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獨享 – 萬頃縱我一葦如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442
  • 字 數:250000
  • 印刷時間:2016-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110414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本書為作者陳東有的博文隨筆集,作者將自己五年來的博客散文進行編輯整理,內容包括下放勞動時的所聞所感、生活中喜怒哀樂的獨特感悟、給自己的書和朋友的書寫的序跋等,作者在書中暢談對愛情、友情、親情的深刻理解,討論瞭文化、哲學、經濟、社會、人生、宗教等方面的諸多問題。本書體例豐富完整,文字流暢生動,情感真摯樸實,體現瞭“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的超脫通達氣派。  內容推薦

感恩天地君親師

 

——憶祖母

 

 

天者,立命之體也;地者,安身之基也;君者,我之國傢也;親者,生我育我之源也;師者,教我之人也。首要感恩者,我之天、地、君、親、師也!

 

今天是感恩節,好幾位朋友,包括過去的學生,給我發來節日的問候。我非常感謝他們,感謝他們為我提瞭個醒:他們中有工作很忙的,工作再忙,別忘瞭感恩;他們中還有生活拮據的,生活再難,別忘瞭感恩。

我們當然要感恩那些幫助過我們的人,知恩不報非君子,有恩不謝真小人。但是有句老話要提起,那就是感恩天地君親師。天下惟大者,天地君親師。這裡不是簡單地重復傳統社會的概念,而是對我中華民族思想精華的再理解。天者,立命之體也;地者,安身之基也;君者,我之國傢也;親者,生我育我之源也;師者,教我之人也。無天,我無以呼吸;無地,我無以站立;無國,我何以有傢;無親,我怎能為人;無師,我難以有智。感恩,先要謝天、謝地、謝君、謝親、謝師。大恩大德者,無可比之於天地君親師。首要感恩者,我之天、地、君、親、師也!

祖母,父親的母親,北方人稱之為奶奶,我們南方人叫婆婆。婆婆去世已經三十二年瞭,那年她老人傢七十一歲。

我們兄弟二人,是跟著婆婆長大的。在我的記憶中,是婆婆為我煮瞭兩個“沉砣蛋”,就是荷包蛋,並在蛋湯裡滴上幾滴墨汁,看著我吃下後,領著我走進瞭小學校門。每一次開傢長會,是婆婆牽著我的手去和老師交流。炎熱的夏天,她嘮叨著不許我們去贛江遊泳;寒冷的冬夜,她讓我們坐進被窩裡聽她念“大雪飛飛,寫信去歸,有錢沒錢,回傢過年”。我在外惹禍,她也會拿起掃把揍我幾下,罵上幾句。有一次,她手邊沒有掃把,趁我想跑未跑之時,揪下我頭上的軍帽,朝我的頭掄瞭一下。婆婆原本以為沒什麼大不瞭的事,卻見一縷血從我頭上流瞭下來,我隻覺得頭暈。婆婆急瞭,抱著我問怎麼回事。這隻怪我頑皮,把帽子裡層襯佈掏瞭一個洞,放瞭一塊鐘擺進去,那就是一塊鐵,掄在頭上還有不見血的?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傢裡缺糧,主食是包菜皮,就是包心菜外面那層又老又厚難以下咽的菜皮子。主傢的婆婆,每天隻能先往煮飯的鼎罐裡放下一把米,米爛後把飯撈出來,分成兩小碗,留給做工養傢的公公和爸爸,然後是一大筐包菜皮倒進鼎罐,煮上好一陣,菜皮煮爛後,就是一傢人一天的主食瞭。有時,她會在撈起來的爛飯裡,抖落一小半碗到我的小碗裡,讓我先吃瞭。那些歲月,她吃得最少,常常連包菜皮也吃不上,全傢人就她出現瞭浮腫。記得“文化大革命”初期步行串聯那陣子,我隻有十四歲,也和幾個鄰居同齡扯起一面小紅旗,要步行七百四十一裡上井岡山。婆婆一邊幫我收拾背包,一邊再三力勸,說是快要過年瞭,不要出遠門,年紀小,自己照顧不瞭自己,等等。並許諾,過年一定多給兩角錢的壓歲錢。我沒聽她老人傢的。從井岡山回來,我發瞭高燒。她先是拉著我去瞭醫院,後來又跑去佑民寺,為我求菩薩保佑。下放農場那幾年,每次回傢,都是她為我燒好一碗蛋煮線粉;每次返回農場前,都是她早起,為我炒好一碗蛋炒飯。幾十年瞭,還記得最好吃的一碗飯,就是婆婆為我特做的“晚米飯蓋澆板栗紅燒肉”。在農場裡,每當有同學從南昌回來,都會聽到他們叫道:“東有,你婆婆給你帶醃菜壓肉瞭。”

過瞭六十歲,婆婆老得快多瞭,一頭銀發,讓人們尊敬。七十年代中期,我回到南昌瞭,她很高興,總是催著我成傢,還要我叔叔為我買瞭一頂雙人床用尼龍蚊帳,當時是二十幾塊錢,相當於我一個月工資的三分之二,很時髦。她用一個袋子包好,裡面放瞭一小張紅紙。她是得肺癌去世的。當時我們都不知道,也不懂。她隻是常常咳嗽,後來咳出瞭血,我們才急瞭。她的病是操勞出來的,為瞭我,為瞭我們兄弟,為瞭我們這個艱難的傢。病重,開始臥床,她仍然掙紮著起來,點煤球爐,在煙熏中咳嗽著為全傢燒飯炒菜。1977年5月,公公因患腦溢血突然去世,婆婆身體狀況就更加糟糕瞭,人消瘦得很快。肺部腫塊已經突現出來,婆婆開始因劇痛而呻吟不止。有一天,是星期天,天氣頂好,她的氣色也不錯。她把我叫到床邊,拿出一個牛皮紙包,打開,把裡面的東西一樣一樣交給我:“這是兩份工份券,可以買到自行車和縫紉機;這裡還有一丈多佈票,你就買滌卡做身好衣服;這是二百塊錢,結婚時買點東西給你的女朋友,就算我送給她的禮。你不聽我的話,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的孫媳婦在哪裡。”婆婆交給我的這些,就是我們全傢的傢當,不亞於今日一個普通傢庭的全部的積蓄。

那天,我去上班前,到瞭婆婆的房間裡,跟她告別。我看著她,拉著她枯瘦的大手。她看著我,聲音很低微:“崽,你去上班,快去,不要誤瞭火車。”我到瞭單位上,心裡卻總不自在,總覺得有一種聲音在呼喚我:“快回傢!”呼喚聲一遍又一遍,我再也堅持不住瞭,請瞭假,立即搭乘最近的一班火車回傢。跑進小巷,已見鄰居們面露愁容,用手揮我快到傢去。我心知婆婆不在瞭,三步並做一步沖進傢門,隻見她老人傢真的已經躺在廳堂地上的竹板床上,隻是眼睛還沒閉上。她是在等我回來!我含著淚,蹲下去,幫她閉上眼,輕輕地叫著:“婆婆,我回來瞭!”我後悔,那天為什麼要去上班。

三十二年過去瞭,婆婆的音容笑貌仍然時時在我面前出現。感恩節,讓我想起的第一位該感恩者,就是她老人傢。她老人傢是我的天,她老人傢是我的地,她老人傢是我的至親,她老人傢是我的人生導師。我和弟弟倆每年的清明都要去婆婆墓前祭掃,輕輕告訴她老人傢,我們來看她瞭。如果偶爾有誰在外,不能來到婆婆面前,一定要囑托另一位,別忘瞭幫說一句。我們時常談道:如果婆婆能活到今天,那該多好啊!

不知婆婆在天之靈能否聽到我們的懷念、我們的感恩?

 

2009.11.28

 

 

快樂的“筒子樓”

 

 

人們就這樣相互搭理著,飯菜就在這種搭理中很快完成瞭加工過程。相近的幾傢人,一邊炒菜,還一邊說東談西,小到最近菜場上的菜價,大到國傢的戰略決策。說得津津有味,飯菜還未下肚,似乎已有幾成飽瞭。

 

“筒子樓”,是八九十年代一些高校為解決中青年教師住房問題而出現的一種住房形式。今天人們在談論“蝸居”,“筒子樓”就是“蜂居”瞭:一幢五六十年代建的兩層或三層的學生宿舍,每一層南向一排,北向一排,共有三四十間,每一間是十六個平方,可以放下一張床,再加個不太大的衣櫃和一個五鬥櫥,再就放不下什麼大件瞭。一般是分給一對打瞭結婚證的青年教師,或是給一傢剛調來還沒有房子的中年教工。

1984年大學畢業時,我已過“而立”之年,結婚問題已經擺上瞭當務之急的議事日程。第二年,正好碰上學校分“筒子樓”,“過瞭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我立即把在安義一中支援工作的女友拉回來,去街道辦打瞭結婚證。分給我的“新房”就是我和另三位留校的哥們的宿舍,現在隻好請他們“拜拜”,另找棲息之地吧。這棟宿舍已有二十多年的歷史,大概是五六十年代建的,北面的墻磚不少都風化瞭。有房就比沒房強,有房就行。分給我的這間房子“美中不足”:“美”在二樓,下不見潮,上不見漏,還比別的房間大四個平方;“不足”之處,是廁所改的,是水泥地。想想,正因為是廁所改的,才比別的房子大四個平方。管它以前是廁所還是別墅,能住就行。

“筒子樓”條件很差。“筒子樓”裡,一傢隻有一間房間,衛生間是共用的,當冬天起風下雪去上衛生間時,你會感覺到無可奈何的寒冷;廚房就在走廊上,一溜兒過去,每傢門口邊上都有相似的鍋、碗、煤球爐、水壺、醬油瓶、鹽罐和早上買來的蔬菜。由於走廊兩邊都有房間,陽光進不來,隻靠走廊的兩頭各有一個大窗戶能有光線進來,整個走廊就像個墨黑的大筒子,“筒子樓”由此得名,十分形象。上午十一點半鐘前後,傢傢開始生煤球爐時,煙氣騰騰,照明的電燈也隻能見到暗紅色的鎢絲,兩頭的窗戶透射進來的光如同缺電的探照燈光。

艱苦的生活並不意味著隻有痛苦和憂愁,相反,“筒子樓”裡經常洋溢著真切的歡樂,住瞭六年多的“筒子樓”,苦中之樂讓人永遠回味。

我的左鄰右舍,就我住的這一層,職業結構特別“合理”:對面是司機葉師傅、小高夫妻倆,我愛人懷孕要生瞭,小葉開著小車把她送到醫院;出院時,他們兩口子一起把她母女倆接出醫院,並主動當上瞭幹爹幹媽;老塗,老電工師傅,為人熱情、爽快,整棟樓的用電故障都由他包修瞭,我們這種老房子,線路設計早趕不上需求瞭,常出問題;羅醫生,和氣可親,誰有個頭痛腦熱,隻要她在傢,隨叫隨到,手到病除;肖老師和趙老師,一位教中學語文,一位教小學語文,很受歡迎,我們那層樓有十幾個年齡差不多的小孩上小學乃至後來上中學時都吵著要上他們的班;數學系謝老師年紀最大,被我們稱為“丐幫幫主”,哪傢有困難,他都會設法協調各個方面幫助解決,他是最先搬出我們這棟“筒子樓”的,大傢依依不舍,於是他十分莊重地把“丐幫幫主”的稱號交給瞭老塗。

“筒子樓”裡的“無冕之王”是孩子們,他們可以在任何時候,跑到任何一傢去和這傢的孩子玩耍,還可以在這傢人傢裡吃飯——如果他願意,而他的父母還沒有找他的話——所以有不少孩子是吃“百傢飯”長大的。我傢的女兒就是其中一個,她不喜歡吃自傢的飯,常去老塗傢和小葉傢,說是塗伯伯傢的飯好吃,葉叔叔傢的菜好吃,塗伯伯傢的兩個姐姐好,葉叔叔傢的冬冬哥哥好。記得她的幾次生日,樓上樓下來瞭二三十個小朋友,把我這間由廁所改的房間擠得滿滿當當,女傢長們隻好站在走廊裡,看著歡樂的孩子們,都開心地樂瞭。

男人們自有男人的樂趣。我傢房間大四個平方,可以多放一張四方飯桌和四個方凳,再用一個屏風把床和飯桌隔開來,方便多瞭。胡老師、黃老師、陳老師,都是我傢的常客,或是吃完飯後,或是晚上看書看累瞭,大傢走到一起來,會抽煙的抽根煙,想喝茶的端杯茶,聊上個半個小時,又各自回到自己的“蜂居”。偶爾,還會搞點夜宵,喝上兩口小酒,把晚飯沒吃完的菜幹掉,那是最過癮的。

“筒子樓”裡,燒飯做菜的條件是差,但是一傢炒菜百傢香,一傢有難十傢幫。每到下班之時,整個“筒子樓”裡就熱鬧瞭:切菜的,刀碰砧板一片響聲大作;炒菜的,水碰滾油嘩嘩直叫喚。也有的下班後才生爐子,雖然煙氣嗆人,偶有幾聲咳嗽外,很少聽見怨聲。以下的聲音倒是時常響起,至今仍覺餘味無窮:

“陳老師,你們傢的水開瞭囉!”

“小李,飯都烤香瞭,快點!燙死人啦!”發現的人一邊說著,一邊把飯鍋從爐子上拿下來,不小心燙瞭手。

“誰傢辣椒炒臘肉?辣死人瞭,香死人瞭,等下要嘗嘗。”

“是我傢,等下過來嘗幾塊,昨天鄉下人送來的。”“筒子樓”那頭有人搭腔。

“完瞭,忘記打醬油瞭。”

“我這裡有。要鹽啵?”昏暗中不知是誰在搭理,醬油很快就送瞭過來。

“老婆,你今天沒有買生薑?跟你說瞭多少遍。”

“別小題大做罵老婆。我傢有,洗幹凈瞭的,拿塊去。燒魚嗎?沒有薑是沒有吃頭。”話還沒有說完,薑已經送到。

人們就這樣相互搭理著,飯菜就在這種搭理中很快完成瞭加工過程。相近的幾傢人,一邊炒菜,還一邊說東談西,小到最近菜場上的菜價,大到國傢的戰略決策。說得津津有味,飯菜還未下肚,似乎已有幾成飽瞭。

說到燒菜,各傢都有自己的絕活。葉師傅的紅燒魚燒得真鮮,魚皮不破,魚湯好拌飯;塗師傅的豆泡燒肉酥松有味,外脆內嫩;謝老師是南方人,可他的包子是典型的北方風味;趙老師的米酒釀得特別甜,出酒的那幾天,整個“筒子樓”裡溢滿瞭酒香,真可謂是“酒香不怕‘筒子’深”;王老師的蘿卜皮醃得崩脆有聲,早餐拌稀飯最好;我們傢的絕活是我愛人的炒花生米,一大盤花生米當天炒好,當天被大傢吃光。

“筒子樓”的公共衛生間條件當然談不上好。首先是“安全”問題。一樓衛生間有男有女,但是被樓梯擋瞭一半;二樓是女衛生間,樓梯正面對大門;三樓是男衛生間。每一層的廁所都修有蹲坑和小便池,兩邊門也都是敞開的,沒有遮攔。不知情的外來“內急”先生,首先是沖上二樓,隻看一邊門上的“女”標識,低頭就往自己認定的另一個門裡面沖,於是多次出現“險情”,好在人不多,總是有驚無險。有的人“方便”之後才發現自己走錯瞭,倉惶而逃;有的好事者還會再去看看門上的標識,才發現兩邊都寫的是“女”字;也有“泰山壓頂不變色”者,“方便”之後還從容地說上一句“哦,走錯瞭”,引來已在裡面“方便”的女客們一陣哄笑。

公共衛生間裡沒有熱水,那時也沒有熱水器,隻有一個冷水淋浴龍頭。學校公共澡堂限期限時開放,人滿為患。為此,包括大學四年,我堅持洗瞭十二年的冷水澡,一年四季,從春天洗到冬天,直到後來搬進瞭可以安裝熱水器的房子。不過,公共衛生間是最佳的練歌場所,特別是冬天,當冷水從頭上淋下,你就唱吧,放開歌喉大聲唱,沒有觀眾,也沒有聽眾,五音不全、跑調、忘記歌詞,都是你自己的事。在自己的歌聲裡,沒有寒冷,沒有痛苦,沒有憂愁,沒有艱難,哪怕雪花飄進沒有玻璃的窗戶,飄在自己冒著熱氣的身上。奇怪的是,在這裡唱歌,嗓子發出的聲音特別好聽,有時還有“你歌唱來我歌和”的好事,你在裡面的洗澡間唱,外面的洗臉間還有人和著你的歌聲一道唱起來,有時甚至是男女和唱。但也有人說,不是嗓子好,而是這種衛生間裡的回音條件比較好,所以唱起來好聽。這話說得也有理,隻是有點傷自尊。

二十多年過去瞭,當初的“筒子樓”已經不存在瞭。住在“筒子樓”裡的人有的退瞭休,有的當瞭大教授,有的當瞭大領導,當我們碰到一起時,還會會心地回憶當年的快樂。那些孩子們現在也都有出息瞭,讀大學瞭,讀研究生瞭,找瞭工作瞭,有的已經結婚生瞭孩子,當然,他們不必住“筒子樓”瞭。

“筒子樓”已經成為歷史,“筒子樓”裡才有的彌足珍貴的辛苦、艱難和平等、自在、互助、同樂也再也回不來瞭。

是呀,沒有苦,哪來的樂?艱苦中品出來的快樂是鐫刻在心靈深處永遠難忘的快樂。

2010.02.07

 

作者簡介 陳東有,男,1952年冬出生於江西省南昌市,祖籍江西豐城。1969年初中畢業,1970年初下放農場勞動。1984年江西大學中文系畢業,獲文學士學位,留校任教;1990年1月獲江西大學文學碩士學位;1997年6月獲廈門大學史學博士學位。三十多年來一直從事中國古代文學史、中國文化史、海洋社會經濟史和管理學的教學和研究。愛好閱讀,有時也寫點散文、詩歌和小說,改編古典小說。2009年“觸網”寫博客,2012年開始寫微博,目前是在“新浪”和“大江”網上實名耕耘。 目錄 目 錄
致讀者朋友
一、感恩天地君親師
感恩天地君親師——憶祖母
關於喝墨汁的說法
祖父教我讀《三國》
跟婆婆學做豆腐乳
清明時節
我們村的傻教授
思念母校
敬愛的老師,新年好!

二、勿忘世上苦人多
照片的警示
大年初一的拜年

目 錄

致讀者朋友

一、感恩天地君親師

感恩天地君親師——憶祖母

關於喝墨汁的說法

祖父教我讀《三國》

跟婆婆學做豆腐乳

清明時節

我們村的傻教授

思念母校

敬愛的老師,新年好!

 

二、勿忘世上苦人多

照片的警示

大年初一的拜年

我們應該為她做些什麼?

我的幾位老朋友

再說說我的那幾位老朋友

勿忘世上苦人多

“人就要樂觀地生活才像個人”

 

三、幸福的海帶湯

幸福的“海帶湯”

“用心創造幸福”

快樂的“筒子樓”

元宵節裡的故事

中秋搏餅樂

尋找結婚證

補辦結婚證

南昌周末兩個半小時

陪著老婆去買菜

這就是生活

 

四、“紅軍阿哥你慢慢走嘞”

“紅軍阿哥你慢慢走嘞”

東固又聽“哎呀嘞”

井岡山上杜鵑紅

杜鵑花與百靈鳥

 

五、人要接地氣

好新聞是這樣寫出來的

人要接地氣

善無大小,無不善

開車也是修行

寫字的小題大做

“守禮、聽命、慎言”新解

另一種成本核算

歸去來兮

科學精神與人文關懷 前言 致讀者朋友

我2009年11月開始在自己實名博客上發表散文,已近五年,我把生活中的許多朋友的各種各樣喜怒哀樂寫瞭下來,他們不少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我把自己的親人和師長對我  

致讀者朋友

 

我2009年11月開始在自己實名博客上發表散文,已近五年,我把生活中的許多朋友的各種各樣喜怒哀樂寫瞭下來,他們不少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我把自己的親人和師長對我大半輩子成長的影響寫瞭下來;我把自己的生活,包括說不盡道不明的來自鍋碗瓢盆的愛情寫瞭下來;我把自己對生活的感悟寫瞭下來,雖然往往隻是一點一滴,但也能反映出太陽的光輝;我把自己曾經下放勞動過的鄉村田野和農民兄弟寫瞭下來,當年的磨難成瞭今天的精神財富;我把給自己的書和朋友的書寫的序跋送上網,其中是自己對學問、學術的思考,字裡行間流溢出對讀書問學的理解;我還把兩年多前一些網友對我研究《金瓶梅》的誤解作瞭回顧和表白;我還把與幾位先生的對話專訪奉獻給大傢,我們討論瞭文化、哲學、經濟、社會、人生、宗教等方面的一些問題。“萬頃縱我一葦如”,我努力以生活化的語言、接地氣的情感和問學者的思考,揚起一片情感的白帆,駕著一葉理性的小舟,誠邀朋友們一道徜徉在網絡的萬頃波濤之中,去認知生活、感恩天地。我努力把這博客散文寫成一杯酒,又擔心達不到酒的濃度。那就寫成一杯茶,一杯清香的傢鄉濃茶,你我共飲,清新有味。

不知不覺,竟寫瞭百餘篇。原本說,這些雜章放在網上也就可以瞭,順其自然,或生或滅。不想幾傢報紙選瞭不少發表,廣播電臺也播出瞭一些;又接某省教材編寫組編輯先生告知,某篇博文已經作為小學生教材的候選。這都讓我深受鼓舞。2013年底,同在一個院子裡上班的老趙把我的博文選出45篇,復印成冊,包上封面,上書“東有博文”,送給他的朋友們,這讓我十分感動。當年大學學兄、也是室友思政先生讀瞭我的不少博文,與我交流,提出瞭許多很好的想法。於是,在感謝老趙、思政和一大批博友支持、關心的同時,我產生瞭選出若幹篇編輯出書的想法。這個想法得到瞭人民文學出版社管士光先生的熱情支持,編輯宋強先生為此書出版付出瞭心血,我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謝。

我的博客散文不能說就一定很好,但我的出發點是希望自己產生的都是正能量,對自己有益於身心健康,對他人有益於平等請教,對社會有益於文明進步。當然,我也感到這些小文章中存在著不少不足,人屆花甲瞭,喜不喜歡憶舊嘮叨?我努力避免,盡力地貼近網友、貼近生活、貼近實際。想我自己所想,寫我自己所思,述我自己所事,抒我自己所情,記我自己所友。

在眾多的詩人散文傢中,蘇東坡是我最喜歡者之一,我喜歡他的作品中表現出來的曠達、豪放的性格。他的《前赤壁賦》中有“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多有氣派。一葉小舟雖微,茫茫大江雖大,我卻可以盡得天地山水之賜予。所以他老人傢可以在茫然之上“飲酒樂甚,扣弦而歌之”。所以說出“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這不僅是自古而今關於人與物有關系的最妙辯證,也講透瞭今日一個網友與網絡世界的關系。所以我為這本小書取名“萬頃縱我一葦如”。

“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我請諸位登上我的這一葉小舟,博文就是一杯酒,也是一杯茶,共飲之,和歌之。

當快樂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時,我們選擇快樂。

當寂寞是一天,交流也是一天時,我們選擇交流。

交流會有情感,交流會有思想,交流中有過去,交流中更有未來。

本書有一篇《聽女兒讀書》,說到女兒評論樸槿惠的自傳和日記的一段話:“雖然也有那些塵封的往事,但更多的是她自己的心路歷程,是精神的回味和思想的展現,這是很多青年人更需要的。我也更喜歡這些,這些對我更有幫助。”我的這本書不知能否得到女兒這樣的評價,哪怕有一點兒也行。

出瞭這本小集子,把網絡上的話放到書面上來說,網友就成瞭書友瞭。書要讀,就成瞭讀書的朋友瞭,你我真性情,你我誠相待,就請大傢再批評指正吧。如果大傢有興趣,歡迎來到我的博客和微博之中。我在新浪網和大江網都開瞭實名“陳東有博客”和“陳東有微博”。實名的好處就在於文責自負,朋友好找。

要說明的是,博文選用時對個別地方作瞭一些小改動。博文排序基本上以上網發表的時間為先後,也有少數幾篇為便於題材內容分類排先後順序的,序跋小輯和專訪小輯內的博文則以首次出版刊發時間為序,上網發表時間則忽略。

衷心感謝一直關註和支持我的網友和讀者朋友們!

謝謝閱讀!

 

陳東有

2015年元月於南昌西無齋 媒體評論 “萬頃縱我一葦如”,我努力以生活化的語言、接地氣的情感和問學者的思考,揚起一片情感的白帆,駕著一葉理性的小舟,誠邀朋友們一道徜徉在網絡的萬頃波濤之中,去認知生活,感恩天地。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萬頃縱我一葦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