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紅分享 – 幻夜

東野圭吾的著作:幻夜


 

編輯推薦

 

  ★ 《白夜行》姊妹篇,東野圭吾推理名作

  ★ 超級暢銷書《白夜行》中“魔女”再度降臨,令人心悸的長篇黑暗敘事卷土重來

         ★如果《白夜行》是一本“極惡之書”,《幻夜》則更進一步,是徹頭徹尾的“絕望之書”

  ★ 2004年入圍第131屆直木獎

  ★ 若永遠只能活在黑暗中,且與你共度的每個夜晚都是幻影,我究竟該如何面對這猙獰的人生?

   ★《白夜行》中,雪穗惡事做絕,卻仍讓人心生憐憫;但失去生命中最後的光芒後,她完全墮入無邊幻夜,開始極盡邪惡而妖豔的表演……

  ★我不想讓《幻夜》成為《白夜行》的續集,希望能多留一點空間,讓兩部作品都讀完的讀者開心地徜徉於各種各樣的想象。——東野圭吾

 

書籍自帶書腰,更顯檔次了吧!

內容簡介

 

  地震之後,宛如人間煉獄的斷壁殘垣中,水原雅也借機殺了舅舅,卻被自稱新海美冬的神秘女人目擊。女人答應為水原終生保守秘密。他們相偕前往東京,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從此再無一絲太陽的無邊幻夜:凡是接近過她的人,都莫名消失;凡是觸碰過她過去的人,都不知所蹤。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權威書評雜志《達文西》評選2012年度日本最受歡迎作家第1名。1985年,憑《放學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1999年,《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此後《白夜行》、《單戀》、《信》、《幻夜》先後入圍直木獎;《白夜行》獲“周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年度第1名、“本格推理小說BEST10”年度第2名;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史無前例地將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以及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年度第1名一並斬獲;2008年,《流星之絆》獲第43屆新風獎; 2009年出版的《新參者》獲兩大推理小說排行榜年度第1名;2011年,《麒麟之翼》獲日本權威書評雜志《達文西》年度推理小說第1名;2012年,《浪矢雜貨店的奇跡》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致的本格推理,後期筆鋒越發老辣,文字鮮加雕琢,敘述簡練凶狠,情節跌宕詭異,故事架構幾至匪夷所思的地步,多以推理懸疑描繪幽微人性,擅長從極不合理處寫出極合理的故事,功力之深令人瞠目駭然。

媒體評論

  ★只要提到涉情推理,必定繞不開東野圭吾的《白夜行》及其姊妹篇《幻夜》。——《朝日新聞》

   ★一部無論如何都令人不得不想起《白夜行》的長篇傑作。——紀伊國屋

  ★《白夜行》的興奮再次振奮人心,沖擊人的靈魂。——日本亞馬遜

   ★《幻夜》是東野圭吾的又一力作,足以和《白夜行》媲美。——《南方周末》

  ★東野圭吾帶來的勢如破竹的狂飆,使他成為作家中的作家。——《讀賣新聞》

   ★不讀到最後根本不知道謎底,這是東野圭吾作品最大的魅力。——《朝日新聞》

   ★東野圭吾是集以往前輩之大成的懸疑大師。——《南方周末》

   ★東野圭吾以最簡單質樸的語言不斷訴說人性的隱惡與自贖,是其作品最迷人且匠心獨具的部分。——《新京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昏暗的工廠里,機床的黑影排成一排。那樣子讓雅也想到夜晚的墓地。不過,老爸要進入的墳墓並沒有如此氣派。黑影們看上去就像失去了主人的忠實奴僕。它們也許正和雅也懷著同樣的心情,靜靜地迎接這個夜晚。
雅也把盛著酒的茶碗送到嘴邊。茶碗的邊緣有個小缺口,正好碰在嘴唇上。喝幹後,他歎了口氣。

   旁邊伸過一個酒瓶,把酒倒人他的空茶碗里。
  “以後在各方面都會有困難,但不要氣餒,加把勁兒吧。”舅舅俊郎說。覆滿他整個下巴的胡須已變得花白。他的臉紅紅的,呼出的氣息有股爛柿子味。
“也給舅舅添了不少麻煩。”雅也言不由衷地說。
“這倒沒什麼。我擔心你以後怎麼辦。但你有一技之長,應該不愁找工作。聽說西宮的工廠已經錄用你了?”
“是臨時工。”
“臨時工也行。這年頭有個飯碗就不錯了。”俊郎輕輕拍了拍雅也的肩膀。雅也對他這樣觸碰自己感到不快,但還是討好地沖他笑了笑。
靈台前還有人在喝酒,是與雅也的父親幸夫關系最親密的三個人——建築隊老板、廢鐵商和超市老板。他們都喜歡打麻將,經常聚在雅也家里。生意好的時候,五個人還曾一同出遊釜山。
今晚守夜,露面的只有這三個人和幾位親戚。雅也沒有通知太多的人,人少也是理所當然,但雅也認為就算都通知了也不會有太大差別。那些客戶就不用說了,同行們也不可能來,就連親戚們都是上完香便匆匆離去,似乎生怕待久了雅也會開口要錢。親戚中留下的只有舅舅。至於他不回去的原因,雅也心知肚明。
建築隊老板把瓶里的酒喝光了,這是他們的最後一瓶酒,剩下的只有俊郎像寶貝似的抱在懷中的那瓶了。建築隊老板一邊慢慢舔著杯中只剩三分之一的酒,一邊望著俊郎。俊郎一屁股坐在爐子旁,一邊啃魷魚幹,一邊獨酌。
“我們該告辭了。”廢鐵商先提了出來。他的杯子早就空了。
“是呀。”另外兩個人也慢慢抬起了屁股。
“雅也,那我們回去了。”建築隊老板說。
“今天各位在百忙之中還專門過來,真是太感謝了。”雅也站起身低頭道謝。
“雖然幫不上什麼大忙,只要我們能做到的盡管說,會幫你一把的。”
“是啊,以前也受過你們家老爺子的關照。”一旁的廢鐵商說。超市老板默默地點點頭。
“你們這番話讓我心里踏實多了。屆時還請多多關照。”雅也再次低頭致意。三個明顯見老的人也點頭回禮。
他們走後,雅也鎖上門回到屋里。和工廠相連的正屋里,只有一間六疊大的和室和一間狹小的廚房,二樓還有兩間相連的和室。三年前母親禎子病死前,雅也連自己的房間都沒有。
在擺放靈台的和室里,俊郎還在喝酒。魷魚幹似乎已經吃完了,他正把手伸向建築隊老板等人留下的花生米。
雅也開始收拾零亂的東西,這時俊郎怪聲怪氣地說:“說得倒好聽。’,
“啊?”
“前田那老家夥。說什麼能做到的盡管說,會幫忙的。真是口是心非。”
“那不過是客套話。他們手頭也很緊。”
”那倒不是。就說前田吧,通過接些小活,倒是掙了不少小錢。我覺得按說他能幫你爸爸一把。”
“我爸並沒想依靠那些人。”
  俊郎聞言冷哼了一聲,歪歪嘴角說:“怎麼會呢,你什麼都沒聽說?”
  俊郎的話讓雅也停下了正在摞盤子的手。

  “手頭沒錢償還買車床的貸款時,幸夫最先想到的就是和那三個人商量。但是,他們不知從哪兒聽到了消息,全都關門不見。那時候哪怕有人拿出一百萬H元,情況就會大不相同。”

  ……

書摘與插圖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