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家強檔 – 隨意(亦舒散文集大陸首發。近距離接近亦舒,與情感師太一起品味生活的點滴細節——亦舒的情感、家庭、內心以及小說原型,盡收其中。)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199
  • 字 數:118000
  • 印刷時間:2014-5-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07308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媒體評論   想象中她一定用老式的鋼筆寫,唯有那又硬又細的筆尖才能短短幾句就叫人心疼,短短幾句又叫人清醒。
亦舒的小人物生活充滿艱辛和細碎的快樂;
亦舒的白領衣著光鮮,內心疲憊,辦公室如戰場,左沖右突,一刻不能松懈,在殘存的理想和世俗的標準中掙紮;
亦舒的女性紛紛在跌倒之後安靜地爬起來,對生活有理智的清醒,對人情有理智的冷漠。
——豆瓣網友
她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教我女孩子要自立。永遠不要想去靠誰,因為,沒有人是真的靠得住的,靠山山倒,靠人人老,靠自己最好。——舒淇
亦舒用字成精,幹凈利落,讀來麻利恣暢之外,就屬“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八個字瞭。亦舒世故,卻絕不令人生厭,一如市井之俗,往往亦有俗得美者,其關鍵在於絕不扭捏作態,完全真實呈現,坦然擁抱。因這一坦然,遂自成一雍容風度,讓人看得舒坦。——傅月庵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寂寞的心
一位少婦,外頭有許多追求者,可是終日悶悶不樂、鬱鬱寡歡,渴望被愛。心理醫生問:“不是沒人愛你呀,為何痛苦?”少婦答:“我不要他們愛我,我要我丈夫愛我。”真難,是不是?
最近有周刊邀稿,稿酬同美國新聞周刊一樣,一千美金一千字,應該算是合情合理,可是卻沒有答應供稿,皆因風格不合。
《明報》前老總潘生一次笑道:“外頭許多報刊雜志,作風似登徒子,引誘起作者來,什麼手段都用得出,任何條件都可以答應,可是一到手之後,原形畢露,絲毫沒有尊重。”
越來越覺得是形容體切的經驗之談,我們這幫職業寫作人不得不潔身自愛、守身如玉,因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又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可是又一直渴望被愛,我就不希望編輯部隻視我為一個值得羅致的名字,叫張三或李四都不要緊,你喜不喜歡我的小說或是雜文呢?若無印象,就算瞭。
這些年來,賺進的稿酬不算太少,可是推出去的稿費,似乎更多,深感寂寞。
柳暗花明
許是心理變態,最最最喜歡看到男女關系中被棄的一方,不論她抑或是他,稍後找到更好的對象,豐衣足食,生兒育女,忘卻所有不愉快的前塵往事,高高興興地生活下去。
這種實例是頗多的。誰與誰在一起的時候,受盡凌辱,又不能正式結婚,眼淚往肚裡吞,形容憔悴,終於毅然分手,頗銷聲匿跡瞭一會。
可是,呀,皇天不負苦心人,幸運之神到底眷顧他,他遇到瞭理想的人,重新振作,不但日漸豐滿,氣色也好起來,喜孜孜再度投入生活,成績斐然,擁著孩子們出來亮相,呵,幼兒猶如安琪兒。
不是出不出得凈一口烏氣的問題,而是沒有什麼比失而復得、否極泰來更令人開心。可見是前頭那人不配。
且莫論惡人是否有惡報,至要緊好人必須要有好報。不懂得珍惜的人一定會失卻所有,機會往往隻光臨一次,非要緊緊把握不可。輕賤感情者活該得不到感情。
同時也覺得人的際遇真正奇怪,山窮水復疑無路瞭,往往柳暗花明又一村,失意人千萬不可頹喪,轉一個角落,有更好的在等你。
燈 魔
迪斯尼的動畫總勸人為善,深有內涵,在《阿拉丁》一片中,法力無邊的燈魔向他的主人——一個窮小子,訴苦。他說:“我的願望?是自由,沒有自由,多大的權力、多大的法術、多大的財富也不管用,我想做自己的主人。”每次可提供三個願望的他,願望不過如此卑微。沒有自由的他永遠服從主人,身不由己,為實現他人願望存在。
如今看靠攏某個政權的人士,也覺得權勢再高,能力再大,也不過如燈魔,唯命是從,俯首稱臣,上頭吩咐等於聖旨,努力遵行,並無自主權。
總有覺得不對的時候吧,可是主人的命令不可違抗,於是默默追隨。
為什麼不自我釋放?一遞辭職信立刻可以獲得自由,再也不必一臉尷尬站在主子背後。
是放不下那暫時的利益吧,用來交換瑰麗寶貴的自由身,也認為不值得。
一無所有,反而容易放下。自在,無人認識的普通人但求三餐一宿,渾然不明權術有什麼好處,況且,還得付出這樣昂貴的代價。
都會女性
多姿多彩,寫五十年都寫不完。
都會女性約可分三類,一類是祖蔭派:派頭排場驚人,不是某財閥的孫女,就是某富翁的掌珠,坐勞斯萊斯上班,住半山七千尺豪宅,不知怎地,許因不甘寂寞,想出出風頭的緣故,近年來非常樂意接受記者訪問、拍照,在名貴衣飾襯托下,也不是不漂亮,但臉容大半如張白紙,缺點味道。
第二類出身寒微,但長得極美,憑身段樣貌,一下子就抖起來,或嫁入豪門,三五年間氣質大變,或從事影藝工作,收入不菲,本市從來不曾令美女失望過。
第三類堪稱實力派:普通傢庭的女兒,貌僅中姿,不過願意努力向上,終於也能在工作崗位上發揮才華,得到社會的賞識,名利雙收。誰比誰更快樂?不在討論范圍,快樂是非常深奧的一件事,與一個人的表面條件無關。
都會裡處處都是機會,而年輕、漂亮、聰明的女性,碰到機會的機會又特別高。
沒話說
一位友人說:在香港,夫妻各有各工作及應酬,見面時間不多,待移瞭民,朝夕相對,才發覺沒話說。聽到這裡,發表意見:“我的情況比較好。”為免人傢誤會,連忙續下一句,“我們在香港也無話可說。”
沒話說不要緊,幾十年夥伴,總不能日日情話綿綿,講個不停。有些人誠然談笑風生,說話玲瓏,討人歡喜,可惜我不是,他也不是,也不要緊,把生活上諸大前提搞妥,傢庭一樣完整。
多年來每日寫作三小時,閱讀一小時,觀電視又起碼兩小時,又愛午睡,根本抽不出時間同任何人閑談。有什麼正經事,坐下來,開會商議,達成共識,松口氣,站起來,散會。
生活簡單,像一部機器,出紕漏的機會也就越少。呀,當然,你會說,會不會比較缺乏情趣?那就看你追求的是什麼瞭。沒話說不要緊,最慘是亂說話,那才是爭執的導火線。
一傢三口三部電視,有人看海費茲彈小提琴,有人看迪斯尼卡通,有人看香港新聞,沒話說,不知多好。
三十周年
今年夏天,是我寫稿三十周年紀念。
三十年真是悠長的一段日子,可是此刻往回看,又不覺得第一次走上《明報》是那麼久遠的事。
那個專欄七百字,也就叫衣莎貝專欄,接著又寫小說,就刊登在此刻的位置上,非出自作者要求,不知怎地,歷屆編輯都沒有異議。
彼時社會正在發展中,各行各業收入都不算理想,幹文藝工作簡直是天路歷程,可是如果你喜歡,你就不會覺得累,或是累瞭,也不願放棄。
約離開過《明報副刊》三次,統是為著要求加稿費不遂,勞方認為已經半賣半送,資方仍然嗤之以鼻,不得不走。
鬥爭十分激烈,故另找兼職,以免生活成問題,然後在八十年代初期,經濟真正起飛,出版業蓬勃,寫作人絕處逢春,舊作新作通通有人洽商出版,可謂苦盡甘來。
堅持瞭這麼久,今日,自己都覺得訝異。在這個行業裡,許多人寫得更好,又有許多人綽頭更勁,可是,我比較幸運。
能夠寫三十年,一定與運道有關。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隨意(亦舒散文集大陸首發。近距離接近亦舒,與情感師太一起品味生活的點滴細節——亦舒的情感、家庭、內心以及小說原型,盡收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