來,那還真是件麻煩的事。
古人給紙起過不少的名字:“彩霞”、“竹膜”、“還魂”、“萬年紅”、“鍋底棉”、“金素箋”、“十色箋”還有“桃紅灑金”……多有意味,多美呀。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我的真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