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值爆錶 – “隱身”的串門兒(精裝)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37
  • 字 數:130000
  • 印刷時間:2015-4-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楊絳文集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10805173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讀書好比“隱身”串門
楊絳是著名作傢、翻譯傢、外國文學研究傢,今年已經103歲瞭。現如今人們提起楊絳,總要提起她是錢鍾書夫人。很少有人會想到幾十年前,人們是以“楊絳的丈夫”來稱呼錢鍾書的。上世紀40年代在上海,楊絳因《稱心如意》一炮走紅,繼因《弄真成假》、《風絮》而聲名大噪;一度搞得錢鍾書很緊張,生怕風頭都叫楊絳搶去。直到錢鍾書寫出《圍城》,這一局面才得到根本改觀。
楊絳小時,父親有一次問她:“阿季(楊絳小名),三天不讓你看書,你怎麼樣?”她說:“不好過。”“一星期不讓你看呢?”她說:“一星期都白活瞭。”高一時,國文課本上有李後主的詞,楊絳一讀之下,若有宿緣,愛不釋手。課餘,她找來大量李後主的詞,以及其他詩人的作品來讀。
楊絳的生命之樂源於讀書。她與錢鍾書在牛津大學讀書時,曾一同埋頭於圖書館。兩人比賽讀書的數量,至年底統計時,錢鍾書讀的盡是大部頭,且隻計英文書,楊絳卻將小冊子也算作一本,並將中文書一並統計在內,以致錢鍾書在日記中笑稱“季(楊絳)承認自己‘無賴’”。其實,楊絳一直鐘情文學,在東吳大學時因無文學專業,隻好暫時攻讀政治,後終於在清華得償所願,及至到牛津讀書時,因文學專業名額已滿,寧肯做旁聽生自修文學,也不願改讀歷史以獲得進入學院的資格。
愛讀書是楊絳和錢鍾書的共同志趣,也是聯結兩人情緣的一條紅線。當年,楊絳一進清華就同“二書”結緣:一為讀書,二為“鍾書”。在1995年錢鍾書病重時,他們一傢三口共同商定,用全部稿費及版稅在清華設一獎學金,名就叫“好讀書”,而不用個人名字;獎學金的宗旨是扶助貧困學生,讓那些好讀書且能好好讀書的貧寒子弟,能夠順利完成學業。
楊絳的低調,隱含瞭她獨特的人生智慧。錢鍾書逝世後,楊絳一如既往,閉門謝客。她說:“讀書好比‘隱身’地串門,要參見欽佩的老師或拜謁有名的學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見,也不怕攪擾主人,翻開書面就闖進大門,翻過幾頁就登堂入室,而且可以經常去,時刻去,如果不得要領,還可以不辭而別,或另請高明,和它對質。”此時的讀書之樂,潤澤瞭楊絳的生命。讀書**限度地釋放瞭她生命的能量,成就瞭她生命的價值。
不僅愛讀書,楊絳至今還筆耕不輟。在把錢鍾書數量驚人的手稿,整理出來交付出版後,寫瞭散文集《我們仨》,記錄和回憶與錢鍾書及女兒錢瑗一起生活時的情形,展現瞭知識分子在20世紀的境遇。四年後,她推出散文集《走到人生邊上》,對於生死以及人的本性、靈魂等哲學命題做瞭一次終極思考。老人傢雖年事已高,仍神清氣朗,思路清晰。
而今的楊絳,生活很有規律,愈加通透。她說:“年輕時曾和費孝通討論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不懂,有一天忽然明白瞭,時間跑,地球在轉,即使同樣的地點也沒有一天是   讀書好比“隱身”串門
楊絳是著名作傢、翻譯傢、外國文學研究傢,今年已經103歲瞭。現如今人們提起楊絳,總要提起她是錢鍾書夫人。很少有人會想到幾十年前,人們是以“楊絳的丈夫”來稱呼錢鍾書的。上世紀40年代在上海,楊絳因《稱心如意》一炮走紅,繼因《弄真成假》、《風絮》而聲名大噪;一度搞得錢鍾書很緊張,生怕風頭都叫楊絳搶去。直到錢鍾書寫出《圍城》,這一局面才得到根本改觀。
楊絳小時,父親有一次問她:“阿季(楊絳小名),三天不讓你看書,你怎麼樣?”她說:“不好過。”“一星期不讓你看呢?”她說:“一星期都白活瞭。”高一時,國文課本上有李後主的詞,楊絳一讀之下,若有宿緣,愛不釋手。課餘,她找來大量李後主的詞,以及其他詩人的作品來讀。
楊絳的生命之樂源於讀書。她與錢鍾書在牛津大學讀書時,曾一同埋頭於圖書館。兩人比賽讀書的數量,至年底統計時,錢鍾書讀的盡是大部頭,且隻計英文書,楊絳卻將小冊子也算作一本,並將中文書一並統計在內,以致錢鍾書在日記中笑稱“季(楊絳)承認自己‘無賴’”。其實,楊絳一直鐘情文學,在東吳大學時因無文學專業,隻好暫時攻讀政治,後終於在清華得償所願,及至到牛津讀書時,因文學專業名額已滿,寧肯做旁聽生自修文學,也不願改讀歷史以獲得進入學院的資格。
愛讀書是楊絳和錢鍾書的共同志趣,也是聯結兩人情緣的一條紅線。當年,楊絳一進清華就同“二書”結緣:一為讀書,二為“鍾書”。在1995年錢鍾書病重時,他們一傢三口共同商定,用全部稿費及版稅在清華設一獎學金,名就叫“好讀書”,而不用個人名字;獎學金的宗旨是扶助貧困學生,讓那些好讀書且能好好讀書的貧寒子弟,能夠順利完成學業。
楊絳的低調,隱含瞭她獨特的人生智慧。錢鍾書逝世後,楊絳一如既往,閉門謝客。她說:“讀書好比‘隱身’地串門,要參見欽佩的老師或拜謁有名的學者,不必事前打招呼求見,也不怕攪擾主人,翻開書面就闖進大門,翻過幾頁就登堂入室,而且可以經常去,時刻去,如果不得要領,還可以不辭而別,或另請高明,和它對質。”此時的讀書之樂,潤澤瞭楊絳的生命。讀書**限度地釋放瞭她生命的能量,成就瞭她生命的價值。
不僅愛讀書,楊絳至今還筆耕不輟。在把錢鍾書數量驚人的手稿,整理出來交付出版後,寫瞭散文集《我們仨》,記錄和回憶與錢鍾書及女兒錢瑗一起生活時的情形,展現瞭知識分子在20世紀的境遇。四年後,她推出散文集《走到人生邊上》,對於生死以及人的本性、靈魂等哲學命題做瞭一次終極思考。老人傢雖年事已高,仍神清氣朗,思路清晰。
而今的楊絳,生活很有規律,愈加通透。她說:“年輕時曾和費孝通討論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不懂,有一天忽然明白瞭,時間跑,地球在轉,即使同樣的地點也沒有一天是完全相同的。現在我也這樣,感覺每一天都是新的。”這些都源自她對讀書的熱愛,對文化的信念,對人性的信念,她相信人是向好的!

 

  內容推薦   《“隱身”的串門兒:讀書隨筆(精裝)》收錄瞭楊絳先生的論文七篇:《菲爾丁關於小說的理論》《論薩克雷<名利場>》《藝術與克服困難》《李漁論戲劇結構》《事實-故事-真實》《舊書新解》《有什麼好》,另有兩篇譯者前言《<吉爾·佈拉斯>譯者前言》或序言《<小癩子>譯本序》,還有一篇《堂吉訶德與<堂吉訶德>》比較全面地呈現瞭楊絳先生對她翻譯的這部名著的理解,後來該文在一頭一尾為別增加瞭對作者塞萬提斯和翻譯版本情況的簡要介紹之後,作為《堂吉訶德》中譯本的“譯者序”刊行。

 

作者簡介   楊絳,(1911-)原名楊季康,著名作傢、翻譯傢和學者,江蘇無錫人。畢業於東吳大學,清華大學研究生院肄業。1935年與錢鍾書結婚後共赴英國,法國留學。1938年秋回國曾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學院、清華大學外語系教授。1957年後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主要作品有劇本《稱心如意》《弄假成真》,長篇小說《洗澡》。散文及隨筆集《幹校六記》《將飲茶》《雜憶與雜寫》《我們仨》、《走在人生邊上——自問自答》等譯作《堂吉訶德》《吉爾佈拉斯》《小癩子》《斐多》等。

 

目錄 代前言讀書苦樂
一 菲爾丁關於小說的理論
二 論薩克雷《名利場》
三 藝術與克服困難——讀《紅樓夢》偶記
四 李漁論戲劇結構
五 事實一故事一真實
六 舊書新解——讀《薛蕾絲蒂娜》
七 有什麼好?——讀奧斯丁的《傲慢與偏見》
八 《吉爾·佈拉斯》譯者前言
九 《小癩子》譯本序
十 堂吉訶德與《堂吉訶德》
出版說明
《菲爾丁關於小說的理論》
《論薩克雷 名利場 》
《藝術與克服困難》 代前言讀書苦樂
一 菲爾丁關於小說的理論
二 論薩克雷《名利場》
三 藝術與克服困難——讀《紅樓夢》偶記
四 李漁論戲劇結構
五 事實一故事一真實
六 舊書新解——讀《薛蕾絲蒂娜》
七 有什麼好?——讀奧斯丁的《傲慢與偏見》
八 《吉爾·佈拉斯》譯者前言
九 《小癩子》譯本序
十 堂吉訶德與《堂吉訶德》
出版說明
《菲爾丁關於小說的理論》
《論薩克雷<名利場>》
《藝術與克服困難》
《李漁論戲劇結構》
《事實-故事-真實》
《舊書新解》
《有什麼好》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菲爾丁認為小說傢既不是敘述實事,就需把故事 講得貼合人生真相,仿佛實事一般。而且喜劇性的故 事講普通人卑微的事,不比悲劇性的故事從歷史取材 ,有歷史根據,有群眾的習知慣聞作為基礎;所以喜 劇性的故事尤需嚴格貼合真相。要做到這點,選取題 材時,需遵守兩條規律:(一)不寫不可能 (impossible)的事;(二)不寫不合情理 (improbable)的事。菲爾丁說,一般人對這兩條規律 有兩種看法。法國批評傢達西埃以為事情雖不可能, 隻要合乎情理,也就可信。另有種人隻要自己沒有身 經,就說是不可能。這兩個極端都不對。不可能的事 總是不可信的。詩人喜歡幻想,以為憑他們的想象, 可以海闊天空,任意捏造。譬如荷馬講神奇怪誕的故 事,人傢就拿這話替他辯護。其實上帝天使之類不能 寫到小說裡去①,現代作傢若要寫神怪,隻可以寫鬼 ;但這像藥裡的砒霜,少用為妙,最好還是不寫。菲 爾丁說他寫的隻是人;他敘的事,絕不是人力所不及 的事。另一方面,菲爾丁以為事情盡管離奇,盡管不 是人人習見的,也可以合情合理。他說,好像亞裡斯 多德或別的權威說過,“詩人不能借口真有其事,就 敘述令人不能相信的事。但小說傢該寫真事;隻要真 有其事,就該據實寫,不得刪改。老實說,小說傢果 然隻寫真實的事,也許寫得離奇,絕不會不合情理。
假如小說傢自己明知是假,不論怎麼證實,寫出來隻 是傳奇罷瞭。故事若寫得人情人理,那就愈奇愈妙。
菲爾丁以上一段也是他自己的見解,跟《詩學》 和法國十七世紀批評傢的理論略有不同。《詩學》以 為史詩可以敘述不可能、不合理的事;隻要敘述得好 ,聽眾也會相信。③法國十七世紀的批評傢大多根據 《詩學》,以為史詩必須寫神奇怪誕。勒.伯需以為 聽眾如果已經準備著要聽奇事,故事略為超出情理也 不妨。但菲爾丁把神怪的因素完全摒棄,以為那是不 可能的事,小說裡不該寫。這就和史詩的寫作大不相 同。歷來的史詩,如荷馬的《伊利亞特》和《奧德賽 》,維吉爾(virgil)的《埃涅阿斯紀》(Aeneid)都有 神奇怪誕的成分。至於情節合情合理這點,《詩學》 這樣說:歷史記曾經發生的事,詩寫可能發生的事; 某種人在某種場合,總是按照合情合理的或必然的原 則來說話行事。所以詩裡描寫的合情合理的事,比歷 史上的事來得普遍,來得真實。這種真實,就是法國 十七世紀批評傢所講究的“貼合人生真相”(1a vraisemblance),他們以為喜劇寫卑微的人和事,不 從歷史上取材,所以尤其需要遵照可能或必然的原則 。菲爾丁雖然采用這些理論,卻補充說,隻要真有其 事,便是可信的。他仍是著重臨摹“自然的范本”。
菲爾丁所說敘事當合情合理,不僅指故事的個別 情節,而是說整個故事都應該合情合理。這就是說: 情節的安排也該合情合理。所以他說,假如事情糾結 得分解不開,我們寧可按可能的情形,叫主角上絞臺 ,卻不能違反真實,請出神道來排難解紛。雖說萬不 得已時可借助神力,我卻決不應用這份權力。不能借 助神力,就是《詩學》所說:故事的佈局應該按照合 情合理或必然的原則,故事裡情節的糾結以及糾結的 解除都應該從故事本身發生,不能到“關頭緊要,請 出神道”(deus exmachina)。②賀拉斯論得比較寬, 他說“除非到故事的糾結非神力不能排解的時候,不 要用神道來幹預人事”。③菲爾丁雖然引賀拉斯的話 ,卻應用《詩學》的原則。同時,他還是著重觀察人 生,“留心觀察那些造成大事的種種情節和造成這些 情節的細微因素”,看出非常微妙的關系”,按照這 微妙的道理來安排故事。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隱身”的串門兒(精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