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分享 – 小道可觀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0
  • 頁 數:0
  • 字 數:200000
  • 印刷時間: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965642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潔塵看待女作傢,是體恤的、推心置腹的,甚至是挑剔的和不容置疑的,就像對待自己的女友——不妨把潔塵閱讀和品評的對象看作她的閨中密友。所有的心領神會、所有感性和智性的交流,都發生在書房。潔塵與她們對視,碰撞,較量,又握手言和,惺惺相惜。

  內容推薦

      本書是女作傢潔塵的又一部以閱讀女性作傢為主題的私人版本。說她私人,是因為她的視角和眼神會把讀者帶進想到和看到的隱秘,更敏感的地帶,讓原本熟悉的作傢和文本有瞭新的詮釋;另外,她的文字溫婉靈秀卻不刁鉆艱深,又總能摳著讀者的庠庠筋,讓你產生深深的共鳴。潔塵通過對這些天才女作傢的悉心解讀和充滿激情的分析,讓讀者看到她筆下的女作傢豐厚、多變、敏感的寫作風格和人生,她們開闊智慧的胸襟和纖毫畢現的表現力。潔塵的目光,總是始於她們燦如煙花的才情和止於她們最終落幕的蕭索結局。

 

作者簡介

     潔塵(本名陳潔),作傢,定居成都。著有《華麗轉身》《酒紅冰藍》《一朵深淵色》《啤酒和鱸魚》等隨筆集和長篇小說二十餘部。現為成都市作傢協會副主席。

  

目錄 序 從遠處看到近(翟永明)/001

張愛玲的遺物/ 001
《小團圓》之瑣碎讀後感/ 004
被時光恩寵的女人/ 008
從民國回溯至晚明/ 014
兩種語言的杜拉斯/ 019
甚至在烈火中能種植金色的荷花/ 022
努力去回憶或者努力去忘記/ 028
她一直忠於自己的傳奇/ 032
她筆下那寂寞而清秀的姿態/ 038
甜如泡菜凈如豬/ 044
三個女人和她們的丈夫/ 047
帶著某種微笑的憂愁/ 055
晴美•寂聽/ 060

序    從遠處看到近(翟永明)/001

 

張愛玲的遺物/ 001

《小團圓》之瑣碎讀後感/ 004

被時光恩寵的女人/ 008

從民國回溯至晚明/ 014

兩種語言的杜拉斯/ 019

甚至在烈火中能種植金色的荷花/ 022

努力去回憶或者努力去忘記/ 028

她一直忠於自己的傳奇/ 032

她筆下那寂寞而清秀的姿態/ 038

甜如泡菜凈如豬/ 044

三個女人和她們的丈夫/ 047

帶著某種微笑的憂愁/ 055

晴美•寂聽/ 060

活在書信裡的愛情/ 065

瓦萊麗與兩個海明威/ 068

爵士時代的女人/  075

一切細節被微物之神掌握/ 078

現實與小說的雙重震撼/ 081

人間相見唯有禮/ 089

女書與廖觀音/ 095

玻璃城堡裡的一傢人/ 099

船訊•書店/ 106

小道可觀/ 112

阿加莎•克裡斯蒂的智慧/ 115

阿婆的外孫的文學節/ 123

天生嫩骨之人的美食情書/ 126

女性小傳•地獄中心/ 130

一針上,一針下/ 136

三個六月,三個世界/ 141

婚姻的專業和業餘 / 145

春膳是什麼?/ 150

“醜聞筆記”之碎墨/ 154

那些變幻的永恒的寂寞的/ 161

南方的成長,南方的魅力/ 168

奧康納進來瞭/ 172

托斯卡納艷陽下/ 176

兩個女人,兩個故鄉/ 185

恰似愛情之於廚房/ 192

阿娜伊斯•寧的心靈地圖/ 200

星星的瓢潑大雨/ 204

三個露絲和艷羨這種美食/ 210

清峻的青山七惠/ 217

在移動中哭泣/ 221

那些不同於人類的生命/ 228

又見約克郡/ 232

漢方小說/ 235

翻篇/ 239

無與倫比的孤獨和勇氣/ 243

附錄:這個待在書房裡的女人(王鶴)/ 248

附錄:像潔塵這樣的一個讀者(雷淑容)/ 253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小團圓》之瑣碎讀後感

     對一個人關註太久,就會產生光暈效應。雖然不見得什麼都喜歡,但既然持續關註,那就是基本喜歡的。這個基本喜歡就成瞭一個光,然後周圍散出暈,也就看不清輪廓瞭。這樣的人,有一種私藏的意思,藏在自己心裡的某一層皺褶下面。隻要一碰,這個意思就會起反應:哦,他(她)呀。

    張愛玲於我就有這個意思。通過閱讀這個渠道,對我起過啟蒙及後來的修正、補充、調整作用的女人有三個,分別是三毛、杜拉斯和張愛玲。張愛玲是最後一個。在她之後,我就定型瞭。也是在她之後,女作傢就隻是女作傢瞭,跟人生跟我自己,都沒什麼瓜葛瞭。她們和我就是單純的作者和讀者的關系瞭。張愛玲於我的意義,不是說我是照她的樣子定型,而是她在我定型的最後一個階段擰瞭我一把。這三個女人,我不能說她們是朋友,朋友那是需要有很喜愛的情感充溢其中。這三個女人像我的親戚,一度走得很近,雖然現在看她們各有各的煩,但還是覺得親切。

    我不在搖旗吶喊高喊永遠支持的親友團的隊伍裡,但的確是一個張迷。《小團圓》出來瞭,等不及要看,托熟人從香港帶回來一本。如果等著看大陸簡體本,肯定要被刪節不說,還覺得怠慢瞭。急急到手,我卻看得很慢,一天幾頁,感覺很熟悉,像是在讀舊書,那是之前看瞭她那麼多東西早就熟悉瞭的調調兒。

    看得慢的原因是因為拉雜。就一部長篇小說來說,瑣碎得很。人物很多,從老戲臺的左邊掀簾出來,沒說兩句話,就從右邊掀簾下場瞭。你以為這個人還會出來,但也就沒戲瞭。偶爾幾個,過瞭很久又出來晃一下,什麼緒哥哥、二哥哥、素姐姐的,前面本來就是寥寥數語,後面出來露一臉,觀眾也記不得那是誰瞭。張愛玲是短篇聖手,這一點,以前的長篇《十八春》就有對照,這次《小團圓》,更是一個說明。她那字字珠璣的特點,還是在短篇裡光彩照人。

    但我還是喜歡看,就是那種瑣碎也喜歡。我歷來喜歡看細節飽滿、閑筆豐沛的東西。《小團圓》就是這種東西,就像她邊想邊寫,想到哪裡寫到哪裡,一個人坐在那裡亂想,想當年夏天的月亮、那個人的一個側影、一隻耳墜、一塊佈料……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得記下來……突然那時的一個念頭又冒出來瞭,得記下來……一個挺妙的比喻,如“那痛苦像火車一樣轟隆轟隆一天到晚開著,日夜之間沒有一點空隙。一醒過來它就在枕邊。是隻手表,走瞭一夜”,得記下來。……本來已經寫到去探望避難的那個人瞭,按理說,這是小說的“當口”,或者說是一出戲的“戲核”,但當年在鄉下看的那出戲太有意思瞭,也就忍不住蕩開來細細記瞭一整章……當年的那些愛慕沉溺和後來的輕蔑看穿,交叉湧上來,也就交叉著記下來,管它小說不小說的。

    我也真沒把《小團圓》當小說來讀。對於一個有八卦愛好的張迷來說,我讀的就是回憶錄,自然地成瞭索隱派,把裡面的一個個人拎出來瞧,跟之前讀她的時候已經很熟悉的那些人疊在一起,就跟報紙付印前,把膠片和紙樣重在一起看似的,看多瞭什麼少瞭什麼。看到幾處“新料”,大為驚喜,哈哈,原來是這樣,我猜就是這樣……

    她從沒年輕過,提筆就老;看這本晚年寫就的《小團圓》,覺得她也沒老下去,就停在那裡瞭。她自己也願意停在那裡吧,離開大陸後的故事就不寫瞭,她覺得後半生沒什麼可說的還是沒來得及寫?我覺得是前者。

    還很年輕的時候,我覺得她句句都是真理,把人生給琢磨透瞭;但現在看她拿自己和別人都無可奈何,隻是覺得悵惘和憐惜。一本《小團圓》看完,撿瞭散落一地的珍珠,就擱在那裡,串不起來。她自己都串不起來,誰能幫著串?合上書,想想,下一個模糊的斷語:好!好在哪裡?好在她是文字天才,還好在她是親戚啊!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小道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