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家強檔 – 世界上的另一個你

朗·霍爾與丹佛·摩爾的書:世界上的另一個你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世界上的另一個你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美)朗·霍爾//丹佛·摩爾|譯者:李佳純開本:32開
  頁數:232
  出版時間:2012-03-01
ISBN號:9787540453138印刷時間:2012-03-01
出版社:湖南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帶書腰的設計,顯得更有檔次了吧!

內容提要:這本《世界上的另一個你》由朗·霍爾、丹佛·摩爾著,李佳純譯,講述的是:最艱難的時候,有沒有誰,願意陪你一同走過? 他叫丹佛·摩爾,易怒、危險且令人生畏,但是他不僅改變了一座城市,也為人們燃起了希望。他沒受過教育,每天不停為“主子”撿棉花,但積蓄始終是零。後來,他跳上了路過的火車去流浪,萬萬沒想到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他會遇到一個白人百萬富翁,並且成了他的朋友。 另一個他叫朗·霍爾,是一個百萬富翁,具有敏銳的藝術眼光,以及絕佳的生意手腕。從賣罐頭躥升到投資銀行,再到買賣畢加索、凡·高的名畫。他在好萊塢有大莊園、畫廊及歐式古堡。而他也想象不到,他的下一頁人生,竟是與一名流浪漢一起寫下。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故事里閃過真實的人生片段──貪婪、恐懼、苦多於樂、希望、驚喜。《世界上的另一個你》蟬聯紐約時報非小說類暢銷書排行榜長達三年,至今屹立不搖。一個比小說更像小說的真實故事!精 彩 頁:在認識黛比小姐之前,我從來沒跟白種女人說過話。可能只回答過幾個問題——算不上說話。對我而言,那風險已經夠大了,因為我最後一次蠢到開口跟白種女人說話,不但差點被打死,還幾乎瞎了眼。 那時我十五六歲,正走在我住的棉花莊園前面一條紅土路上,那里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紅河郡。莊園又大又平坦,像一堆農田排在一起,然後有條支流從中間蜿蜒流過。絲柏樹像蜘蛛一樣蜷伏在水里,水是淡淡的蘋果綠色。那片土地有許多不同的農田,每一塊面積都是一兩百英畝,邊緣都種有闊葉樹,大多是胡桃樹。 但路邊的樹不多,所以那天我從姨婆家(她是我祖母的姐妹)走回來的時候,感覺很開闊。沒多久,我看見一位白人小姐站在她的車子旁,一輛藍色的福特,大概是1950或1951年份的車型。她戴帽子穿裙子,可能剛從城里回來。她望向我,一副想知道怎麼修破胎的樣子。所以我停下來。 “您需要幫助嗎,女士?” “是的,謝謝你。”她說。老實講,她看起來心懷感激:“我真的需要。” 我問她有沒有千斤頂,她說有。我們就講這麼多。 我把破胎修好之後,三個白人青年騎著棗紅的馬從林子里出來。我想他們是去打獵,他們騎馬快步出現時沒看見我,因為他們在路中間,而我低下身子在車子的另一邊修理輪胎。馬蹄揚起的紅土圍繞著我。一開始我沒動,心想等他們離開再說。可是接著我決定站起來,因為我不希望他們認為我在躲。這時,其中一個人問那白人小姐需不需要幫忙。 “我看不需要!”一個紅發、有著大顆牙齒的家夥看到我時這麼說,“已經有黑鬼幫她了!” 另一個黑發、看起來有點狡猾的人,把一只手放在馬鞍的鞍橋上,另一只手把帽子往後推。“小子,你幹嗎騷擾這位好小姐?” 他自己也不過是個小子,大概十八九歲。我什麼也沒說,只看著他。 “你看什麼看,小子?”他說,吐了一口El水到土里。 另外兩個光是笑。白人小姐沒說什麼,只低頭看她的鞋子。當場只聽得見馬打響鼻的聲音,像龍卷風要來之前的黃色警戒。然後一個最靠近我的小子,拿出一條草繩綁在我脖子上,像綁小牛一樣,用力扯緊,使得我無法呼吸。絞索刺入我的脖子,恐懼從我的腿爬到我肚子。 我看了他們三個人一眼,他們都不比我大多少。但他們的眼神冷漠又惡毒。 “給你一個教訓,要你以後別再騷擾白人小姐。”拿繩子的那個人說。這就是那幾個年輕人最後對我說的話。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不想多講,因為我不想要憐憫。那個年代在路易斯安那州就是這樣,我想密西西比州也是。因為兩年之後,有人跟我講過一個叫艾密特·提爾的黑人被打到面目全非的事。 他對一個白種女人吹口哨,然後一些好人家的男孩——林子里好像充滿這種人——也不喜歡這個黑人這麼做。他們把他打到一只眼睛掉出來.然後在他脖子上綁了一台軋棉機,從橋上丟到塔拉哈奇河里。聽說,直到今天,走過那座橋的時候還可以聽見被淹死的年輕人從河里傳出來的哭聲。 像艾密特·提爾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只是大部分沒有上報。有人說,在紅河郡的海灣里,滿滿堆到青豆色河岸的,都是被白人丟去喂鱷魚的黑人碎骨頭,以懲罰他們垂涎白種女人,或只是沒有正眼看人。這種事不是每天都有,但這個可能性,像鬼魂一樣高掛在棉花田上方,威脅著大家。 雖然照理說,奴隸制度在我祖母還是小女孩的時代就應該結束了,可我在棉花田工作了快三十年,還是跟個奴隸一樣。我有一間不屬於我的小屋、兩條賒來的工作褲、一頭豬,還有一問屋外廁所。我在農場種植、翻土、撿棉花,然後將所有棉花交給擁有土地的主子,沒有支票和薪水。我連支票是什麼都不知道。 你可能很難想象,但我就這樣從小不點開始,幹了無數個季節,一直到那個叫肯尼迪的總統在達拉斯被槍殺。 那些年里,一號公路旁邊有條穿越紅河郡的載貨火車軌道。我每天聽著那汽笛聲,想象它大聲念出我可以去的地方……比如紐約或底特律,我聽說有色人種在那邊工作是有錢賺的;或是去加州,聽說那里幾乎人手一遝像煎餅一樣的鈔票。 有一天,我實在受不了繼續窮下去的生活,走到一號公路旁,等火車稍微減速,然後跳了上去。一直到門再次打開我才下車,結果那里剛好是得州沃思堡市。一個不會讀書寫字,不會算術,除了在棉花田工作以外,什麼也不會的黑人到了大城市,他沒有太多白人所謂的“就業機會”。所以我最後露宿街頭了。 我沒打算粉飾:街頭會讓一個人齷齪。我齷齪,是個遊民,犯過法,待過安哥拉監獄,在遇見黛比小姐前又無家可歸了多年。關於她,我有句話:她是我認識的最瘦、最多管閑事、最咄咄逼人的女人,不論是黑人或白人。 她那麼咄咄逼人,害得我沒法不讓她知道我的名字叫丹佛——她自己去查了出來。我長時間試著躲開她。但過了一陣子,黛比小姐讓我開始講些我不愛講的事情,那些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講過的事,甚至包括那三個拿繩子的年輕人。接下來就讓我來告訴你,這里頭到底包括了哪些事。P001-004作者簡介:朗·霍爾

1945年生,曾經在商場賣罐頭濃湯勉強維持生計,後來從事畫作買賣,進而進行跨國交易。因為這份工作他越來越富有,卻也變得自私、與家庭疏離。為了找回幸福,努力重建婚姻,在妻子的愛心與鼓勵下,他們前往庇護所服務流浪漢。在那里,朗遇到了他的心靈導師,也是生平最好的朋友。然而好景不長,婚後第31年,他的妻子死於癌症。雖然悲痛,但這段友誼使他能保持樂觀,勇敢走出傷痛,並發現這段情誼比他想象的來得重要……

丹佛·摩爾

1937年生,沒受過教育,受困於20世紀還存在的美國黑奴制度,每天不停為“主子”撿棉花,但積蓄始終是零。之後,他聽說大城市里的生活比較好,於是跳上火車,來到城市,成了一名流浪漢,在街頭遊蕩了好多年。他曾因持有大麻、打算洗劫公車而遭逮捕,甚至進過安哥拉監獄。常年的流浪生活使他逐漸封閉自己,逞凶鬥狠,人人對他敬而遠之。直到1988年,朗的妻子在夢中看見他,並稱他為那位即將改變這個城市的人,因而連起兩人之後的深厚友誼。2006年,為了表揚他為流浪漢庇護所付出的心力,當地居民將他譽為“年度慈善家”。現在的丹佛是一名藝術家、公開演講者、流浪漢事務志願者。目前居住於達拉斯。

 

目錄: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世界上的另一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