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量秒殺 – 豐子愷譯源氏物語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全兩冊
  • 字 數:959000
  • 印刷時間:2015-4-1
  • 開 本:16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中國翻譯傢譯叢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098507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亞洲

 

編輯推薦   《源氏物語》產生的時代,是藤原道長執政下平安王朝貴族社會全盛時期。這個時期,平安京的上層貴族恣意享樂,表面上一派太平盛世,實際上卻充滿著極其復雜而尖銳的矛盾。《源氏物語》正是以這段歷史為背景,通過主人公源氏的生活經歷和愛情故事,描寫瞭當時貴族社會的腐敗政治和淫逸生活,以典型的藝術形象,真實地反映瞭這個時代的面貌和特征。《源氏物語》全書共五十四回,近百萬字。故事涉及三代,經歷七十餘年,其中主要是上層貴族,也有下層貴族,乃至宮廷侍女、平民百姓。作者深入探索瞭不同人物的豐富多彩的性格特色和曲折復雜的內心世界,描寫得細致入微,使其各具有鮮明個性,富有藝術感染力。《源氏物語》開辟瞭日本物語文學的新道路,使日本古典現實主義文學達到一個新的高峰。
  作者簡介

作者紫式部,本姓藤原,原名不詳。因其長兄任式部丞,故稱為藤式部,這是宮裡女官中的一種時尚,她們往往以父兄的官銜為名,以示身份;後來她寫成《源氏物語》,書中女主人公紫姬為世人傳誦,遂又稱作紫式部。作者生卒年月也無法詳考,大約是生於九七八年,歿於一○一五年。紫式部出身中層貴族,是書香門第的才女,曾祖父、祖父、伯父和兄長都是有名的歌人,父親兼長漢詩、和歌,對中國古典文學頗有研究。作者自幼隨父學習漢詩,熟讀中國古代文獻,特別是對白居易的詩有較深的造詣。此外,她還十分熟悉音樂和佛經。不幸傢道中落,她嫁給瞭一個比她年長二十多歲的地方官藤原宣孝,婚後不久,丈夫去世,她過著孤苦的孀居生活。後來應當時統治者藤原道長之召,入宮充當一條彰子皇後的女官,給彰子講解《日本書紀》和白居易的詩作,有機會直接接觸宮廷的生活,對婦女的不幸和宮廷的內幕有瞭全面的瞭解,對貴族階級的沒落傾向也有所感受。這些都為她創作《源氏物語》提供瞭藝術構思的廣闊天地和堅實的生活基礎。

目錄 前言
第一回 桐壺
第二回 帚木
第三回 空蟬
第四回 夕顏
第五回 紫兒
第六回 末摘花
第七回 紅葉賀
第八回 花宴
第九回 葵姬
第十回 楊桐
第十一回 花散裡
第十二回 須磨
第十三回 明石
第十四回 航標 前言 
第一回 桐壺 
第二回 帚木 
第三回 空蟬 
第四回 夕顏 
第五回 紫兒 
第六回 末摘花 
第七回 紅葉賀 
第八回 花宴 
第九回 葵姬 
第十回 楊桐 
第十一回 花散裡 
第十二回 須磨 
第十三回 明石 
第十四回 航標 
第十五回 蓬生 
第十六回 關屋 
第十七回 賽畫 
第十八回 松風 
第十九回 薄雲 
第二十回 槿姬 
第二十一回 少女 
第二十二回 玉鬘 
第二十三回 早鶯 
第二十四回 蝴蝶 
第二十五回 螢 
第二十六回 常夏 
第二十七回 篝火 
第二十八回 朔風 
第二十九回 行幸 
第三十回 蘭草 
第三十一回 真木柱 
第三十二回 梅枝 
第三十三回 藤花末葉 
第三十四回 (上)新菜 
第三十四回 (下)新菜續 
第三十五回 柏木 
第三十六回 橫笛 
第三十七回 鈴蟲 
第三十八回 夕霧 
第三十九回 法事 
第四十回 魔法使 
第四十一回 雲隱 
第四十二回 句皇子 
第四十三回 紅梅 
第四十四回 竹河 
第四十五回 橋姬 
第四十六回 柯根 
第四十七回 總角 
第四十八回 早蕨 
第四十九回 寄生 
第五十回 東亭 
第五十一回 浮舟 
第五十二回 蜉蝣 
第五十三回 習字 
第五十四回 夢浮橋 
譯後記
前言   前言
《源氏物語》是日本的一部古典文學名著,對於日本文學的發展產生過巨大的影響,被譽為日本文學的高峰。作品的成書年代至今未有確切的說法,一般認為是在一○○一年至一○○八年間,因此可以說,《源氏物語》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在世界文學史上也占有一定的地位。
作者紫式部,本姓藤原,原名不詳。因其長兄任式部丞,故稱為藤式部,這是宮裡女官中的一種時尚,她們往往以父兄的官銜為名,以示身份;後來她寫成《源氏物語》,   前言
《源氏物語》是日本的一部古典文學名著,對於日本文學的發展產生過巨大的影響,被譽為日本文學的高峰。作品的成書年代至今未有確切的說法,一般認為是在一○○一年至一○○八年間,因此可以說,《源氏物語》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在世界文學史上也占有一定的地位。
作者紫式部,本姓藤原,原名不詳。因其長兄任式部丞,故稱為藤式部,這是宮裡女官中的一種時尚,她們往往以父兄的官銜為名,以示身份;後來她寫成《源氏物語》,書中女主人公紫姬為世人傳誦,遂又稱作紫式部。作者生卒年月也無法詳考,大約是生於九七八年,歿於一○一五年。紫式部出身中層貴族,是書香門第的才女,曾祖父、祖父、伯父和兄長都是有名的歌人,父親兼長漢詩、和歌,對中國古典文學頗有研究。作者自幼隨父學習漢詩,熟讀中國古代文獻,特別是對白居易的詩有較深的造詣。此外,她還十分熟悉音樂和佛經。不幸傢道中落,她嫁給瞭一個比她年長二十多歲的地方官藤原宣孝,婚後不久,丈夫去世,她過著孤苦的孀居生活。後來應當時統治者藤原道長之召,入宮充當一條彰子皇後的女官,給彰子講解《日本書紀》和白居易的詩作,有機會直接接觸宮廷的生活,對婦女的不幸和宮廷的內幕有瞭全面的瞭解,對貴族階級的沒落傾向也有所感受。這些都為她的創作提供瞭藝術構思的廣闊天地和堅實的生活基礎。
《源氏物語》產生的時代,是藤原道長執政下平安王朝貴族社會全盛時期。這個時期,平安京的上層貴族恣意享樂,表面上一派太平盛世,實際上卻充滿著極其復雜而尖銳的矛盾。藤原利用累代是皇室外戚,實行攝關政治即攝政關白。八八八年,宇多天皇即位時,對群臣說:“政事萬機,概關白於太政大臣。”關白之稱由此而來。以後凡幼君即位,由太政大臣攝政,都叫關白。直至幕府興起後,權移將軍,關白才失去作用。,由其一族壟斷瞭所有的高官顯職,擴大瞭自己的莊園,而且同族之間又展開權力之爭;皇室貴族則依靠大寺院,設置上皇“院政”,以對抗藤源氏的勢力;至於中下層貴族,雖有才能也得不到晉身之階,他們紛紛到地方去別尋出路,地方貴族勢力迅速抬頭;加上莊園百姓的反抗,使這些矛盾更加激化,甚至爆發瞭多次武裝叛亂。整個貴族社會危機四起,已經到瞭盛極而衰的轉折時期。
《源氏物語》正是以這段歷史為背景,通過主人公源氏的生活經歷和愛情故事,描寫瞭當時貴族社會的腐敗政治和淫逸生活,以典型的藝術形象,真實地反映瞭這個時代的面貌和特征。
首先,作者敏銳地覺察到王朝貴族社會的種種矛盾,特別是貴族內部爭權奪利的鬥爭。作品中以弘徽殿女禦(地位最高的妃子)及其父右大臣為代表的皇室外戚一派政治勢力,同以源氏及其嶽父左大臣為代表的皇室一派政治勢力之間的較量,正是這種矛盾和鬥爭的反映,是主人公源氏生活的時代環境,而且決定著他一生的命運。源氏是桐壺天皇同更衣(次於女禦的妃子)所生的小皇子,母子深得天皇的寵愛,弘徽殿出於妒忌,更怕天皇冊立源氏為皇太子,於是逼死更衣,打擊源氏及其一派,促使天皇將源氏降為臣籍。在天皇讓位給弘徽殿所生的朱雀天皇之後,右大臣掌政,源氏便完全失勢;弘徽殿一派進而抓住源氏與右大臣的女兒朧月夜偷情的把柄,逼使源氏離開宮廷,把他流放到須磨、明石。
後來朝政日非,朱雀天皇身罹重病,為收拾殘局才不顧弘徽殿的堅決反對,召源氏回京,恢復他的官爵。冷泉天皇繼位以後,知道源氏是他的生父,就倍加禮遇,後源氏官至太政大臣,獨攬朝綱。但是,貴族統治階級內部的鬥爭並沒有停息,源氏與左大臣之子圍繞為冷泉天皇立後一事又產生瞭新的矛盾。
作者在書中表白:“作者女流之輩,不敢侈談天下大事。”所以作品對政治鬥爭的反映,多采用側寫的手法,少有具體深入的描寫,然而,我們仍能清晰地看出上層貴族之間的互相傾軋、權力之爭是貫穿全書的一條主線,主人公的榮辱沉浮都與之密不可分。總之,《源氏物語》隱蔽式地折射瞭這個階級走向滅亡的必然趨勢,可以堪稱為一幅歷史畫卷。
在《源氏物語》中,作者雖然主要描寫源氏的愛情生活,但又不是單純地描寫愛情,而是通過源氏的戀愛、婚姻,揭示一夫多妻制下婦女的悲慘命運。在貴族社會裡,男女婚嫁往往是同政治利益聯系在一起的,是政治鬥爭的手段,婦女成瞭政治交易的工具。在這方面,紫式部做瞭大膽的描寫。左大臣把自己的女兒葵姬許配給源氏,是為瞭加強自己的聲勢,朱雀天皇在源氏四十歲得勢之時,將年方十六歲的女兒三公主嫁給源氏,也是出於政治上的考慮,就連政敵右大臣發現源氏和自己的女兒朧月夜偷情,也擬將她許配給源氏,以圖分化源氏一派。地方貴族明石道人和常陸介,一個為瞭求得富貴,強迫自己的女兒嫁給源氏;一個為瞭混上高官,將自己的女兒許給瞭左近少將,而左近少將娶他的女兒,則是為瞭利用常陸介的財力。
作者筆下的眾多婦女形象,有身份高貴的,也有身世低賤的,但她們的處境都是一樣,不僅成瞭貴族政治鬥爭的工具,也成瞭貴族男人手中的玩物,一夫多妻制的犧牲品。
小說著墨最多的是源氏及其上下三代人對婦女的摧殘。源氏的父皇玩弄瞭更衣,由於她出身寒微,在宮中備受冷落,最後屈死於權力鬥爭之中。源氏依仗自己的權勢,糟蹋瞭不少婦女:半夜闖進地方官夫人空蟬的居室玷污瞭這個有夫之婦;踐踏瞭出身低賤的夕顏的愛情,使她抑鬱而死;看見繼母藤壺肖似自己的母親,由思慕進而與她通奸;闖入傢道中落的末摘花的內室調戲她,發現她長相醜陋,又加以奚落。此外,他對紫姬、明石姬等許多不同身份的女子,也都大體如此。在後十回裡出現的源氏繼承人薰君(他名義上是源氏和三公主之子,實際上是三公主同源氏的妻舅之子柏木私通所生)繼承瞭祖、父兩輩人荒淫的傳統,摧殘瞭孤苦伶仃的弱女浮舟,又怕事情敗露,把她棄置在荒涼的宇治山莊。在這裡,讀者通過這些故事,可以看出這種亂倫關系和墮落生活是政治腐敗的一種反映,和他們政治上的沒落與衰亡有著因果關系。
作者同情這些受侮辱、受損害的婦女,著力塑造瞭空蟬和浮舟這兩個具有反抗性格的婦女形象。空蟬出身於中層貴族,嫁給一個比她大幾十歲的地方官做繼室。源氏看中瞭她的姿色,她也曾在年輕英俊的源氏的追求下一度動搖,但她意識到自己是有夫之婦,毅然拒絕源氏的非禮行為。特別是在她丈夫死後,雖然失去惟一的依靠,源氏又未忘情於她,但她仍然沒有妥協,最後削發為尼,堅持瞭貴族社會中一個婦女的情操和尊嚴,表現出弱者對強者的一種反抗。浮舟的反抗性格更為鮮明。浮舟的父親是天皇兄弟宇治親王,他奸污瞭一個侍女,生下浮舟,遂又將母女一並拋棄。母親帶著浮舟改嫁地方官常陸介。浮舟許配人傢後,因身世卑賤被退婚。後來她又遭到薰君、匂親王兩個貴族公子的逼迫,走投無路,跳進瞭宇治川,被人救起後也在小野地方出傢,企圖在佛教中求得解脫。當然,無論空蟬還是浮舟,她們的反抗都是絕望無力的。這也說明作者在那個社會中,找不到拯救這些可憐婦女的更好辦法,隻有讓她們遁入空門或一死瞭之。
紫式部的創作不可避免地有其歷史和階級的局限性。她既不滿當時的社會現實,哀嘆貴族階級的沒落,卻又無法徹底否定這個社會和這個階級;她既感到“這個惡濁可嘆的末世……總是越來越壞”,可又未能自覺認識貴族階級滅亡的歷史必然性,所以她在觸及貴族腐敗政治的時候,一方面譴責瞭弘徽殿一派的政治野心和獨斷專行,另一方面又袒護源氏一派,並企圖將源氏理想化,作為自己政治上的希望和寄托,對源氏政治生命的完結不勝其悲。書中第四十一回隻有題目《雲隱》而無正文,以這種奇特的表現手法來暗喻源氏的結局,正透露瞭作者的哀婉心情。另外在寫到婦女命運的時候,她一方面對她們寄予深切的同情,另一方面又把源氏寫成一個有始有終的婦女的庇護者,竭力美化源氏,在一定程度上對源氏表示同情與肯定。此外,作品中還充滿瞭貴族階級的美學情趣、佛教的因果報應思想,以及虛空感傷的情調。
《源氏物語》在藝術上也是一部有很大成就的作品,它開辟瞭日本物語文學的新道路,使日本古典現實主義文學達到一個新的高峰。
日文“物語”一詞,意為故事或雜談。物語文學是日本古典文學的一種體裁,產生於平安時代(公元十世紀初)。它在日本民間評說的基礎上形成,並接受瞭我國六朝、隋唐傳奇文學的影響。在《源氏物語》之前,物語文學分為兩個流派,一為創作物語(如《竹取物語》、《落窪物語》等),純屬虛構,具有傳奇色彩;一為歌物語(如《伊勢物語》、《大和物語》等),以和歌為主,大多屬客觀敘事或歷史記述。這些物語,脫胎於神話故事和民間傳說,是向獨立故事過渡的一種文學形式,它的缺點就是缺乏內在的統一性和藝術的完整性。紫式部第一次把創作物語和歌物語結合起來,並在物語的創作方法上繼承瞭物語的寫實傳統,摒棄物語隻重史實,缺少心理描寫的缺陷,認為物語不同於歷史隻記述表面的粗糙的事實,其真實價值和任務在於描寫人物的內心世界,因而對物語的創作進行瞭探索和創新。
《源氏物語》全書共五十四回,近百萬字。故事涉及三代,經歷七十餘年,出場人物四百餘人,給讀者留下鮮明印象的也有二三十人,其中主要是上層貴族,也有下層貴族,乃至宮廷侍女、平民百姓。作者對其中大多數人物都描寫得細致入微,使其各具有鮮明個性,說明作者深入探索瞭不同人物的豐富多彩的性格特色和曲折復雜的內心世界,因而寫出來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富有藝術感染力。在小說結構上,《源氏物語》也很有特色。前半部四十四回以源氏為主人公,後半部十回以薰君為主人公,鋪陳復雜的糾葛和紛繁的事件。它既是一部統一的完整的長篇,也可以成相對獨立的故事。全書以幾個大事件作為故事發展的關鍵和轉折,有條不紊地通過各種小事件,使故事的發展與高潮的湧現彼此融會,逐步深入揭開貴族生活的內幕。在體裁方面,《源氏物語》頗似我國唐代的變文、傳奇和宋代的話本,采取散文、韻文相結合的形式,以散文為主,織入近八百首和歌,使歌與文完全融為一體,成為整部小說的有機組成部分。散文敘事,和歌則抒情、狀物,這不僅使行文典雅,而且對於豐富故事內容,推動情節發展,以及抒發人物感情,都起到良好的輔助作用。作者在繼承本民族文學傳統的基礎上,廣泛地采用瞭漢詩文,單是引用白居易的詩句就達九十餘處之多;此外還大量引用《禮記》、《戰國策》、《史記》、《漢書》等中國古籍中的典故,並把它們結合在故事情節之中,所以具有濃鬱的中國古典文學氣氛,使中國讀者讀來更有興趣。
《源氏物語》問世以來,已經過去近千年瞭。盡管它在結構上顯得有些龐雜、冗長,相同場面和心理描寫重復過多,有損於作品的藝術完美性,但它畢竟是一部思想性和藝術性都很高的日本古典文學作品,在今天仍保持著它的藝術生命力,對日本文學繼續產生著影響。
本書是由著名畫傢、作傢、翻譯傢豐子愷先生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花費不少心血翻譯出來的,譯文優美,傳神達意,既保持瞭原著的古雅風格,又註意運用中國古典小說的傳統筆法,譯筆頗具特色。文革中,本書被迫從出版計劃中撤銷,致使譯者生前未能看到其出版,實是一件憾事。幾經周折,本書終於從一九八年到一九八三年陸續出版,並不斷為廣大讀者所喜愛,這也是可告慰於豐子愷先生的。
葉渭渠
媒體評論

《源氏物語》是深深地滲透到我的內心底裡的。

  ——川端康成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回  桐壺
話說從前某一朝天皇時代,後宮妃嬪甚多,其中有一更衣,出身並不十分高貴,卻蒙皇上特別寵愛。有幾個出身高貴的妃子,一進宮就自命不凡,以為恩寵一定在我;如今看見這更衣走瞭紅運,便誹謗她,妒忌她。和她同等地位的、或者出身比她低微的更衣,自知無法競爭,更是怨恨滿腹。這更衣朝朝夜夜侍候皇上,別的妃子看瞭妒火中燒。大約是眾怨積集所致吧,這更衣生起病來,心情鬱結,常回娘傢休養。皇上越發舍不得她,越發憐愛她,竟不顧眾口非難,一味徇情,此等專寵,必將成為後世話柄。連朝中高官貴族,也都不以為然,大傢側目而視,相與議論道:“這等專寵,真正教人吃驚!唐朝就為瞭有此等事,弄得天下大亂。”這消息漸漸傳遍全國,民間怨聲載道,認為此乃十分可憂之事,將來難免闖出楊貴妃那樣的滔天大禍來呢。更衣處此境遇,痛苦不堪,全賴主上深恩加被,戰戰兢兢地在宮中度日。
這更衣的父親官居大納言之位,早已去世。母夫人也是名門貴族出身,看見人傢女兒雙親俱全,尊榮富厚,就巴望自己女兒不落人後,每逢參與慶吊等儀式,總是盡心竭力,百般調度,在人前裝體面。隻可惜缺乏有力的保護者,萬一發生意外,勢必孤立無援,心中不免淒涼。
敢是宿世因緣吧,這更衣生下瞭一個容華如玉、蓋世無雙的皇子。皇上急欲看看這嬰兒,趕快教人抱進宮來。一看,果然是一個異常清秀可愛的小皇子。
大皇子是右大臣之女弘徽殿女禦所生,有高貴的外戚作後盾,毫無疑義,當然是人人愛戴的東宮太子。然而講到相貌,總比不上這小皇子的清秀俊美。因此皇上對於大皇子,隻是一般的珍愛,而把這小皇子看做自己私人的秘寶,加以無限寵愛。
小皇子的母親是更衣,按照身份,本來不須像普通低級女官這樣侍候皇上日常生活。她的地位並不尋常,品格也很高貴。然而皇上對她過分寵愛,不講情理,隻管要她住在身邊,幾乎片刻不離。結果每逢開宴作樂,以及其他盛會佳節,總是首先宣召這更衣。有時皇上起身很遲,這一天就把這更衣留在身邊,不放她回自己宮室去。如此日夜侍候,照更衣身份而言,似乎反而太輕率瞭。自小皇子誕生之後,皇上對此更衣尤其重視,使得大皇子的母親弘徽殿女禦心懷疑忌。她想:這小皇子可能立為太子呢。
弘徽殿女禦入宮最早,皇上重視她,決非尋常妃子可比。況且她已經生男育女。因此獨有這妃子的疑忌,使皇上感到煩悶,於心不安。
更衣身受皇上深恩重愛,然而貶斥她、誹謗她的人亦復不少。她身體羸弱,又沒有外戚後援,因此皇上越是寵愛,她心中越是憂懼。她住的宮院叫桐壺。由此赴皇上常住的清涼殿,必須經過許多妃嬪的宮室。她不斷地來來往往,別的妃嬪看在眼裡怪不舒服,也是理所當然。有時這桐壺更衣來往得過分頻繁瞭,她們就惡意地作弄她,在板橋上或過廊裡放些齷齪東西,讓迎送桐壺更衣的宮女們的衣裾弄得骯臟不堪。有時她們又彼此約通,把桐壺更衣所必須經過的走廊兩頭鎖閉,給她麻煩,使她困窘。諸如此類,層出不窮,使得桐壺更衣痛苦萬狀。皇上看到此種情況,更加憐惜她,就教清涼殿後面後涼殿裡的一個更衣遷到別處去,騰出房間來給桐壺更衣作值宿時的休息室。那個遷出外面去的更衣,更是懷恨無窮。
小皇子三歲那一年,舉行穿裙儀式,排場不亞於大皇子當年。內藏寮和納殿的物資盡行提取出來,儀式非常隆重。這也引起瞭世人種種非難。及至見到這小皇子容貌漂亮,儀態優美,竟是個蓋世無雙的玉人兒,誰也不忍妒忌他。見多識廣的人見瞭他都吃驚,對他瞠目註視,嘆道:“這神仙似的人也會降臨到塵世間來!”
這一年夏天,小皇子的母親桐壺更衣覺得身體不好,想乞假回娘傢休養,可是皇上總不準許。這位更衣近幾年來常常生病,皇上已經見慣,他說:“不妨暫且住在這裡養養,看情形再說吧。”但在這期間,更衣的病日重一日,隻過得五六天,身體已經衰弱得厲害瞭。更衣的母親太君啼啼哭哭向皇上乞假,這才準許她出宮。即使在這等時候,也得提防發生意外、吃驚受辱。因此決計讓小皇子留在宮中,更衣獨自悄悄退出。形勢所迫,皇上也不便一味挽留,隻因身份關系,不能親送出宮,心中便有難言之痛。更衣本來是個花容月貌的美人兒,但這時候已經芳容消減,心中百感交集,卻無力申述,看看隻剩得奄奄一息瞭。皇上睹此情狀,茫然失措,一面啼哭,一面歷敘前情,重申盟誓。可是更衣已經不能答話,兩眼失神,四肢癱瘓,隻是昏昏沉沉地躺著。皇上狼狽之極,束手無策,隻得匆匆出室,命左右準備輦車,但終覺舍不得她,再走進更衣室中來,又不準許她出宮瞭。他對更衣說:“我和你立下盟誓:大限到時,也得雙雙同行。想來你不會舍我而去吧!”那女的也深感隆情,斷斷續續地吟道:
“面臨大限悲長別,留戀殘生嘆命窮。
早知今日……”說到這裡已經氣息奄奄,想繼續說下去,隻覺困疲不堪,痛苦難當瞭。皇上意欲將她留住在此,守視病狀。可是左右奏道:“那邊祈禱今日開始,高僧都已請到,定於今晚啟懺……”他們催促皇上動身。皇上無可奈何,隻得準許更衣出宮回娘傢去。
桐壺更衣出宮之後,皇上滿懷悲慟,不能就睡,但覺長夜如年,憂心如搗。派往問病的使者遲遲不返,皇上不斷地唉聲嘆氣。使者到達外傢,隻聽見裡面號啕大哭,傢人哭訴道:“夜半過後就去世瞭!”使者垂頭喪氣而歸,據實奏聞。皇上一聞此言,心如刀割,神智恍惚,隻是籠閉一室,枯坐凝思。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小說

豐子愷譯源氏物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