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惠價分享 – 讓你喜歡這世界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96
  • 字 數:112000
  • 印刷時間:2016-3-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06384544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
解璽璋,韓浩月等推薦,二十一篇真實故事,感人至深、溫情治愈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並不完美,
而這不完美恰恰是這個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也是我們向善向美的動因。
小江以自己的寫作向著完美眺望,
他讓我們看到,這個並不完美的世界,
由於有瞭這些絕不放棄希望的人們,
還是非常可愛的。
學者 解璽璋


肩上江湖道義,筆下人情文章。
小江把寫作放到瞭這些社會特殊弱勢群體,
其文字不求觀點獨到、引人深思,
隻願充分給予這些群體更多人間的溫暖與人性的關懷。

作傢 野夫
★   ★
解璽璋,韓浩月等推薦,二十一篇真實故事,感人至深、溫情治愈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並不完美,
而這不完美恰恰是這個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也是我們向善向美的動因。
小江以自己的寫作向著完美眺望,
他讓我們看到,這個並不完美的世界,
由於有瞭這些絕不放棄希望的人們,
還是非常可愛的。
學者  解璽璋


肩上江湖道義,筆下人情文章。
小江把寫作放到瞭這些社會特殊弱勢群體,
其文字不求觀點獨到、引人深思,
隻願充分給予這些群體更多人間的溫暖與人性的關懷。

作傢  野夫

這是本潔凈的書,
它有著高貴的故事內核,文風低調又悲憫,
作者小江尋找到瞭對這個世界講故事的方式,
書裡故事會講到讀者心裡,
讓讀者覺得,活著並且喜歡這個世界,真好。

作傢  韓浩月

這是一本很暖心的書,
講述瞭很多需要關心與關愛的群體,
其中也有我所致力於的事業:關愛自閉癥兒童。
很欣慰小江這樣的年輕作者,
能將寫作角度對準這些需要理解與包容的群體,
讓我們都來喜歡這世界吧!

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負責人 孫忠凱


這個世界,
一點點小事就可以溫暖我們,
因為一點點小事就可以刺痛我們。
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
然後在世界裡學會相互擁抱。
因為隻要閉上眼睛,
就能看到夢和遠方。  內容推薦   這個世界,
一點點小事就可以溫暖我們,
因為一點點小事就可以刺痛我們。

這是一本寫特殊、弱勢、邊緣群體的故事集,
不僅寫瞭人,也寫瞭動物。這裡面有留守兒童、乳腺癌女性、重癥
寵物、聽障兒童,有孤寡老人、瓷娃娃、流浪藝人、白化病患者、腦癱
患者、流浪寵物、盲人、骨癌患者,也有自閉癥兒童、白血病患者、藍嘴
唇、被拐兒童、腦瘤患者、體殘人員、侏儒群體、陪酒女……
二十一篇故事,感人至深、溫情治愈。
不求很雞湯、很正能量,但隻想讓更多的人看到他們的樂觀自信、
微笑豁達。

我們始終都在練習微笑,
然後在世界裡學會相互擁抱。
因為隻要閉上眼睛,
就能看到夢和遠方。

 

作者簡介   小江
本名徐江寧。
青年作傢、《美文》專欄作者。
遼寧本溪人,現居北京。
文章多發表於《讀者》、《青年文摘》、《美文》、《意林》、「一個」app、「片刻」app、豆瓣閱讀等。
已出版作品《我在流光裡枕著你的聲音》。

 

目錄 序:終有一個理想國度在不遠處向你揮手 / 1
你們想我嗎 / 8
最長久的琥珀 / 22
聖誕金毛 / 32
因為愛也有分貝 / 46
黃昏海岸 / 56
還好,我們的愛不脆弱 / 66
如果生命隻是一場碎夢 / 76
白色烏鴉 / 86
天堂雨 / 98
像頑皮的小貓 / 108
因為你是我的眼 / 118
我想吃雲和彩虹 / 126
讓你喜歡這世界 / 136
談一談讓我們喜歡這世界的小江 / 144

序:終有一個理想國度在不遠處向你揮手 / 1

你們想我嗎 / 8

最長久的琥珀 / 22

聖誕金毛 / 32

因為愛也有分貝 / 46

黃昏海岸 / 56

還好,我們的愛不脆弱 / 66

如果生命隻是一場碎夢 / 76

白色烏鴉 / 86

天堂雨 / 98

像頑皮的小貓 / 108

因為你是我的眼 / 118

我想吃雲和彩虹 / 126

讓你喜歡這世界 / 136

談一談讓我們喜歡這世界的小江 / 144

傳遞那些世界裡的聲音 / 150

靜靜淌在血裡的牽掛 / 158

天使的藍色之吻 / 166

爸,我不會扔下你的 / 176

十年後的童話 / 186

城市美容師 / 196

我怎能讓你孤單地走 / 202

魚皮 / 210

我的肺很樂觀 / 256

你一定可以發現生活溫柔的模樣 / 264

我想喜歡這世界 / 270

越過苦難,看見人性的光芒 / 276

傢人朋友寫給小江的話 / 280

前言   序:終有一個理想國度在不遠處向你揮手
2013年8月,我的一篇短篇作品《掌心向外》發表於一個App,廣受小夥伴們的歡迎。
在其後的幾年裡,包括《讀者》《青年文摘》《意林》《美文》等國內一線文學刊物,以及數百傢公眾訂閱號都相繼轉載過,有聲版在喜馬拉雅、荔枝FM等音頻App上也拿到瞭很高的點擊率。
因為這篇文章,我受到一傢出版公司的青睞,在2015年夏初,我出版瞭人生第一本書,是一本短篇故事集,書名叫《我在流光裡枕著你的聲音》。
責編把《掌心向外》選進瞭書裡,並作為書裡的主打文章進行宣傳。
之後又成功簽約影視版權代理,目前影視改編正在和幾傢影視制作公司洽談中,也許在未來會以影像的形態再與大傢見面。
因為《掌心向外》,我拿到瞭很多令我開心的成績。
這是篇講述自閉癥兒童的故事,也是我人生中第一篇寫特殊群體的故事。
它是根據一傢NGO團隊的成員給我講述的真實片段改編的。   序:終有一個理想國度在不遠處向你揮手
2013年8月,我的一篇短篇作品《掌心向外》發表於一個App,廣受小夥伴們的歡迎。
在其後的幾年裡,包括《讀者》《青年文摘》《意林》《美文》等國內一線文學刊物,以及數百傢公眾訂閱號都相繼轉載過,有聲版在喜馬拉雅、荔枝FM等音頻App上也拿到瞭很高的點擊率。
因為這篇文章,我受到一傢出版公司的青睞,在2015年夏初,我出版瞭人生第一本書,是一本短篇故事集,書名叫《我在流光裡枕著你的聲音》。
責編把《掌心向外》選進瞭書裡,並作為書裡的主打文章進行宣傳。
之後又成功簽約影視版權代理,目前影視改編正在和幾傢影視制作公司洽談中,也許在未來會以影像的形態再與大傢見面。
因為《掌心向外》,我拿到瞭很多令我開心的成績。
這是篇講述自閉癥兒童的故事,也是我人生中第一篇寫特殊群體的故事。
它是根據一傢NGO團隊的成員給我講述的真實片段改編的。
在沒發表這篇文章前,我其實是不太看好這種寫特殊群體的文章的,我覺得現在這個浮躁社會,大傢壓力這麼大,更多的人應該更愛讀一些情愛或者輕松搞笑的故事,這種戳淚點的故事反而應該很不討喜,而且特殊群體不好寫,寫不好會被罵,寫好瞭會有營利之嫌。所以此類題材,無論圖書或者電影,在國內都是很稀缺的。
近些年,我所知道並且覺得不錯的,圖書推薦鄧飛著作《免費午餐:柔軟改變中國》,電影推薦薛曉路執導的《海洋天堂》。
2014年冬天,和一個好友吃飯,他突然對我說,小江,我看瞭你寫的《掌心向外》,好感人。你為什麼不多寫些特殊群體的故事,然後出版一本書?我記得我當時笑瞭笑回答,這種題材寫多瞭就招人煩瞭。
同年末我回老傢,母親也在一本期刊上看到瞭這篇《掌心向外》,她也覺得我這篇作品有思想內容,也有社會意義,對我說,以後少寫些情啊愛啊,寫點兒有意義的東西。
我順藤摸瓜地問,我有朋友建議我寫很多特殊群體,寫一本書,您覺得如何?
我母親拍瞭下桌子,這個建議好啊,老娘支持!我嚇瞭一跳,膽戰心驚地說,我還以為您要說,不寫老娘弄死你呢。
我做瞭一個新書創作的策劃案,定位還是一本短篇故事集,主要就寫特殊、弱勢、邊緣群體,不僅寫瞭人,也寫瞭動物。這也是現在這本書最終書稿呈現的二十個群體:留守兒童、乳腺癌女性、重癥寵物、聽障兒童、孤寡老人、瓷娃娃、流浪藝人、白化病患者、腦癱患者、流浪寵物、盲人、骨癌患者、自閉癥兒童、白血病患者、藍嘴唇、被拐兒童、腦瘤患者、體殘人員、侏儒群體、陪酒女……
於是說動就動,整個2014年冬天,除瞭上班處理本職工作的事兒以外,生活時間都在收集素材中度過的,或微信QQ,或視頻電話,或見面約談,和很多公益機構人士、故事原型人物進行瞭交流。
有些故事實在找不到人去問素材,就在視頻網站上瞭找視頻,一個冬天看瞭幾百個視頻。
2015年的第一天正式開始創作,歷時九個月終於寫完瞭,也就是小夥伴們現在拿在手裡的這本《讓你喜歡這世界》,書名來源於張懸《寶貝》一歌中的一句歌詞。
《掌心向外》故事的最後也引用瞭這首歌曲,真的特別感謝這首歌,讓我從一篇故事到一本書,歷時三年的文學創作的道路,這真是一段奇妙的旅程。
還有,我想重點解釋一件事兒,這不是一本紀實社科書,隻是在很多素材中拿出一個或幾個片段,改編成的短篇故事。
理論上,這還是一本虛構類的文學書,我不想寫太紀實的作品,所以書中的二十一篇故事皆為感人至深、溫情治愈的小故事,不求很雞湯、很正能量,但隻想讓更多的人看到他們的樂觀自信、微笑豁達。
這也是書名想要表達的意思,讓你喜歡這世界,這裡有夢也有愛。
願你讀完這本書後,當你覺得前路艱難時,你會知道有那麼多人的不盡如人意,隻是生命進程中很小的磕磕絆絆,而終有一個理想國在不遠處對你揮手。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你們想我嗎

1.
我在西安上大學的時候,認識一個長我幾歲的朋友,他熱衷於公益事業,有一個自己的NGO團隊。雖然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全名叫什麼,但我確信他一定是個好人,而且是有大愛的人,至於為什麼這麼確定,理由是沒有為什麼,隻能說是直覺!
他的團員都喜歡叫他“凱叔”,可能是因為他是典型的西北漢子,不但長得很成熟,說話辦事更是很老成。
凱叔在西安一傢有實力的國企上班,有一個穩定的工作,足可以衣食無憂的。但他天生就是個不安分的人,他更願意把精力放在公益事業上,為此他的本職工作一再出問題,幾度差點兒失業。
凱叔基本上把自己的周末都用在瞭公益活動上,他心地善良、禮佛讀經,他一直堅信幫助別人就是成全自己。我跟隨他做過幾次公益活動,被他的個人魅力所感染,他是我很敬佩的人。
後來我到北京工作之後,我們的聯系就變得少瞭,隻是偶爾會在QQ上問候幾句。並不是彼此有意疏遠關系,而是我相信真正精神上的朋友,反而沒有那麼多可聊的,心領神會是最妙不可言的交流。
前幾日,他通過QQ加瞭我的微信,說這兩年總會在網絡、雜志上看到我寫的文章,雖然當初為我退學的事兒心痛,但看我現在有穩定的工作和追逐的夢想,他表示特別欣慰。我當時聽瞭這話特感動,有些哽咽得不知說什麼才好。
之後凱叔問我,願不願意聽他講前陣子做的一個公益活動,並想借我之手寫一篇文章。我當然欣然奉命,於是他開始一條一條語音,慢條斯理地講瞭起來。
我邊聽著邊拿筆做記錄,便有瞭這篇文字。所以,與其說是我寫的,不如說是他口述我整理更為合適。凱叔把每個細節都講得細致入微,讓我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故事就像電影畫面一般,一幀幀地在眼前浮現。
這是一個關於留守兒童的故事,卻是一個很難用溫情口吻講完的故事。
2.
去年冬天的時候,凱叔的NGO團隊團員向他推薦一個公益活動,主題是為安康市一個農村。
的十多個留守兒童找到其父母。然後由NGO團隊出錢出車,讓傢長帶著新衣服和禮物,回老傢看望他們的孩子。
這些孩子基本都留給年事已高的爺爺奶奶,而他們的父母大多都在西安打工。雖然西安到安康的火車也就四五個小時,可有幾個孩子的父母都已經兩三年沒回去瞭。其中一個叫二寶的孩子,與身體不好的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他是單親傢庭,隻有母親。他母親外出打工的時候,他還是個不記事兒的三歲孩子,如今都已經七歲瞭,是個會自己燒火做飯的一年級小學生,非常懂事孝順。
凱叔很重視這個公益活動,因為他就是一個農村孩子、一個留守兒童,他知道那種蹲在村頭等塵土飛揚中的大巴車,卻隻看到別人傢孩子牽著爸媽的手、抱著新衣服,自己隻能無奈地吸吸快要流出的清鼻涕的滋味。所以凱叔特別想把這個公益活動做得圓滿,尤其著重留意這個叫二寶的孩子。
團隊用瞭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將這些孩子父母的思想工作做好,他們全部表示同意跟凱叔的團隊回趟老傢,帶上新衣服、禮物看看各自的孩子。
這期間的工作難度特別大,凱叔和他的團員們隻有一份當地村長給的這些傢長的電話,僅打電話聯系到人和取得他們的工作地址約面談就花瞭大半個月的時間。
見面交流之後,發現難度就更大瞭,這些留守兒童的父母基本都是大城市底層的打工人員,文化程度相對偏低。有些傢長,別說是為其解釋什麼是NGO瞭,甚至連“公益組織”這四個字的字面意思都不懂。所以他們對凱叔這樣做公益的人很是提防,即便磨破瞭嘴皮子說動瞭,好多人都表示擔心會被老板炒魷魚,大多以萬能句“孩子在農村有他爺爺奶奶照顧,好得很”給拒絕瞭。所以隻能慢慢做思想工作,不過除瞭二寶母親沒找到以外,其餘的傢長都找到瞭並且願意配合凱叔的工作。
所以做公益不是心血來潮,而是咬牙挺住。
3.
團隊的成員已經買好瞭傢長的火車票以及安康火車站到他們所在農村的大巴車票,計劃在次月月初出發。
可是那個叫二寶的孩子的母親依舊沒找到,村長千叮嚀萬囑咐,求凱叔一定要找到。根據村長的表述,二寶爺爺可能很難能活過這個春節,而他奶奶身體又非常差,癱瘓有兩年多瞭。村長怕二老出點兒什麼事兒,二寶沒人撫養,所以很著急找到他的母親。不過二寶母親與其說出去打工瞭四年未回,不如說失蹤瞭四年。除瞭每個季度通過郵局匯款單打款過來,跟傢裡沒有任何的書信、電話往來。
所以凱叔在瞭解情況之後,很是著急,把這件事當成頭等大事來解決。在這些留守兒童的傢長中四下詢問,有人稱她在西安的一個洗浴中心工作。凱叔就帶著試試看的心態去瞭這傢洗浴中心,當把二寶母親名字報給洗浴中心的前臺,確認瞭是有這麼個人後,洗浴中心的前臺就把二寶母親叫瞭出來。不過二寶母親聽說是村長派遣來的,撒腿就跑瞭。
不過凱叔記住瞭這個女人胸前的工牌號,於是隻好第二天再來。這次凱叔直接進瞭洗浴中心大廳,報瞭牌號,要求二寶母親來做服務。於是二寶母親這次無法跑瞭,隻好面對,兩人在房間裡聊瞭起來。
二寶母親之所以跑,是因為她在同鄉的口中,知道凱叔要做的這個事兒。二寶母親無奈地對凱叔表示,自己這種工作到底是幹什麼的,他應該很清楚。她那兒的農村比較老思想,這事兒傳到村裡名聲不好,她的父母、孩子也抬不起頭來。
凱叔都理解這些事,凱叔答應不會讓孩子及任何人知道她的工作,不過凱叔答應這會兒,二寶母親的事兒在村裡早傳開瞭。
凱叔用瞭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磨破瞭嘴皮子才說服二寶母親回去,二寶母親迫於無奈隻能同意。一切說好,凱叔準備要走,二寶母親說你單子都簽瞭,還是把服務做瞭吧,要不你不冤大頭瞭嗎?
可凱叔卻嚴肅道,有一天等孩子懂事瞭,知道你做這種工作,覺得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他才是冤大頭,你明白嗎?
4.
次月月初,這些孩子的父母都準時過來上車瞭,但凱叔發現準備新衣服、禮物的幾乎沒有。想來隻有兩個原因,要麼舍不得花錢,要麼農村確實沒這習慣。不過凱叔有提前準備,這就是我認識的他,事必躬親、一絲不茍。
從安康回村裡的大巴車,一直在循環放著《想爸媽》這首歌曲,是一首以留守兒童為主題的歌曲,作詞人是社科院專傢於建嶸老師。
循環放這首歌是凱叔的意思,這首歌曲是根據留守兒童的心境寫的,凱叔就想讓這些傢長在車裡安靜地聽歌、安靜地思考,讓他們明白一個道理:對一個孩子而言,父母最大的愛是陪伴。
當歌曲循環四五遍以後,凱叔坐在大巴車最前面,回頭望著身後,好多傢長已經開始抽泣瞭起來。凱叔很高興,他希望看到傢長這麼真實的狀態,愛與表達才是我們幸福的源泉。
大巴車在沒有柏油路,隻有黃土泥窪的山路上,一顛一簸地行駛著。車快駛入村門口時,凱叔看到村長帶著一群孩子,歡天喜地地在村口接車。好幾個傢長站起來探頭,透過窗戶找自己的孩子,有幾位母親忍不住已經開始號啕大哭瞭。
在大巴車停下開門那一剎那,連司機都有些錯愕,沒等傢長下車,孩子們瘋搶著往車裡進,並且喊著“爸、媽”,不絕於耳。凱叔也被感染瞭,他也鼻子酸酸的跟著哭得。對有完整幸福傢庭的孩子們而言,如果你沒身臨其境,你永遠無法體會能喊“爸、媽”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兒!你永遠也想不到,能有一次喊“爸、媽”的機會是多麼來之不易。
5.
孩子們順利找到自己的父母,相擁而泣後,都抱著新衣服、禮物,跟隨自己的父母回傢吃團圓飯瞭。就在這時,凱叔透過車窗看到,一個女人要抱一個孩子,那個孩子卻極力在掙紮逃脫。旁邊是村長,好像在給孩子講道理,可是孩子分明斜著身子,聽不進去話的狀態。
孩子是二寶,女人是二寶母親。凱叔連忙下車,走到他們身邊,先向村長握手、自我介紹。村長得知面前就是與他通電話,把這件事促成的凱叔,當即給凱叔鞠瞭一躬。村長已經五十多歲瞭,凱叔很慚愧,自己做得還不算好,何德何能接受這一躬。
繼而凱叔詢問母子倆的情況,村長解釋道,二寶不認他媽媽。二寶母親在一旁站著抹淚,凱叔蹲下抱著二寶說,聽出我聲音瞭
嗎?我是和你通過電話的凱叔叔。二寶點瞭點頭,表現的態度是能接受凱叔。你為什麼不認媽媽?她不是我媽媽!她為什麼不是呢?我爺爺說,我媽媽死瞭,現在這個不要臉的不是我媽媽!不可以這麼和自己媽媽說話!凱叔突然被孩子“不要臉”這三個字激怒瞭,他無法想象是怎樣
的生活和感情缺失,讓他居然能磨牙霍霍地對自己生母說“不要臉”這三個字。而二寶母親隻是一味地哭,這讓凱叔更是火大。於是凱叔和村長帶著母子倆,先回到二寶爺爺奶奶傢中。二老看到自己的兒媳婦回來,二寶爺爺撐著病重的身體,想下炕拿拐棍打
他兒媳婦。實在是沒體力折騰不動,就把一個罐頭瓶子狠狠地砸在地上。他邊不斷地咳嗽,邊罵道:你滾,你個不要臉的!你滾,我的臉都讓你丟盡瞭!
我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村長,村長解釋道,是早有人傳些風言風語,說二寶娘在外邊幹不正經的工作。為這事兒,二寶還被同學嘲笑,打瞭一場架!
此刻一直沉默的二寶母親,突然像點燃的爆竹,開腔瞭:二寶爸打架把人傷瞭,進監獄得早。我一個女人,我不出去想辦法掙錢,孩子的學費、你們二老的醫藥費,我去哪兒弄?我也是沒辦法呀!說罷大哭瞭起來,然後把二寶緊緊摟在懷裡。
二寶狠狠咬瞭他母親胳膊一下,肉都滲出血來,然後眼睛通紅,學他爺爺對他母親吼道:滾,你個不要臉的!
每個字都咬牙切齒,像是前世有人命之仇一般。二寶母親情緒有些失控,要往墻壁上撞腦袋,被村長一把抱住,哄瞭好一陣子才肯作罷。可是二寶的謾罵卻從未停止,凱叔忍不過去瞭,上前狠狠給瞭二寶一巴掌。
凱叔嚴厲地對二寶說:你再罵你媽媽,我他媽的就把你的嘴給撕爛瞭!記住,世界上誰都有權不尊重你母親,隻有你不行。你要做的
是保護她,她是個可憐的女人,懂嗎?
6.
這次公益活動做得並不圓滿,回到西安後,凱叔就上火並且生瞭一場大病。他回來之後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公益組織是幹嗎的,很簡單,當然是幫助社會弱勢群體的。那如果這個弱勢群體,不接受也不傳遞愛,甚至不需要愛,滿滿的全是負能量的話,這個公益組織還有必要繼續嗎?或者這個上升到社會層面,是單純的公益組織能解決得瞭的嗎?
而凱叔也第一次開始遭到團員們的抵制,好多人決定退出他的NGO組織,其原因是他打瞭二寶一巴掌,公益機構的愛心人士打瞭幫扶的弱勢群體,這是多麼壞的影響啊!很多人對凱叔激進的行為表示不理解,這讓號召力很大的凱叔,感到人生從未有過的挫敗。
他的團員有的甚至公開批評他:做好事要是用暴力去解決問題,那就不是好事瞭。
可凱叔卻強調,連母親都不尊重的人,不是弱勢群體,也不值得得到愛,即便是個七歲的孩子。
於是凱叔被孤立瞭,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繼續做公益活動。
這個事件讓凱叔想到瞭自己,其實他自己就是個留守兒童。在凱叔小的時候,他就沒瞭父親,是死瞭還是離傢出走瞭,他一點兒也不知道。母親後來去外地打工,改嫁給同廠的一個男人。他也是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他也是母親隻寄錢卻很少回來看他,他也是很憎恨自己的母親。
直到凱叔上高一的時候,他媽媽的工廠失火瞭,媽媽很不幸地辭世瞭。當他到廠子的時候,發現連母親的骨灰都沒留下。當時他媽媽的男人在場,凱叔不分三七二十一就把人傢打瞭,以至於後事人傢一分錢都沒掏。
再後來凱叔錢包裡就多瞭他和他母親唯一的一張合影,那張照片是凱叔中考後,被他母親生拉硬扯到照相館照的。凱叔至此覺得自己不是留守兒童瞭,他每每拿著照片,就能真正理解和感覺到他母親給予的愛,他覺得他母親一直都陪著他,從未離開。
7.
凱叔後來找到瞭二寶母親,在多次做工作,以及自己掏一些生活費給他們母子倆後,二寶母親同意回當地縣城謀個工作,把二寶帶在身邊,而二寶也慢慢開始接受這個陌生的親媽。
而二寶爺爺在村長的批評教育下,與二寶母親的關系也有所緩和,大傢其樂融融地在一起。雖然日子貧苦些,但有人氣在,就早晚有財氣來。這是二寶爺爺這輩子堅信的座右銘。
由於凱叔把這個事盡職盡責做到最後,他又贏得瞭團員們的信任與尊重。在一次團員聚會上,有人問怎麼看待留守兒童這個社會問題。
凱叔略微思考後回答,古有“父母在,不遠遊”。我覺得當今是否該說“有子在,不遠遊”呢?
8.
於建嶸作詞歌曲《想爸媽》:
院裡的桃樹開瞭花
小狗也長大瞭
爺爺的牙齒掉光瞭
我的褲子又短瞭

爸爸呀媽媽
我想你們啦
離開村子這麼久
你們想傢嗎

那裡的天空藍不藍
房子大不大

老板對你們好不好病瞭怕不怕
爸爸呀媽媽你們還好嗎好久都沒打電話你們想我嗎

  ……

書摘與插畫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讓你喜歡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