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到買到 – 楊朔散文選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69
  • 字 數:213000
  • 印刷時間:2009-7-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中國文庫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07669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內容推薦 本書是楊朔的新編散文精選集,收選作者自1926年創作以來代表性散文51篇,按不同時期分為四輯,包括《荔枝蜜》《雪浪花》《香山紅葉》等名篇。作者創造性地繼承瞭中國傳統散文的優長,於托物寄情、物我交融之中達到詩的境界,結構精巧,語言清新凝練,時代氣息濃鬱。本書根據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的“中華散文插圖珍藏版”《楊朔散文》編輯。 作者簡介   楊朔(1910~1968),山東蓬萊人。當代著名作傢。主要著作有長篇小說《三千裡江山》以及《楊朔短篇小說選》《楊朔散文選》《楊朔文集》等。 目錄 木棉花
潼關之夜
昨日的臨汾
征塵
鐵騎兵
鴨綠江南北
平常的人
上尉同志
春在朝鮮
用生命建設祖國的人們
中國人民的心
英雄時代
萬古青春
前進。鋼鐵的大軍
戈壁灘上的春天 木棉花
潼關之夜
昨日的臨汾
征塵
鐵騎兵
鴨綠江南北
平常的人
上尉同志
春在朝鮮
用生命建設祖國的人們
中國人民的心
英雄時代
萬古青春
前進。鋼鐵的大軍
戈壁灘上的春天
西北旅途散記
京城漫記
滇池邊上的報春花
永定河紀行
香山紅葉
海天蒼蒼
百花山
黃河之水天上來
《鐵流》的故事
蓬萊仙境
海市
泰山極頂
萬丈高樓平地起
龍馬贊
荔枝蜜
茶花賦
秋風蕭瑟
漁笛
雪浪花
畫山繡水
海羅杉
西江月
黃海日出處
埃及燈
金字塔夜月
印度情思
蟻山
寶石
鶴首
櫻花雨
野茫茫
菠蘿園
晚潮急
生命泉
巴厘的火焰
赤道雪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木棉花
一到南國,情調便顯然不同瞭。北方才是暮春,你在這兒卻可以聽見蟬、蛙,以及其他不知名的夏蟲在得意地吟鳴。夜間,草叢和樹梢流動著的螢火更給你帶來不少夏天的消息。然而這才不過是三月底。
白天,整個大地便成為可怕的蒸籠。輕細的毅紗已經披上士女高貴的軀體,而苦力們赤著脊梁,光著腳板,在推,在拉,在掮,悶熱的汗臭常從他們周身的粗糙的毛孔散發出來,這使過路的士女們蹙緊眉,急急用灑滿法蘭西香水的手絹捂著她們的鼻子,要不然,她們準會暈過去!
警察依舊穿著春季厚重的制服,站在路心指揮著來來往往的腳踏車,車仔,汽車……他們顯得很呆滯,機械地揮動著手臂,而當大氣中傳來尖銳的汽笛時,他們仍然是機械地在崗棚上掛起一面紅旗,看不出一點沖動的表情。
紅旗的顏色雖然含著流血的意義,但它低垂著頭,永遠被人很冷淡地待遇著。街頭流著人潮;茶館裡叫囂著食客;大旅館的西餐間開著風扇,富老們愜意地吃著雪糕,他們對於警報比一般人更要淡漠十倍,因為像這樣大建築的屋頂上都有避彈網,他們的生命是絕對安全的。
不過今天的轟炸卻是特別厲害。鎮定的市民也不能不暫時停止他們正在進行的動作,側起耳朵聽一聽。
飛機的翅翼粗狂地搏擊著沉鬱的大氣,高射炮的聲音是急劇而響亮,這同低啞而窒悶的炸彈畫成截然不同的音符。
廣州市民對於空襲所以那樣不在意,當然是從經驗中生出寬大的膽量,而同時,每天空襲的次數如此頻繁,如果警報一來,市民便藏躲起來,那麼全市的脈搏都要整天地停息不動。
其實,炸彈的破壞力也真是太渺小瞭!
空襲剛過,我便爬上越秀山的中山紀念塔,縱眺著煙瘴漠漠的整個廣州市,越秀山旁被炸的幾處地方,簡直是汪洋大海裡的幾點泡沫,多麼細小而可憐呵!但這就是日本帝國主義的實力!
廣九路被炸瞭,我的當天去香港的計劃因而受到阻撓,這使我煩躁。
旅館的客廳很涼爽,電燈投下淺藍而柔和的光線,一個寧靜的黃昏。
坐在我對面的那位旅客十分健談。他是浙江人,對於這邊的情形卻很熟悉。他的嗓音高朗而圓潤,語氣也有動人的頓挫。
“我不能完全同意您的話:戰爭可以消滅所有內部的腐化分子。我能夠給您指出眼前最有力的反證——請看粵漢鐵路!”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在他的面門前一點,加強自己談話的語氣。
我明白他是誤會瞭我的話。我不過是說這次民族自衛戰爭很像一塊試金石,一個人品格的高低可以立刻辨析清楚;又像外科醫生的手術刀,可以加速割除潰爛的疽瘡。然而假使醫生剛才操起刀子,還不曾施行完畢割治的手術,你就希望全身的疽瘡一齊即時痊愈,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實。
可是他的話已經擒住我的註意力,我焦急地要聽聽他所舉的反證,因而不願意打斷他的話頭。
“現在說起來,粵漢鐵路的國防性簡直太大瞭!”他似乎是在作文章,每個字都極費斟酌。“它可以比做一個人的喉管,有瞭它,這個人才能呼吸,四肢才能活潑有力,才能還擊敵人的打擊!
不過粵漢路並不是一條健全通暢的呼吸管,反而是在可怕的腐爛著——我這兒所說的腐爛是指的營私舞弊!”
“舞弊的方法很多,現在我們隻談‘賣車皮’。粵漢路於今正忙著軍運,商傢的貨品堆積得像山,很不容易弄到車皮裝運。其實車皮不是沒有,隻是少罷瞭。於是商傢為瞭搶先裝運自己的貨物便不惜對車站負責人行使賄賂。車站方面一瞧這是筆好買賣,所以每輛車皮都被看成奇貨,哪傢商店出的賄賂多就先給哪傢運貨。久而久之,‘賣車皮’成瞭車站人員公開的‘外快’,如果商店不花運動費,他的貨物便一輩子也運不走!”
“誰得這些運動費呢?”
“當然是車站職員大傢分啦。通同作弊,誰也不告發誰!”
他把兩手一張,憤憤地加添說:
“你看,前線打得多急,後方還是烏煙瘴氣!戰爭對於沒有人心的壞傢夥似乎一點不起什麼作用!”
我並不懷疑他的話,但我不同意他的悲觀的結論。
“一切都會慢慢地好起來!”我的信念是像南國盛開著的木棉花一樣的鮮明,美麗。我掏出口袋裡珍藏著的一朵,這是我今天在越秀山上拾來的。它紅得像是一團火。
第二天,廣九路通車瞭。傍晚才開駛,白天恐怕遭受空襲。
旅客多得可以疊成山,堆成垛,如果車廂不堅牢,一定會被擠得粉碎。
他們大部分是難民,高等難民!他們有錢,要命,逃避現實,逃避戰爭,然而在內地再沒有一寸平靜的土地瞭,哪兒是天堂?
香港,這個美麗的海島,暫時還是平靜的,因此便成為富人的桃花源瞭。那兒有香,有色,有幸福,有享樂,而招引他們的最大的餅餌卻是大英帝國的旗子,那面有著中國舞臺上的花臉一樣斑斕紋理的旗幟!
旅客們剝著蜜柑,吃著牛肉幹,互相興奮地談笑著。西裝男子翻開英文報紙,眼睛卻望著一些穿長衫的客人,似乎在說:
“英文都不懂,你們配到香港麼?”
一個討厭的消息忽然傳開來。車廂裡,千百隻嘴金頭蒼蠅似的嗡嗡著:
“怎麼,還要換車麼?”
“在哪兒?”
“石灘!”
火車開到石灘,已經是黑夜瞭。這裡有一座橋昨天炸壞,還不曾修理完好。廣州和九龍對開的火車必須停在橋的兩端,等兩方面的旅客互相換完車後,火車便各自駛回原站。
這是一段長長的路,旅客須得提著行囊,走過破損的橋梁,才能跳上對岸那輛火車。
夜很黑,雖然鐵道兩旁樹木上每隔一段距離便掛一盞燈,這並不能給予乘客多大的幫助。
我提著一隻小皮箱,擠在人群裡,腳下的碎石塊時時會把我絆一個踉蹌。人們爭著向前搶,胸脯,脊背,大腿,胳膊,擠做一堆,攪成一團,反而半步也邁不動。
“下邊走,下邊走……”
我隨著一部分乘客沖下高起的路基,沿著一帶水邊向前奔走。路是又黑又濘,隨時都有跌進水塘的可能。
“上邊走,上邊走……”
怎麼回事呀?原來已經來到木橋,於是大傢又爭著往上爬。爬呀,爬呀,腳下一滑,連人帶行李滾下來,後邊的旅客也被打倒。
路基全是石塊砌成,石縫生著青草,濃重的夜露把草葉都濡濕瞭。
草露滑得像油,我摔瞭兩三跤,等到第二次爬上路基,大隊的旅客已經不見瞭。
落後的人們慌慌張張向前奔跑,害怕耽誤火車。跑過木橋,追上大隊,我的襯衫早被汗水濕透。
忽而,這又是怎樣的一次沖鋒呵!
一團一團黑壓壓的東西塞滿每個車門,沒有頭,沒有腦。孩子的哭聲,女人的尖叫,隨著黑色的怪物一起翻滾。
隻一跳,我仿佛跌進急轉的漩渦,全身失去自主的能力,任憑人潮的振動而忽東忽西。
可是我抓住鐵欄瞭,蹬上梯級瞭,攀上火車瞭,終於擠進散佈著汗臭的車廂。我的眼前是一片模糊,揉揉眼,汗水已經滲入我的睫毛。
人們從過度的緊張跌入疲倦。大傢坐著,站著,肉貼著肉,誰都不說一句話。
而腳下,車輪飛快地碾動著,駛過石龍……平湖……粉嶺,奔向最終的目的地——九龍。
“進入英國管地瞭!”誰在快意地舒一口氣。許多張臉立時轉向車窗。窗外是漆黑的原野,漆黑的天空,夜風吹送著潮濕的青草氣息飄進車廂,這裡暫時還是“自由”的天地。
拋在他們身後的是殘酷的戰爭,醜惡的現實!
一九三八年
潼關之夜
經過整天勞頓的旅程,這是我第一次吃飯。一碗湯面,夾雜著泥沙的湯裡加進多量的醬油,我的因饑餓而燒熱的腸胃舒暢地膨脹起來。雖然小粒的沙石時時震動我的牙齒,我不曾埋怨堂倌一句。
“有炒飯麼?來一碗雞蛋炒飯。”第二個客人跨進來,身邊帶著一陣涼風,桌上煤油燈的火焰跳躍瞭兩三下。他的腳步又輕又快,走向小飯館裡獨一無二的食桌前,坐在我的對面。
短時間,我們的目光交織成一條直線。他的年輕而健康的臉膛曾經給我留下一點新鮮的記憶。
就是今天下午,他身上穿的也是這件軍用的黃色棉大衣,頭上也是這頂垂著兩隻耳朵的灰色軍帽,不過背後還背著一個大包裹,對於他的矮小的身材似乎過分沉重。他坐在黃河渡船的舷板上,前後左右擠滿人群。旅客們十分嘈雜,但這不能夠淹沒一個嬰兒的啼哭聲。嬰兒的母親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站在人堆裡,不停地用手拍著小孩,雖然明知道這不能止住孩子的哭聲。
“給他點奶吃就好瞭”,有人這樣說著。
淚水沿著婦人瘦削的臉頰流下,滴到小孩的紅棉襖上。她仿佛對自己申訴說:
“哪有奶?大人都沒有吃的!”
他——年輕的軍人——站起來,把座位讓給抱嬰兒的婦人,又從衣袋裡摸出一塊幹硬的饅頭交給她,用類似女人的柔聲說:
“孩子是餓瞭。嚼點饅頭給他吃吧。”
現在,當他同堂倌說話時,聲音仍然帶著女性的氣味,這和他的矯健的舉動似乎不大調配。
我們這是第二次見面,但彼此全把臉埋在食器上,保持著靜默。
剛剛吃完面,隔壁客店送我來吃飯的茶房過來招呼我說:
“警察來查店瞭。請您回去看看。”
巡警盤問得很詳細。他們從我的行李中檢出一本《中國分省新圖》和一些零碎的通訊稿,於是抱著絕大的懷疑,追詢我許多問題。最後,我拿出八路軍的護照,他們才認為滿意。退去時,一個警察搖擺著頭說:
“對不起,越是你們知識分子漢奸越多!”
像是黃蜂的毒刺,這幾句話刺痛我的心。不到一刻鐘光景,我聽見警察從對面房問走出來,皮鞋後跟撞擊在穿堂的磚地上所發的聲響,漸漸地消失下去。誰在敲我的門?
“請進。”
板門輕快地推開,那位青年軍人站在我的眼前。一種熟習的柔軟的話語滾動在我耳邊:
“請別見怪,同志也是從八路軍前方來的麼?——我住在對面房間裡,警察問你的話,我全聽見瞭。”
原來我們是同時離開前線,同時坐上同蒲路的窄軌火車,同時渡過黃河,現在更住到同一個客店裡,我們熱烈地握著手,五分鐘以後,便成瞭很熟的朋友。
“楊同志……”
“黃同志……”
我們毫無拘束地嘩笑著。
我提議到路上散散步,他高聲叫道: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楊朔散文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