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強品 – 閒暇處才是生活:在忙碌與疲憊中,尋找心靈上的閒暇與自處。匆忙中,悠閒那麼可貴。梁實秋經典作品,四色彩印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59
  • 字 數:200000
  • 印刷時間:2014-5-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807694229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文學>名傢作品

 

編輯推薦   閱讀梁實秋,是為瞭生活。 
*溫暖的版本,*懂生活的梁實秋 
百餘幅溫暖插圖,全彩印刷,包裝溫暖時尚。梁實秋作品*溫暖的版本。 
搜羅梁實秋關於閑適生活態度的散文經典名篇,為生活繁忙、精神緊繃的人減緩壓力和焦慮。原來,匆忙中,悠閑那麼可貴。 
梁實秋經典作品,收錄豆瓣、人人、百度、新浪、網易、騰訊等億萬網友推薦*多的篇目。
  內容推薦   用一顆閑適的心,來應對生活的繁忙與負重; 
用一顆寬容的心,來承擔日常人倫的瑣碎; 
人生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所以要看得開、看得透; 
婚姻和傢庭也不是隨心所欲、率性而為的, 我們要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 《閑暇處才是生活》精選瞭梁實秋最經典的散文名篇,收錄豆瓣、人人、百度、新浪、網易、騰訊等億萬網友推薦最多的篇目。梁實秋說:人類最高理想應該是人人能有閑暇,於必須的工作之餘還能有閑暇去做人,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梁實秋的文字有一種魔力,初看極其平淡、其實字字皆有其用,講的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愈是簡單的道理往往愈難參透。
作者簡介   梁實秋,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中國著名的散文傢、翻譯傢、學者、文學批評傢,國內第一個研究莎士比亞的權威人士,梁實秋一生給中國文壇留下瞭兩千多萬字的著作。梁實秋代表作有《雅舍小品》《雅舍談吃》《看雲集》《偏見集》《秋室雜文》,長篇散文集《槐園夢憶》等。
梁實秋的散文,文筆簡約、平實,作風恬淡、雅樸,字裡行間充溢智慧、幽默,三言兩語道盡人生哲理, 值得一讀再讀。

目錄 代序:閑暇
第一輯
瞭生死
寂寞
悲觀
送行

第二輯
雅舍
書房
漫談讀書
下棋
喝茶
飲酒
書法 代序:閑暇
第一輯
瞭生死
寂寞
悲觀
送行

第二輯
雅舍
書房
漫談讀書
下棋
喝茶
飲酒
書法
讀畫
聽戲 看戲 讀戲
第三輯





快樂
沉默
散步
放風箏
第四輯
談時間
利用零碎時間
中年
老年
退休
早起


守時

第五輯
商店禮貌
談話的藝術
錢的教育
談幽默<
附錄 1:槐園夢憶
附錄 2:疲馬戀舊秣,羈禽思故棲 媒體評論   閑暇處才是生活。寂寞是一種清福。——梁實秋 
應事接物常覺得心中有從容閑暇時,才見涵養。——李叔同 
有能夠偶爾坐下來聞一聞花香的閑暇,生活就會變得非常富足瞭。——席慕容 
享受悠閑的生活隻要一種藝術傢的性情,在一種全然悠閑的情緒中,去消遣一個閑暇無事的下午。——林語堂 
你的閑暇往往定你的終身。——胡適 
閑暇之際,我就常常幻想那些今生不會擁有的一切。——張小嫻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寂 寞 
寂寞是一種清福。我在小小的書齋裡,焚起一爐香,裊裊的一縷煙線筆直地上升,一直戳到頂棚,好像屋裡的空氣是絕對的靜止,我的呼吸都沒有攪動出一點兒波瀾似的。我獨自暗暗地望著那條煙線發怔。屋外庭院中的紫丁香樹還帶著不少嫣紅焦黃的葉子,枯葉亂枝時時的聲響可以很清晰地聽到,先是一小聲清脆的折斷聲,然後是撞擊著枝幹的磕碰聲,最後是落到空階上的拍打聲。這時節,我感到瞭寂寞。在這寂寞中我意識到瞭我自己的存在——片刻的孤立的存在。這種境界並不太易得,與環境有關,但更與心境有關。寂寥不一定要到深山大澤裡去尋求,隻要內心清凈,隨便在市廛裡、陋巷裡,都可以感覺到一種空靈悠逸的境界,所謂“心遠地自偏”是也。在這種境界中,我們可以在想象中翱翔,跳出塵世的渣滓,與古人遊。所以我說,寂寞是一種清福。 
在禮拜堂裡我也有過同樣的經驗。在偉大莊嚴的教堂裡,從彩畫玻璃透進一股不很明亮的光線,沉重的琴聲好像是把人的心都洗淘瞭一番似的,我感覺到瞭我自己的渺小。這渺小的感覺便是我意識到自己存在的明證。因為平常連這一點點渺小之感都不會有的! 
我的朋友蕭麗先生卜居在廣濟寺裡,據他告訴我,在最近一個夜晚,月光皎潔,天空如洗,他獨自踱出僧房,立在大雄寶殿前的石階上,翹首四望,月色是那樣的晶明,蓊鬱的樹是那樣的靜止,寺院是那樣的肅穆,他忽然頓有所悟,悟到永恒,悟到自我的渺小,悟到四大皆空的境界。我相信一個人常有這樣經驗,他的胸襟自然豁達遼闊。 
但是寂寞的清福是不容易長久享受的。它隻是一瞬間的存在。世間有太多的東西不時地在提醒我們,提醒我們一件殺風景的事實:我們的兩隻腳是踏在地上的呀!一頭蒼蠅撞在玻璃窗上掙紮不出,一聲“老爺太太可憐可憐我這瞎子罷”,都可以使我們從寂寞中間一頭栽出去,栽到苦惱煩躁的旋渦裡去,至於“催租吏”一類的東西之打上門來,或是“石壕吏”之類的東西半夜捉人,其足以使人敗興生氣,就更不待言瞭。這還是外界的感觸,如果自己的內心先六根不凈,隨時都意馬心猿,則雖處在最寂寞的境地裡,他也是慌成一片忙成一團,六神無主,暴躁如雷,他永遠不得享受寂寞的清福。 
如此說來,所謂寂寞不即是一種唯心論,一種逃避現實的現象麼?也可以說是。一個高蹈隱遁的人,在從前的社會裡還可以存在,而且還頗受人敬重,在現在的社會裡是絕對的不可能。現在似乎隻有兩種類型的人瞭,一是在現實的泥溷中打轉的人,一是偶然也從泥溷中昂起頭來喘幾口氣的人。寂寞便是供人喘息的幾口清新空氣。喘過幾口氣之後還得耐心地低頭鉆進泥溷裡去。所以我對於能夠昂首物外的舉動並不願再多苛責。逃避現實,如果現實真能逃避,吾寤寐以求之! 有過靜坐經驗的人該知道,最初努力把握著自己的心,叫它什麼也不想,那是多麼困難的事!那是強迫自己人於寂寞的手段,所謂參禪入定全屬於此類。我所贊美的寂寞,稍異於是。我所謂的寂寞,是隨緣偶得,無須強求,一霎間的妙悟也不嫌短,失掉瞭也不必悵惘。但凡我有一刻寂寞時,我要好好地享受它。 
悲 觀 
悲觀不是消極。所以自殺的人不是悲觀,悲觀主義者反對自殺。 
悲觀是從壞的一方面來觀察一切事物,從壞的一方面著眼的意思。悲觀主義者無時不料想事物的惡化,惟其如此,所以他最積極地生活,換言之,最不為虛幻的希望所誤引入歧途,最努力地設法來對付這醜惡的現實。 
叔本華說,幸福即是痛苦的避免。所謂痛苦是實在的,而幸福則是根本不存在的。痛苦不存在時之狀態,無以名之,名之曰幸福。是故人生之目標,不在幸福之追求,而在痛苦之避免。人生即是一串痛苦所構成。能避免一分的苦痛,即是一分的幸福。故悲觀主義者待人接物,步步為營,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是悲觀主義的真諦。 
從壞處著想,大概可以十猜十中百猜百中;從好處著想,往往一次一失望十次十失望。所以樂觀者天真可愛,而禁不住現實的接觸,一接觸就水泡一般地破滅。悲觀者似乎未免自苦,而在現實中卻能安身立命。所以自殺者是樂觀的人,幸福者倒是悲觀的人。 
閑暇 
英國十八世紀的笛福,以《魯濱孫漂流記》一書聞名於世,其實他寫小說是在近六十歲才開始的,他以前的幾十年寫作差不多全是以新聞記者的身份所寫的散文。最早的一本書一六九七年刊行的《設計雜談》(An Essay upon Projects)是一部逸趣橫生的奇書,我現在不預備介紹此書的內容,我隻要引其中的一句話:“人乃是上帝所創造的最不善於謀生的動物;沒有別的一種動物曾經餓死過;外界的大自然給它們預備瞭衣與食;內心的自然本性給它們安設瞭一種本能,永遠會指導它們設法謀取衣食;但是人必須工作,否則就挨餓,必須做奴役,否則就得死;他固然是有理性指導他,很少人服從理性指導而淪於這樣不幸的狀態;但是一個人年輕時犯瞭錯誤,以至後來顛沛困苦,沒有錢,沒有朋友,沒有健康,他隻好死於溝壑,或是死於一個更惡劣的地方,醫院。”這一段話,不可以就表面字義上去瞭解,須知笛福是一位“反語”大師,他慣說反話。人為萬物之靈,誰不知道?事實上在自然界裡一大批一大批餓死的是禽獸,不是人。人要適合於理性的生活,要改善生活狀態,所以才要工作。笛福本人是工作極為勤奮的人,他辦刊物、寫文章、做生意,從軍又服官,一生忙個不停。就是在這本《設計雜談》裡,他也提出瞭許多高瞻遠矚的計劃,像預言一般後來都一一實現瞭。 
人辛勤困苦地工作,所為何來?夙興夜寐,胼手砥足,如果純是為瞭溫飽像螞蟻蜜蜂一樣,那又何貴乎做人?想起羅馬皇帝瑪可斯奧瑞利阿斯的一段話: 
“在天亮的時候,如果你懶得起床,要隨時作如是想:‘我要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我生來就是為瞭做那工作的,我來到世間就是為瞭做那工作的,那麼現在就去做那工作又有什麼可怨的呢?我既是為瞭這工作而生的,那麼我應該蜷臥在被窩裡取暖嗎?‘被窩裡較為舒適呀。’那麼你是生來為瞭享樂的嗎?簡言之,我且問汝,你是被動的還是主動的要有所作為?試想每一個小的植物,每一小鳥、螞蟻、蜘蛛、蜜蜂,它們是如何地勤於操作,如何地克盡厥職,以組成一個有秩序的宇宙。那麼你可以拒絕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嗎?自然命令你做的事還不趕快地去做嗎?‘但是一些休息也是必要的呀。’這我不否認。但是根據自然之道,這也要有個限制,猶如飲食一般。你已經超過限制瞭,你已經超過足夠的限量瞭。但是講到工作你卻不如此瞭;多做一點你也不肯。” 
這一段策勵自己勉力工作的話,足以發人深省,其中“以組一個有秩序的宇宙”一語至堪玩味。使我們不能不想起古羅馬的文明秩序是建立在奴隸制度之上的。有勞苦的大眾在那裡辛勤地操作,解決瞭大傢的生活問題,然後少數的上層社會人士才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大多數人是螞蟻、蜜蜂,少數人是人。做“人的工作”需要有閑暇。所謂閑暇,不是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之謂,是免於螞蟻、蜜蜂般的工作之謂。養尊處優,嬉邀惰慢,那是螞蟻、蜜蜂之不如,還能算人!靠瞭逢迎當道,甚至為虎作倀,而獵取一官半職或是分享一些殘羹冷炙,那是幫閑或是幫兇,都不是人的工作。奧瑞利阿斯推崇工作之必要,話是不錯,但勤於操作亦應有個限度,不能像螞蟻、蜜蜂那樣地工作。勞動是必需的,但勞動不應該是終極的目標。而且勞動亦不應該由一部分負擔而令另一部分坐享其成果。 
人類最高理想應該是人人能有閑暇,於必須的工作之餘還能有閑暇去做人,有閑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我們應該希望人人都能屬於“有閑階級”。有閑階級如能普及於全人類,那便不復是罪惡。人在有閑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手腳相當閑,頭腦才能相當地忙起來。我們並不向往六朝人那樣蕭然若神仙的樣子,我們卻企盼人人都能有閑去發展他的智慧與才能。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閒暇處才是生活:在忙碌與疲憊中,尋找心靈上的閒暇與自處。匆忙中,悠閒那麼可貴。梁實秋經典作品,四色彩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