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CP值 – 藥味集(周作人”敝帚自珍”作品)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152
  • 字 數:80000
  • 印刷時間:2012-2-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0211939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作者周作人生前親自編定,學者止庵窮數年之力精心作校,增補從未出版作品,為市場上*全面*權威的周氏文集。

  內容推薦

  《藥味集》精選周作人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的作品,據作者自己說,此集“內容‘敝帚自珍’,以為其中頗有可看之小文”,是他一生中最優秀的集子之一。周氏散文風格向被形容為“閑適”,在他看來這可分為“小閑適”與“大閑適”,後者即“唯其無奈何所以也就不必多自擾擾,隻以婉而趣的態度對付之”,又說,“閑適原來是憂鬱的東西”,其中欲說還休的情感成分,恰恰增加瞭文章的“苦味”。《藥味集》最能體現周氏文章這一特色。

作者簡介

  他原是水師出身,自己知道並非文人,更不是學者,他的工作隻是打雜,砍柴打水掃地一類的工作。如關於歌謠,童話,神話,民俗的搜尋,東歐日本希臘文藝的移譯,都高興來幫一手,但這在真是缺少人工的時候才行,如各門已有瞭專功的人他就隻得溜瞭出來,另去做掃地砍柴的勾當去瞭。因為無專門,所以不求學但喜歡讀雜書,目的隻是想多知道一點事情而已。所讀書中於他最有影響的是英國藹裡思的著作。

  ——周作人(1885-1970)

目錄 序
關於朱舜水
關於陶筠廠
關於楊大瓢
關於范愛農
玄同紀念
記蔡孑民先生的事
元元唱和集
四鳴蟬
老老恒言

春在堂雜文
禹跡寺
賣糖
撒豆


關於朱舜水
關於陶筠廠
關於楊大瓢
關於范愛農
玄同紀念
記蔡孑民先生的事
元元唱和集
四鳴蟬
老老恒言

春在堂雜文
禹跡寺
賣糖
撒豆
上墳船
緣日
蚊蟲藥
炒栗子
野草的俗名
談俳文
再談俳文
日本之再認識

前言   關於《藥味集》
止庵

  關於《藥味集》
止庵
一九四一年十月十九日周作人日記雲:“編選舊文廿一篇,擬付刊。”十月三十一日雲:“安藤來,以文稿廿一篇付之,擬令名為《藥味集》。”一九四二年三月二日雲:“校閱《藥味集》稿。”一九四二年三月該書由北京新民印書館出版。其中《日本之再認識》(作者後來在《知堂回想錄》中說,此文“乃是將‘管窺’之二的關於日本衣食住與之四的後半接合”,“題雲‘再認識’,即言前此的認識都是錯的”),一九四一年曾由國際文化振興會出版單行本。除序外,《藥味集》收文二十二篇,計一九三七年四篇,一九三八年二篇,一九三九年三篇,一九四○年十二篇,一九四一年一篇。一九三九年四月,作者在《玄同紀念》中說:“我自己暫時不想說話,……在現今無論關於公私的事有所聲說,都不免於俗,”此前一年多裡,除若幹短篇筆記(後收入《書房一角》與《藥堂語錄》)外,文章寫得極少。《玄同紀念》又說:“我於此破瞭二年來不說話的戒,”開始瞭短暫的一段寫作較多時間(除收集於此處者之外,還有《藥堂雜文》中的十數篇,但是二者風格迥異,一是此前之延續,一是此後之萌芽;這是一個典型的過渡時期),至一九四一年又絕少有作品問世。《藥味集》實為《秉燭談》之後文章的一個精選本,即《序》所謂“自丁醜至庚辰此四年中,陸續寫有六十餘篇,茲因書局之需,擇取其三分之一”。篇目之選取,似更多從文章本身考慮,故以藝術論,周氏散文中期之後半段幾種集子中,以《藥味集》最為整齊。晚年在給鮑耀明的信中也說:“昨奉書問拙作幾種是否已有,其中似忘說及《藥味集》,此書市上極難得,而內容‘敝帚自珍’,以為其中頗有可看之小文,如尊處未有即當奉上也。”(一九六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風雨後談序》有雲:“文字意趣似甚閑適。”《藥味集》有四篇寫作與《秉燭後談》同時,此後諸文風格亦大致相近,故《序》中說:“此處所選亦本是以近於閑適之文為多也。”然而一雲“似甚”,一雲“近於”,似乎提示我們不宜簡單地以“閑適”二字打發瞭事。《序》又說:“拙文貌似閑適,往往誤人,唯一二舊友知其苦味,廢名昔日文中曾約略說及,近見日本友人議論拙文,謂有時讀之頗覺苦悶,鄙人甚感其言。”《風雨後談序》也說:“閑適原來是憂鬱的東西。”這裡系指其中欲說還休的情感成分,而欲說還休恰恰增加瞭文章的“苦味”。也就是說,“苦味”首先是情感意義上的,同時也與表現方式有關,應該被納入散文美學的范疇。情感受到抑制,不能暢快表達,然而終於又有所流露,這造成文章的一種內在張力,可以產生相反相成的效果,較之暢快表達可能更具感染力。“苦味”來自內容的“苦悶”或“憂鬱”,也來自“閑適”與“苦悶”或“憂鬱”之間的不協調關系。作者從前在《自己的文章》(收《瓜豆集》)中把閑適分為兩種,一是“小閑適”,即“流連光景”,“欣然有會”,此類文章此前此後的確寫過一些;一是“大閑適”:“唯其無奈何所以也就不必多自擾擾,隻以婉而趣的態度對付之,此所謂閑適亦即是大幽默也。”也就是這裡所說的“苦悶”或“憂鬱”的“閑適”。這本是周氏中期散文的主要風格,而現在此種味道就更重瞭。作者曾致信梁實秋說:“看看這‘非常時’的四周空氣,深感到無話可說,因為這(我的話或文章)是如此的不合宜的。”約略可見此時他的心境。集中一九三九年以後所作,多有麥秀之思,黍離之感,寫人如《玄同紀念》,敘事如《上墳船》,記名物如《炒栗子》,均是“讀之頗感苦悶”者也。幾篇讀書之作,無論是以人為題的《關於朱舜水》,還是以書為題的《春在堂雜文》,除關註思想外亦留心性情,也蘊藉不少感慨。
此次據新民印書館一九四二年三月初版本整理出版。原書精裝,前有“著者照影”一幀,序二頁,目次三頁,正文二百五十四頁。“序”原作“藥味集序”。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序
鄙人學寫為文章,四十餘年於茲矣。所寫的文字,有應試之作,可不具論,有論文批評,有隨筆,皆是寫意之作,有部分的可取近來覺得較有興味者,乃是近於前人所作的筆記而已。其內容則種種不同,沒有一定的界限。孔子曰,吾少也賤,多能鄙事。鄙人豈敢高攀古人,不過少也賤則相同,因之未能求得一傢之學,多務雜覽,遂成為學藝界中打雜的人,亦不得已也。若言思想,確信是儒傢的正宗。昔孔子誨子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鄙人向來服膺此訓,以是於漢以後最佩服疾虛妄之王充,其次則明李贄,清俞正燮,於二千年中得三人焉。疾虛妄的對面是愛真實,鄙人竊願致力於此,凡有所記述,必須為自己所深知確信者,才敢著筆,此立言誠慎的態度,自信亦為儒傢所必有者也。因此如說此文章思想皆是國粹,或雲現代化的中國固有精神,殆無不可。我很怕說話有點近於誇大,便不足取,但是這裡實在是很謙虛的說的,隻因不願虛偽的謙遜,故或不免過於率直耳。自丁醜至庚辰此四年中,陸續寫有六十餘篇,茲因書局之需,擇取其三分之一,得二十一篇,公之於世,題名曰藥味集。拙文貌似閑適,往往誤人,唯一二舊友知其苦味,廢名昔日文中曾約略說及,近見日本友人議論拙文,謂有時讀之頗感苦悶,鄙人甚感其言。今以藥味為題,不自諱言其苦,若雲有利於病,蓋未必然,此處所選亦本是以近於閑適之文為多也。中華民國三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作者自序於知堂。

關於朱舜水
朱舜水是我們的大同鄉,他與王陽明都是紹興府屬餘姚縣人,在民國成立前後特別受國人的崇敬,杭州清泰門內立祠,遺書重刊,大概都是民國一二年間的事。我雖然想搜集鄉賢著作,但是願大而力薄,所收隻能以同在府城的山陰會稽為限,此外如蕭山之毛西河王南陔,餘姚之黃太沖邵念魯,目的是在於買書,不盡由於鄉曲之見瞭。《舜水遺書》也以同樣原因買有一部,可是不曾怎麼細看,因為第一這是鉛字印本,雖說是吾鄉馬一浮所編校,錯字卻非常的多,讀下去很不愉快,第二朱君的節義固極可欽,其學問則非我所能懂,蓋所宗無論是王伯安是朱仲晦,反正道學總是不甚可解的。近來偶閱新井白石的《東雅》,見其中常引舜水說,以關於果樹竹,禽鳥鱗介各門為多,有些註明出於《朱氏談綺》,我這才知道他對於名物大有知識,異於一般的儒者,於是重復找書來讀,十年耽誤雖是可惜,唯炳燭之明,總勝於終身面墻,則亦正復可喜耳。
《舜水朱氏談綺》四冊,早見於名古屋一舊書店目錄中,十年前亡友馬隅卿君常常談及,這是什麼樣的書呢,卻終未決心去買來一看。近日寄信去居然買到瞭,寶永五年刻本,即西歷一七○八年,紙墨如新,不似二百三十年前物。書凡三卷,據舜水門人安積覺序文雲,卷中二冊本是舜水為水戶侯所著之《學宮圖說》,卷上系懋齋野傳問簡牘箋素之式,深衣幅巾之制,旁及喪祭之略,記其所聞,卷下則今井弘濟概舉所聞事物名稱,分類羅列,漢和並記,間有說明,《東雅》所引大抵出此,文集中有答問三卷,亦被征引數條。安積氏《澹泊齋文集》中有與村篁溪泉竹軒書,以為舜水自有其大學問大文章,此書瑣屑殊不足觀,以重違水戶侯遺教,故為編刊,所撰序文亦是此意,而以委曲出之,如末尾所雲:
“昔魚朝恩觀郝廷玉之佈陣,嘆其訓練有法,廷玉惻然曰,此臨淮王遺法也,自臨淮歿無後校旗事,此安足賞哉。覽者有味乎斯言,庶為得矣。”此是正統的看法,亦自有道理,但是離開瞭政事與理學,要知道一個人的情性,從有些微小的事情上去看,反能明瞭真相,也正是常有的事。原公道著《先哲叢談》卷二記朱舜水事十三條,其十一雲:
“舜水歸化歷年所,能倭語,然及其病革也,遂復鄉語,則侍人不能瞭解。”又同卷中記陳元有一條雲:
“元能嫻此邦語,故常不用唐語。元政詩有人無世事交常淡,客慣方言談每諧,又君能言和語,鄉音舌尚在,久狎十知九,旁人猶未解句。”此二則所記,皆關於言語小事,但讀瞭卻有所得,有如小像臉上點的一個黑子,勝過空洞的長篇碑傳。文集中的疏揭論議正經文字,又《陽九述略》,《安南供役紀事》等,固足以見其學問氣節,但是集裡的書牘九卷,答問三卷,《談綺》三種,其瑣屑細微處乃更可見作者之為人,是很有意思的資料。《談綺》卷上關於信函箋疏的式樣,神主棺木的制法,都詳細圖解,卷中說孔廟的構造,大有《營造法式》的派頭,令人不得不佩服。安積氏著《朱文恭遺事》中雲:
“藏書甚少,其自崎港帶來者不過兩簏,而多闕失,好看《陸宣公奏議》,《資治通鑒》,及來武江,方購得京師所鐫《通鑒綱目》,至作文字,出入經史,上下古今,娓娓數千言,皆其腹中所蓄也。”在別一方面,他的常識亦甚豐富,卷下辨別名物,通徹雅俗,多非耳食者所能知。答小宅生順書之一有雲:
“來問急性子,仆寡陋無所知,於藥材草木鳥獸更無所知,然聞急性子乃鳳仙花子,不辨是非,觸手即肆暴躁,未知是否。”此豈無所知者所能寫,至答小宅問中歷說沉速諸香,尤為不易,無怪今關天彭文中疑舜水留滯安南系在經商,故熟悉香料也。答野節書中雲:
“敝邑青魚有二種,乃池沼所畜,非江海物也。其一螺螄青,渾身赤黑色,鱗大味佳,大者長四五尺。其一尋常青魚,背黑而腹稍白,味次之,畜之二年可得三四尺,未見其大者,以其食小魚,故不使長久。”案范嘯風著《越諺》卷中水族部下雲:
“鯖魚又名螺螄青,專食螺螄,其身渾圓,其色青,其膽大涼。”此螺螄青正是越中俗語,不意范氏之前已見於舜水文集,很有意思。《談綺》卷下天時部首列“零糖”,下註和語,蓋是冰柱。《越諺》雲,“呼若零蕩,”此俗名通行於吳越,若見諸著錄,恐亦當以此為最早矣。記聖廟建築那麼細致嚴密,說名物時又多引用俗語,看似抵忤,其實乃出於誠篤切實,二者反可互證也。《遺事》中雲:
“文恭自持嚴毅,接人和愉,與客談論,間及俚諺嘲笑之事。”
“不能飲酒,而喜客飲,時或對棋,棋不甚高。”此所寫皆有意味,有頰上添毫之妙。《遺事》中記舜水所述隻好州蘇作判通一詩,又一則雲:
“有媒人極言女子之姣,娶之而醜,夫傢大怒,欲毆媒人,其人罵曰,花對花,柳對柳,破糞箕對苕帚。音芝,俗字,猶言敝苕帚也。”案於此可想見舜水之風趣,欲使異邦學子領取此諧味固亦甚難,則其寂寞之情亦可想也。字音芝訓敝,今無可考,《易餘龠錄》卷十引顧黃公《白茅堂文集》書徐文長遺事雲:
“文長之椎殺繼室也,雪天有童灶下,婦憐之,假以褻服,文長大詈,婦亦詈,時操取冰,怒擲婦,誤中婦死。縣尉入驗,惡聲色問字作何書,文長笑曰,若不知書生未出頭地耳,蓋俗書作也。尉怒,報雲用殺,文長遂下獄。”註雲,音瞿,《釋名》雲,四齒杷也。案今越中不知有鐵器名瞿者,四齒杷農夫掘地多用之,則名曰鐵勺,別有一種似鋤而尖,更短更堅厚,石工所用,通稱山支,或可寫作芝音之字,唯平常人傢不備此器,取冰不必需此,灶屋中亦無冰可取也。二百餘年間言語或不無變遷,可惜查不著這字的現身瞭,但在朱顧二公遺文中得見此俗語奇字,亦很有意思的事耳。
談舜水的著作,不可不說到那篇《陽九述略》。這是辛醜六月寫給門人安東守約的文章,說明朝滅亡的原因,歸結於士夫之作孽,人民之困苦叛離,自具深識,又謂清兵陷北京,佈散流言,倡為均田均役之說,百姓多為所惑,亦是異聞,與記虜害諸條皆可備考,文繁今不能多引。上文提及安東守約,這也非說幾句不可。舜水居東久,知人甚多,書牘九卷中與東邦人士者居其八卷,可以知之,及門亦不少,唯自謂隻安東一人可稱知己,其交誼之深密蓋雖安積亦不及也。書牘第一卷中有與孫男毓仁書,詳記其事,今錄於下:
“日本禁留唐人已四十年,先年南京七船同住長崎,十九富商連名具呈懇留,累次俱不準,我故無意於此,乃安東省庵苦苦懇留,轉展央人,故留駐在此,是特為我一人開此厲禁也。既留之後,乃分半俸供給我,省庵薄俸二百石,實米八十石,去其半僅四十石矣。每年兩次到崎省我,一次費銀五十兩,二次共一百兩,苜蓿先生之俸盡於此矣。又土儀時物絡繹差人送來,其自奉敝衣糲飯菜羹而已,或時豐腆則魚數枚耳。傢止一唐鍋,經時無物烹調,塵封鐵銹。其宗親朋友咸共非笑之諫沮之,省庵恬然不顧,唯日夜讀書樂道已爾。我今來此十五年,稍稍寄物表意,前後皆不受,過於矯激,我甚不樂,然不能改也。此等人中原亦自少有,汝不知名義,亦當銘心刻骨,世世不忘也。奈此間法度嚴,不能出境奉候,無可如何,若能作書懇懇相謝甚好,又恐決不能也。”文集鉛字本多誤,今據《先哲叢談》卷三所載錄入。此書蓋作於延寶六年,其時毓仁至長崎,於今二百六十二年,遂覺古人之高誼清風不可復見矣。

關於范愛農
偶然從書桌的抽屜裡找出一個舊的紙護書來,檢點裡邊零碎紙片的年月,最遲的是民國六年三月的快信收據,都是我離紹興以前的東西,算來已經過瞭二十一年的歲月瞭。從前有一張太平天國的收條,記得亦是收藏在這裡的,後來送瞭北京大學的研究所國學門,不知今尚存否。現在我所存的還有不少資料,如祖父少時所作艷詩手稿,父親替人代作祭文草稿,在我都覺可珍重的,實在也是先人唯一的手跡瞭,除瞭書籍上尚有一二題字以外。但是這於別人有甚麼關系呢,可以不必絮說。護書中又有魯迅的《哀范君三章》手稿,我的抄本附自作詩一首,又范愛農來信一封。(為行文便利起見,將詩寫在前頭,其實當然是信先來的。又魯迅這裡本該稱豫才,卻也因行文便利計而改稱瞭。)這幾頁廢紙對於大傢或者不無一點興趣,假如讀過魯迅的《朝華夕拾》的人不曾忘記,末瞭有一篇叫作“范愛農”的文章。
魯迅的文章裡說在北京聽到愛農溺死的消息以後,“一點法子都沒有。隻做瞭四首詩,後曾在一種日報上發表,現在將要忘記瞭,隻記得一首裡的六句,起首四句是,把酒論天下,先生小酒人。大圜猶酩酊,微醉合沉淪。中間忘掉兩句,末瞭是舊朋雲散盡,餘亦等輕塵。”日本改造社譯本此處有註雲:
“此雲中間忘掉兩句,今《集外集》中有《哭范愛農》一首。其中間有兩句乃雲,幽谷無窮夜,新宮自在春。”原稿卻又不同,今將全文抄錄於下,以便比較。
哀范君三章
其一
風雨飄搖日,餘懷范愛農。華顛萎寥落,白眼看雞蟲。世味秋荼苦,人間直道窮。奈何三月別,遽爾失畸躬。
其二
海草國門碧,多年老異鄉。狐貍方去穴,桃偶盡登場。故裡彤雲惡,炎天凜夜長。獨沉清洌水,能否洗愁腸。
其三
把酒論當世,先生小酒人。大圜猶酩酊,微醉自沉淪。此別成終古,從茲絕緒言。故人雲散盡,我亦等輕塵。
題目下原署真名姓,塗改為黃棘二字,稿後附書四行,其文雲:
“我於愛農之死為之不怡累日,至今未能釋然。昨忽成詩三章,隨手寫之,而忽將雞蟲做入,真是奇絕妙絕,辟歷一聲……今錄上,希大鑒定傢鑒定,如不惡乃可登諸《民興》也。天下雖未必仰望已久,然我亦豈能已於言乎。二十三日,樹又言。”這是信的附片,正張已沒有瞭,不能知道是那一月,但是在我那抄本上卻有點線索可尋。抄本隻有詩三章,無附言,因為我這是抄瞭去送給報館的,末瞭卻附瞭我自己的一首詩。
哀愛農先生
天下無獨行,舉世成萎靡。皓皓范夫子,生此寂寞時。傲骨遭俗忌,屢見螻蟻欺。坎終一世,畢生清水湄。會聞此人死,令我心傷悲。峨峨使君輩,長生亦若為。
這詩不足道,特別是敢做五古,實在覺得差得很,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也沒法子追悔,而且到底和范君有點相幹,所以錄瞭下來。但是還有重要的一點,較有用處的乃是題目下有小註壬子八月四個字,由此可以推知上邊的二十三日當是七月,愛農的死也即在這七月裡吧。據《朝華夕拾》裡說,范君屍體在菱蕩中找到,也證明是在秋天,雖然實在是蹲踞而並非如書上所說的直立著。我仿佛記得他們是看月去的,同去的大半是民興報館中人,族叔仲翔君確是去的,惜已久歸道山,現在留在北方的隻有宋紫佩君一人,想他還記得清楚,得便當一問之也。所謂在一種日報上登過,即是這《民興報》,又四首乃三首之誤,大抵作者寫此文時在廣州,隻憑記憶,故有參差,舊日記中當有記錄可據,但或者詩語不具錄亦未可知,那麼這一張底稿也就很有留存的價值瞭。
愛農的信是三月二十七號從杭州千勝橋沈寓所寄,有杭省全盛源記信局的印記,上批“局資例”,杭紹間信資照例是十二文,因為那時是民國元年,民間信局還是存在。原信系小八行書兩張,其文如下。
“豫才先生大鑒:晤經子淵暨接陳子英函,知大駕已自南京回。聽說南京一切措施與杭紹魯衛,如此世界,實何生為,蓋吾輩生成傲骨,未能隨逐波流,惟死而已,端無生理。弟於舊歷正月二十一日動身來杭,自知不善趨承,斷無謀生機會,未能拋得西湖去,故來此小作勾留耳。現因承蒙傅勵臣函邀擔任師校監學事,雖未允他,擬陽月杪返紹一看,為偷生計,如可共事或暫任數月。羅揚伯居然做第一科課長,足見實至名歸,學養優美。朱幼溪亦得列入學務科員,何莫非志趣過人,後來居上,羨煞羨煞。令弟想已來杭,弟擬明日前往一訪。相見不遠,諸容面陳,專此敬請著安。弟范斯年叩,廿七號。《越鐸》事變化至此,恨恨,前言調和,光景絕望矣。又及。”
這一封信裡有幾點是很可註意的。絕望的口氣,是其一。挖苦的批評,是其二。信裡與故事裡人物也有接觸之處,如傅勵臣即孔教會會長之傅力臣,朱幼溪即接收學校之科員,《越鐸》即罵都督的日報,不過所指變化卻並不是報館案,乃是說內部分裂,《民興》即因此而產生。魯迅詩雲,桃偶盡登場,又雲,白眼看雞蟲,此蓋為范愛農悲劇之本根,他是實實被擠得窮極而死也。魯迅詩後附言中於此略有所說及,但本系遊戲的辭,釋明不易,故且從略,即如天下仰望已久一語,便是一種典故,原出於某科員之口頭,想鏡水稽山間曾親聞此語者尚不乏其人歟。信中又提及不佞,則因爾時承浙江教育司令為視學,唯因傢事未即赴任,所以范君杭州見訪時亦未得相見也。
《朝華夕拾》裡說愛農戴著氈帽,這是紹興農夫常用的帽子,用氈制成球狀,折作兩層如碗,卷邊向上,即可戴矣。王府井大街的帽店中今亦有售者,兩邊不卷,狀如黑羊皮冠,價須一圓餘,非農夫所戴得起,但其質地與顏色則同,染色不良,戴新帽少頃前額即現烏青,兩者亦無所異也。改造社譯本乃旁註氈字曰皮羅獨,案查大文彥著《言海》,此字系西班牙語威路達之音讀,漢語天鵝絨,審如所雲則愛農與紹興農夫所戴者當是天鵝絨帽,此事頗有問題,愛農或尚無不可,農夫如閏土之流實萬萬無此雅趣耳。改造社譯本中關於陳子英有註雲,“姓陳名浚,徐錫麟之弟子,當時留學東京。”此亦不甚精確。子英與伯蓀隻是在東湖密謀革命時的同謀者,同赴日本,及伯蓀在安慶發難,子英已回鄉,因此乃再逃往東京,其時當在爭電報之後。又關於王金發有註雲,“真姓名為湯壽潛。”則尤大誤。王金發本在嵊縣為綠林豪客,受光復會之招加入革命,亦徐案中人物,辛亥紹興光復後來主軍政,自稱都督,改名王逸,但越人則唯知有王金發而已。二次革命失敗後,朱瑞為浙江將軍承袁世凱旨誘金發至省城殺之,人民雖喜得除一害,然對於朱瑞之用詐殺降亦弗善也。湯壽潛為何許人,大抵在杭滬的人總當知道一點,奈何與王金發相溷。改造社譯本註多有誤,如平地木見於《花鏡》,即日本所謂藪柑子,註以為出於內蒙古某圍場,又如揍字雖是北方方言,卻已見於《七俠五義》等書,普通也隻是打的意思耳,而註以為系猥褻語,豈誤為草字音乎。因講范愛農而牽連到譯本的註,今又牽連到別篇上去,未免有纏夾之嫌,遂即住筆。廿七年二月十三日。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藥味集(周作人”敝帚自珍”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