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推薦 – 橄欖香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42
  • 字 數:92000
  • 印刷時間:2012-2-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100730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1989年,作傢柳蘇(羅孚)在讀書上發表文章《你一定要看董橋》,使大陸讀者瞭解瞭董橋其人其文。此後,董橋的文章風行大陸,擁有瞭無數忠實的董迷。
董橋先生提到自己的創作:“我要求自己的散文可以進入西方,走出來;再進入中國,再走出來;再入……總之我要叫自己完全掌握得到才停止,這樣我才有自己的風格。”這樣的風格,讀者從本書中盡可領略。

  內容推薦

  劉紹銘在《讀橄欖香》評價說:
董橋敘事手法,淡入淺出,有時候任務出其不意地跨進來,靜悄悄的招呼也不打一聲就出瞭局。他的小說人生不是連續劇,但不少從前早已過瞭場的角色,也會依依不舍的回過頭來再打量你一次。……《橄欖香》是董橋以文字 recall the past to sustain the present的一爐香火。這也是他近年幾個集子風格的一個特色。眼前世事不堪聞。雜物堆裡偶然翻出來的幾張老照片老信札反而更能滋潤人生。一直追看董橋的老讀者一定認識到,這位作者在字裡行間表達出來的許多懸念,可歸為張岱所說的癖。《祁止祥癖》開頭就說:“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董橋慕戀古玩文物字畫藏書票初版書,如醉如癡,因為這些東西的 past有助他 sustain the present。癖是偏愛,不講道理的。出現在他群芳譜的女子,“十個佳人九個俏”,幾疑世上無醜婦。 To sustain life,滋潤人生,作者不惜逃避現實。……董橋追憶的往事,不是遠古,不是明清,而是近古的民國。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是他頻頻回首的對象。因為“五六十年代的老香港才有這樣的女子,下午三點多鐘到文華酒店咖啡廳喝咖啡,讀小說,一個人靜靜躲在靠窗那個亮堂的座位:濃發蕩著月下碧湖粼粼的波光,兩簾長長的睫毛彷佛幼嫩的蓮葉深情呵護。” ……董橋作品,獨樹一幟,卓然成傢。若心中無“癖”,文字不會有個性。帶癖的作者造就帶癖的人物。《杜公館》的進雄嫂,清素端秀,原是師范大學的高材生,卻愛上莊稼漢陳進雄,要死要活嫁給他。孩子出生不久父親就死於車禍,師范生執意要替他守寡,留在老傢小小的一個柚子園撫養孤兒、照顧婆婆。進雄嫂真“癖”得可以。“癖”,對董橋而言,是一種 fixation,可作為他看待古玩文物和“民國女子:看得那麼一往情深的一種解釋。董橋敘事,愛“轉彎抹角”,講述男女情事,總是隔靴搔癢,我們做讀者的,還不是一頁接一頁的看下去?大概也是“癖好”使然吧。

作者簡介

  董橋:福建晉江人,1942年生,臺灣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曾在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研究多年。歷任《今日世界》叢書部編輯、英國國傢廣播公司制作人及時事評論、《明報月刊》總編輯、《讀者文摘》總編輯、《蘋果日報》社長。他的文筆雄深雅健,兼有英國散文之淵博雋永與明清小品之情趣靈動,為當代中文書寫另辟蹊徑。出版文集《雙城雜筆》《這一代的事》等三十餘種,深受讀者歡迎。

目錄 自序
團圓
石湖
櫻桃園
喜巧
望江梅
竹園
橄欖香
梨花吟
愛晚居
半生緣
小寒碧齋
紫薇園
無語
杜公館

自序
團圓
石湖
櫻桃園
喜巧
望江梅
竹園
橄欖香
梨花吟
愛晚居
半生緣
小寒碧齋
紫薇園
無語
杜公館
鶴頂紅
小紅樓
遠山行
曼陀羅室
簡愛
玉琮
一剪梅
念奴嬌
嘯月軒
月芽山莊
蓮房
鮑西亞
待春風
二小姐
平廬舊事
香魚齋
舒老
舒卷
瑤瑟怨
雪萊頌

媒體評論

  羅孚:“董文如董酒,應該是名產……董橋的散文不僅證明香港有文學,有精致的文學,香港文學不乏上乘之作。”
林文月:“董橋的文字於陽剛之中時時透漏犀利敏銳之風,有時亦頗饒俏皮幽默之口吻,或甚而不免於憂鬱羞澀之致。”
劉紹銘:“董橋的《英華沉浮錄》是行傢寫給行傢看的小品……珠玉紛陳,文字華夷混雜,仍舊書香撲鼻。”
陳子善:“董橋的散文淵源有自,他遠承晚明小品的遺風,近繼五四白話散文的傳統,又借接英國十八、十九世紀隨筆的遺緒,在融合貫通的基礎上自造新境,從而迥異時流,獨出機杼。”
江弱水:“餘光中煉字而琢句,董橋琢句而雕章;餘光中偏重氣勢,董橋偏重體勢;餘光中熱,董橋冷;餘光中語速,董橋語緩;餘光中把散文譜成瞭一支樂曲,董橋把散文成瞭一束瓶花。”
“董橋的散文,行文與佈局最是考究,他思路開闊而又嚴密,文中征引相當廣博,軼聞、雋語與時事,看似東拉西扯,其實左顧右盼,未嘗稍離主旨半步,收放之際,深具匠心。他的拿手好戲,就在能以片言數語,貫穿全篇又綜合各節,仿佛是三十輻共一轂,許多輻射的光線總能聚到一個焦點上,文中也就經常出現一些華彩段落。”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團圓
那年夏天我從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到羅馬探望老朋友,隻住一宵,翌日飛回倫敦。是下午五點多鐘,歐洲各地飛來的班機很多,倫敦機場人影熙攘,我拉著行李趕去搭機場專車進城,身邊冷不防跳出一個女的擋住我的去路:“這麼巧,你也剛到?”我定瞭定神認出是蕊秋。松松綰起一頭潤亮的濃發,玉白一張秀臉淡淡敷瞭一層月暈,嘴唇蕩著遠山夕照的楓香,唇角輕輕的細紋襯上眼角歲月的影子,韻致依舊動人,出瞭名的鳳眼越見典麗。進城路上她說她母親去年在巴黎病逝,父親留下的那幢宅子隻剩她和她的第二任丈夫守護:“一對壯年寃傢過著老年曬棉被的日子,”她說。“幸好倫敦這個侄女兒懂事,學校放假總會到巴黎陪陪我說說中國話,燒燒傢鄉菜。前兩天急性盲腸炎動瞭手術,我去瞭柏林趕來看她。”認識蕊秋那年他們傢還在臺北,父親是蔣老先生時代外交部老職員,多年跟隨沈昌煥,聽說鄉下兩代做紡織,從來傢大業大,一九四八年退到臺灣幾代人不做事也撐得起金玉門楣。蕊秋父親是法國老留學生,連獨生女兒也送到巴黎母校讀書。她讀西洋藝術史,畢瞭業跟人合資在巴黎開畫廊,我住倫敦那些年她常去英國賣畫買畫,忙完正事不忘約我陪她逛美術館聽音樂會。蔣經國上臺不久她父親母親移民法國到巴黎郊區買宅子做寓公。那期間,蕊秋跟一個臺灣留學生結瞭婚又離瞭婚,那個小夥子聽說夥同幾個奸商騙掉她一大筆美金。那年冬天蕊秋獨自來倫敦散心,在丘吉爾飯店一住一個多月,隨時無聊拉我逛書店買書,上酒館閑聊。一天,我們在皮卡迪利廣場邊上一傢餐廳吃下午茶,我說婚禮上那個小夥子渾身斯文居然幹出這等不體面的事。“你不相信我?”蕊秋柳眉一揚。“好奇而已,”我替她斟上半杯咖啡。“還是彰化的鄉下表姐有見地,”她掰開一塊松餅敷上奶油細細嘗瞭一口,順手撩起餐巾沾瞭沾嘴角。“七十年代讓身邊一個白臉假斯文坑個半死不活,表姐發誓今生非嫁個土匪不做人,說是吃菜要吃白菜頭,跟郎要跟大賊頭,睡到半夜鋼刀響,妹穿綾羅哥穿綢!今後我專挑意大利黑手黨上床你信不信?”她放下半塊松餅狠狠撥瞭撥散落臉上的幾綹長發,眼神瞬間蕩漾一池春意。翌年晚秋,我舍棄倫敦的生活和工作遷回香港,蕊秋聖誕之前寄來喜帖說她又結婚瞭,新丈夫是法國人,生態學教授。
    倫敦機場相遇那趟我太忙沒去看她,隻匆匆通瞭幾次電話。我飛回香港前夜蕊秋倒趕來旅館送瞭我一本畫廊出版的圖錄,印得很講究,裡頭好幾幅法國油畫我都喜歡,標價都不低。“不要你買,”她說。“你看得上眼我就高興!”看她甜甜一笑我其實也高興。蕊秋從來守著一份冷傲,應酬陌生人三分客氣七分矜貴,難得笑靨裡流露一絲在意,那是藍色月亮的慷慨瞭。讀完書她給臺灣報刊寫過許多通訊稿,篇篇幾乎都先讓我過目。真是天生的作傢,下筆清淡而句句圓滿,偶然釋放幾滴冷眼的同情,細讀竟也讀出朦朧的赧顏。文章寫油瞭往往沒瞭這絲靈氣。我舍不得為她動紅筆:她更舍不得不認我做老師。那天聊完圖錄我送她下樓搭車,街燈昏暗,夜風蕭蕭,蕊秋裹緊棗紅披肩摟瞭我一下說:“來巴黎看我,記得!”
    那一兩年我無緣再飛歐洲,出幾趟遠門不外在臺北東京曼谷新加坡瞎轉,再去意大利法國看山看水看書看畫,那是跟蕊秋倫敦別後三年的一個晚夏。她上午十點開車到旅館接我回她父親的老宅子敘舊。車子開出鬧市陽光破雲照亮長長的公路,蕊秋氣色飛揚,回眸一笑,媚得厲害:“我又離婚瞭,”她說,“是去年的事,信上懶得告訴你。”“也好,大傢都輕松,”我一點不驚奇。“不愧是開通的老師!”她握瞭握我的手背。“該找個黑手黨瞭吧?”我說。她瞟瞭我一眼踩緊油門扭開一曲爵士鋼琴,車子開到她傢才十一點多鐘。那幢宅院又大又老,四周樹影森森,大門石階兩邊圍著一對花池子,薔薇蒼蘭海棠都趕在立秋之前吐艷。一位嬌小的法國女人開門迎我們進屋:“這位是 Leda,老同學,我的藍寶石!”蕊秋介紹過瞭緊緊摟著她深深親瞭好幾下,說那是她給她取的小名,是神話裡斯巴達的王後,天神化成天鵝和她親熱生瞭波盧克斯和海倫。王後英語法語混著說,大眼睛俊鼻子厚嘴唇六分“先拉斐爾派」畫中怨女,吃完午飯說是要趕回畫廊見客人瞭。蕊秋帶我到後院散步,地方真大,有點蕭條,養雞養鴨的一處棚圈荒廢瞭,棚子裡堆放幾件破傢具。正中的小池塘蘆葦芙蕖長得又濃又亂,池邊幾盆牽牛花也慵困瞭。我們走進小小一間玻璃溫室,裡頭幾架胡姬幾盆熱帶花卉倒長得裊裊娜娜:“莫泊桑小說的溫室,”蕊秋開玩笑說,一對酒靨佻巧得像一闋元曲。“都是 Leda種的,我和她總算團圓瞭!”她勾著我的手臂走出溫室,午後醇醲的艷陽默默照應她的荒園。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橄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