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秒殺 – 文化品格——周國平散文輯萃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349
  • 字 數:278000
  • 印刷時間:2012-6-1
  • 開 本:大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36331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到今天,國傢富強瞭,人們富裕瞭。但當我們忙忙碌碌瞭一天、一年以至幾年坐下來小憩的時候,往往覺得金錢的富足並沒有使我們過多的愉悅。究其原因或許是,作為有思想的人,在有物質享受的同時肯定會有對生活品位的追求,“文化”應該是很好的對象。《文化品格——周國平散文輯萃》以“人生感悟”“情感體驗”“精神追求”及“文化品格”四輯收錄周國平散文精品八十多篇。這些散文蘊涵並折射出一種內在精神,是當今一個有生活品位追求的人的文化讀本。

  內容推薦

     周國平,1945年生於上海,196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1981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哲學系,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著有學術專著《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尼采與形而上學》,隨感集《人與永恒》,詩集《憂傷的情欲》,散文集《守望的距離》、《各自的朝聖路》、《安靜》,紀實作品《妞妞:一個父親的札記》、《南極無新聞 ——喬治王島手記》等,1998年底以前作品結集為《周國平文集》(1-6卷) ,譯有《尼采美學文選》、《尼采詩集》、《偶像的黃昏》等。《文化品格 ——周國平散文輯萃》選收就是周國平的精品散文。這些散文蘊涵並折射出瞭一種內在精神,所以說,《文化品格——周國平散文輯萃》是一個有品位追求的人的文化讀本。

作者簡介

     周國平,一九四五年生於上海,一九六七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一九七八年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先後獲碩土、博土學位,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主要代表作有學術專著《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尼采與形而上學》,隨感集《人與永恒》,詩集《憂傷的情欲》,散文集《守望的距離》、《各自的朝聖路》、《安靜》,紀實作品《妞妞:一個父親的札記》,自傳《歲月與性情:我的心靈自傳》等,主要譯著有《尼采美學文選》、《尼采詩集》、《偶像的黃昏》等。

目錄 第一輯 人生感悟
每個人都是一個宇宙
在義與利之外
等的滋味
人生寓言選
人生貴在行胸臆
父親的死
失去的歲月
自我二重奏
時光村落裡的往事——藍藍《人間情書》序
習慣於失去
“沉默學”導言
永遠未完成
消費=享受?
在沉默中面對

第一輯  人生感悟
每個人都是一個宇宙
在義與利之外
等的滋味
人生寓言選
人生貴在行胸臆
父親的死
失去的歲月
自我二重奏
時光村落裡的往事——藍藍《人間情書》序
習慣於失去
“沉默學”導言
永遠未完成
消費=享受?
在沉默中面對
侯傢路
孤獨的價值
世上本無奇跡
記住回傢的路
南極素描
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豐富的安靜
生命中不能錯過什麼——《綠山墻的安妮》中譯本序
古驛道上的失散
我們都是幸存者
經濟危機下的生命反思
第二輯  情感體驗
幸福的悖論
性愛五題
現代:女性美的誤區

女人和哲學
何必溫馨
生命本來沒有名字
愛情不風流
心疼這個傢
婚姻中的愛情
人人都是孤兒
愛的反義詞
情人節
在維納斯腳下哭泣
親密有間
親疏隨緣
花心男女的專一愛情
表達你心中的愛和善意——皮特·尼爾森《聖誕節清單》中譯本序
我對女性隻有深深的感恩——《永恒之女性》序
戲說欲望——在巴黎之花晚宴上的講話
第三輯  精神追求
被廢黜的國王
守望的角度
有所敬畏
人不隻屬於歷史
人的高貴在於靈魂
夢並不虛幻
面對苦難
在黑暗中並肩行走
“己所欲,勿施於人”
報應
讓世界適合於小王子們居住——為《小王子》新譯本寫的序
孤島斷想選
讀《聖經》札記選
可持續的快樂
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
善良·豐富·高貴
內在生命的偉大
第四輯  文化品格
活著寫作是多麼美好
孔子的灑脫
平淡的境界
私人寫作
讀永恒的書
名人和明星
《李白與杜甫》內外
讀書的癖好
都市裡的外鄉人
另一個韓愈
安靜的位置
紀念所掩蓋的
人類的敦煌
向教育爭自由
讀魯迅的不同眼光
經典和我們
走進一座聖殿
把我們自己娛樂死?
青春不等於文學
守護人性——《周國平論教育》序
少兒時代是我的良師——《周國平寄小讀者》序
真文學是非職業的——在2010年文學走進大學校園活動啟動儀式上的發言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讀永恒的書人類所創造的精神財富是通過各種物質形式得以保存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種形式就是文字。因而,在我們日常的精神活動中,讀書便占據著很大的比重。據說最高的境界是無文字之境,真正的高人如同村夫野民一樣是不讀人間之書的,這裡姑且不論。一般而言,我們很難想象一個關註精神生活的人會對書籍毫無興趣。尤其在青少年時期,心靈世界的覺醒往往會表現為一種勃發的求知欲,對書籍產生熱烈的向往。“我撲在書籍上,就像饑餓的人撲在面包上一樣。”高爾基回憶他的童年時所說的這句話,非常貼切地表達瞭讀書欲初潮來臨的心情。一個人在早年是否經歷過這樣的來潮,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和預示瞭他的精神素質。然而,古今中外,書籍不計其數,該讀哪些書呢?從精神生活的角度出發,我們也許可以極粗略地把天下的書分為三大類。一是完全不可讀的書,這種書隻是外表像書罷瞭,實際上是毫無價值的印刷垃圾,不能提供任何精神的啟示、藝術的欣賞或有用的知識。在今日的市場上,這種以書的面目出現的假冒偽劣產品比比皆是。二是可讀可不讀的書,這種書讀瞭也許不無益處,但不讀卻肯定不會造成重大損失和遺憾。世上的書,大多屬於此類。我把一切專業書籍也列入此類,因為它們隻對有關的專業人員才可能是必讀書,對於其餘人卻是不必讀的,至多是可讀可不讀的。三是必讀的書。所謂必讀,是就精神生活而言,即每一個關心人類精神歷程和自身生命意義的人都應該讀,不讀便會是一種欠缺和遺憾。應該說,這第三類書在書籍的總量中隻占極少數,但絕對量仍然非常大。它們實際上是指人類文化寶庫中的那些不朽之作,即所謂經典名著。對於這些偉大作品不可按學科歸類,不論它們是文學作品還是理論著作,都必定表現瞭人類精神的某些永恒內涵,因而具有永恒的價值。在此意義上,我稱它們為永恒的書。要確定這類書的范圍是一件難事,事實上不同的人就此開出的書單一定會有相當的出入。不過,隻要開書單的人確有眼光,就必定會有一些最基本的好書被共同選中。例如,他們決不會遺漏掉《論語 》、《 史記 》、《 紅樓夢 》這樣的書,柏拉圖、莎士比亞、托爾斯泰這樣的作傢。在我看來,真正重要的倒不在於你讀瞭多少名著,古今中外的名著是否讀全瞭,而在於要有一個信念,便是非最好的書不讀。有瞭這個信念,即使你讀瞭許多並非最好的書,你仍然會逐漸找到那些真正屬於你的最好的書,並且成為它們的知音。事實上,對於每個具有獨特個性和追求的人來說,他的必讀書的書單絕非照抄別人的,而是在他自己閱讀的過程中形成的,這個書單本身也體現出瞭他的個性。正像羅曼·羅蘭在談到他所喜歡的音樂大師時說的:“現在我有我的貝多芬瞭,猶如已經有瞭我的莫紮特一樣。一個人對他所愛的歷史人物都應該這樣做。” 費爾巴哈說:人就是他所吃的東西。至少就精神食物而言,這句話是對的。從一個人的讀物大致可以判斷他的精神品級。一個在閱讀和沉思中與古今哲人文豪傾心交談的人,與一個隻讀明星逸聞和兇殺故事的人,他們當然有著完全不同的內心世界。我甚至要說,他們也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外部世界上,因為世界本無定相,它對於不同的人呈現不同的面貌。列車上,地鐵裡,我常常看見人們捧著形形色色的小報,似乎讀得津津有味,心中不免為他們惋惜。天下好書之多,一輩子也讀不完,豈能把生命浪費在讀這種無聊的東西上。我不是故作清高,其實我自己也曾拿這類流行報刊來消遣,但結果總是後悔不已。讀瞭一大堆之後,隻覺得頭腦裡亂糟糟又空洞洞,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歌德做過一個試驗,半年不讀報紙,結果他發現,與以前天天讀報相比,沒有任何損失。所謂新聞,大多是過眼煙雲的人鬧的一點兒過眼煙雲的事罷瞭,為之浪費隻有一次的生命確實是不值得的。 1996.7 名人和明星我們這個時代似乎是一個盛產名人的時代。這當然要歸功於傳媒的發達,尤其是電視的普及,使得隨便哪個人的名字和面孔很容易讓公眾熟悉。風氣所染,從前在寒窗下苦讀的書生們終於也按捺不住,紛紛破窗而出。人們仿佛已經羞於默默無聞,爭相吸引傳媒的註意,以增大知名度為榮。古希臘晚期的一位喜劇傢在緬懷早期的七智者時曾說: “從前世界上隻有七個智者,而如今要找七個自認不是智者的人也不容易瞭。”現在我們可以說:從前幾十年才出一個文化名人,而如今要在文化界找一個自認不是名人的人也不容易瞭。一個人不拘通過什麼方式或因為什麼原因出瞭名,他便可以被稱做名人,這好像也沒有大錯。不過,我總覺得應該在名人和新聞人物之間做一區分。譬如說,掛著主編的頭銜剽竊別人的成果,以批評的名義誹謗有成就的作傢,這類行徑固然可以使自己成為新聞人物,但若因此便以著名學者或著名批評傢自居,到處赴宴會,出風頭,就未免滑稽。當然,新聞人物並非貶稱,也有光彩的新聞人物,一個恰當的名稱叫做明星。在我的概念中,名人是寫出瞭名著或者立下瞭別的卓越功績因而在青史留名的人,判斷的權力在歷史,明星則是在公眾面前頻頻露面因而為公眾所熟悉的人,判斷的權力在公眾,這是兩者的界限。明晰瞭這個界限,我們就不至於犯那種把明星寫的書當做名著的可笑錯誤瞭。不過,應當承認,做明星是一件很有誘惑力的事情。誠如杜甫所說:“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做明星卻能夠現世兌現,活著時就名利雙收,寫出的書雖非名著(何必是名著!)但一定暢銷。於是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許多學者身份的人現在熱中於在電視屏幕上亮相。學者通過做電視明星而成為著名學者,與電視明星通過寫書而成為暢銷作傢,乃是我們時代兩個相輔相成的有趣現象。人物走紅與商品走俏遵循著同樣的機制,都依靠重復來強化公眾的直觀印象從而占領市場,在這方面電視無疑是一條捷徑。每天晚上有幾億人守在電視機前,電視的力量當然不可低估。據說這種通過電視推銷自己的做法有瞭一個科學的名稱,叫做“文化行為的社會有效性”。以有效為文化的目標,又以在公眾面前的出現率為有效的手段和標準,這誠然是對文化的新理解。但是,我看不出被如此理解的文化與廣告有何區別。我也想象不出,像托爾斯泰、卡夫卡這樣的文化偉人,倘若成為電視明星——或者,考慮到他們的時代尚無電視,成為流行報刊的明星——會是什麼樣子。我們姑且承認,凡有相當知名度的人均可稱做名人。那麼,最後我要說一說我在這方面的趣味。我的確感到,無論是見名人,尤其是名人意識強烈的名人,還是被人當做名人見,都是最不舒服的事情。在這兩種情形下,我的自由都受到瞭威脅。我最好的朋友都是有才無聞的普通人。世上多徒有其名的名人,有沒有名副其實的呢?沒有,一個也沒有。名聲永遠是走樣的,它總是不合身,非寬即窄,而且永遠那麼花哨,真正的好人永遠比他的名聲質樸。 1997.1 P286-291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文化品格——周國平散文輯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