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紅分享 – 近在遠方–第9屆網絡書香節親筆簽名本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72
  • 字 數:202000
  • 印刷時間:2015-3-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2367976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七堇年主編,慶山(安妮寶貝)、陳丹燕、蘇枕書、陳思呈、王澤、木遙、老王子、何襪皮、郭珊共十位作傢聯袂打造首部岸口系列MOOK主題書
一個人能送給愛人的*好的禮物是時間
時間能送過一個人的*好的禮物是遠方
願你所愛一直走下去
走到時間的深處
人生的遠方
別致的外封設計。正面為七堇年所攝海岸風景圖。可展開作為海報。

  內容推薦   《近在遠方》是10位作者的合集,作者陣容包括七堇年、安妮寶貝、陳丹燕、蘇枕書、木遙、王澤、何襪皮、老王子、陳思呈、郭珊。整書以“情感旅行”為主題,作者們講述瞭自己或筆中人在世界各地的遊歷,風光見聞,以及路上之愛,親情友情。以情的博大,告訴大傢旅行的美好意義,也是鼓勵人們邁出腳下步伐,擁抱遠方。
再遠的地方,隻要願意邁步,都不遙遠;再近的地方,隻要不願意走出去,都遙不可及,這就是“近在遠方”的意義。
這世界其實無所謂遠方,所有你的遠方,都是他人的故鄉。 作者簡介   七堇年
青年作傢。熱愛音樂,電影,旅行。寫作十餘年,已出版/再版作品:《大地之燈》《被窩是青春的墳墓》《少年殘像》《瀾本嫁衣》《塵曲》《平生歡》。
慶山(安妮寶貝)
著名作傢。70年代生人。曾用筆名安妮寶貝。已出版《告別薇安》《八月未央》《薔薇島嶼》《清醒紀》《蓮花》《素年錦時》《春宴》《眠空》等多部散文、小說作品,曾主編文學讀物《大方》,在廣大讀者中深具影響力。
陳丹燕
她也是中國作傢中第一個走出國門背包客,1990年至今22年,旅行地域極廣。她邊走邊寫20餘年,是一位癡迷行走的作傢呈現給讀者的真正的旅行文學。已出版作品:《上海的風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葉》《上海的紅顏遺事》《魚和它的自行車》《慢船去中國》《咖啡苦不苦》《今晚去哪裡》等。
蘇枕書   七堇年
青年作傢。熱愛音樂,電影,旅行。寫作十餘年,已出版/再版作品:《大地之燈》《被窩是青春的墳墓》《少年殘像》《瀾本嫁衣》《塵曲》《平生歡》。
慶山(安妮寶貝)
著名作傢。70年代生人。曾用筆名安妮寶貝。已出版《告別薇安》《八月未央》《薔薇島嶼》《清醒紀》《蓮花》《素年錦時》《春宴》《眠空》等多部散文、小說作品,曾主編文學讀物《大方》,在廣大讀者中深具影響力。
陳丹燕
她也是中國作傢中第一個走出國門背包客,1990年至今22年,旅行地域極廣。她邊走邊寫20餘年,是一位癡迷行走的作傢呈現給讀者的真正的旅行文學。已出版作品:《上海的風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葉》《上海的紅顏遺事》《魚和它的自行車》《慢船去中國》《咖啡苦不苦》《今晚去哪裡》等。
蘇枕書
客居京都,愛貓,愛植物,醉心文史。已出版《連生》《闌珊》《歲時記》《不許流光入夢來》等多部小說。已出版隨筆集《塵世的夢浮橋》,人物評傳《一生負氣成今日》。自笑耽書成癖,煮字療饑。 目錄 花謝 慶山(安妮寶貝)
王後的手掌:探訪印度拉賈斯坦邦 陳丹燕
何月不照人 蘇枕書
斷章七則 木遙
我們唯一的一次旅行 陳思呈
瑪爾莎去哪兒瞭 何襪皮
南非:不完整的天堂 老王子
哈德孫河以東,威尼斯以北 王澤
旅行者的故事 郭珊
黃昏收集者絮語 七堇年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花謝
慶山(安妮寶貝)
很多人的生命,活得潦草、輕浮,卻又把手裡的每一件東西當作實有,不願意它損壞,不願意它變化。痛苦就是這樣產生的吧。
因為時間過去得非常快,非常快。時間會欺騙我們,要體會時間最鋒利的那道邊緣線。
1
象河曾經問過一位朋友,如果4月去日本,要怎麼看櫻花。朋友說可以畫條路線給她,但她後來又忘記瞭這件事情。隻記得他說,櫻花還是不一樣的。桃花、梨花,一相比,就顯俗麗。櫻花的形狀冷清,尤其在夜色中看,有一種矜持。象河覺得桃花、梨花、杏花就已經很美,從沒有特意去看過櫻花,因此無法比較。但這也不是她最關心的事情,她隻是想出去走走。
鹿真和她約好一起走。在一個課程上,她們是同桌。以前鹿真是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後來辭瞭工作,學做茶,開一個小瓷器店。32歲,她獨自跑去美國生下一個男孩,孩子的爸爸沒有出現,也沒有人知道是誰。但這是鹿真的生活,她成為一個推翻瞭自己所有過去的女人。她說,我的身體不好,有瞭孩子如果不生下來,估計以後一輩子也不會再有孩子。但我那麼喜歡孩子,來到地球作為女人走一遭,總要感受一下做母親的滋味。
所以,鹿真是為自己生的孩子。相同的事件,如果是為瞭一個男人,或者一堆不相關的人的看法,去生個孩子,這種為自己打算的態度,才能真正做到沒有怨尤吧。鹿真不需要對他人解釋自己的生活,隻是一個人任性地帶著孩子,這樣生活。過完最忙碌的3年,她開始恢復學習課程和交往等一些活動。她對象河說,出去旅行一趟,想再次感受一下隻有自己的滋味,或者,就去京都看櫻花。
雖然都想出門,但各自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拖拖拉拉,到瞭4月下旬。最終決定,即便這個時段已經不適合欣賞到最好的櫻花,也要去一趟。轉轉寺院,住一下日式旅館,吃壽司和湯豆腐,泡熱湯,這樣也是好的。
對象河來說,在目前這樣的階段,能夠把日常生活暫時中斷,把腦袋清空出來,實在是很必要。她已經停滯不前很久瞭。5年,糾結在一段感情裡,透不過氣來,如同一場牢獄之災。隻有感受過的人才知道,愛欲的捆綁束縛比什麼都強大,百般沖撞也無法突破銅墻鐵壁。
但幸好有無常。無常,最好的作用,是讓一切事物在改變。或者是迅疾地變化,或者是緩慢地移動,不會始終如一。如同一堆火會燒到餘燼,黑夜會轉回白晝。現在的她,處於終結之後的平復期。已經結束瞭。而一個新的開始也許會隨時發生。
出發之前的晚上,收拾行李。大概是兩個星期的旅途,她選擇瞭一些清爽便利的衣裙,幾本讀過多次的舊書籍,一並塞入的,還有雨傘和太陽帽。3年前,她去過京都,那時是和C一起。那時,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走到絕壁邊緣,至少在象河這邊看來,已完全沒有再往前推進的可能瞭。不會在一起,是非常清醒的現實,但也無法結束,相反,他們還一起出去旅行。
C的工作忙碌,隻有5天時間,京都3天,東京兩天,走馬觀花,匆匆忙忙。很多時候他都在旅館裡睡覺,或者打開電視看球賽。他喜歡吃炸豬排,喝啤酒。他們之間的興趣完全不一樣。他的欲望很重,並需求最基本的滿足和享樂。所以,有時她一個人去街上。京都有時突然下起一陣雨,有時陽光猛烈,是這般陰晴不定的天氣,但饒有情趣,她很喜歡。但她未嘗不曾在這個旅途中覺得疲憊、寂寞。兩個人在一起的孤獨強於獨自一人。
之後她思念這個古舊的城市,想再回去,但不願意一個人出發。出門遠行和待在自己的小公寓裡,對她來說,沒有兩樣。她的心有很多年,就這樣,一直單獨地和自己在一起。
在城市裡,象河是蕓蕓眾生中的平常女子。她為一本公益性的環保類雜志工作,有大企業在背後支撐,無所謂是否盈利,所以沒有壓力。每個月拿著不多不少的一份錢,剛好支撐起生活。父母買瞭一套小公寓留給她,他們常住舊金山她的哥哥傢裡。她一直與親人不親,甘願一個人生活。從小她的心就很靜,一個人在房間,打發很多時間。不看電視,經常萬籟俱寂般。她像角落裡的苔蘚,可以這樣默默地活著。她是這樣的人。
直到遇見一個註定要遇見的人,經歷一段註定要發生的戀愛。
打包好行李箱。她點瞭根煙,打算休息一下。拿出日記本,隨意翻瞭幾頁。
“我們昨天和好的,各種胡攪蠻纏,目前還脫不瞭身。他依賴我,我依賴他,一種充滿業力和障礙的關系,絕非那麼簡單。隻是反復試煉和煎熬,何時是盡頭。烈焰中覺得渾身碎裂一般,又好像跌入激流,完全沒有方向。痛苦沒有止息。
“過去36天。早上醒來情緒依舊反復,彼此已經不打電話不發短信冷漠很久。昨天他依舊做若無其事狀,沒有任何解釋。目前處境艱難,但必須承擔。他也許是被傷瞭自尊,不甘心這場挫敗。我對他沒有信任。我們之間沒有感情可言,隻剩下對抗和勝負。
“早上紮針,醫生說我堵得很厲害。身體有問題,淤積堵塞,人浮腫起來,覺得沉重,沒有精神。是心在投射身體嗎?也許應該真正從心底寬恕這個人。
“7年沒有和男人戀愛,孤身一人。然後與他揪鬥4年,不斷反復。他來瞭一次,走瞭之後兩天,又翻臉。堅持他的想法,始終如一,沒有任何轉機。還要繼續反復嗎?時間到瞭嗎?
“一再輪回。如果自己沒有做出改變,所有的事情,無非就是一再輪回。隻能改變自己思考的角度,從根源上去解決。
“還需要多久的忍耐?磨瞭4年半,快到盡頭,跑得越發累瞭。這個階段,所有的妄念、期待一一破滅,所有的恐懼、依賴一一粉碎。這漫長的考驗快到頭瞭。最終要學會的是接納和原諒。
“放下過去,把它們安置。守護和關照自己的心。讓命運給予新的安排和轉機。”
…………
她有預感,某天自己會徹底燒毀這些日記。這裡面都是過去。是時間和意念萬馬奔騰之後的屍體。
黃昏收集者絮語
七堇年
愛的安亡,使我們每個人都成瞭守墓人。
不知為何,那個晚上我腦子裡不斷浮現出的畫面,是兩個無所事事的中年人,坐在幽暗的亭子裡,默不作聲地喝蓋碗茶。四下全是雨水的腥濕氣,黑色的屋簷靜靜滴著雨。兩人就這麼消磨一下午的時間,相對無言,風平浪靜,背後各是一生的波濤詭譎,不可說。
傍晚,暮色,落日,夕陽……
怎麼說都好,你知道的,就是那一小段稍縱即逝的時光
黃昏不叫作黃昏,仍然是哀麗的
一如莎翁所說
玫瑰不叫作玫瑰,仍然是芳香的
——題記
1
我這才發現,我常年生活的城市,因為多雲,是一座沒有落日的城市。
坐在餐館的院子裡等人,沒有燈,暮色四合,仿佛一簾帷幕墜下那般迅速。黃昏顯得如此濃鬱,叫我突然回過神來,想,原來我這麼久沒有見過這裡的落日瞭。
是時剛剛從美國旅行回來,先是自駕車橫跨大陸,從舊金山開到瞭華盛頓特區,歷時五六天。又從華盛頓特區開始,使用不同交通工具,一路停留,從東到西,回到洛杉磯,繞瞭一個大圈。
那一路上讓人印象最深刻的,竟是每天傍晚的一場落日。
加州一號公路的黃昏,夕光灑滿瞭海面,金躍銀閃。
優勝美地國傢公園的黃昏,落日化為一隻鮮紅的咸蛋黃,隱沒在層層山林背後,半個西天都是淋漓盡致的血紅。
新墨西哥州的黃昏,整個西天鋪著幾片粉紅色與紫色的雷雨雲,雲塊巨大無比,低得仿佛就貼在車頂,雲中全是閃電,像是一個人在雲層背後飛奔,白駒過隙似的,時不時在雲縫中露出閃光的耀眼身影。那些閃電,或因遙遠,竟然全無聲音,隻見光劍。隨著天色漸晚,漫天粉紅和紫色的雲變成深藍,繼而又變成瞭藏青色,色彩飽滿艷麗,如天鵝絨絲緞。閃電把整個天空都劈為兩半,大雨傾盆而下,一瞬間仿佛在瀑佈底部,什麼都看不見瞭。其景之壯觀,真是終生難忘。
華盛頓特區的黃昏。落日從林肯紀念堂背後落下去,形成瞭一隻天然的心形雲朵,許多人駐足拍照。可惜方尖碑正在維修,罩上瞭一層腳手架,有些煞風景。
紐約的黃昏,昏昧、悶熱,有時候有雨,獨自坐在酒吧隨便喝幾杯什麼,這座城市的飽滿熱烈與一個人的無所事事對比太大,尤其令人孤獨。
鹽湖城的黃昏。我一個人站在房間窗口望著晚霞如油畫一樣,顏色四溢,忍不住下樓去遊泳,躺在水裡望著落日,那一刻像回到久遠的童年。
而在亞利桑那州野營的黃昏,篝火剛剛熄滅,蒼穹便撒滿瞭漫天星辰。夜裡帳篷裡面冷得像冰窖。我聽著遠處的山上傳來的陣陣雷聲,想,這一趟旅途之後,我打算從此隻做一名黃昏收集者。
王後的手掌:探訪印度拉賈斯坦邦
陳丹燕
前言
很早以前,有個古印度的小國王,住在沙漠深處的宮殿裡。因為正處在金銀寶石成河的古代絲綢之路上,所以他的宮殿裡應有盡有。他那富麗堂皇的宮殿故事,隨著在駱駝上彈琴唱歌的詩人流傳到沙漠另一邊的阿拉伯大地,一直流傳到阿拉伯的深宮中。夜晚講瞭一千零一個故事的聰明公主,都用他的故事開頭:“傳說中,那個富有的印度王子……”
傳說中他的宮殿裡有最美麗的王後,連莫臥兒皇帝在宮中的水池倒影裡看到她一眼,都無法忘懷。
傳說中他宮殿的墻上裝飾著無數的細密畫,用藏紅花汁畫成的花朵永不褪色,那些細密畫之間鑲嵌著無數彩色寶石,還有無數水銀鏡的碎片。當夜晚到來,隻要點起一根蠟燭,整個宮殿就會如最晴朗的夜空那樣,閃爍出無數細小明亮的光芒。
傳說他宮殿的天花板是用無數金片鑲嵌而成的雲朵,用瞭數不清的金子,可還未完工。
有一天,我在土路上跋涉,經過瞭渥熱的戈壁,經過瞭塵土飛揚的山丘,終於到達他的要塞。我穿過紅砂石的要塞,經過已磨得照得見人的石子路,經過已幹涸瞭的水池和已變得發黑的涼亭,來到那裡。
拉吉普特王孫們留下的古老宮殿墻壁上,至今仍留著無數的細密畫和濕壁畫,無數閃閃發光的五彩寶石,古老的國王在墻上拈花微笑,在畫裡騎著一匹白馬。空蕩蕩的宮殿正中,還留著檀香木雕刻的寶座,上面落滿瞭白色的沙塵。古老的塔爾沙漠和更古老的阿拉瓦利山脈之間,是一片色彩繽紛,充滿傳奇的燥熱大地。
1
傳說中這片橫跨在巴基斯坦和印度西部之間的沙漠中曾有23個古國,它們紅砂石或者黃砂石的要塞大都建在峻峭的山岡上,它們的山腳下是古老的商貿之路。要塞的高大木門上有密密麻麻的粗大鐵釘,那是為瞭防禦敵軍的大象前來破城釘上的,和大象的頭一般高。為防止敵軍大象破門時有足夠的距離助跑,要塞的大門總開在90度急轉彎的道路後面。
這座巨大平坦的城堡建立在80米高的山丘上,古老的黃砂石已被人們的腳摩挲得異常光滑。當年德裡的皇帝為討回被城堡裡的人搶走的貨物,曾圍城9年。當破城在即,Jarhar(自我獻祭)在城堡裡執行,女人們投火自焚,男人們穿上藏紅花色的殉道者長袍,沖下城堡赴死。這座城堡裡的人,商業上的欺詐與英勇的征戰同樣著名。現在它是世界上最瀕危的古堡。
2
金色城堡外便是漫長的歐亞通商之路,那條流淌過無數財寶和絲綢、茶葉的古路上,有無窮的傳說與傳奇。如今城堡裡住著的大多是古老傢族的後代們,許多人傢都已在此住瞭幾百年,從前買賣鴉片和檀香,現如今買賣香料、咖喱和克什米爾羊絨。
3
穿過要塞幹涸的阿拉伯水池,穿過庭院正中用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王椅,就是白砂石的後宮。四四方方的院子,白色大理石或者紅色砂石的花格窗出現瞭。這裡的花格子鏤空窗有280多種不同的鈍角、銳角、等邊三角形和梯形,沙漠強烈的陽光透過花格窗,在內宮長而幽暗的走廊裡玩著精美的光影遊戲。
花格窗內是深宮的走廊。古國的王後和王妃們伏在窗後窺視外面的熱鬧,但外面的人見不到她們。
4
曾經雪白的大理石如今都已經變成瞭棕黃色,想必那裡留著歷代王後和妃子們的指紋與呼吸,還有她們望到精彩處忍不住發出贊嘆時的唾液細沫。齋浦爾的後宮曾佳人無數,所以在齋浦爾緊貼著古老市場的宮殿裡,在18世紀為後宮的女人們造瞭猶如巨大蜂窩般的風之宮。那裡有層層疊疊的花格窗密室,高懸在古城最繁榮喧嘩的市場之上,讓她們有機會遠遠地窺視人間。
5
我曾細細撫摸過那些變黃瞭的大理石窗格,從那些凝固在大理石上的沙漠玫瑰花孔洞裡向外張望,也曾將自己的手掌覆蓋其上,似乎與她們穿過時間與地理的重重煙霧相逢。
斷章七則
木遙
一年就這樣過去瞭,青春一共才幾年啊!
我要借此證明我仍然在熱切地用心生活,而非坐視它陷於一成不變的虛無。在那漫長的沒有終點的旅途中,在那些不期而遇的動人時刻,在華麗的風景定格於腦海的一剎那,我得以讓自己相信所有努力和堅持自有其沉默的意義,而我仍然有能力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
片刻哈瓦那
1
在哈瓦那的第一個夜裡風雨大作,我住的是一傢平房民宿,雨水澆得屋頂窗戶像打雷一樣響。我本來已經快要睡著瞭,又被這聲音驚醒,一下子覺得一切都不真實瞭起來。
初訪一個陌生的城市,如果是夜裡到達,總會有這種惘然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如果是雨夜,就更是如此。出租車在濕潤的夜色裡把我放在枝葉扶疏的深巷路邊,民宿的主人又隻會講西班牙語,比手畫腳才安頓瞭下來。直到躺在瞭床上,心裡還是惶惶然安定不瞭,仿佛身處一團濃黑的迷霧之中。這不是我第一次一個人來語言不通的異國旅行,卻一定是最茫然無措的一次。
說來都怪自己托大。我事先雖然也做過功課,但是自恃旅行經驗豐富,便和往常一樣隻安排好瞭頭兩天的行程,接下來原打算隨機應變就好,結果身臨其境才意識到所有這些所謂的經驗在古巴都毫無用武之地。沒有網絡,幾乎沒有電話(包括公用電話),沒有信用卡,絕大多數居民都不會講英語,這些事情加起來的結果是,我就像一個驟然目盲的人,寸步難行,幾乎是徹底隔絕瞭和外界的一切聯系,信息來源就隻剩下瞭iPad裡的一本《孤獨星球》而已。
幸好還有Ana和Pepe。這是一對會說英語的老夫婦,經營著一傢在古巴頗為有名的民宿。我本來是想投宿在他們傢的,可惜已經客滿,後來住的這傢也是他們介紹的。在古巴,這對素未謀面的夫婦是我僅有的求助對象瞭。
即便如此,困難還是比想象的要嚴峻得多。我本來打算在哈瓦那隻待兩天,然後就去別的城市,在車站買票時卻被告知由於正值旅遊高峰,所有去外地的車票都已售罄,而就算能設法離開哈瓦那,能不能買到回來的車票也還是未知數。順便說一句,古巴的長途交通是我生平所見最簡陋的,所有的車票都隻能在首發站購買,由售票員在一張手裁的空白紙條上寫下姓名、車次,就算是“票”瞭。而留在哈瓦那的話,所有的旅館(一共也沒幾傢)又同樣因為旅遊旺季而客滿。雪上加霜的是我對古巴的物價水平沒有準備,攜帶的現金似乎不夠。古巴不比別國,現金用完瞭就是用完瞭,一絲轉圜的餘地都沒有。一時間,我差不多是進退維谷瞭。
夜裡醒瞭好幾次,旋即又睡去,心裡總是不踏實。20年前那些孤身去中國的西方旅行者是怎麼搞定的?我想來想去,沒有答案。
2
哈瓦那老城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混亂的市井氣。雕梁畫棟、精細絢爛的殖民風格建築和破敗粗陋得近乎骯臟的店鋪民居,毫無規律地交織在一起,構成一幅絕無僅有的生動畫卷。拿來一個18世紀的西班牙殖民小鎮、一個19世紀的拉丁都市和一個20世紀的社會主義貧民窟,一股腦兒地傾倒在一起,用攪拌機一攪,這便是哈瓦那瞭。
不知道是不在乎,還是無能為力,這座城市好像是在放任自流地衰敗著。哈瓦那最重要也最宏偉的地標建築舊國會大樓隔壁就是一幢看起來隨時要倒掉的三層破居民樓,這在別處大約很難想象。在古巴這種不同類型、不同年代的建築處處都比鄰雜糅在一起,唯一的相同點大概是它們統統顏色鮮明又老舊不堪。我走在哈瓦那老城的街頭,常常忍不住琢磨,會不會有一天,所有這些建築就都“嘩啦”一聲倒在一團色彩模糊的塵埃裡瞭。
但是就在這廢墟一般的街道上,到處是音樂和興高采烈的年輕人。我在街道上閑逛的時候,動不動就能遇到小夥子和姑娘沖我熱情地打招呼,倒也未必有什麼事情,大概就是單純地覺得亞洲面孔很是新鮮。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拉丁性格,但它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這種破敗和狂歡的奇特結合造就瞭獨特的哈瓦那。卡斯特羅的宣傳畫固然有,但並不多到引人矚目的程度,格瓦拉的頭像倒是到處都是,我甚至註意到我乘坐過的一輛黑出租車的儀表盤上嵌著一枚古美友好的徽章。
在哈瓦那最重要的濱海景觀大道路邊,鱗次櫛比地排列著一幢幢行將傾頹的斑駁矮樓。夕陽西下的時候,柔和的陽光在街面上抹出金黃的亮色,像一幅後現代的圖畫。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近在遠方–第9屆網絡書香節親筆簽名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