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秒殺 – 一朵深淵色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41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4-11-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864748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每個女人都應該有一座庭院。
如果沒有庭院, 也至少該有一株植物作為情人。
當女人對植物用情很深的時候, 植物就會以一種微妙的方式, 完成一場靜謐與豐饒的感官交換。  內容推薦   知名女作傢潔塵的一本描寫四季植物的精選隨筆。
在這本書裡,我們跟隨一個熱愛植物的人,追逐她的植物閱讀,比如梭羅,柯萊特,比如梅?薩藤,塔莎?杜朵。也追隨她的植物腳步,從有女貞香的四川,到有梧桐的南京,再到地中海的紫花黃月,再到非洲的香料市場和猴面包樹。作者不深究一朵花背後的植物學意義,對於女人來說,她們主要負責審美。潔塵說:我把這本書寫成瞭一本給植物的情書,胡亂愛,但愛很真。 作者簡介   潔塵,女,作傢,畢業於四川師范大學中文系,曾任報社文化記者、副刊編輯、出版社編輯等職。現為成都文學院簽約作傢。出版有散文隨筆集《碎舞》《華麗轉身》《提筆就老》《草莓的親戚》《禁忌之慟》《小道可觀》《生活就是秘密》《焦糖》,長篇小說《酒紅冰藍》《中毒》《錦瑟無端》等二十餘部作品。 目錄 代序 我的園子/ 何多苓

第一輯 春 猛虎細嗅薔薇
玫瑰海棠
薔薇花事
玫瑰之道
藤蔓的陰影
紅濕的茶花
一杯春茶
魚腥草,折耳根
櫻桃的不安
走青和見紅
紫羅蘭和接骨木
旱金蓮
代序 我的園子/ 何多苓

第一輯 春 猛虎細嗅薔薇
玫瑰海棠
薔薇花事
玫瑰之道
藤蔓的陰影
紅濕的茶花
一杯春茶
魚腥草,折耳根
櫻桃的不安
走青和見紅
紫羅蘭和接骨木
旱金蓮

第二輯 夏 芬芳悱惻的胸懷
通往盛夏的甬道
一直等我的壁虎
成都人傢
初夏的花樹
曖昧的芙蓉
妒殺石榴花
地中海的紫花黃月
鱸魚蓴菜之念
香料共和國
羅馬和地中海松
南洋的榴梿
高高的樹上結檳榔
白果燉雞和黑果燜雞
紅薑花,白薑花
東非的香味
女貞香
決明花開
紅白茶
菖蒲
夏眠
芒果與狗
紫茉莉的艷與寂

第三輯 秋 剪破清空
桂花的神性
正邪曼陀羅
花茶
天上的柿子
靜態的瓜
對三角梅心不在焉

第四輯 冬 同一時間的溫柔與絕望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
美麗的果子們
畫下來的博物時光
新加坡的植物記憶
魔草曼德拉
火山灰下的花朵
精通漿果的人
草莓的親戚
孤獨而芬芳的遠方生活
硬得像膝蓋的果子
鐵樹的果實

橙黃橘綠時
書房裡的孔雀竹芋
美麗的木頭
中國楊的拌三絲
魔幻菜譜
塔莎的花園
女人的庭院
被植物之神眷顧的人
南京的梧桐
匆匆的銀杏

代跋 我們主要負責審美/潔塵 前言   我的園子/何多苓
潔塵要我為她關於植物的新書寫序,我想,是因為我有一處園子。
園子很小,而按照古人的定義,園不必大,隻在山水間即可。而園子的確位於鄉村,面對荷塘。站在其中,目光所及,沒有一棟樓盤來破壞天際線,阻擋視野。這非常幸運,如瓦雷裡的詩句:
“多好的酬勞啊,
經過瞭一番深思,
終得以放眼遠眺神明的寧靜!”
我未曾深思,但總算是在一番工作之後,所以也自認有權享受這樣的酬勞。同時,也有權——可能有些誇張——把自己的工作室稱為“帶工作室的花園”。   我的園子/何多苓
潔塵要我為她關於植物的新書寫序,我想,是因為我有一處園子。
園子很小,而按照古人的定義,園不必大,隻在山水間即可。而園子的確位於鄉村,面對荷塘。站在其中,目光所及,沒有一棟樓盤來破壞天際線,阻擋視野。這非常幸運,如瓦雷裡的詩句:
“多好的酬勞啊,
經過瞭一番深思,
終得以放眼遠眺神明的寧靜!”
我未曾深思,但總算是在一番工作之後,所以也自認有權享受這樣的酬勞。同時,也有權——可能有些誇張——把自己的工作室稱為“帶工作室的花園”。
園子裡有兩棵大樹。用魯迅的筆法,一棵是榆樹,另一棵也是榆樹。據說多看綠色可以養眼,所以每當畫得眼花,我都要走到樹下, 抬頭仰望樹冠上密密的樹葉,想象自己是一隻鳥,深知其間的秘密, 俯視並蔑視樹下的我。但我比鳥聰明,知道榆樹之美,既在樹葉, 也在於它的落葉。冬天蕭瑟的黃昏,我也喜歡站在樹下,看那些黑色樹枝,如枯爪一般伸向鉛灰色的天空。
除瞭樹,在這個小園子裡,共有兩百多種花草(據園藝師彭蓉的統計)。每天工作之前,我都要沿著小徑,觀察它們的變化。倘若發現瞭春天第一朵玫瑰,就趕緊用手機拍下來,以為記錄。
我年輕時對花草毫無興趣。母親愛花,在陽臺上種些蘭花,我視若無睹。她去世後,我也沒去澆水,這些花草就隨她而去。現在看見花就興奮,也許因為我也老瞭。另一個原因,也許如東坡雲,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閑者便是主人。現在我權當主人,所以有興致。邁克爾?波倫在《植物的欲望》中,認為不愛花者,除瞭“缺乏想象力的男孩”,就是缺心眼的人。以前我屬於前者,目前看來還屬正常。波倫認為,花之美是大自然中極少不需要去發現的東西。他說,“花也有它們自己的詩人,但是它們從來不像山和森林那樣需要他們。”面對花,微風弄姿,蜜蜂采蜜,我寫生。除此之外,我們還能說什麼? 
我的工作室,北向的落地窗全部向花園打開。建築除瞭老去就沒瞭變數,唯有花園常變常新。幾天之間,花開花落。幾月之間, 季節更迭,植物榮枯。幾年之間,樹長大,改變瞭天空的形狀。以後, 許多年將要過去,兩棵榆樹終將靠攏,遮蔽整個天空,陽光不再灑下。渴望陽光的花將凋謝,喜陰的草們將占據所有地盤,而其中最強者, 又將在爭奪最後能源的戰爭中脫穎而出。
我是這個園子變遷的見證人。感恩吧。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女人的庭院
說到女人的庭院,我總是首先想到我喜歡的美國女作傢梅?薩藤。她的很多本作品中總是不停地提及她庭院裡的事兒:冬天第一場風雪來臨前,她要趕著在那些容易受凍的植物上蓋上麥稈兒;春天,冰雪消融之後,她要趕緊查看她那些寶貝的球莖是否安好;她出門在外講學旅行,看著驕陽似火,心裡發愁,惦記著她的植物是否受旱;暴雨傾盆中,她開車往傢疾駛,為的是搶救她的鬱金香;很多時候,她穿著圍裙戴著手套在庭院裡忙著剪枝、打頂、換盆、施肥、除草,快到中午時,她和臨時雇請的幫忙修整圍欄的園丁一起坐著歇會兒,喝一杯咖啡,聊一會兒天……我所閱讀的梅?薩藤已經是一個獨居且隱居的60多歲的老太太瞭,寫作和園藝,創造和享受,勞動和冥想,入世又出世,既熱情開朗又安靜內省,既世俗化又精神化,我覺得,她是一個非常美麗非常迷人的女人。
我記得很多年前第一次讀梅?薩藤的那個夏天。那個夏天的很多個早上,趁著還算涼快,我坐在我傢花園裡,攤開她的書和我的筆記本,頭頂是紫藤的濃蔭,身後是兩棵開花的石榴,四周還有盛開的三角梅、梔子花、月季。那個夏天,一向睡懶覺的我卻早早地起床,到植物中間和她相會,手邊還有一杯濃茶。說來也妙,自從有瞭這個體驗之後,我一下子就戒掉瞭睡懶覺的毛病。
那個夏天裡,我讀到她說:“我的問題是使暴風雪中的情人們與我望見的一大片白色孤梃花之間有一個可行的過渡。” 她還說:“金盞花開瞭,非常少的小魚尾菊,一些矢車菊—— 隻有煙草花和罌粟,以其洶湧的粉色在這惡劣的夏天泛濫開來。但最後會有可摘的東西,也會有值得為之摘花的人。”?? 
太美妙瞭!迄今為止,我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重讀梅? 薩藤。
我有兩個花園,我把它們叫作園子。園子這個詞比較隨意和潦草, 正好對應我那些不太精致但相當茂密的植物們,也比較配合聚會時的啤酒、豆腐幹和放肆的笑聲。我的朋友們都喜歡到我的園子裡來聚會,四時花開是一個因素,綠葉茂盛也是一個因素,最主要的是大傢在一起的那份開心和輕松。
在我的概念裡,我把傢居花園分成兩種,一種就是我這種園子。花茂密,草茂密,那些葉們更是茂密。每每澆水的時候,扯過長長的水管,端起來,像端把機關槍一樣地掃射一通,運氣好的時候, 會有點興奮,能生發出幾分巾幗英雄的氣概。臨瞭,可以在墻邊掐兩棵蔥,中午煮面的時候用。除瞭蔥,我在園子裡還掐過辣椒、西紅柿、絲瓜、扁豆、南瓜、葡萄、桃子等實用類的果實。我掐過黃果蘭和梔子花,放到臥室裡添香;掐過玫瑰、薔薇、芙蓉、茶花、牡丹、芍藥、桃花等,做成瓶插,為房間增色;我還掐過草,那些和花們一起享受肥料和清水的雜草,長得相當壯碩肥實,搭配好的話,是不錯的瓶插。當然,更多的時候,我蹲在園子裡拔草,光著腳,腳上全是泥,戴著一頂草帽,汗如雨下,滿臉通紅,像個農婦。雜草是永遠都拔不盡的。如果把雜草拔光瞭的話,那就不是園子, 而是庭院瞭。
我以為的傢居花園的另一個概念就是庭院。我有朋友就有這種庭院,青石地面一塵不染,假山盆景疏密有致,或草本或木本的觀賞花和各種藤蔓高低起伏,很有層次。關鍵是,沒有雜草,有草都是專門種的,比如三葉草,用於覆蓋花壇土層的表面,起保水保濕的作用。三葉草葉形精致好看,還開紫色或粉紅色的小花,本身就是一道賞花的景觀。特別佩服的是,我朋友的庭院是他自己打理的。在我看來,要把一個花園弄成一個庭院,非專門請一個花工不可。
我傢的園子原來是個躍層的屋頂花園,後來又有瞭個底樓花園。其實,在我看來,真正的庭院應該是在地上,接得地氣的庭院方為真正的庭院。我以前寫過我向往的最美好的晨事就是:“下瞭木梯, 轉瞭回廊,到後院去提瞭一桶井水,將天井的磚地給潑得個清白若骨; 那棵拂地的相思樹和一頭隨手挽就的發髻紋絲不動,因為沒有風。” 
說來好樸素,木梯、井水、磚地和相思樹,還不奢望有風。這種樸素在當下需要有怎樣的經濟實力做後盾,那就不用多說瞭。其實, 就那木梯、回廊什麼的,也沒有個上限的。我在越南河內去參觀過胡志明生前居住的“簡樸”的小木屋。那小木屋有兩層,全部都是木制的,但這個木,是紅木。說實話,有一座紅木小屋,誰會願意住到鋼筋混凝土裡面去?
有園子就很好啦。很多時候,我澆水拔草之後,沖洗完雙手雙腳, 走到園子入口處,半邊身子還在陽光裡,半邊身子浸在室內的陰涼中, 突然,起瞭風,風鈴歌唱起來。這個時候,我總是會站一會兒,看風鈴飄搖的穗子。戶外勞作的辛苦愉快以及某種凌亂的感覺留在體內,等一會兒我就會走到樓下,在清潔有序的房間裡穿梭幾趟,燒水, 泡茶,然後端著茶杯走進我總是懸掛著窗簾的書房裡,開機,寫作。
人們都說,居傢寫作的女人弄弄園藝是最好的調劑。我深以為是,也受惠已久。其實,我認為所有的女人弄弄園藝都是最好的調劑。有一個園子,或者一個庭院,植物的靜謐和豐饒,對應著女人的豐饒和靜謐,這中間有一種同質的氣息交流和能量互換。在這種交流和互換中,有一種很深的東西在滋長。所謂庭院深深深幾許?這個深, 可以不用理解為是一種景觀感覺,它更多的是內心的東西。這個深, 是才智的深。美國女學者黛安娜? 阿克曼在她所著的《感官的自然史》中,有一段很智慧的話,她說:“大多數人認為才智位於大腦中, 但生理學領域的最新發現表明,才智並不真正居住在大腦中,而是搭乘由激素和酶構成的車隊在全身各處旅行,忙碌地揣摩著我們歸類為觸覺、味覺、嗅覺、聽覺和視覺的復合景觀。”我很贊同這個觀點,而切身體驗到這個觀點的正確,我是通過植物獲得的。這個深, 還是情感的深,當女人對植物用情很深的時候,植物也會以一種微妙的方式,通過各種感官把深情反饋給女人。這一過程中,花嬌葉媚, 而女人的內心也靜若止水,也搖曳多姿,也有些風,有些涼,有些濕潤, 有些幸福。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一朵深淵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