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此一檔 – 悲慘世界(上下)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全2冊
  • 字 數:1200000
  • 印刷時間:2013-1-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名著典藏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1236142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悲慘世界(全譯本上下)(精)/名著典藏》編著者雨果。《悲慘世界》(LesMisérables),是法國作傢維克多·雨果於1862年所發表的一部長篇小說。是十九世紀*著名的小說之一。小說涵蓋瞭拿破侖戰爭和之後的十幾年的時間。故事的主線圍繞主人公獲釋罪犯冉·阿讓(JeanValjean)試圖贖罪的歷程,融進瞭法國的歷史、建築、政治、道德哲學、法律、正義、宗教信仰。雨果用充滿激情的文筆,再現瞭那段從拿破侖戰爭到法國七月王朝的深重黑暗而又蕩氣回腸的年代,勾勒出一群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的眾生相。
  內容推薦   《悲慘世界(全譯本上下)(精)/名著典藏》編著者雨果。
《悲慘世界(全譯本上下)(精)/名著典藏》內容提要:一個貧苦農民因偷一塊面包而被判重刑,十九年後出獄時,他心中充滿瞭對這不公平社會的仇恨和強烈的報復心理。但一位善良的主教用愛心感化瞭他,從此他立志做好人行善事,活得有尊嚴有價值,並同樣用愛心去感化他人。仁愛至上的人道主義精神貫穿全書的中心思想。

作者簡介   維克多·雨果(1802-1885),法國19世紀偉大的詩人、劇作傢、小說傢、散文傢,浪漫主義文學運動領袖,人道主義的代表人物,被稱為“法蘭西的莎士比亞”,在法國和世界文學史上享有盛譽。雨果一生寫過多部詩歌、小說、劇本、各種散文和文藝評論及政論文章,創作歷程超過60年,作品合計達79卷之多,給法國文學和人類文化寶庫留下瞭輝煌的文化遺產。其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巴黎聖母院》、《悲慘世界》、《海上勞工》、《笑面人》、《九三年》,詩集《光與影》,短篇小說《“諾曼底”號遇難記》。1830年,28歲的維克多·雨果開始奮筆疾書他的“命運三部曲”之一《巴黎聖母院》,這部小說被譽為“法國浪漫主義歷史小說的傑作”和“浪漫主義文學的裡程碑”,為他躋身法國以至歐洲最重要的作傢行列奠定瞭堅實的基礎。 目錄 第一部 芳汀
第一卷 正義者
第二卷 沉淪
第三卷 1817年
第四卷 寄放,有時便是斷送
第五卷 下坡路
第六卷 沙威
第七卷 尚馬秋案件
第八卷 禍及

第二部 珂賽特
第一卷 滑鐵盧
第二卷 奧裡翁戰艦
第三卷 履行對死者的諾言
第四卷 戈爾博老屋 第一部 芳汀
第一卷 正義者
第二卷 沉淪
第三卷 1817年
第四卷 寄放,有時便是斷送
第五卷 下坡路
第六卷 沙威
第七卷 尚馬秋案件
第八卷 禍及

第二部 珂賽特
第一卷 滑鐵盧
第二卷 奧裡翁戰艦
第三卷 履行對死者的諾言
第四卷 戈爾博老屋
第五卷 夜獵狗群寂無聲
第六卷 小皮克普斯
第七卷 題外話
第八卷 墓地來者不拒

第三部 馬呂斯
第一卷 從其原子看巴黎
第二卷 大紳士
第三卷 外祖和外孫
第四卷 ABC朋友會
第五卷 苦難的妙處
第六卷 雙星會
第七卷 咪老板
第八卷 壞窮人

第四部 普呂梅街牧歌和聖德尼街史詩
第一卷 幾頁歷史
第二卷 愛波妮
第三卷 普呂梅街的宅院
第四卷 人助也許是天助
第五卷 結局不像開端
第六卷 小伽弗洛什
第七卷 黑話
第八卷 銷魂與憂傷
第九卷 他們去哪裡
第十卷 1832年6月5日
第十一卷 原子同風暴稱兄道弟
第十二卷 科林斯
第十三卷 馬呂斯走進黑暗
第十四卷 絕望的壯舉
第十五卷 武人街

第五部 冉阿讓
第一卷 四堵墻中的戰爭
第二卷 利維坦的肚腸
第三卷 出污泥而不染
第四卷 沙威出瞭軌
第五卷 祖孫倆
第六卷 不眠之夜
第七卷 最後一口苦酒
第八卷 人生苦短暮晚時
第九卷 最終的黑暗,最終的曙光
前言 譯本序

我從小喜愛讀高爾基的書,十分佩服他的不平凡的奮鬥歷程,他基本上沒有進過學校,靠自學掌握瞭閱讀的本領,為瞭生存在俄羅斯社會底層到處流浪,生活極不安定,經常瀕臨絕境,甚至開槍自殺,可後來卻能寫出許多傑作,一舉成名,不但影響全俄羅斯,而且被翻譯成世界各國文字,名震歐洲,我真不知道他的完美的文字功夫和卓越的文字技巧是從何得來的,可能是源自19世紀輝煌燦爛的俄羅斯文學的熏陶和永不枯竭的俄羅斯民間文學藝術的澆灌。
19世紀是俄羅斯群星燦爛、名傢輩出的時代,舉世聞名的大文豪就有普希金、萊蒙托夫、果戈理、涅克拉索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列夫?托爾斯泰、契訶夫等等,但這 譯本序

我從小喜愛讀高爾基的書,十分佩服他的不平凡的奮鬥歷程,他基本上沒有進過學校,靠自學掌握瞭閱讀的本領,為瞭生存在俄羅斯社會底層到處流浪,生活極不安定,經常瀕臨絕境,甚至開槍自殺,可後來卻能寫出許多傑作,一舉成名,不但影響全俄羅斯,而且被翻譯成世界各國文字,名震歐洲,我真不知道他的完美的文字功夫和卓越的文字技巧是從何得來的,可能是源自19世紀輝煌燦爛的俄羅斯文學的熏陶和永不枯竭的俄羅斯民間文學藝術的澆灌。
19世紀是俄羅斯群星燦爛、名傢輩出的時代,舉世聞名的大文豪就有普希金、萊蒙托夫、果戈理、涅克拉索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列夫?托爾斯泰、契訶夫等等,但這些作傢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他們寫的人物都局限於社會上層,總離不瞭官吏、貴族、商人、知識分子之類,他們不瞭解社會下層,因而他們的作品中很難出現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真實下層人物,普希金的《葉甫蓋尼?奧涅金》和萊蒙托夫的《當代英雄》寫的是貴族的生活,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寫的是貴族參加保衛祖國的戰爭,更不用提屠格涅夫的《貴族之傢》瞭,這本書從標題看就知道它寫的是貴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窮人》寫的是下層,但陀氏筆下的下層人物偏重於愛情,而且過分柔弱和空想,不能作為下層人物的楷模。
下層人物也是人,他們和上層人物一樣,也有七情六欲,喜怒哀樂,下層人物的數目遠遠多於上層,他們的表現更能代表人類的普遍本質。忽略下層人物要求的文學作品隻能供太太小姐消閑時閱讀,不會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我國的文學史上也有不少描寫下層人物的作品,最典型的是《水滸傳》,這部書之所以能長久流傳,永遠受到人民群眾的歡迎,就是因為它表現瞭普通老百姓的思想感情,細致描寫瞭他們的生活場景。
高爾基出身人民下層,十分熟悉下層人民的生活,長久和他們同呼吸,共命運,他成為瞭舉世聞名的大作傢,躋身古典作傢之列後,仍然忘不瞭他們,更沒有背叛他們,他拿起自己的筆,專門反映下層群眾的要求,在作品中反映他們的苦痛。在他的筆下,下層民眾並非麻木不仁、渾渾噩噩、軟弱無能、惡習不改的群體,他們之所以屈居下層,是由於許多與生俱來的原因,而非他們自己的罪過,他們也許比上層的男女更敏感,更富有愛憎,更有同情心,更勤奮努力,他們將自己的愛和時間普遍施於受苦受難的大眾,而不是單純為自己謀利。
高爾基在《母親》這部作品中細致描寫瞭俄國的工人群眾,在資本主義發展的早期,工人的生活的確相當艱難,他們在機器旁邊耗盡瞭一生的精力,肌肉的疲勞不能恢復,滿腔怨氣,無法排解,隻能靠喝烈性酒澆愁,最後酒精中毒,窮途潦倒而死。為瞭不重復長輩的可悲的命運,尋求自己的生存和發展權,一群青年工人作瞭不懈的鬥爭,不管這種鬥爭的結果如何,他們的願望仍然是美好的。
這部小說以重筆濃彩描繪的是工人弗拉索夫的一傢,父親米哈依爾勞累瞭一輩子,在一傢工廠裡做瞭三十年工,用自己的血汗為工廠積累瞭財富,眼看著工廠從兩棟廠房增加到七棟廠房,可自己仍舊傢徒四壁,一無所有,他得瞭疝氣病,不治而死。兒子巴維爾繼承他的衣缽,重復他的毫無意義的生活方式,每天下班回來後,就在酒店裡酗酒,喝得醉醺醺地回傢,令善良的老母親十分痛苦。巴維爾像當時的年輕小夥子一樣,買瞭手風琴、漂亮的襯衫和領帶,配瞭手杖,學會瞭跳舞,像千千萬萬普通的青年男女一樣,虛擲大片大片的寶貴光陰。但後來巴維爾轉變瞭,他養成瞭讀書的習慣,每天,他吃罷晚飯,便放下窗簾,坐在屋角,開始讀書,他不再讓美好的時間白白地流逝,而是將閑暇時間的一分一秒通通利用起來,鑄成對自己有用的知識。知識就是力量,經過持久的讀書學習,巴維爾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粗俗刺耳的俚語從他的日常談話中漸漸消失瞭,代替的是許多令無知識的人聽不懂的新字眼。他養成瞭良好的衛生習慣,動作變得靈敏和灑脫。他主動關心別人,幫助母親做傢務,母親用欣喜的眼睛註視著兒子的新變化。
他讀的書不是政府的宣傳品,而是被政府查禁的書,裡面講的是真話。這固然可以使他獲得真理,可也使他陷入隨時可能被捕的危險中,母親在為兒子的轉變高興的同時,也為兒子深深擔憂,生怕他無端遭受迫害,因而常常暗自飲泣。
高爾基對母親的描寫十分生動而細致,他塑造瞭一個下層階級的母親的不朽形象,下層階級母親和上層階級的母親一樣,有無比細膩的思想感情,同樣疼愛自己的兒子,天下父母心是相同的,不會因貧困和痛苦而變得麻木,在母親的心目中,巴維爾同樣是她的“驕子”,她希望他出人頭地,青雲直上,她絕不願意自己的兒子被捕、被流放,落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但巴維爾為瞭緩解母親的擔憂,使用通俗的語言,將書中的真理向母親耐心講解,使她懂得,一個人不能滿足於獨善其身,而應該為改革社會不惜赴湯蹈火,奮不顧身,佛傢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巴維爾和他的母親都具有佛傢心腸,母親無私地把自己唯一的兒子奉獻出去,為瞭千百萬人的生活更加美好,甘願自己的兒子蒙受犧牲,甚至於自己親自履行兒子未竟的事業,不懼斧鋸鼎鑊,不怕砍頭坐牢,這是何等高尚的心靈!這就是高爾基的偉大之處,他在下層階級中發現瞭無比高尚的節操。貴族作傢無論如何做不到這一點,他們對下層社會的偏見使他們忽略瞭人類大部分人心中的珍寶。
《母親》一書的出版,大概在1905年左右,也就是說,成書於革命以前,俄國革命成功後,高爾基繼續寫作不斷,可是再也寫不出《母親》這樣的不朽之作瞭,其原因在哪裡呢?這是因為他被戴上“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奠基人”、“無產階級作傢”的桂冠後,他的思路和寫作方法就受到種種限制,無法開展他的創造性思維瞭,寫作是個人享有絕對自由的事業,稍加限制就會扼殺作傢的創作生命。據羅曼?羅蘭親眼所見,當時有一百多人在幫助他工作,這一百多人與其說是他寫作的助手,倒不如說是他寫作的阻力,他們對他的寫作施加種種條條框框,使他革命後的作品成瞭政府政策的圖解,而不是描寫人類悲喜劇的不朽篇章。再者,“詩窮而後工”,高爾基一旦成為瞭地位無比尊崇的“紅色貴族”,養尊處優,位列三公之上,陷入政治鬥爭的漩渦中,他就再也無心構造他的真正的文學瞭,這是人為的幹預扼殺天才的明證。

吳興勇於長沙
2009年11月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部芳汀第一卷正義者一米裡哀先生1815年,迪涅的主教還是查理-弗朗索瓦-卞福汝·米裡哀先生。他年事已高,七十五歲左右,從1806年起,就到迪涅城擔任瞭這一職務。
這個細節雖然同本書的正題毫無關系,不過,事事務求準確,在此提一提他到這個教區就任之初,關於他有些什麼風言風語,也許不是白費筆墨的。一個人的傳聞無論真假,在他的生活中,尤其在他的命運中,往往和他的所作所為居同等地位。米裡哀先生的父親是艾克斯城法院的推事,即法袍貴族。據說父親打算讓他繼承職位,在十八九歲,不滿二十歲就早早為他完婚,這也是法袍貴族傢庭相當普遍的習俗。查理·米裡哀雖已完婚,據說仍引起不少物議。他身材雖然不高,但是生得相貌出眾,風度翩翩,談吐俊雅風趣;他的整個青春,就在交際場和情場中消磨瞭。
後來爆發革命指1789年爆發的法國資產階級革命。,事態急遽變化,法袍貴族傢庭遭到摧殘、驅逐和追捕,都四處逃散瞭。革命剛一爆發,查理·米裡哀先生便流亡到意大利。他妻子長期患肺病,死在異國他鄉,沒有留下一兒半女。此後,米裡哀先生命運又如何呢?法國舊社會崩潰瞭,他的傢庭也破敗瞭,93年1793年是革命達到高潮的一年。發生一系列的悲慘事件,在遠方的流亡者看來,也許倍加恐怖和可怕,凡此種種,是否使他萬念俱灰,萌生瞭出世的念頭呢?一個人在天下動亂中,身歷其難,傢道衰敗,還可能處變不驚,然而在無憂無慮的溫馨生活中,突然遭到神秘而可怕的打擊,往往就會心死而一蹶不振吧?誰也說不清楚,隻知道他從意大利回國,就已經當上瞭教士。
1804年,米裡哀先生當上百裡鳥樂的本堂神父。
人已老邁,終日深居簡出。
在皇帝即將登基加冕拿破侖1804年12月2日稱帝加冕,1805年稱拿破侖一世。的時候,也不知道為本堂的一件什麼小事,他到瞭巴黎,為他的教徒陳情,見到一些顯要人物,其中就有斐茨紅衣主教。有一天,皇帝來看他舅父,正巧這位可敬的本堂神父在前廳候見,二人不期而遇。拿破侖發覺這個老者頗為好奇地看著他,便轉過身來,突然問道:“這老者是誰,這麼瞧我?”“陛下,”米裡哀先生答道,“您瞧一個老者,而我卻瞧一位偉人。我們彼此都能開眼。”當天晚上,皇帝向紅衣主教問瞭這個本堂神父的姓名。事過不久,米裡哀先生便得知委任他當迪涅主教,不免深感意外。
此外,關於米裡哀先生早年生活的傳聞,有哪些是屬實的呢?誰也不知道。革命之前,很少人傢認識米裡哀這傢人。
小城市裡嘴雜的人多,動腦筋的人少,初來乍到的人就得容忍,米裡哀先生也不例外。他雖然貴為主教,也正因為是主教,就得忍而再忍。其實,把他名字扯進去的那些議論,也許僅僅是議論而已,無非是謠傳、流言、閑話,甚至連閑話都算不上,按照南方人生動的說法,就是“胡謅八扯”。
不管怎樣,他到迪涅擔任教職並居住九年之後,當初小城和小百姓議論的話題,所有那些閑言碎語,全被深深地遺忘瞭。誰也不敢再提起,甚至都不敢回憶瞭。
米裡哀先生到迪涅時,帶瞭一個老姑娘,名叫巴蒂絲汀,那是比他小十歲的妹妹。
他們隻有一個傭人,稱為馬格洛太太,與巴蒂絲汀小姐同齡;她先是“本堂神父先生的女傭”,現在則有兩個頭銜:小姐的貼身女仆和主教的管傢。
巴蒂絲汀小姐身材又高又瘦,肌膚蒼白,性情溫和,整個人兒理想地體現瞭“可敬”一詞的含義,因為照世俗之見,一個女人必須做瞭母親才能受人尊敬。她天生就不貌美,一生盡做善事,臨老整個軀體呈現出一種潔白和清亮,年齡越大越具有我們所說的慈善之美。年輕時瘦溜的身軀,到瞭中老年就變得透明:這種通透空靈,令人想到天使。與其說這是位貞女,不如說這是顆靈魂。她這個人似乎是由影子構成的,僅僅略有一點兒肉體來顯示性別,略有一點兒物質來容含光亮;大眼睛始終低垂,這便是一顆靈魂留在人間的緣故。
馬格洛太太是個矮矮的老太婆,又白又胖,身體臃腫,整天忙忙碌碌,總是氣喘籲籲,首先是由於操勞,其次是由於患瞭氣喘病。
米裡哀先生到任時,安排住進主教府,並按帝國法令的規定,接待他的規格僅次於駐軍司令。市長和議長先來拜賀,他也去拜見瞭將軍和省長。
主教安頓下來之後,全城就等他佈道瞭。
二米裡哀先生改稱卞福汝主教迪涅主教府同醫院毗鄰。
主教府大廈非常氣派,是上世紀初用石料建成的;興建者亨利·彼惹大人是巴黎神學院博士,曾任西摩爾修道院院長,1712年當瞭迪涅主教。這是一座貴族氣象十足的府邸,處處都顯得華貴:主教寢宮、大小客廳、正室偏房,樣樣齊備;正院非常寬敞,有圓拱回廊,是古典的佛羅倫薩風格,庭園則有參天大樹。樓下朝庭園一側有一條長廊,裝飾得富麗堂皇,亨利·彼惹主教大人於1714年7月29日,曾在這條長廊宴請過下列幾位大人:安白朗親王——大主教查理·勃呂拉·德·讓利斯,格拉斯主教——嘉佈遣會修士安東尼·德·梅格裡尼,法蘭西聖約翰會騎士——勒蘭群島聖奧諾雷修道院院長菲力浦·德·旺多姆,旺斯主教——弗朗索瓦·德·貝爾東·德·格裡翁男爵,格朗代夫主教——愷撒·德·薩勃朗·德·福卡吉埃大人,斯奈主教——奧拉托利會修士,禦前普通講道師,約翰·索阿南大人。
這七位德高望重的人物的畫像,一直掛在這條長廊大廳裡,而“1714年7月29日”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也用金字刻在廳內一張白色大理石案上。
醫院隻有一層樓,既狹窄又低矮,庭園也小得可憐。
主教到任三天之後,便去觀察醫院。事後,他派人去請醫院院長賞光到主教府來。
“院長先生,”主教問他,“現在您有多少住院病人?”“二十六個,主教大人。”“這正和我數的一樣。”主教說道。
“那些病床,”院長接著說,“一張挨一張,太擁擠瞭。”“這正是我註意到的。”“病房都是小間,空氣不易流通。”“這正是我的感覺。”“還有,即使出一點太陽,庭園也太小,裝不下要康復的病人。”“這正是我心裡想的。”“還會有傳染病,今年就流行過傷寒,兩年前流行過粟粒熱,有時患者數以百計,我們簡直沒辦法。
”“這正是我考慮到的。”“有什麼辦法呢,主教大人。”院長說道,“隻能這麼將就。”這場談話,就是在樓下長廊餐廳裡進行的。
主教沉吟片刻,突然轉身,對院長說:“先生,隻拿這個廳來說,您看能放多少床位呢?”“主教大人的餐廳!”院長不禁愕然,高聲說道。
主教環視大廳,仿佛在目測計算。
“足夠容納二十張病床!”他仿佛自言自語,接著提高聲音說道:“喏,院長先生,我要告訴您。顯然出瞭差錯。你們二十六個人,隻有五六間小屋;而我們這裡三個人,卻占瞭六十個人的地方。肯定出瞭差錯。您住瞭我的房子,而我占瞭您的。把我的房子還給我吧,這裡才是您的住所。”次日,那二十六名可憐的患者都被接到瞭主教府,主教則搬進醫院去住瞭。
米裡哀先生沒有一點財產,他的傢庭早已在革命中破產瞭。他妹妹領五百法郎的終身年金,住在主教府裡,也剛夠她本人的用度。
……P3-P8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悲慘世界(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