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出售 – 感悟母愛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73
  • 字 數:250000
  • 印刷時間:2008-9-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801128539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成功/勵志>青少年勵志>品德/情感

 

編輯推薦 一部值得珍藏一生的經典作品,令億萬人感動而泣的心靈讀本。席慕容、冰心、三毛、林清玄等傾情奉獻。這是一部暢銷全球的心靈聖經:它不隻會讓你滿臉淚痕,更會使你的心靈顫抖;它風靡兩岸三地,被眾讀者評為華文***感人的作品;在過去5年裡它一版再版,連續100多周榮登各大暢銷書排行榜前列。
所有心中有愛的人都應該閱讀本書,所有深愛自己母親的人都不應該錯過本書。
沒有被感動過的情懷是枯澀的,沒有閱讀過名著的心靈是粗糙的。你是不是很久沒被感動瞭呢?是不是覺得生活中可以感動自己的東西越來越少瞭呢?朋友,輕輕翻開本書吧,我堅信你一定會被深深感動的。因為隻要靜靜閱讀本書三分鐘,再堅強的漢子都將悄悄落淚……  內容推薦 震撼心靈的故事感動一生的親情!
母愛是一部震撼心靈的巨著,讀懂瞭它,你也就讀懂瞭整個人生。
本書記載瞭數十個不一樣的母愛故事,但一樣的是閱讀時的感動。讀完這一篇篇感人的文章,請你輕輕地拭去眼角的淚吧。生命是如此短暫,希望藉由這些故事帶給你的心靈震撼,能讓你領悟到如何珍重自己的人生,珍重那個深深愛著你的母親。
總有一個人,默默將我們支撐;總有一種愛,讓我們淚流滿面。這個人就是母親,這種愛就是母愛。常常,我們感動於“春蠶到死絲方盡”的無私和“蠟炬成灰淚始幹”的奉獻。但人世間沒有任何一種無私和奉獻能與母愛相提並論。即使再冷酷無情和鐵石心腸的人,也能體會到母親的關愛給予我們的心靈慰藉與情感撫摩…… 目錄 第一輯 有一種情讓我們痛徹心扉
母親的鞋架
鐫刻在地下500米的母愛
床板上的記號
生命的支點
母愛無言
母親的清醒一刻
隻因她是母親
驕傲的紅薯
與愛同在
暖腳
因為愛你
生命中瞬間的感動
“傻傻”的母愛
賣米 第一輯 有一種情讓我們痛徹心扉
母親的鞋架
鐫刻在地下500米的母愛
床板上的記號
生命的支點
母愛無言
母親的清醒一刻
隻因她是母親
驕傲的紅薯
與愛同在
暖腳
因為愛你
生命中瞬間的感動
“傻傻”的母愛
賣米
有一種情讓我們痛徹心扉
診所裡的母親
神秘的耳朵
愛的奉獻
瞬間的抉擇
第二輯 媽媽的愛,永不嫌多
承載生命之路
隱瞞
娘親
愧疚的淚水
母愛無畏
一生的尋找
媽媽的愛,永不嫌多
母愛的寬容
種在心裡的樹
回傢的路
媽媽的眼淚
活下去的動力
一張紙幣
病房裡的眼淚
繼母的賬本
愛的另一種方式
婆婆,你讓我感動
我最溫暖的房子
鬧鐘裡的母愛
生日卡片
浴著光輝的母親
母親的心
愛,一門之隔
第三輯 母親的眼淚是一條河
三袋米的故事
永恒的母親
送盒飯的母親
愛的味道
白發親娘
母親的眼淚是一條河
盒飯裡的頭發
天職
一封偉大的傢書
永不熄滅的燈
腳板下有份厚重的愛
守候
無地自容
梅花毛線衣
化在掌心的糖
感動如泉水
生命中的奇跡
愛的掛牽
那個時候我傷瞭母親的心
不和我計較過失的媽媽
我的代價
“殘忍”的母親
第四輯 請不要再麻木瞭
替我叫一聲媽媽
媽,說聲遲到的對不起
撿回丟失在雪夜裡的良心
母親真的老瞭
希望現在還不算太遲
握住母親的手
一碗餛飩
打錯電話的“媽媽”
愛,請不要忽略
請不要再麻木瞭
母愛如佛
你可聽到那串風鈴的聲音
你是我媽媽嗎
你心中誰最重要
媽媽,我們不哭
讓母親驕傲
心碎
健忘的母親
因愛流淚
一飯盒的幸福
遇難者的第三個電話
第五輯 等到春暖花開時
母親的最後一吻
強子的娘
等到春暖花開時
拿什麼彌補
有愛不覺天涯遠
春天的想念
心中的淚滴
姨娘啊,姨娘
有一種愛不會重來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輯 有一種情讓我們痛徹心扉
母親的鞋架
我總感覺,那清朗的月光是母親留下來的目光,每夜都在凝視著我。
有一個朋友經常不修邊幅,加上濃密的八字胡,總給人一種粗放莽漢的感覺。那天,一幫朋友聚會,聊著聊著就聊起瞭各自的母親,這個西北大漢居然細膩、溫柔起來。他娓娓地講述著母親生前關愛他的一些小事,聽著無不為之動容——
夜深瞭,下瞭整整兩天的梅雨還在淅淅瀝瀝地敲打著樓外的玻璃窗,發出“吧吧嗒嗒”的響聲,母親從我的記憶深處走出瞭她的小房,走到房門口鞋架子前,彎下腰來……隨著職務的不斷提升,不僅手頭的工作多瞭,應酬也多瞭。我回傢再無規律。妻子漸漸習慣瞭我的忙碌,每每回傢太晚,抱怨幾句便不再理睬我。一次深夜回傢,看到母親再她的房門口,顯然是再等我。我帶著責備地說她:“娘,不用惦記我,我沒事,您都這麼大年紀瞭,該休息瞭。”我母親結結巴巴地說:“娘知道,娘擔心你……”
從那以後,再沒看到母親在房門口。
母親隻有我這麼一個獨子,因為父親早亡,我結婚後,母親便跟著我和妻子同住。小學還沒畢業的母親,始終牽掛著我,愛著我,卻最大限度的給我自由飛翔的自由。
這一天我深夜才回傢,屋裡傳來瞭清脆的鐘聲——是客廳墻上老師掛鐘報時的聲音,抬手看看表,12點整。“她們應該都睡瞭吧。”我想,輕手輕腳開門關門,換鞋勁房間……
第二天吃早點時,母親突然對我說“你昨天晚上怎麼回來那麼晚?都12點瞭吧?這樣不好……”我突然愣住瞭,不知道母親會這麼清楚。我一邊往母親碗裡夾菜,一邊敷衍道:“娘,我知道瞭”。
此後每次回去晚瞭,第二天母親總是能夠準確說出我回傢的時間。但不在多說什麼。我知道–母親是在提醒我別回傢太晚,提醒我不要對傢太疏淡,而我心頭的疑問越來越大:每次晚歸母親怎麼會知道呢?
母親在她43歲那年,因為一場意外,雙目失明,此後一直就生活在無光的世界裡。
那晚,我又臨近12點回到傢中。因為酒喝的太多瞭,就沒有直接回房睡覺,悄悄去瞭陽臺,想吹吹風,清醒一下。站瞭一會兒,大廳傳來瞭報時的鐘聲,12下清脆而有節奏,我開始輕輕地走回房間。
剛到門口,我呆住瞭,月光下,母親正俯著身子在鞋架前,摸索著鞋架上的一雙雙鞋——她拿起一雙在鼻子前聞一聞,然後放回去,在拿起一雙……知道聞到我的鞋後,才放好鞋,直起身,轉回她的房。原來,母親每天都在等我回來,為瞭不影響我和妻子,她總是憑著鞋架上有沒有我的鞋判斷我是否回到傢中,總是數著掛鐘的鐘聲確定時間。而她判斷我的鞋子的方法竟然是依靠鼻子來聞。我的淚水悄然畫出我的眼眶。我已經習慣以事業忙碌為借口疏淡瞭對母親的關心,母親卻像從前一樣關心著我。一萬個兒子的心能抵得上一位母親的心呢?
從那以後,我努力拒絕一些不必要的應酬,總是盡量早回傢,因為我知道傢中有母親在牽掛著我。
母親是63歲那年病逝的。她去世後,我依然保持著早回傢的習慣。我總感覺,那清朗的月光是母親留下來的目光,而密夜在凝視著我。
又在深夜,下瞭整整兩夜的梅雨還在淅淅瀝瀝的敲打著樓外的玻璃窗,發出“吧吧嗒嗒”的響聲,母親從我的記憶深處走出瞭她的小房,走到房門口鞋架子前,彎下腰來……我知道,母親是在查看鞋子,是在看我有沒有回傢。(佚名)
鐫刻在地下500米的母愛
“兒子,讀書……兒子,讀書……”晚風輕拂,仿佛是母親泣血的教誨,縈繞在耳邊。
湖南冷水江東塘煤礦瓦斯大爆炸,震驚全國。誰也不能忘記那井下的一幕——一位女礦工身體僵硬的斜倚井壁,一隻手捏著鼻子,另一隻手斜搭在濕潤的井壁上,井壁上依稀可見幾個字:兒子,讀書……
這位母親叫趙平嬌,礦難發生時48歲。誰能想到,在不見天日的煤井深處,她已弓著脊梁爬行瞭13年。
1993年,趙平嬌的丈夫陳達初在井下作業時被礦車軋斷瞭右手的三根手指。此後他隻能在井上幹輕活,收入少瞭很多。為瞭供女兒陳娟、兒子陳善鐵上學,趙平嬌決定自己下井挖煤。陳達初驚訝不已,自古以來,哪有女人下井挖煤的?而且下井太危險,早晨還是個大活人,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變成瞭屍體!趙平嬌卻非常堅決——不能耽誤孩子上學。
雖然有文件明確規定禁止安排女職工從事礦山井下勞動,然而工班長還是發給瞭趙平嬌一身工作服。煤礦需要勞動力,但管理並不規范。
1996年,陳達初身體基本好轉,能夠下井瞭,他求妻子不要再下井瞭但趙平嬌說:“達初,別看現在我們每個月能掙一千多元,日子過得輕松瞭些,可不攢一些錢,以後怎麼供孩子讀大學?”陳達初想到兒女們馬上就要上初中高中 ,聽說上大學一年需要一萬多元,隻好不再吭聲。
幾年過去瞭,陳達初望著勞累過度、日漸衰老的妻子,再次勸她不要下井,或者自己去幹背煤的活兒,讓妻子做比較輕松的推車活兒。趙平嬌說:“我的身體比你的還好呢。如果你不放心,就讓礦裡把我們安排在一個班。”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其實,我也放心不下你呀!你去上班時,我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整夜整夜地睡不著。如果上同一個班,我們就能互相照應。孩子們大瞭,即使真的發生意外,他們也能照顧自己瞭。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因瞭這個悲壯的誓言,此後每次下井前,趙平嬌夫婦都會站在井口邊互相凝望一下對方,那份生死相依的感情盡在無言的對視中,澎湃在心靈深處……
1998年秋,女兒陳娟初中畢業瞭,她想找工作,但是父母堅決不同意,於是在商議後,她考取瞭市裡一所職高。從這一年起,女兒的學費和生活費一年共需要一萬餘元。趙平嬌決定做最苦、最累的活——背拖拖。
“背拖拖”是方言,是指在井頭處,把煤拖到幾十米外的絞車旁。井頭是不通風的死角,人在裡面根本直不起腰,稍微運動就會氣喘籲籲,那裡是井下最危險的地方。
從此趙平嬌在井裡總是蜷縮著身體爬行在井頭,艱難地將一百多公斤煤拖到絞車旁。因為是計件算工資,這位體重僅45公斤地母親,想的是要拉更多、更多……
2005年秋,兒子陳善鐵以優異的成績考上瞭華中農業大學,趙平嬌激動不已。送兒子上火車之前,她叮囑道:“兒子,好好讀書……每年的學雜費和生活費,媽會為你準備。媽知道你節約,但你千萬不要虧待自己。媽身體還好,還能下井……”陳善鐵噙著淚水不停地點頭:“媽,你和爸也要多保重……”
趙平嬌不願讓兒子在大學裡因為缺錢受委屈,她決定堅持到兒子大學畢業再退休。夫妻倆滿懷希望地憧憬起退休後的日子:老兩口種種地,和兒女打打電話……
然而,就是這樣簡單的願望,竟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厄運砸得支離破碎。
春節後,礦主挖到瞭一片好煤層,這種煤比普通煤每噸要貴兩百多元。礦主決定日夜加班挖媒。但是,這種煤層含有高濃度的瓦斯,井下已不時暴露出瓦斯泄漏的征兆。然而在高額利潤的誘惑下,礦主把安全拋諸於腦後,仍舊要工人加班加點。
2006年4月6日下午3時,趙平嬌和丈夫有說有笑地向煤礦走去。和每次下井一樣,換上工作服後,他們在井口相互看瞭一眼,目光中飽含著夫妻兩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恩愛和默契,也飽含著祈禱和企盼:下班走出礦井時,夫妻兩可以看見對方安全地站在眼前。
夜裡10點,礦井深處突然傳來一連串沉悶的爆炸聲,大地劇烈地抖動瞭幾下!“出事瞭,肯定是出事瞭!”陳達初拔腿飛快地往井下沖。此時,巷道裡濃煙滾滾,瓦斯夾著煤灰像颶風般從下面噴湧而出,嗆得人幾乎窒息。陳達初隻有一個念頭——把妻子救出來!他一次次往礦井深處沖,強烈的氣流卻一次次把他推出來。
無邊的絕望像滾滾的煤灰,疲憊不堪的陳達初“撲通”一聲癱坐在礦井裡,他的腦海裡全是妻子:她在哪裡?她怎麼樣?這時,另外兩名礦工發現瞭他,沖上來使勁往外拉他。陳達初大聲吼:“孩子他媽還在井下!”說著推開二人,轉身又要往井裡頭沖。兩個礦工又拉又拽,最終還是把他拉上瞭地面。
礦難發生後,井下14名工人隻有5人逃過劫難。經過7天7夜的緊急搜救,人們在井下找到瞭趙平嬌的遺體。趙平嬌死在離丈夫找她時所到處僅二十餘米的地方,她似乎知道自己無法逃過死亡劫數,沒有繼續往上爬,隻是用一隻手捏著鼻子,另一隻手斜搭在濕潤的井壁上,那裡,依稀可見她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用手指刻出來的幾個字:兒子,讀書……
一位母親,在黑暗的礦井下,在孤立無援的最危急關頭,以這樣的方式向她的孩子和丈夫作最後的告別。在場的搜救人員被深深震撼瞭!
“20米,隻有20米呀!”面對妻子的遺體,陳達初使勁地抓扯自己的頭發,痛哭不已。他痛恨自己沒有沖上去把妻子救出來,更恨自己沒能在最後的時刻信守那個悲壯的誓言——死也要死在一起!
陳娟和陳善鐵接到噩耗後趕回傢裡,母親已經長眠地下!姐弟倆抱頭痛哭:“媽媽呀,您為瞭我們,沒過上一天像樣的日子呀!”
5月2日,陳善鐵又從華中農業大學回到傢鄉祭奠母親。大大小小的山峰籠罩在一片血色之中。他四處張望,滿山找不到母親的身影,卻又覺得滿山遍野都是母親的身影。“兒子,讀書……兒子,讀書……”晚風輕拂,彷佛是母親泣血的教誨,縈繞在耳邊。 (芝英)
床板上的記號
母親沒有離開——當他懂得,就不再失去。
接到父親說繼母病危的電話,他正和單位的同事一起在海口度五一長假,訂的是第二天上午的回程機票。他猶豫瞭一下,還是沒有馬上趕回傢。等他回到傢的時候,還沒進門,就已經聽到傢裡哭聲一片。
見到他,眼眶紅紅的父親邊拉著他到繼母遺體前跪下,難過地說:“你嬸嬸(他隻肯稱呼繼母為‘嬸嬸’)一直想等你見最後一面,可她終歸抗不過閻羅王,兩個鐘頭前還是走瞭。”說著,父親不住地擦拭著溢濕的眼角。而他隻是機械地跪下,叩瞭幾個頭,然後,所有的事便與他無關似的,全丟給父親和繼母親生的妹妹處理。
其實,自從生母病逝,父親再娶,這15年來,他已經習慣認定這個傢裡的任何事都是與自己無關的瞭。人們都說,後母不惡就已經算是好的瞭,不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有誰會真心疼?父親的洞房花燭夜,是他的翻腸倒肚時。在淚眼朦朧中,11歲的他告訴自己,從此,你就是沒人疼的人瞭,你已經失去瞭母愛。
他對繼母淡淡地,繼母便也不怎麼接近他。有一回,他無意中聽到繼母和父親私語,他隻聽得一句“小亮長得也太矮小瞭,他是不是隨你啊?” 心中暗自憤怒,譏笑我矮便罷瞭,連父親她也一並蔑視瞭。又有一回,他看到桌上有一盒“增高藥”,剛打開看,跟他同歲的妹妹過來搶,兩個人打瞭起來。繼母見狀,嘴裡連連呵斥妹妹,說這是給哥哥吃的。可是,他卻馬上被父親打瞭一頓。他想,這女人的“門面花”做得真好,話說得再好聽,心裡偏袒的難道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連帶著父親的心都長偏瞭。
疏離的荒草在心中蔓延,他少年的時光已不剩春光燦爛的空間。什麼是傢,什麼是親情,他不去想,更不看繼母臉上是陰過還是晴過,他隻管讀自己的書,上自己的學,然後離開這個自己感覺不到自己存在的傢。
喪事辦完瞭,親友散盡,他也快要回公司瞭。父親叫他幫忙收拾房間,以前都是繼母一個人做這些事。看著忙碌的他們,父親拿出一個東西來說:“小亮,這是嬸嬸留給你的。”他一看,是個款式土裡土氣又粗又大的金戒指,無所謂地說: “嗯,妹妹也有吧?”“是的,你倆一人一個。”說著,父親掏出另一個,要細小得多瞭。他不為所動,把自己的那個推回給父親說:“給妹妹吧。”父親猶豫瞭一下,把東西放回口袋裡,說先替他收著。
他繼續收拾房間,忽然看到自己睡瞭十幾年的床板邊沿有許多亂七八糟的鉛筆塗寫的痕跡。他奇怪地問,是哪個小孩這麼淘氣在這裡亂畫?
“是你嬸嬸在你小時候畫的。她知道你不喜歡靠近她,就經常等你熟睡以後,拉平你的身子,用鉛筆在床上做好記號,然後再用尺子仔細量,看你長高沒有。有時候還不到一個月,她就去量,看你沒長高就急。你最討厭吃的那個田七,就是她為瞭讓你長高而買的。她眉頭上那道疤,就是為瞭掙工錢給你買增高藥,天天去采茶,有一次不小心跌倒在石頭上磕破的。她老擔心你長大後像我一樣矮,說男孩子個頭矮不好討老婆……”
父親的話聲輕輕地,卻似晴天霹靂,把他冰封的心炸出瞭春天,一直以為不會擁有的風景,不會擁有的愛,其實早就像床板上那些淡淡的鉛筆記號,默默地陪他度過瞭日日夜夜。母愛,不隻是生長在血緣裡。
他流著淚,跑到繼母的遺像前,叫瞭十五聲“媽”,每一聲代表一年。以後,他還將繼續叫下去,因為母愛沒有離開——當他懂得,就不再失去。 (佚名)
生命的支點
以為女兒還活著,是她苦撐兩天的唯一理由和希望。
在土耳其旅遊途中,巴士路過1999年大地震的地方,導遊趁此說瞭一個感人卻也感傷的故事,發生在地震後的第二天……地震後,許多房子都倒塌瞭,各國來的救難人員不斷搜尋著可能的生還者。
兩天後,他們在縫隙中看到一幕不可置信的畫面——一位母親,用手撐地,背上頂著不知有多重的石塊:一看到救難人員便拚命哭喊著:“快點救我的女兒,我已經撐瞭兩天,我快撐不下去瞭……”她七歲的小女兒,救躺在她用手撐起的安全空間裡。救難人員大驚,賣力地搬移在上面、周圍的石塊,希望盡快解救這對母女,但是石塊那麼多、那麼重,怎麼也無法快速到達她們身邊。
媒體到這兒拍下畫面,救難人員一邊哭、一邊挖,辛苦的母親一面苦撐等待著……透過電視、透過報紙,土耳其人都心酸的掉下淚來。更多的人,放下手邊的工作投入救援行動。
救援行動從白天進行到深夜,終於,一名高大的救難人員構著瞭小女兒,將她拉出來,但是……她已氣絕多時。母親急切的問:“我的女兒還活著嗎?”以為女兒還活著,是她苦撐兩天的唯一理由和希望。這名救難人員終於受不瞭,放聲大哭:“對,她還活著,我們現在要把他送到醫院急救,然後也要把你送過去!”他知道,如果母親聽到女兒已死去,必定失去求生意志,松手讓土石壓死自己,所以騙瞭她。
母親疲累地笑瞭,隨後,她也被救出送到醫院,她的雙手一度僵直無法彎曲。
隔天,土耳其報紙頭條是一幅她用手撐地的照片,標題“這就是母愛”。長得壯碩的導遊說:“我是個不輕易動感情的人,但是看到這篇報導,我哭瞭。以後每次帶團經過這兒,我都會講這個故事。”
其實,不隻他哭瞭,在車上的我們,也哭瞭……(廖首怡)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感悟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