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秒殺 – 四季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15
  • 字 數:100000
  • 印刷時間:2014-8-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864680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即使去不瞭遠方,在四季的更迭裡,一樣能完成一趟又一趟心的旅行。  內容推薦   這是女作傢錢紅麗的一本隨筆集。
分“四季帖”“故鄉帖”“燼餘錄”三輯。
這本隨筆的可貴之處在於,錢紅麗始終保留瞭童年從農村生長中所攜帶的鄉野氣息,以貼近自然與生活的姿態,寫四季節序在眼前的輪轉;寫對日漸消逝的潔凈江川以及食物的惋惜,寫對童年及昔日鄉間的眷戀;寫主婦生涯裡每日案板上的蔬菜瓜果,也寫對中年人生的頓首與哀嘆。 作者簡介   錢紅麗
作傢,生於20世紀70年代。
於安徽安慶一個名叫稻圩的村莊長大,後遷居蕪湖。
著有《華麗一杯涼》《低眉》等。
現居合肥,一直寫作。 目錄 輯一:四季帖
在立春前剝開微小花苞
細雪在懷
春寒雨丟丟
驚蟄一過,萬物起身
大風吹落胭紅
清明谷雨
立夏的豌豆飯
小滿,小滿
麥子在一夜間倒伏下來
瘦西紅柿,切開有籽
魚咬菱角桿,南瓜藤下飯
茄蒂,山芋梗以及冬瓜皮
七月半,炒粉圓
小河漸漸瘦下去 輯一:四季帖
在立春前剝開微小花苞
細雪在懷
春寒雨丟丟
驚蟄一過,萬物起身
大風吹落胭紅
清明谷雨
立夏的豌豆飯
小滿,小滿
麥子在一夜間倒伏下來
瘦西紅柿,切開有籽
魚咬菱角桿,南瓜藤下飯
茄蒂,山芋梗以及冬瓜皮
七月半,炒粉圓
小河漸漸瘦下去
暮秋的那一桶甜藕
經霜的那碗蘿卜
把心臟般的松塔塞進土灶
去往一個幽深的境地
冬天的樹與時間的松濤
一碗還顧望舊鄉的紅薯粥
畢竟小雪瞭
善於取暖
被大雪掩埋
哭一場都可以

輯二:故鄉帖
引子
擁有一塊地
過年分魚
走失的味道
向農業致敬
沒有紅花草,也沒有野兔
挖藕人終生不語
有過故鄉的人
錢傢祖的臘月
一塊影響瞭人生的鍋巴
誰烏發黑辮,曾一襲絳衣

輯三:燼餘錄
把兔子埋在芍藥的根部
大湖與詩人
鑼鼓傢夥
不如去聽羅大佑
想象成都
我所以為的幸福
詩來使我感舊事
半斤鵪鶉蛋及羨慕女詩人
一個走下坡路的中年婦女
漫長的巴赫與水蘿卜
肅殺人間的豐盛美食
與青菜相濡以沫
筍與芹
玉玲瓏
豆渣的富麗榮華
借三條路完成日常生活
我該怎麼教他們安度晚年
不過是喜歡寫點東西
高處的寫作
我依然願意把自己與周遭區別開來 媒體評論   女性隨筆作傢中,我喜歡潔塵和錢紅麗的文字。潔塵的是暖,而錢紅麗的是寒。我與錢紅麗未曾謀面,見她的相片,人是瘦的,讓人憐惜。紅麗的文字也瘦,寒冽徹骨,奇氣逼人。 ?/《中國讀書報》
我以為,一個作傢,能潛心閱讀,靜心寫作,沉得住氣,厚積而薄發,這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境界。尤其在當下,在世風浮靡、人心浮躁的當代文壇上,一個後起之秀要能紮穩腳跟,紮實地寫自己想要寫的文字,她要忍受多少寂寞和難堪。但紅麗做到瞭。/《貴州日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在立春前剝開微小花苞
送孩子上學,霧氣很重。雖有點冷,但不再刺骨。路邊草一番枯意,再仔細看,草隙裡已然綠葉叢生,圓形的葉,米粒一樣匍匐,像裹著裘,嬌嫩又調皮,像在說:有什麼怕的,不就是冷嗎?
哪怕下場小雨,磚縫間的苔蘚就會綠得生機盎然,無論春夏秋冬。在四季面前,沒有什麼能強過苔蘚的生命力,踩不倒,渴不死,隻一點雨水,又是一個囫圇角色,跟某些女性類似,頑強,不爭,一直順應。
感覺到瞭一種氣息,春天的氣息,最先在水槽裡。黃心烏我們吃瞭一整個冬天,每天都洗一籃子。有一天,一層一層地剝,盡心處,忽然起瞭微小的花苞,軟弱的,不見光的白。
植物搶在節氣前,給我們報告瞭春天的氣息。
離“立春”尚有一星期呢。
這幾天,站在陽臺遠遠地看垂柳,已不再肅穆安詳,偶爾風動,柳枝輕快地漾,蕩得跟什麼似的,仿佛一個姑娘拿手指在發裡爬梳,不經意的樣子,格外惹人註目,是謂風情。
單位北門有幾叢連翹,下午上班,發現它們竟冒芽瞭,紫紫的,一小撮一小撮。植物真是,這麼忍不住,說出芽就出芽,連聲招呼都不打,讓人猝不及防。是一夜間的急速,昨天黃昏臨下班時,還特意望瞭一眼,它們跟整個冬天一樣,不過是一叢蔫不唧的光桿司令一樣的綠棍子,今天是誰吹瞭一聲哨子,把芽全喚出來瞭。
春天永遠這麼激烈,像一次夜襲,驚喜又驚艷。
在我目力所及處,冬天臨走時,最先開花的是連翹,黃澄澄的一大蓬,像一個精瘦女子跑起來把一襲泡泡裙拎著,遠遠地看她背影,仙氣得很;接著就立春瞭,紅梅、綠萼一定開在春天,跟春梅同時綻放的還有海棠——貼梗海棠先開,天氣還陰瑟瑟的冷,等氣溫漸穩,就是垂絲海棠的舞臺瞭,金鐘一樣的倒掛而下,紅的深紅,粉的淺粉,妝容不一,離萬紫千紅略微近一點。海棠都是小角色,真正的大拿是櫻花,在樹枝間高開低走,呵氣成風,到瞭緊要處,簡直怒火中燒般地綻放。櫻花開得女性,像美貌,唯一經不起時間的錘煉。
世間事,均如此,越美麗的,越不經留。不比紫葉李,從初春一直開到晚秋,白煞煞的,不惹眼,也沒多少人真心熱愛吧,但,她勝在花期長,孜孜不倦,奮鬥不息,四季裡占瞭三席——世間一切美,都抗不過活得長,不比櫻花,雖花氣襲人,卻躲不過短命。
等晚櫻開敗,春天也沉迷得差不多瞭。人總是懶惶惶的,什麼都不想做,那接下來,可有什麼看的呢?
還有茶梅,一大朵一大朵舉在枝頭,每次看見茶梅,都替她受累,花朵過分碩大,到萎謝墜地時,摔得慘。大紅花從蕊裡先爛起來,漸次鐵銹黃、枯黑。魂被什麼給收走瞭,就不在乎妝容失色瞭。
春天裡,就是這樣的春天裡,每一年的春天裡,幻想著買一棵蘭回來,高聳的紫砂盆,襯她低垂的小黃花隱在葉間默默吐芳,也許整面墻都會因她而變得明亮起來,宛如一件平凡小事被一顆慧心描摹而成為一段傳奇。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四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