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此一檔 – 菩提十書之《如意菩提》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150000
  • 印刷時間:2012-9-1
  • 開 本:
  • 紙 張:
  • 印 次:
  • 包 裝:
  • 叢書名:菩提十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2504042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如意菩提》——林清玄“菩提十書”第四本。喚起心中的陽光,用如意的、光明的、廣大的心來對應生活,活著一日就盡一日的本分,無怨無悔,對心對境,不為俗情遮埋。
林清玄人生美文,遇見快樂的自己!星雲大師、南懷瑾、於丹、張德芬力薦!絕版20年,經典重現。
林清玄,臺灣文學大師,當代散文八大傢之一。其文字被稱為“世紀之交*清明的文章,人世之間*美妙的聲音”。“菩提十書”是其*重要的作品,其中有對人世的思考,有對生活的深層探索,有對生命的崇高敬畏。
“菩提十書”每冊印量都超過100版,十冊共印行1000版以上,被媒體選為“四十年來*暢銷及*有影響的書”。

  內容推薦

  “菩提十書”之《如意菩提》:“沒有此世豈有彼世,逃避今生何有來生?”我們日日月月歲歲年年都是悲欣交集的日子,能平安度日時固應歡喜,在憂患時更不應失去感恩之心。智慧第一的文珠菩薩手持如意,啟示我們:唯有悲智雙運的人能以如意的態度面對世界。本書是林清玄菩提系列的第四部,平安處有禪悅,動亂裡何嘗沒有法喜,能響起我們心中的陽光。
“菩提十書”是林清玄寫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也是其思想和風格形成的代表作,寫作時間從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長達十幾年時間。每冊印量都超過100版,十冊共印行1000版以上。被媒體選為“四十年來最暢銷及最有影響的書”。

作者簡介

 林清玄:臺灣高雄人。著名散文作傢。曾任臺灣《中國時報》記者、主編、主筆等。
  八歲立志成為作傢,十七歲正式發表作品;三十歲前獲遍臺灣各項文學大獎;
  三十二歲遇見佛法,入山修行;三十五歲出山,四處參學,寫成“身心安頓”系列,成為20世紀90年代臺灣最暢銷的作品;
  四十歲完成“菩提系列”,暢銷數百萬冊,被推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圖書,同時創作的“現代佛典系列”,掀起學佛熱潮;
  四十五歲錄制《打開心內的門窗》、《走向光明的所在》有聲書,當年錄音磁帶總銷量達三百二十多萬盤,被稱為有聲書的經典;
  五十歲完成《茶言觀色》、《茶味禪心》和“人生寓言系列”,被選為青少年最佳讀本;五十二歲完成寫作奧秘三部曲《林泉》、《清歡》和《玄想》,被選為中學生優秀讀物。
  三十多年來,著書百餘部,且本本暢銷,作品風靡整個華人世界,被海內外譽為最有影響力的當代華語散文作傢之一。

目錄 第一卷 波羅蜜
一朝
油面攤子
隻手之聲
不是茶
不著於水
掌中寶玉
鳥聲的再版
好雪片片
清雅食譜
純善
送一輪明月給他
秋天的心
老實鏡
正義堂與幸福堂

第一卷  波羅蜜
一朝
油面攤子
隻手之聲
不是茶
不著於水
掌中寶玉
鳥聲的再版
好雪片片
清雅食譜
純善
送一輪明月給他
秋天的心
老實鏡
正義堂與幸福堂
心裡的水銀
珍惜一枝稻草
人格者
安息
獨樂與獨醒
這一站到那一站
荷花之心
鱷魚與狗打架
愛水
掌上
宇宙王
以智慧香而自莊嚴

第二卷  曼陀羅
高僧的眼淚
雲水
如意
善聽
智慧是我耕的犁
大地的證據
女身成佛道
跳躍的黃豆
大海與馨香
心有琉璃色如雪
雙葉雙璧
好禪
觀照世間的音聲
如意珠
天下第一
心無片瓦
惜生詩抄
附錄:七情掠影 / 羅乃萱

媒體評論

清玄先生著作致慶:文如流水,語似冬陽!         ——星雲大師

林先生的書不用我的推薦也一定會非常好銷的。         ——南懷瑾

林清玄先生的文章,大多是從身邊人人都能感受的事例,談人生的至善至美,充滿禪境的喜悅,吸引人們進入一種質樸尋常、又自主尊嚴的精神。         ——餘秋雨

我讀瞭很多林老師的作品,我懂得瞭有一種感恩的心情叫做林清玄。         ——於丹
林老師是我非常尊重的前輩,《菩提十書》是林老師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我鄭重推薦給所有的朋友。         ——張德芬

林清玄出版過一百多本書,曾創造連續3年臺灣年度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的佳績。林清玄說:“我一生都在追求愛與美,我的散文都圍繞這個主題,但是我深知人生的不完美,所以才不斷努力。有人說我的文章酸腐或蒼白,我不會太介意,我知道我自己的創作是飽滿的,無論情感還是行文。”幾十年來,林清玄筆耕不輟,仍然堅持每天早晨寫3000字,每月給年輕人演講,是值得學習的文化楷模。
——《新京報》

林清玄坦言:“從人生底層出發最後成功的人,他們有五種共同的特質、共同的特色。這些特色就是窮人的寶藏。它們分別是:每一餐都吃得下、每一晚都睡得著、隨時笑得出來、處處無傢處處傢、不害怕生命的轉彎。”正因為如此,才成就瞭林清玄的文學高峰。
                                                               ——《南方日報》

林清玄的散文文筆流暢清新,表現瞭醇厚、浪漫的情感,在平易中有著感人的力量。林清玄不僅是一位作傢,他的境遇也比較特殊,對生活和生命有著獨特的體會、感悟。
——《北京青年報》

現在的林清玄,寫作、讀書、與傢人散步、教孩子泡茶,偶爾出來演講,他是一個稱職的講演者,輕松,幽默,一些道理放在他自己人生的小故事裡面,總會給人帶去啟發。
——《成都日報》

現在的人們有時太過於急躁,隻顧追求眼前的名利,其實仔細想一想,同樣的時間,與其讀淺薄的書,不如花時間在一些有內涵的書上,林清玄的書值得一讀。
——《燕趙晚報》

林清玄的文字清新自然,有著較多的普通人的浪漫情懷在裡面。平易中得到感動和感染。他能把自己對美學的認知和佛教哲學相結合,然後在散文創作中遊刃有餘地發揮。借助禪宗的頓悟、空靈,闡述人生的價值,開掘生命的意義。
                                                              ——《甘肅日報》

從容正是林清玄所始終秉持的人生態度。他有一種觀點:人在這個忙碌的社會,為瞭追求自身的價值,不得不去過一種匆忙的生活,然而當你的生活完全被緊急的事物所占據,那你的人生就沒有瞭價值。
——《上海青年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有一位朋友在學插花,是日本某一流派的花藝。
  我對日本人的花藝一向沒有好感,因為那被稱為花藝的,正好是集匠氣與矯作於一爐。因此,我對瀟灑且大而化之的朋友,竟去學日式插花覺得格外好奇。朋友告訴我,那看起來僵化的日式插花,其實隻是一種格式,是性格與觀點的錘煉,對於學得通達的人,不但仍有極大的創作空間,還能激發出人的潛力。她說:“插花和禪一樣,表面上有最嚴苛的形式,事實是在挖掘最大的自由,你不覺得,隻有最嚴格的訓練才有最自由的資格嗎?”
  朋友的話給我不小的啟示,原來插花也是“絕地逢生”的事。凡是絕地逢生就如懸崖斷壁上開出的蘭花,或污泥穢地清放的蓮花,或是漠漠黃沙裡艷紅的仙人掌花一般,既刺人眼目,又具有禪的精神。什麼事到瞭最高、最絕、最驚人,就被俗人看成禪意瞭。
  於是,種花的說他的花裡有禪,泡茶的說他的茶裡有禪,捏壺的說他的壺裡有禪,做生意的說他的企業以禪來管理,玩股票的人勸人要如如不動,連搞政治的都說他是以平常心來搞政治……對的,這些可能可以通向禪,但禪不應隻是如此,因為禪雖然在生活中,禪心卻是在清高的峰頂,猶如白雲飄過的青空,或閃電後開在天空的明亮之花,不應該隨便被俗情遮埋。
  禪有時在俗情裡,但不應以俗眼觀看。
  就像學插花的朋友,說起她學插花獲益最大的一件事。
  她說:“我剛學插花時,老師教怎麼插,我們就怎麼插,三個月以後我才發現,老師每次插的花不是一朵、三朵、五朵,就是七朵、九朵,幾乎沒有二四六八的。我心裡起瞭疑情,雙雙對對不是很好嗎?為什麼插花都要單數呢?我很慎重地去問老師,那位日本老師說,一三五七九是單數,插出來的花叫做‘生花’就是有希望的花,由於不圓滿,才顯得有希望。雙雙對對的插花是‘死花’,因為太滿瞭。我聽瞭好感動,留一些缺憾,有一點理想不能完成,永遠留下一絲絲不足才是最美的呀!”
  缺憾有時比圓滿更美,真是不可思議,朋友的話使我想起為什麼菩薩要留一絲有情在人間,而且一直在苦難的煎熬中遊化。菩薩之所以比聲聞緣覺更美更動人,那是他們在乎,在乎一切的有情,由於這樣的在乎,追求事事圓滿倒不是菩薩的志向,菩薩的志向是恒常保持一個有希望的觀點,生生不息。
  我還有一個朋友,學校畢業很久瞭都找不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在工作上簡直是顛沛流離,弄得全傢人都為他的工作煩心。他的祖母竟為他的工作許瞭一個願:“希望菩薩保佑我的孫兒找到好工作,如果他找到好工作,我死也無憾。”
  結果,祖母不久生病瞭,他無暇顧及祖母,隻好為瞭去應征一份自己最渴求的工作;祖母死的那一天下午,他接到夢寐以求的錄取通知。朋友說他一邊流淚,一邊茫然地看錄取通知,他說:“如果祖母還活著,我寧可去做最粗賤的工作。”朋友說,他當時的心情用四個字可以形容,就是“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原是弘一大師的遺偈,用自己的生命體會起來真有驚心動魄之感。悲欣交集不是一個空句子,而是生命的總其成,我們每天不都是悲欣交集嗎?每月每年不都是悲欣交集嗎?悲與欣有如形與影,幾乎是不可分割的。我為瞭安慰朋友,曾試寫一偈:
  歡喜平安日
  感恩憂患時
  我們能平安過日,固然應該歡喜,但在憂患時更不應失去感恩的心,因為如果沒有此憂患時的感恩,我們何能真切體會平安的歡喜呢?生命裡的懸崖斷壁、污泥穢地、漠漠黃沙都是憂患。在感恩裡,卻開出瞭幽蘭、清蓮、仙人掌花,如果能把憂患之美移植,大部分日子就可以平安而歡喜瞭。
  有一次,我因為個人生命的苦厄,去請教我的老師,她告訴我四個字:“受苦真好”!
  受苦的好,在於一個人如果沒有真正受苦,就無法會意真實的喜樂;在於有大痛苦的人,才能得到大解脫;在於菩薩畏因不畏果,凡夫畏果不畏因。如果用佛教的觀點來看,受苦是慈悲心和智慧心勇猛生起的激素。自己受苦,使我們生出菩提;看別人受苦,使我們悲心流露。隻有在真實深刻的苦痛裡,菩薩才會刻骨銘心地立下拯救眾生的悲願,唯有菩薩從深陷的泥濘中拔出雙足,才有機會認識到眾生深陷泥濘的無力、無奈,與無助!
  受苦時流的淚滋潤瞭我們的悲心、灌溉瞭我們的智慧、堅固瞭我們的志願、拉拔瞭我們的力行。從最低最低的角度看,是消除瞭我們的業障、增長瞭我們的福慧!
  呀!“受苦真好”!
  生命不能沒有風雨,風雨來時又如何?
  不要阻止風,應將此身化為風,
  不要制止雨,應將此身化為雨。
  日本密教祖師空海大師如是說。他告訴那些苦難的人說,不要擔心風雨來襲,重要的是把心中的陽光喚起。他更悲切地說:“沒有此世豈有彼世,逃避今生何有來生?”是的,此世今生就是不可逃避的,風風雨雨也是不可避免的。曾經有一位陶藝傢,把他父親的骨灰磨碎合著瓷土,燒成一個美麗的白花瓷瓶,認為那是紀念父親最好最純凈的方式。因為父親生前最期待他成為傑出的陶藝傢,他做到瞭,父親骨灰做成的花瓶,象征著今生的面對與不朽的期待。
  這位陶藝傢在記者訪問他時,說:“我希望捏一個最美麗的陶罐,來裝自己的骨灰!”
  多麼美而動人的回答,隻有看清人世的人才說得出來,這使我想起憨山禪師的山居詩:“生理元無住,流光不可攀;誰將新歲月,換取舊容歡?”在歲月之流裡,沒有什麼是可以攀附的,愈早看清這種真實,愈能誠摯地面對自己的今生。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陶罐來裝自己的骨灰,何不及早捏一個最美麗的陶罐呢?
  投生到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可以事事如意,唯有悲智雙運的人能以如意的態度來面對世界,事事如意或者可以看成是插花裡的“生花”,永遠抱持希望;或者可以說是“受苦真好”,背後有著廣大的悲願。
  我歡喜一首流行歌曲中的一句“也許沒有也許”,譯成佛經就是“法爾如是”,生命的歡喜憂患,如意或不如意,如是觀如是行,不隻是“也許沒有也許”,根本不需要去分辨那個也許。
  這一冊《如意菩提》所要表達的正是如此,隻要我們喚起心中的陽光,就能在在處處都有法味。平安處有禪悅,動亂裡何嘗沒有法喜呢?用如意的、光明的、廣大的心來對應生活,活著一日就盡一日的本分,無怨無悔,對心對境,不為俗情遮埋,如是而已。
  寫《如意菩提》時,我的生活正面臨極大的動蕩,感謝妻子小鑾,為瞭護持我寫作“菩提系列”,她承擔瞭許多病苦,因此“菩提系列”如果有什麼功德,我願全數回向給她。
  感謝我的老師廖慧娟,“受苦真好”就是她的教化,但願我所做的一切光明都全數回向給她和她的傢人。
  感謝“法如”的同修慈悲護持,但願我所行的一切光明全數回向給他們。
  但願我所行的一切光明全數回向給我的母親林潘秀英和先父林後發。
  但願我所行的一切光明全數回向給法界一切眾生。
  《華嚴經》說:“譬如暗中寶,無燈不可見,佛法無人說,雖慧莫能瞭。”讓我們在這苦難的人世中互相點燈,來看黑暗中的至寶吧!
  最後,讓我們隨著普賢菩薩來發願:
  十方所有諸眾生
  願離憂患常安樂
  獲得甚深正法利
  來除煩惱盡無餘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菩提十書之《如意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