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主打 – 流動的月光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390
  • 字 數:180000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37726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文學>名傢作品

 

內容推薦   臺灣著名詩人、散文大傢席慕蓉最新散文集。
席慕蓉用一顆澄澈的詩心,來體認生命中幽微遼遠的感動與牽掛;用溫潤入心的文字,講述時光長河裡綿長的喜悅與哀愁。童年動蕩年月裡的輾轉與彷徨,初踏蒙古原鄉的悸動與澎湃,與靈魂相契的友人的傾心與交流……時光流轉世事變遷,她與時間握手言和。
作者簡介   席慕蓉,祖籍蒙古,生於四川,童年在香港度過,成長於臺灣。於臺灣師范大學美術系畢業後,赴歐深造。1966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比利時佈魯塞爾皇傢藝術學院。
在國內外舉行個展多次,曾獲比利時皇傢金牌獎、佈魯塞爾市政府金牌獎、歐洲美協兩項銅牌獎、金鼎獎最佳作詞及中興文藝獎章新詩獎等。擔任臺灣新竹師范學院教授多年,現為專業畫傢。
著作有詩集、散文集、畫冊及選本等五十餘種,讀者遍及海內外。近十年來,潛心探索蒙古文化,以原鄉為創作主題。現為內蒙古大學、寧夏大學、南開大學、呼倫貝爾學院、呼和浩特民族學院等校的名譽(或客座)教授,內蒙古博物院榮譽館員,鄂溫克族及鄂倫春族的榮譽公民。
詩作被譯為多國文字,在蒙古國、美國及日本均有單行本出版發行。
目錄 輯 一 短歌
琴聲
邂逅
偶遇
畫筆
孕婦
伴侶
我的支持者
哀傷的時代
冬日的午後
麻葉繡球
短歌
小筆記 之一
小筆記 之二
信仰 輯 一 短歌
琴聲  
邂逅  
偶遇  
畫筆  
孕婦  
伴侶  
我的支持者  
哀傷的時代  
冬日的午後  
麻葉繡球  
短歌  
小筆記 之一  
小筆記 之二  
信仰  
曉風  
秋天的晚上  
李安  
小筆記 之三  
小筆記 之四  
主客易位  
別離  
小筆記 之五  
仰望  
絲  
誘惑  
陰山下  
草原騙局  
洛陽李傢營  
老課本 新閱讀  

輯 二 關於揮霍
關於揮霍  
追尋之歌  
如花的綻放  
線索  
舞者 阿月  
初老  
詩人與寫詩的人  
寄友人書  
秋月  
謝函  
玫瑰的灰燼  
相見不恨晚  
太平洋詩歌節  
生命的撞擊  

輯 三 真相
有一首詩  
天穹低處盡吾鄉  
心靈的鄉宴  
記憶廣場  
真相  
尋找鮑爾吉  
暗傷  
重返灣仔  
古蜀三日行  
一生的專註  
真實的人生  
聖誕夜  
一如天唱  
系斜陽纜  

輯 四 春日行
春日行  

輯 五 草木篇
草木三篇  
無題  
神聖的人  
諾門罕戰爭  
曼德拉山巖畫  
楊老師的美術課  
回望  
城川行  
附 錄 長城之外的草香——鮑爾吉原野  
讀書記——陳丹燕  
前言   流動的月光
徜徉在慈悲的母懷 祖先初生之地
我該如何把這個夏至的夜晚
寫進一首詩裡?
是要試著把自己的贊嘆和悲喜從中剖開嗎?
一半給今晚的月色 一半給你?
不是。你說
沒有一種美不是牽連著
許多更早更遠的訊息
沒有一種巨大 不是起始於   流動的月光
徜徉在慈悲的母懷 祖先初生之地
我該如何把這個夏至的夜晚
寫進一首詩裡?
是要試著把自己的贊嘆和悲喜從中剖開嗎?
一半給今晚的月色 一半給你?
不是。你說
沒有一種美不是牽連著
許多更早更遠的訊息
沒有一種巨大 不是起始於
許多細小的凝聚
真誠的靈魂 唯有傾聽自身
如泉源出自泥濘的幽谷
行走在祖先的土地上
或許 會有一首詩在等待著我們
穿過落葉松之間的小徑
再穿過細瘦的白樺林
有馴鹿安歇之處橫斜著斑駁樹影
萬物皆由天賜 不容矯飾
且任那山風拂過吧
好來牽動詩中的每一個字
你說
素樸的初心從不說謊 一如今夜
那在天穹高處何等冰清玉潔的
流動著的月光……
2014. 6. 2  端午,記寫去歲在大興安嶺北麓,
與好友共度的夏至之夜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輯一
短歌
·
好像是在極緩慢的行進中忽然感覺到瞭那一閃而過的什麼——詩,是與生命的狹路相逢。
琴 聲
站在巷口,在不知道究竟是該向左還是向右轉去的時候,我聽到琴聲。
從綻放著深紅色九重葛花簇的門庭上披灑下來,生澀而又遲疑的琴聲,想必是個初初開始彈奏舒伯特的人。
在遙遠的不可預知的未來出現之前,此刻,一雙年輕的手,一顆年輕的心,正在試探著舒伯特曾經走過的路徑。
而現在是我的下午,天空澄澈無雲。
邂 逅
他的米白色西裝上衣在後,她的黑色連身衣裙在前,緊緊貼靠在一起,它們之間仿佛有一種無言的呼應,當她從鑲著金邊的鏡子裡瞥見這幅畫面的時候,不禁屏息。多麼像是赫奈·馬格裡特( René Magritte )的一幅畫啊!
許多隱秘的願望,許多無法宣泄的情緒,竟然會以這樣獨特的方式表達出來,這象征完全符合超現實主義的要求,尤其是赫奈·馬格裡特的絕對真實和絕對荒謬的搭配。
室外有人在輕聲催促,於是,她對鏡塗上口紅,然後微笑著打開瞭門,該她上場瞭,舞臺下眾多的觀眾正在等待。
更衣室裡,那兩件懸掛著的衣服也在安靜地等待著落幕之後的離別。
偶 遇
兩個女孩坐在巴黎歌劇院門前的石階上,聊得正歡。
一個是金發碧眼的白種人,一個是黑發棕眸的印度人,卻有著極為相似的氣質,應該是學藝術的學生。年輕的像小鹿一般削瘦而又結實的身體上,都穿著相同的襯衫和牛仔短褲,一樣把頭發梳到腦後紮成辮子,露出光潔的額頭,雙眼也和小鹿的眼睛一樣,對周遭的一切,充滿瞭好奇與熱情。
在石階上,其實散坐著一大群花花綠綠的觀光客,但是,在眾多的人群裡,我隻看見瞭她們兩個。
應該是同學,也是相交甚久的好朋友瞭,乘著暑假,結伴遠行,是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可是,然後呢?
再相似的氣質,再相似的熱情,卻有著太多不能相似的背景,年輕時如此心契如此親密同行的朋友,再過幾年,也隻能各奔東西瞭吧?
緩緩行過這兩個女孩的身旁,我心疼痛,強烈地懷想著當年我的那些同學和朋友,不知道她們此刻身處在什麼樣的城市裡,有著什麼樣的心思?
畫 筆
畫瞭幾十年油畫,卻始終不能忍受洗筆劑的強烈氣味,會引發頭痛,所以,我隻好養成瞭在每次畫完之後才用肥皂洗筆的習慣。
這樣本來就會使得用筆的數量增多,再加上我又有點潔癖,隻要顏色或者筆觸的大小輕重稍有不妥,就想換筆,好像必得要手握一支潔凈又合用的筆,才可能面對新的改變,因此,往往一天畫下來,光是在水龍頭下清洗那大大小小幾十支畫筆,就要用上一兩個鐘頭。
我當然知道還有不少比較省時省事的方法,奇怪的是我也並不想改變。好像多年以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慢慢洗我的筆,一面回味和反省這一天的工作成績,這種在疲倦中摻雜著少許亢奮,有時懊惱有時自豪的狀態,竟成為生活裡隻有自己才能品味的享受瞭。
這或許可以算是一種職業上的怪癖,我因此而很愛買畫筆,每次遇到機會就要挑選,在畫室的角落裡總是擺著過多的筆,輪替著使用,裝筆的陶器,也都是朋友們給的。
不過,其中有一把洗得幹幹凈凈的畫筆,是少年時一起習畫的朋友在多年之後轉送給我的,我卻始終舍不得用,隻好變成收藏品瞭。放在畫室一角,我常常揣想,在學畫的這條長路上,到底還有多少人像他一樣,在中途偶然放下瞭筆,以為隻是暫別,卻沒想到從此再也回不到原處來瞭呢?
孕 婦
火車從列日城開出之後,大概半個鐘頭,就到瞭魯汶,因為是國際快車,所以並不停靠,小小的車站很快就落在後面,遠遠望去,一切都好像沒有什麼改變,包括那些空寂的月臺。
多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和寶芬在月臺上等車回佈魯塞爾的時候,看見一位孕婦也在等車,她身穿黃色露肩薄紗衣,那天雖說是夏日,溫度依舊偏低,少婦卻不以為意,神情自若地站在我們側前方。
寶芬轉頭告訴我說:“聽說孕婦就是這樣,特別不畏寒,刀槍不入的。”
那時的寶芬要去美國做新娘,從巴黎來到佈魯塞爾,帶著維平剛穿過的新娘禮服,我留她在宿舍住瞭幾天。那一陣子,我也剛開始和海北約會,所以周末才會到魯汶大學來玩。
我們對著那個容光煥發的孕婦看瞭又看,有生命在體內孕育著,是無法想象的事,卻似乎也離我們很近瞭,是令人又害怕又受它引誘的渴望。
在那天以後,我常常揣想,我可能也會結婚,結婚之後,也會有小孩,推著嬰兒車在街上走,也會在路的轉角遇見瞭朋友,彼此寒暄一下。
地點當然是在臺北,也許是在福州街口的樹蔭底下( 那是我上大學時慣走的路,再往前去就是外婆住的廈門街 ),朋友當然會低頭端詳我的孩子,嬰兒車是深藍色的,篷罩邊上鑲著白色的蕾絲花邊……
想象的畫面總是到這裡就停瞭。
因為,不知道未來的嬰兒是男是女,所以隻能到此為止——會有個嬰兒,睡在小小的綴著花邊的推車中。
而我,就穿著黃色的薄紗衣裙,在樹蔭下容光煥發……
伴 侶
從美術館出來,獨坐在佈魯塞爾市區的咖啡店裡。對面一對老夫婦坐定瞭,正商量著要點些什麼,妻子把菜單拿在手中研究,丈夫就斜靠著過去一起看。我想他們在傢大概也是這樣,她習慣在小事上做主,而他總是在旁邊跟著湊興吧?陽光從嵌花玻璃窗照瞭進來,紅色橙色的光點暈染在他米白的西服外套上,再反映到兩人微微笑語著的面頰之間,忽然覺得幸福就是這樣,就在眼前。
聽口音是美國人,鬢發都已花白的夫妻來歐洲度假,覺得什麼都很有趣卻又不會太驚奇,兩個人坐在一起所散發出來的喜悅與從容,好像是一杯好茶入喉之後的甘香,一杯好酒飲盡之後的溫醇,都是歲月的累積和沉淀吧?
我忽然想回傢瞭,回傢去和他慢慢過日子。
我的支持者
海北過日子很有規律,一直是個早睡早起的人。可是,近幾年來,不知道是否近朱者赤,他也逐漸越睡越晚,反倒是我這個夜貓子卻不太能熬夜瞭,於是,總有幾個晚上,我們夫妻二人差不多可以同時上床。
有天夜裡,從浴室出來之後,我就順手把臥室的大燈關掉,隻留下兩張床中間那個床頭櫃上的一盞臺燈,人就鉆進被窩瞭。
海北手上拿著幹凈的換洗衣褲,本來已經準備要去洗澡瞭,走瞭幾步,忽然折回到床頭櫃前,俯身伸手,很仔細地把這盞臺燈的光度調到最低,然後才轉身走進浴室,把門關上。
屋子裡頓時變得極暗,隻剩下枕旁床頭櫃上的那一點點微光,我卻全無睡意瞭。
這就是我的丈夫,雖然在幾十年的婚姻生活裡,他在有些地方對我幾乎是處變不驚因而也好像是視而不見瞭。可是,從剛才他慢慢捻弱瞭燈光的那種無言的體貼裡,又一次向我證明,他其實還是那個當年被我愛上的男子,在生活的許多細節裡,總是充滿瞭溫柔的關懷。
有張相片是在新疆天山巴音佈魯克草原上,與我的衛拉特蒙古朋友們合照的(一九九二 )。他因為接納瞭我,也就歡歡喜喜地接納瞭我的朋友和我的族人,支持我的一切,我感激他。
哀傷的時代
—— 讀《 陽春白雪集 》
凡是認識李霖燦先生的朋友都知道,這位故宮的學者隻要一談起玉龍山,那原是溫和從容的長者風范,就馬上轉變成隻有年輕人才可能擁有的勃發狂熱,開始無限神往地追述四十多年以前,八千裡路之外的那座太古雪山的種種美麗與驚奇。作為讀者與聽眾之一的我,在敬愛仰慕的同時,每次心裡總會摻雜著幾分不忍與同情,是很難說清楚的矛盾情緒。
想不到,這種矛盾,如今卻讓李霖燦先生自己在書裡說出來瞭,是在第九十三頁的最後一行,先生對他的朋友李晨嵐所下的一句評語:“真是一個對雪山有深眷的畫傢,卻遭遇瞭這麼一個哀傷的時代。”
就是這句話!正好也可以完全包含瞭李霖燦先生對雪山鐘情一生,卻不得不分離瞭一世的哀傷故事。
然而藝術傢是絕不屈服的!所以他以文字、圖畫,以自己和許多人對玉龍大雪山的種種癡情完成瞭這本《 陽春白雪集 》。( 書名早在一九三九年就已決定,書成卻已是一九九二年。 )用五十多年歲月完成的這本書,是李霖燦先生向我們提出的證明——即使整個時代都哀傷如此,人,也絕對可以用藝術品和文學創作來反擊和抗衡。
冬日的午後
可能是因為長久以來,自己認定的專業是繪畫,也可能是要閃躲詩集暢銷所帶來的一些困擾,有幾年,不知道自己心裡到底是在向誰和向什麼賭氣,竟然不再提筆,硬生生地把想要寫詩的渴望壓抑下去。即使後來慢慢開始再寫,也發表得少瞭,而且,不管是人前人後,都很不願意被歸類為“詩人”。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八十八歲的父親在德國逝世,我在整理他的藏書時,意外地在角落裡發現瞭一本《 英美現代詩選 》,六百多頁的平裝袖珍版本,還留有翻讀過的痕跡。
父親生前在波昂大學的中亞研究所裡教瞭多年的蒙古語文,平日自己也喜歡鉆研蒙古的歷史與文化,卻從沒聽他談起過現代詩。因此,在滿書架的蒙文或者漢文的文史書籍之中,忽然出現瞭這樣一本英文的現代詩選,的確讓我覺得有些驚訝。
是不是因為女兒出瞭詩集,才讓父親在書店瀏覽時偶爾起意買下這本書,好看一看別人是如何下筆的呢?
原來,平日不動聲色的父親,對於女兒忽然成瞭“詩人”這件事,還是很欣慰的。
書在手中,很小很厚很溫暖,幾十位詩人的肖像印在封面和封底,每個人所占的地方小得不能再小,顯得模糊而又擁擠。然而,翻開書來,他們印在書頁上的詩句卻清晰無比,每一首詩幾乎就是一個浩瀚深邃的宇宙。
詩,是何等神秘神奇神聖的事物!可以讓我們在瞬間進入一個原本是完全陌生的靈魂深處,隔著那麼遙遠的時間和空間,我們和詩人素面相見,卻發現那其實就是遍尋不獲的另一個自己,在那一刻,心中難以言說的瞭悟和滿足,伴隨著如閃電般戰栗的狂喜。
對詩的渴望,是生命本身最純凈的企求,任何附加的解釋,都是多餘的。
冬天的陽光斜斜地照瞭進來,手中握著這一本詩集,我忽然發現自己正在不斷地輕聲自語:“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是的,我願意。
冬天的陽光斜斜地照瞭進來,父親已經走遠瞭。在滿滿的書架上,都是他曾經帶引我去認識的原鄉故土,而此刻握在我手中的這本小書,怎麼卻像是他特意為我留下的輕聲提示?
“要珍惜,要好好珍惜啊!”
是的,父親。對詩的渴望,是生命本身最純凈的企求。能夠進入這個自給自足的世界,真是上天賞賜給我的福分!怎麼可以不去全心全意地接受和感激呢?
是的,我願意。
麻葉繡球
在三月,你需要一棵花樹。
生命要與生命互相對話,我向你保證,麻葉繡球開花的三月,必定是讓人最愉悅的時光。
由許多細長枝條所組成的整叢灌木,遠遠望去,本身就像是一把花束。
然而它真正迷人的地方,是那越追究越令人驚嘆的細巧和精致。每一朵盛開的麻葉繡球都是由十幾朵各自獨立的白色小花所組成的,靠近細看,這些花朵雖然小如珠粒,卻美得不可方物,是一朵微型的重瓣芙蓉或玫瑰,有時更盛放得像一朵重瓣的白蓮,十幾朵合在一起形成一個飽滿的花球,就像是一把微型的新娘捧花。然後,再細看,從枝條上伴隨著嫩綠的新葉斜斜伸出的,還有更多更幼小的花蕾,有些在蓓蕾邊緣已經綻出白色的花瓣,有些還隻是青綠色的小花苞,順著枝條一路尋找下去,總有比原先看到的更為細小更為嫩綠的蕾與葉,幾乎是無止無盡,卻又都在精神抖擻地準備著。
整個三月,如果你有一株麻葉繡球,就好像在你的院墻邊上,住著一位古波斯的畫匠,一絲不茍,精確而又細致地,用工筆淡彩慢慢在勾勒和點染,為你描繪出一幅蘊藏著無限驚喜的細密畫來。
此刻在我的書桌上,有一個細長透明的玻璃瓶,瓶裡正插著三枝細長的枝梗,以難以形容的優雅在空中橫伸或回轉,那許多朵飽滿的白色花簇偶爾因為碰觸的緣故,就會在枝梗的尖端微微顫動,讓我不得不為此而分心停筆,細小的花瓣落在稿紙上,我怎麼也不舍得拂去,這就是每個生命都應該珍惜的當下嗎?
生命與生命需要互相對話,在三月,最好的傾訴對象是一株麻葉繡球。
短 歌
木化石切割而成的桌與凳就擺在我們的櫻花樹下。花開正盛,桌面與地面之上卻已鋪滿瞭一層緋紅的落英。
今天早上剛開門去拿報紙的時候,有幾朵離枝的櫻花,就輕輕輕輕地落在我眼前的石桌之上。
深灰和淺灰色夾雜的桌面,一圈又一圈斑駁的年輪猶在,卻已轉化成石,是要經過多少萬年的侵蝕與滲透才會轉變成如此堅硬的質地?
那幾朵櫻花落下之時,顏色還是嬌嫩的水紅,如此濕潤柔軟的花瓣在輕觸這木化石冷硬桌面的那一刻,彼此會有怎樣的迷惘呢?這樣的相遇使我著迷。
“好像是在極緩慢的行進中忽然感覺到瞭那一閃而過的什麼——
詩,是與生命的狹路相逢。”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流動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