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買當紅 – 海南島:陽光與水的敘事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418
  • 字 數:286000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10143590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圖書>文學>名傢作品

 

編輯推薦

    《海南島——陽光與水的敘事》是海南省作傢協會組織編輯的選本,它薈萃瞭王蒙、韓少功、張承志、餘秋雨等中國當代著名作傢,和海南本土作傢撰寫的美文,是海南經驗十分雅致的文學提煉,也是迄今為止關於海南島*耐人尋味的文字,它理所當然成為每一個想要瞭解海南的朋友**的讀本,也是那些想要更深入地體驗海南島的人不可或缺的伴侶。

  內容推薦      海南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著旖旎的熱帶風光和豐厚海洋文化。海南歷史悠久,但又是我國最年輕的省份。《海南島——陽光與水的敘事》收錄當代作傢王蒙、韓少功、張承志、餘秋雨、林白、葉永烈、劉慶邦、於堅等描寫海南的散文52篇。是一部以文學的筆法介紹海南風光人文的作品集。本書分“人文篇” 、“自然篇”兩篇,涉及海南的山水人文、風土人情,作者又大多是名傢,文筆生動,可讀性強。本書是第一部較全面收集描寫海南的散文作品集,是一部深入瞭解海南的優秀讀本。
    

目錄 孔見:前言
人文篇
韓少功:萬泉河雨季
張承志:海上的棋盤
餘秋雨:天涯故事
陳世旭:大瀛海大自在
林那北:蘇軾向南
李元洛:茲遊奇絕冠平生
刁鬥:東山再起
林白:想起《紅色娘子軍》
林白:夜行海口老街
蔡葩:百年風雨話騎樓
蔣子丹:午後的雷暴
葉永烈:白衣觀音凌波佇立
鄒旭:遙從海外數中原 孔見:前言
人文篇
  韓少功:萬泉河雨季
  張承志:海上的棋盤
  餘秋雨:天涯故事
  陳世旭:大瀛海大自在
  林那北:蘇軾向南
  李元洛:茲遊奇絕冠平生
  刁鬥:東山再起
  林白:想起《紅色娘子軍》
  林白:夜行海口老街
  蔡葩:百年風雨話騎樓
  蔣子丹:午後的雷暴
  葉永烈:白衣觀音凌波佇立
  鄒旭:遙從海外數中原
  傅菲:時間的背影
  黃宏地:四公
  劉齊:“候烏”過年
  崽崽:海口人養豬
  符浩勇:漁傢來客
  王錫鈞:做海
  單正平:渡口
  王卓森:眾生裡的感恩
  胡彬:肇事
  梅國雲:靚魅
  飛天老黿:品食文昌雞
  段萬義:漂若浮萍蛋傢人
  彭子柱:海底的村莊
自然篇
  王蒙:天涯海角
  陳應松:天涯聽海
  鮑爾吉’原野:海的月光大道
  孔見:海島物語
  劉亮程:椰落
  喬葉:對話,有關椰子和椰樹
  付秀瑩:椰子樹上結椰子
  鮑爾吉‘原野:沉香
  劉慶邦:有一種香叫沉香
  王祥夫:芬芳的期望
  曉劍:雷擊木
  伍立楊:黃花梨之鄉賦
  沈葦:神樹與鬼樹
  李少君:美得驚心的亞龍灣
  陳於曉:聽海亞龍灣
  於堅:島上
  劉先平:東島童話
  習習:海‘南海’海南島
  周曉楓:海南,海南
  李煥才:洋浦灣渡口
  嚴敬:五指山聽風
  亞根:七仙嶺泉韻
  王樹賓:尖峰嶺筆記
  陸小華:夜宿吊羅山
  王姹:霸王嶺行走
  張毅靜:乘坡河上春風揚
前言 前言 孔見 在越來越多的地方被認為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時候,地處天涯海角的海南島,反成瞭人們共同的神往。特別是秋冬季節,來自不同地域的人如鳥群一般向南飛去,棲落在這座汪洋大海上的島嶼,仿佛它是剛剛才浮出水面的奇跡。
其實,早在數十萬年前,老虎傢族尚未君臨地球的時候,海南就已經獲得島嶼的身份,並於二千多年前納入中華的版圖,隻是作為流貶官宦的蠻荒之地,一直被視為畏途末路。直到近20年,它才成為無數人心中向往的天堂,而它引人入勝的,並不是什麼人為的奇跡,隻是最最尋常的事物:燦爛的陽光和純凈之水,以及由二者匯合而繁衍的欣欣向榮的樹木。這本是自然界慷慨佈施的恩澤,造物主無盡的寶藏,生命源頭的初始條件,倒退一二百年隨處可得,但現在卻被人類前進的腳步和各種排放物糟踐瞭。
     生命是一個故事,演繹這個故事的要素是陽光與水,然而,這個簡單的常識很容易被人遺忘。為瞭創造更多本來沒有的東西,讓自己活得更加富足與驕貴,我們大張旗鼓地      前言 孔見 在越來越多的地方被認為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時候,地處天涯海角的海南島,反成瞭人們共同的神往。特別是秋冬季節,來自不同地域的人如鳥群一般向南飛去,棲落在這座汪洋大海上的島嶼,仿佛它是剛剛才浮出水面的奇跡。
     其實,早在數十萬年前,老虎傢族尚未君臨地球的時候,海南就已經獲得島嶼的身份,並於二千多年前納入中華的版圖,隻是作為流貶官宦的蠻荒之地,一直被視為畏途末路。直到近20年,它才成為無數人心中向往的天堂,而它引人入勝的,並不是什麼人為的奇跡,隻是最最尋常的事物:燦爛的陽光和純凈之水,以及由二者匯合而繁衍的欣欣向榮的樹木。這本是自然界慷慨佈施的恩澤,造物主無盡的寶藏,生命源頭的初始條件,倒退一二百年隨處可得,但現在卻被人類前進的腳步和各種排放物糟踐瞭。
     生命是一個故事,演繹這個故事的要素是陽光與水,然而,這個簡單的常識很容易被人遺忘。為瞭創造更多本來沒有的東西,讓自己活得更加富足與驕貴,我們大張旗鼓地糟蹋這些原本具足的要素,使得生命的故事越來越難以講述,越來越不美好。在漫長歷史裡,海南島以其天高帝遠的邊緣性,守護著生命的童話與兒歌,守護著沒有封頂的天空、一瀉千裡的陽光和純澈見底的海水,以及它們所衍生的清潔的空氣、湛藍的波濤、蔥翠的雨林、清澄的河流、秀美的村落、醇厚的風俗,使之成為自然恩澤最最深厚的地方。海南島之旅於是成瞭人們對大自然的朝聖,和自身的凈化洗禮,成為迷途者回傢的道路。
     在前來朝聖的絡繹不斷的人群中,常常可以看到作傢們的身影。除瞭輕松的行囊,他們還攜帶著一顆敏感的心靈,和一支生花的妙筆。在依依不舍的離去之後,他們往往留下一份深情的文字,記錄他們在島上難忘的記憶、聯翩的遐想與內心的艷遇。而那些和椰子樹一樣一直紮根在這裡的本土寫作人,則以自己的身世為筆墨,透露瞭海南島上鮮為人知的秘密。本書是海南省作傢協會組織編輯的選本,它薈萃瞭王蒙、韓少功、張承志、餘秋雨等中國當代著名作傢,和海南本土作傢撰寫的美文,是海南經驗十分雅致的文學提煉,也是迄今為止關於海南島最耐人尋味的文字,它理所當然成為每一個想要瞭解海南的朋友首選的讀本,也是那些想要更深入地體驗海南島的人不可或缺的伴侶。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一 當年農場接到瞭通知,全縣組織革命樣板戲移植匯演,各單位必須拿出個節目。場裡幾個女生奉命開始合計。她們不會唱京劇,又嫌花鼓戲太土,一邊鍘豬草一邊膽大包天地決定:排《紅色娘子軍》! 樣板戲《紅色娘子軍》是芭蕾劇,是要踮腳的,是要騰空和飛躍的,是體重呼呼呼地抽空和揮發,身體重心齊刷刷向上提升,有點脫離現實從而羽化登仙那種。投入那種舞曲,像劇照裡的女主角一樣,一個空中大劈叉,後腿踢到自己後腦,不會把泥巴踢到場長大人的臉上去? 我們隻當她們在說瘋話。不料好些天過去瞭,幾個瘋子從城裡偷偷摸摸回來,據說在專業歌舞團那裡得瞭真傳,又求得姑姑和表哥一類人物的指教,當真要在豬場裡發動藝術大躍進。雖然不能倒踢紫金冠,但也咿噠噠咿噠噠地念節拍,有模有樣地壓腿,好像要壓出彼得堡和維也納的風采。場長不知道芭蕾是何物,被她們哄得迷迷糊糊,說隻要是樣板戲就行,請兩個木工打制道具刀槍,還稱出一擔茶葉,換來幾匹土佈,讓女生自己去染成灰色,縫制出二十多套光鮮亮眼的紅軍軍裝。
     好在是“移植”,可以短斤少兩七折八扣,高難動作一律簡易化,算是形不到意到。縣上對演出要求也不高,哪怕你穿上紅軍服裝上臺做一套廣播操,也不會讓人過分失望。《紅色娘子軍》第四場就這樣排成瞭。萬泉河風光就這樣第一次出現在我的眼前。作為提琴手之一,我也參與瞭這次發瘋,而且與夥伴們分享瞭成功。老炊事員的胡子掉瞭也沒被觀眾計較,黨代表的鞋子飛瞭也沒被觀眾非議,提琴齊奏不小心亂成一鍋粥也能熱熱鬧鬧混過去,至少沒有出現其他公社演出隊那樣的事故,比如佈景突然垮塌,砸得臺上的偵察英雄兩眼翻白東倒西歪。
     啞巴戲也好看,也熱鬧,農民這樣說。我們在縣、地兩級匯演都拿瞭獎,又被派往一些工地巡回演出。多少年後,我還記得最後一次演出之後,一片寬闊的湖洲上,突然下起瞭傾盆大雨,我在一輛履帶式拖拉機的駕駛室避雨,見工棚裡遠遠投來的燈光,被窗上的雨簾沖洗得歪歪斜斜。我透過這些滑落的光流,隱約看見夥伴們在卸裝和收拾衣物,在喝薑湯,在寫傢信。曲終人散,三位主角已被專業藝術團體通知錄用,有些人則琢磨著“病退”回城的可能。我們偉大的舞臺生涯將要結束瞭。
     我知道粗陋的道具服裝將不會再用,上面的體溫將逐漸冷卻,直到蟲蛀或者鼠咬的那一刻。我還知道熟悉的舞樂今後將變得陌生,一個音符,一個節拍,都可能使人恍惚莫名:它與我有過什麼關系嗎? 我已凍得哆哆嗦嗦。
     二 十多年以後,我遷往海南島,與曾經演奏過的海南音樂似乎沒有關系,與很久以前夢境中的椰子樹、紅棉樹以及尖頂鬥笠似乎也沒有關系——那時候知青時代已經成瞭全社會所公認的一場噩夢,被人們爭相唾棄和忘卻。我曾經在琴弦上拉出的長長萬泉河,銀珠跳動或孤鳥飛掠般的旋律,已在記憶中被刪除殆盡。
     我是大年初一與傢人和朋友一起啟程的,不想驚擾他人,幾乎是偷偷溜走。海南正處在建省辦經濟特區的前夕。滿街的南腔北調,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學子在這裡賣燒餅、賣甘蔗、賣報紙、彈吉它、睡大覺,然後交流求職信息,或者構想自己的集團公司。“大陸同胞們團結起來堅持到底,到省政府去呵……”一聲鼓動請願的呼喊,聽來總是有點怪怪的,需要有一點停頓,你才明白這並非臺灣廣播,“大陸同胞” 一詞也合乎情理:我們確實已經遠離大陸,已經身處一個四面環海的孤島——想到這一點,腳下土地免不瞭有瞭船板晃動之感,船板外的未知縱深更讓人怯於細想。
     “人才”是當時海南民眾對大陸人的另一種最新稱呼,大概源於“十萬人才下海南”的流行說法。同單位一位女子曾對我撇撇嘴:“你看那兩個女的,打扮得妖裡妖氣,一看就知道是女人才!”其實她是指兩個三陪女。三陪女也好,補鞋匠和工程師也好,在她看來都是外來裝束和外來姿態,符合 “人才” 的定義。
     各種謀生之道也在這裡得到討論。要買熊嗎?熊的膽汁貴如金,你在熊身上裝根膠管籠頭就可以天天流金子瞭!要買條軍艦嗎?可以拆鋼鐵賣錢,我這裡已有從軍委到某某艦隊的全套批文!諸如此類,讓人覺得海南真是個自由王國,沒有什麼事不能想,沒有什麼事不能做。哪怕你說要做一顆原子彈,也不會令人驚訝,說不定還會有好些人湊上來,爭當你的供貨商,條件是你得先下訂金。
     海南就是這樣,海南是原有人生軌跡的全部打碎並且胡亂連結,是人們被太多理想醉翻以後的暈眩和跌跌撞撞。
     P2-5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海南島:陽光與水的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