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強品 – 王安憶的上海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193
  • 字 數:120000
  • 印刷時間:2014-4-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作傢與故鄉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807680215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文學>名傢作品

 

編輯推薦   ”這些時尚的空間,曲折穿行於舊式裡弄的居民之間,立在窗邊,幾可望入窗裡的人傢。那裡面,不急不徐,度著日復一日的柴米生計,流露出這城市的涵養,任憑世事如何改換,它終是萬變不離其宗。”
17篇美文,感悟細膩,調性隱然;輔以百幅攝影作品的真實記錄,使”上海”更顯深沉,卻也更有生氣。讀者置身其間之餘,不禁回憶自己的舊時光。好的文章就是這樣吧,你被她代入、被她感染,更被她喚醒早已忘卻瞭的自己的模樣。
  內容推薦   王安憶筆下的上海,不是五光十色的鬧市,不是冒險傢樂園,也不是正在迅速發展的國際大都會。王安憶的上海,是在裡弄深處的,調子低沉的,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敏銳的感覺、細膩的文字帶領讀者走進上海裡弄的某個角落,安靜、有生氣、似曾相識……無法不與靈魂深處發生一些聯結,引人無限遐思。 作者簡介   王安憶,1954 年生。作傢。1978 年發表處女作短篇小說《平原上》。主要著作有:《雨,沙沙沙》《流逝》《小鮑莊》《叔叔的故事》等中短篇小說集,《69屆初中生》《紀實與虛構》《長恨歌》等長篇小說。作品曾多次獲全國優秀小說獎。
陸宗寅,筆名田源,民俗風情攝影傢、中國民俗攝影協會會士、上海人民出版社編審。足跡遍及江南水鄉古村鎮,發表專題攝影作品2000餘幅。
目錄 南陌復東阡(代序)………………………………1
城隍廟裡的玩與吃………………………. ………7
地母的精神………………………….. ………..15
到圖書館去………………………… ………….27
辦公室的回憶……………………….. …………32
屋頂上的童話……………………………………39
兩個郵遞員……………………………………..61
打一電影名字……………………………………66
物質世界……………………………………….83
出巡回來樂遙遙………………………………….89
茜紗窗下……………………………………….94
街燈底下……………………………………….105
憂鬱的春天……………………………………..111
泰康路一九五八………………………………….123
遍地民工……………………………………….128 南陌復東阡(代序)………………………………1
城隍廟裡的玩與吃………………………. ………7
地母的精神………………………….. ………..15
到圖書館去………………………… ………….27
辦公室的回憶……………………….. …………32
屋頂上的童話……………………………………39
兩個郵遞員……………………………………..61
打一電影名字……………………………………66
物質世界……………………………………….83
出巡回來樂遙遙………………………………….89
茜紗窗下……………………………………….94
街燈底下……………………………………….105
憂鬱的春天……………………………………..111
泰康路一九五八………………………………….123
遍地民工……………………………………….128
憂傷的年代……………………………………..134
永不庸俗……………………………………….189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南陌復東阡(代序)
王安憶
幾乎是一整個九十年代,我都是從憂患中度過。母親多病,一年裡總有一度住在醫院。病房在新建大樓的高層,可算得上那一片街區的制高點。走廊上有一扇側窗,望出去是一片舊式弄堂的連綿屋瓦,夕陽的光裡面,飛翔著黑色的斑點,是回傢的鴿群。許多時間,是面瞭這扇窗過去,有時和我媽媽,有時隻我自己。心裡有一種傷痛,不知是被誰傷著瞭,分明是來自於無邊無際的不可抗力。於是,又為這暫時的相守感到安寧。身在其中的城市就是這樣,被自己的生活覆蓋著,無論怎樣拉開瞭距離,站在制高點,其實看來看去看到的,還是自己的內心。它的外部的光華,總有一些熟膩的庸俗氣,還有一些戚容,這都是生活洇染的。
它在我的印象中,形狀始終是模糊的,甚至是一座短暫逗留,言語不通的城市,我都比對它路熟。許多路的縱橫關系我弄不清,當然我並不會擔心迷路,自然而然地,我就會抵達我要去的那條路上。相反的情況也會發生,那就是無論怎樣也走不到要去的地方。這種情形有些像”鬼打墻”,繞來繞去又繞回原地。當我長到可以和小朋友結伴自由行動的時候,去到過許多地方,可我竟然一點也不記得我們是如何走到那裡,又如何走回來的。記得的隻是將近傢門時刻,華燈初上,肚子餓得咕咕叫,彎進弄堂,聽見自己傢那扇後門裡邊的油鍋爆響聲,心裡湧起的一股厭倦又安定的復雜心情。這是成長中的一個階段,處在荷爾蒙激增的不穩定中,心情是陰暗的。有一次,我們幾個女生去到一個陌生的街區,沒有來由地對其中一個生出憎惡,有心甩下她。我們疾走著轉過幾個街角,直到看不見她,也不讓她看見。我們殘忍地若無其事地走回來,各自回傢。第二天,在學校裡見面,彼此竟都像無事人樣,她神情詭秘地訴說她昨日的遭遇。當她與我們失散之後,一個人坐在街沿,記憶全消,不知道多少時間過去,忽有人與她說話,問她如到瞭這裡,她回答不出,那人便讓她跟瞭走,她跟他一徑走到瞭傢,原來那人是她父親的一個同事。這一段奇異的經歷有些嚇著我們,倒不是以為她真的在瞭什麼險境裡,而是這裡面有一種森然:暮色裡的街道,迷路,失憶和陌生人。這其實是生活的一種面孔,由於時間積壓而形成的幽暗的內幕。
到目前為止,我居住時間最久的地方是從小長大,城市中心區的一條弄堂。這條弄堂自我記事起,便拆除一面墻,與相鄰的雜弄打通,雜弄又通向雜弄,我的小學校也分散間雜於這片縱橫交錯的弄堂內。我完全無法畫出一幅準確的地圖,就像前邊說過的,一個隻不過住瞭幾天的地區的方位與交通我反而經緯清楚。我至今也無法搞明白這些弄堂是如何交織一起,彼此間是什麼關系。在我們小學校的某一個天井裡,推開後門,忽然間靜下來,一條鵝卵石路面在瞭眼前。這裡有一股陡然的寂寞,其實也是成長中必不可少的間隙。我們的成長奇怪地與所居住地方的建築格局唇齒相依。有一種心境,是被”後弄”這一式樣標明。從這條後弄可走入我傢的弄堂,這段旅程就像是一段孤旅。我至今也搞不清,在人口擁塞,四面八方奔跑著小學生的弄堂內,這一條短巷,如何會是難得有人。短巷的一面臨瞭一排教室的窗,小學生的讀書聲,在這裡顯得格外清朗。偶爾有人走過,腳步擊在鵝卵石面上,也是清泠的。這裡關系到房屋的結構,問題就復雜瞭,而在我的心目中,它們稔熟到已經沒瞭排序。拉開時間的距離,我隻看得見自己像隻蟲子樣,在水泥磚瓦的阡陌裡徘徊,有一種盲目,令人心悸。
並不是說,這城市沒有受光的面。當然是有,燈的光甚至比自然的,更為流麗。可它到底是輕盈的,不大容易沉淀,而一經沉淀,就成瞭”垢”。我依然不明白這街區復雜的比鄰關系。有一傢復興西餐社,據說舊稱為”文藝復興”,夏季時就將後院辟成露天餐座。這後院其實是一片空地,相當遼闊,遠遠的四邊隱在燈光的暗處,更顯得幽深。有一晚,我們一傢在座上晚飯,夏日天長,所以沒有黑盡。忽從空地那邊,一排樓房的窗口,傳出喊叫聲,喊的是姐姐的名字,那裡居然是姐姐同學的傢。這名女生帶領瞭弟弟妹妹一疊聲喊我姐姐名字,聲音裡既有興奮,又有譏誚。我姐姐先是笑,然後便窘得哭起來瞭。這片露天餐座是如何繞到瞭這同學傢的窗下,使我百思不得其解。這同學分明住在一條龐大嘈雜的長弄裡,卻對瞭這片仲夏夜中的西餐座,座周圍的樹上,結瞭小電燈珠子,潔白的桌佈上,立著燭臺,燭光搖曳。這樣的復雜街區結構,造成許多不期而遇,使得兩個,或者三個四個本不相識的人,遠兜近繞,相交起來,形成一種類似宗族的關系。舉個例子,就是說,有一回,我表姐帶我去她朋友傢,這朋友傢是在我另一傢表親的樓下,而這朋友的朋友,其中有一個竟然是與我同校的女生。還是有相反的例子,有一些人,就與我相鄰,在同一個街區走來走去,可是,數十年後方才認識。這些樓房蜂巢般的格子裡,住著多少你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不知哪一天,有一個會與你的命運撞到一起。就這樣,你在這些巢穴間的溝壑裡走來走去,等待著傳奇忽然間開頭,不知覺中,走入瞭青春期。
由於是這樣錯綜不可遁跡的街道與房屋,邂逅和失之交臂以同樣的概率發生,我就老是覺著,在這水泥硬殼子裡面,神秘地隱匿著既定的路線,它最終決定瞭誰與誰走在一起。現在,新型的建築和道路改造已經拆散瞭這個街區,這城市的格式已與我們的經驗背離。有一日,我無意間闖入一條舊弄,它夾在摩天樓玻璃幕墻的夾縫裡,隻剩殘餘的一截。我茫然四顧,不知身在何處,隻得向迎面走來的老者問路。那老者正在沉思默想中,被我陡地一喚,驚起道:魂靈嚇出哉!口音裡帶瞭些周遭地區的鄉俚,是這城市
的正傳,將”魂”發出”活”的音。我也被他驚起瞭,弄內的雜音以及氣味貼地而起,向我圍攏過來,忽然間熱淚盈眶,那隱匿在地表深處的路線在炎炎烈日中閃爍瞭一下,復又埋藏進圮頹的院墻屋簷底下。那些附在具體物件上的經驗的記認在一瞬間來招領我瞭,而緊接著,又一撒手,放棄瞭我。
少年時離傢,是在城市邊緣的貨車站登車出發。沒有站臺,枕木以及枕木下的碎石地基裸露出來,遠近處蜿蜒著黑色的鐵軌,天地變得高遠空闊。送行的人站在車輪下,與車窗裡的人需伸極瞭身體手臂,方可道握。這城市忽就變得粗獷彪悍,它陡然跳出窠臼,改變瞭形態。隨瞭列車駛去,這城市逐漸呈現出它的全貌。我們所存於的局部,在它的深處,腹地的位置,完全可能與全局無礙。我睜開眼睛就看見的這個城市,其實就隻是一個長滿狗尾巴草和車前子的小院子。它小極瞭,也荒涼極瞭,可我卻覺著它又大又繁榮。人傢院裡的夾竹桃伸過花枝來,人傢院裡的青枇杷落過來,是我的花期和收獲季。在它貧瘠單薄的泥土裡,也還滋長著西瓜蟲、蚯蚓之類的生物。四壁圍攏的空間裡,也有人類的活動,那就是我,生長著,一直長到某一日,忽然發現它已經成為廢墟。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王安憶的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