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優惠 – 歲月,是佛牽手的一朵情花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49
  • 字 數:148000
  • 印刷時間:2013-2-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367042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歲月,是佛牽手的一朵情花》是繼十萬暢銷書《我是凡塵*美的蓮花》後由作傢出版社推出的首部倉央嘉措與佛對話作品。值此一生,前半生是倉央嘉措的“悟”,後半生是倉央嘉措的“度”。《歲月,是佛牽手的一朵情花:倉央嘉措我的情緣與佛緣》破解瞭倉央嘉措“假死”之後的人生之謎。

  內容推薦

  “這是一段求佛的路,亦是一段問情的路。如果我的前半生選擇瞭為情倒戈,那麼,我將用後半生完成對佛與情最後的叩問——佛緣,情緣,究竟誰是我人生的最終該歸宿?”生死、輪回、情緣、信仰、自我、眾生——每一個求佛之人的心靈之問,每一個修行之人的生命之惑!人生六十載,與佛六十問,一切歸於倉央嘉措最後的終結。

作者簡介

 夏風顏,風,來去如風。顏,美麗容顏。風顏,寓意美麗而來去自由的女子。夏,想起夏夜的蟬鳴與煙花,非常的浪漫。曾憶起,“風起時,還會記得,因愛生淚的顏,一生溫暖”。

目錄

自序 歲月,是佛牽手的一朵情花
第一場 念:生命是慈悲
第二場 塵:盛開隻是一種過去
第三場 願:緣,妙不可言
第四場 持:凡心皆是虛妄
第五場 靜:問世間情為何物
第六場 道:這是一個娑婆世界
第七場 執:生如逆旅,究竟涅檠
附記:一生是一念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生命是慈悲,無緣最寂滅。
你,回首來時路,是否認清瞭歸去的方向。你,看清前塵路,是否參透瞭生命的起源。再一次,轉身與前塵作別,我是——羅桑仁欽·倉央嘉措。
我不欲去說這樣一個故事,盡管我已經沉默多年,跋山涉水,去過很多地方。也許苦難能夠促使一個人走向真正屬於他的歸途,門隅、措那宗、佈達拉宮、青海湖……那些聚散離合的地方,成為夢中久遠的記憶,化為一場須臾。
是夜短暫,須臾天亮。
現在,一切都歸於平靜瞭,沒有六世達賴這個人,上天賦予他的權柄與意義,隨著往事的幻滅而幻滅。戰爭與罪責、時光與夢想、欲望與福祉,成為一個人界定自身價值的坐標。愛向前,身體向後,退居某個地方,看山清水秀天高地闊。
在你看一個人時,覺得他也在看你,他的眼光透過你,看到內心的混沌與疑惑。初時,你覺得是他,再看又覺得不然;初時,你覺得他在看你,再看又覺得不然。緣何?《悟性論》言:“如來不在此岸,亦不在彼岸,不在中流。”那麼,如來在何方?禪說:根本沒有如來。歸根到底,乃“本來無一物”。如來在何處,如來在一切處,一切皆有如來。
蒼山空寂,雪野清遠。
月下一人,湛然靜坐。
我離開我自己,換言之,我離開瞭這個混沌空無的天地,去尋求心中的“有”。它在靜水流深的深處,常、樂、我、凈,我“有”故我自在,我“有”故我安定。生之空靜,在於幻滅無常。
無常的事在眾生眼中,皆為有所破綻,而有所破綻,不見得是非顛倒,不見得塵世不美。萬象之源,正在於“破綻”。
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是名般若波羅蜜。
現在,我又要上路瞭。如果你願意,請你隨我一起,那個故事被人道瞭無數次,卻沒有哪一次符合我心中的想象。無妨,你聽我說,借由我的眼去看這世間的種種美。黑暗不代表絕望,放棄不意味著失敗,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顆向空而生的心,能夠在喧囂紛擾的人世尋得自身的存在,這才是關鍵。千千萬萬的人,你隻要認出你自己,足矣。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六祖惠能不識字,卻寫出瞭“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他作過很多詩偈,在我看來,作詩的人心中懷著不明的苦楚與善心,兩者相輔相成,正因為苦楚,善心才顯出它的純粹與智慧。這是一種念,首先,善念已經在心中根深蒂固,其次,善念得到行動的追隨,與人善,終為人所善。
六祖惠能是被譽為和老子、孔子並尊的“東方三聖人”之一,少時清苦,顛沛流離。三十四歲那年,離傢北上,到東山寺拜禪宗五祖弘忍為師。據說,六祖本人不識字,但六祖門人法海曾記載:“專為安名,可上惠下能也。父日,何名惠能?僧日,惠者,以法惠施眾生;能者,能作佛事。”成為五祖弘忍弟子的惠能並非眾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位,當時的佼佼者是大弟子神秀,神秀是眾弟子公認的禪宗衣缽的繼承者。當時的弘忍已年邁,急於從眾弟子中找到一位有慧根的人繼承他的衣缽。神秀雖然很想繼承師父的衣缽,但又擔心因為出於繼承衣缽的目的而違反佛傢的無為意境,於是他半夜起來,在院墻上寫下一首偈子:“身是菩提樹,心為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大意是勉勵自己時時刻刻關照內心的意境,通過不斷地修行抵抗外界的誘惑與邪魔。這是一種人世的心態,強調修行的作為,而這種理解與禪宗大乘教派的頓悟並不吻合。於是,待到第二日眾弟子看到神秀所作的偈子時,都贊好,唯獨弘忍沒有作任何評價,因為他知道神秀還沒有頓悟。
那時的惠能還隻是廚房裡的火頭僧,他聽別人說起神秀作的偈子,心神一動,念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首偈子被人寫在神秀作的偈子的旁邊,代表一種出世的態度。大意是,世間萬物本來就是空,看世間萬物無不是一個空字。心本來也是空,無所謂抗拒外面的誘惑,任何事物從心而過,不留痕跡。弘忍聽說之後,內心明瞭這是禪宗一種很高的境界,這個弟子已經開悟。他命人叫來惠能,當著眾僧的面怒斥他胡說八道,並親自擦掉瞭這首偈子。如此不夠,他還在惠能的頭上打瞭三下,不言一句掉頭離開。眾僧錯愕,不明緣由,隻有惠能明白瞭師父的苦心。當夜,他悄悄前往弘忍的禪房,弘忍向他講解瞭《金剛經》這部佛教中最重要的經典,並傳瞭衣缽給他。為瞭防止神秀得知後傷害惠能,弘忍讓惠能連夜逃走。於是,惠能連夜遠走他方,隱居十年之後在曹溪寶林寺創立禪宗的南宗。神秀得知後曾派人去找惠能,卻沒有找到。後來,神秀成為梁朝的護國法師,創立瞭禪宗的北宗。
惠能回歸嶺南之後,於唐高宗儀風元年即公元676年來到法興寺。印宗法師在該寺講解《涅檠經》,“時有風吹幡動,一僧日:風動。一僧曰:幡動。爭論不休。惠能進曰:不是風動,亦非幡動,仁者心動。”印宗聞之驚詫,知惠能得弘忍真傳,遂拜為師,並為之剃度。
如果一個人想要成佛,必須堅定成佛的意志,並且為此付出代價。如果一個無限接近佛的人想放棄成佛的機會,必須堅信自己生而為人的使命,拋棄自我,換言之,不以“我”是“我”而慶幸。我們每一個活在凡塵的人,因瞭遭受生命的重擊而生出向佛的心,這並非意味著你想成佛,以為佛能滿足一切、包容一切,那也隻是以為。現實是,念因不是意志,念因存在,不因你我的存在而存在。念因需要參悟,意志則是後天形成,因為某個內因與外因形成成佛的意志,成佛究竟為何,成佛之後究竟如何,其實並不知曉。
明州大梅法常禪師初次見馬祖,問:“如何是佛?”馬祖回:“即心是佛。”禪師當即大悟,返回故居。馬祖派遣一位僧徒前去拜見禪師,問:“如何是佛?”禪師回:“即心是佛。”僧徒說:“馬祖近日參悟佛法,不謂即心是佛,乃謂非心非佛。”禪師笑道:“任汝非心非佛,我自即心是佛。”此話傳到馬祖耳中,不由大笑道:“梅子熟矣!”“梅子熟矣”,說的正是大梅法常禪師開悟。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我記得那時我還是—個幼童,當我得知自己是蓮花生大師的轉世時,經常做夢夢見他。他是我,又不是我,我心中有惑,求他解惑。
我問大師:我是否你的轉世?大師回:你是否希望是我的轉世?我又問:那麼何時,你帶我回去?大師回:你是你,我是我。你若不願流連凡塵,自會回去。
我繼續問: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大師回:世間種種變相,皆有起源。來與去皆是命中宗數,不可參度。
我再問:我是否還會再見到你?大師嘆息:你若心中有我,自然會再相見。
如今回想起來,一切皆是命數,我成佛或者不成佛,都是命數。有人說,我人生經歷的那二三段情,是成佛之路必經的情劫,不因它阻隔求佛的征程。我不以為意地笑瞭,算至如今,從我離開那片神聖的地域至今已近十年瞭,這十年來,我顛沛流離,心從來沒有一刻得到安放。如果有人問我:快樂嗎?我的回答是:快樂。
我的前半生,耗盡瞭我走完後半生的精力。我的後半生,彌補瞭我前半生沒有得到的快樂。外在的艱辛與內在的快樂相比,當然是內在的快樂更重要。
如果你問我,不成佛將成何?如果你又問我,脫掉僧衣的我將去往何方?我居然不知如何回復你。或許最好的解釋是,我遊走塵世他方,在你看不見的經年完成瞭圓滿的修行。我成佛瞭嗎?沒有。那麼,我是否還是一個有欲有求的凡人,大概隻有時間能告訴你答案。
在我沒有愛情沒有身份的後半生,時光如靜水,沉溺其中,如一朵隨波逐流的雲,漂遊到哪裡便是哪裡。其間有過險難,有過困苦,卻一一化險為夷,想來是否因為曾經無限接近佛的身份,而得到佛的憐憫呢。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歲月,是佛牽手的一朵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