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限量 – 小桔燈(冰心 名家散文經典 精裝美繪版)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15
  • 字 數:157000
  • 印刷時間:2015-1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名傢經典散文美繪版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548149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名傢經典散文美繪版)(冰心經典散文 圖文並茂 全彩印刷
溫暖的文字,晶瑩的心靈,讓我們懂得瞭愛:愛星星、愛大海、愛祖國,愛一切美好的事物。  內容推薦   本書精選冰心優美散文。冰心的散文,題材廣泛,寓意深邃。冰心通過自身經歷的細膩描寫,生動而形象地反映瞭一個世紀來,中國動蕩復雜的社會生活的某些側面。同時,冰心的散文題材還擴展到世界上許多國傢的歷史、地理、文化、風俗,以及人民群眾的苦難和鬥爭,讀者可以從中獲得豐富的國際知識。冰心在散文的創作過程中,特別註意感情的文字表達。冰心往往將自身的審美心理和審美理想,借助自然景物的點染表現出來。 作者簡介   冰心(1900~1999),現當代女作傢,兒童文學作傢。原名謝婉瑩,筆名冰心女士,男士等。原籍福建長樂,生於福州,幼年時代就廣泛接觸瞭中國古典小說和譯作。1918年入協和女子大學預科,積極參加五四運動。1919年開始發表**篇小說《兩個傢庭》,此後,相繼發表瞭《斯人獨憔悴》、《去國》等探索人生問題的“問題小說”。同時,受到泰戈爾《飛鳥集》的影響,寫作無標題的自由體小詩。這些晶瑩清麗、輕柔雋逸的小詩,後結集為《繁星》和《春水》出版,被人稱為“春水體”。1921年加入文學研究會。同年起發表散文《笑》和《往事》。1923年畢業於燕京大學文科。赴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大學學習英國文學。在旅途和留美期間,寫有散文集《寄小讀者》,顯示出婉約典雅、輕靈雋麗、凝煉流暢的特點,具有高度的藝術表現力,比小說和詩歌取得更高的成就。這種獨特的風格曾被時人稱為“冰心體”,產生瞭廣泛的影響。 目錄 笑?1
夢?4
一日的春光?8
海戀?12
像真理一樣樸素的湖?17
小桔燈?20
憶意娜?24
一寸法師?28
櫻花贊?32
一隻木屐?37
尼羅河上的春天?40
臘八粥?46
我的故鄉?49
我的童年?59
我和玫瑰花?73 笑?1
夢?4
一日的春光?8
海戀?12
像真理一樣樸素的湖?17
小桔燈?20
憶意娜?24
一寸法師?28
櫻花贊?32
一隻木屐?37
尼羅河上的春天?40
臘八粥?46
我的故鄉?49
我的童年?59
我和玫瑰花?73
我入瞭貝滿中齋?76
話說“相思”?85
我喜愛小動物?88
往事(一)(節選)?91
寄小讀者 (1923)(節選)?104
再寄小讀者(1942—1944)?152
再寄小讀者(1958)(節選)?164
回憶?186
到青龍橋去?188
新年試筆?194
默廬試筆?196
丟不掉的珍寶?202
隻揀兒童多處行?209
春的消息?212
我夢中的小翠鳥?214 媒體評論   “有你在,燈亮著。
一代代的青年讀到冰心的書,懂得瞭愛:愛星星、愛大海、愛祖國,愛一切美好的事物。我希望年輕人都讀一點冰心的書,都有一顆真誠的愛心。”(巴金)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一日的春光
去年冬末,我給一位遠方的朋友寫信,曾說:“我要盡量的吞咽今年北平的春天。”
今年北平的春天來的特別的晚,而且在還不知春在哪裡的時候,抬頭忽見黃塵中綠葉成蔭,柳絮亂飛,才曉得在厚厚的塵沙黃幕之後,春還未曾露面,已悄悄的遠引瞭。
天下事都是如此——
去年冬天是特別的冷,也顯得特別的長。每天夜裡,燈下孤坐,聽著撲窗怒號的朔風,小樓震動,覺得身上心裡,都沒有一絲暖氣,一冬來,一切的快樂,活潑,力量,生命,似乎都凍得蜷伏在每一個細胞的深處。我無聊地慰安自己說,“等著罷,冬天來瞭,春天還能很遠麼?”
然而這狂風,大雪,冬天的行列,排得意外的長,似乎沒有完盡的時候。有一天看見湖上冰軟瞭,我的心頓然歡喜,說,“春天來瞭!”當天夜裡,北風又卷起漫天匝地的黃沙,忿怒的撲著我的窗戶,把我心中的春意,又吹得四散。有一天看見柳梢嫩黃瞭,那天的下午,又不住的下著不成雪的冷雨,黃昏時節,嚴冬的衣服,又披上瞭身。有一天看見院裡的桃花開瞭,這天剛剛過午,從東南的天邊,頃刻佈滿瞭慘暗的黃雲,跟著千枝風動,這剛放蕊的春英,又都埋罩在漠漠的黃塵裡……
九十天看看過盡——我不信瞭春天!
幾位朋友說,“到大覺寺看杏花去罷。”雖然我的心中,始終未曾得到春的消息,卻也跟著大傢去瞭。到瞭管傢嶺,撲面的風塵裡,幾百棵杏樹枝頭,一望已盡是殘花敗蕊;轉到大工,向陽的山谷之中,還有幾株盛開的紅杏,然而盛開中氣力已盡,不是那滿樹濃紅,花蕊相間的情態瞭。
我想,“春去瞭就去瞭罷!”歸途中心裡倒也坦然,這坦然中是三分悼惜,七分憎嫌,總之,我不信瞭春天。
四月三十日的下午,有位朋友約我到掛甲屯吳傢花園去看海棠,“且喜天氣晴明”——現在回想起來,那天是九十春光中**的春天——海棠花又是我所深愛的,就欣然的答應瞭。

東坡恨海棠無香,我卻以為若是香得不妙,寧可無香。我的院裡栽瞭幾棵丁香和珍珠梅,夏天還有玉簪,秋天還有菊花,栽後都很後悔。因為這些花香,都使我頭痛,不能折來養在屋裡。所以有香的花中,我隻愛蘭花,桂花,香豆花和玫瑰,無香的花中,海棠要算我*喜歡的瞭。
海棠是淺淺的紅,紅得“樂而不淫”,淡淡的白,白得“哀而不傷”,又有滿樹的綠葉掩映著,穠纖適中,像一個天真,健美,歡悅的少女,同是造物者*得意的作品。

斜陽裡,我正對著那幾樹繁花坐下。
春在眼前瞭!
這四棵海棠在懷馨堂前,北邊的那兩棵較大,高出堂簷約五六尺。花後是響晴蔚藍的天,淡淡的半圓的月,遙俯樹梢。這四棵樹上,有千千萬萬玲瓏嬌艷的花朵,亂烘烘的在繁枝上擠著開……
看見過幼稚園放學沒有?從小小的門裡,擠著的跳出湧出使人眼花繚亂的一大群的快樂,活潑,力量,和生命;這一大群跳著湧著的分散在極大的周圍,在生的季候裡做成瞭永遠的春天!
那在海棠枝上賣力的春,使我當時有同樣的感覺。
一春來對於春的憎嫌,這時都消失瞭,喜悅的仰首,眼前是爛漫的春,驕奢的春,光艷的春,——似乎春在九十日來無數的徘徊瞻顧,百就千攔,隻為的是今日在此樹枝頭,快意恣情的一放!
看得恰到好處,便辭謝瞭主人回來。這春天吞咽得口有餘香!過瞭三四天,又有友人來約同去,我卻回絕瞭。今年到處尋春,總是太晚,我知道那時若去,已是“落紅萬點愁如海”,春來蕭索如斯、大不必去惹那如海的愁緒。
雖然九十天中,隻有一日的春光,而對於春天,似乎已得瞭報復,不再怨恨憎嫌瞭。隻是滿意之餘,還覺得有些遺憾,如同小孩子打架後相尋,大傢忍不住回嗔作喜,卻又不肯即時言歸於好,隻背著臉,低著頭,撅著嘴說,“早知道你又來哄我找我,當初又何必把我冰在那裡呢?”

一九三六年五月八日夜,北平。

海戀

許多朋友聽說我曾到大連去歇夏,湛江去過冬,日本和阿聯去開會,都寫信來說:“你又到瞭你所熱愛的大海旁邊瞭,看到瞭童年耳鬢廝磨的遊伴,不定又寫瞭多少東西呢……” 朋友們的期望,一部分是實現瞭,但是大部分沒有實現。我似乎覺得,不論是日本海,地中海……甚至於大連灣,廣州灣,都不像我童年的那片“海”,正如我一生中**的朋友,不一定是我童年耳鬢廝磨的遊伴一樣。我的童年的遊伴,在許多方面都不如我長大以後所結交的朋友,但是我對童年的遊伴,卻是異樣的熟識,異樣的親昵。她們的姓名、聲音、笑貌、甚至於鬢邊的一綹短發,眉邊的一顆紅痣,幾十年過去瞭,還是歷歷在目!越來越健忘的我,常常因為和面熟的人寒暄招呼瞭半天還記不起姓名,而暗暗地感到慚愧。因此,對於湧到我眼前的一幅一幅童年時代的、鏡子般清澈明朗的圖畫,總是感到驚異,同時也感到深刻的喜悅和悵惘雜糅的情緒——這情緒,像一根溫柔的針刺,刺透瞭我的纖弱嫩軟的心!
談到海——自從我離開童年的海邊以後,這幾十年之中,我不知道親近過多少雄偉奇麗的海邊,觀賞過多少璀璨明媚的海景。如果我的腦子裡有一座記憶之宮的話,那麼這座殿宇的墻壁上,不知道掛有多少幅大大小小意態不同、神韻不同的海景的圖畫。但是,*樸素、*闊大、*驚心動魄的,是正殿北墻上的那一幅大畫!這幅大畫上,右邊是一座屏幛似的連綿不斷的南山,左邊是一帶圍抱過來的丘陵,土坡上是一層一層的麥地,前面是平坦無際的淡黃的沙灘。在沙灘與我之間,有一簇依山上下高低不齊的農舍,親熱地偎倚成一個小小的村落。在廣闊的沙灘前面,就是那片大海!這大海橫亙南北,佈滿東方的天邊,天邊有幾筆淡墨畫成的海島,那就是芝罘島,島上有一座燈塔。畫上的構圖,如此而已。
但是這幅海的圖畫,是在我童年,腦子還是一張純素的白紙的時候,清澈而敏強的記憶力,給我日日夜夜、一筆一筆用銅鉤鐵劃畫瞭上去的,深刻到永不磨滅。
我的這片海,是在祖國的北方,附近沒有秀麗的山林,高懸的泉瀑。冬來秋去,大地上一片枯黃,海水也是灰藍灰藍的,顯得十分蕭瑟。春天來瞭,青草給高大的南山披上新裝,遠遠的村舍頂上,偶然露出一兩樹桃花。海水映到春天的光明,慢慢地也蕩漾出翠綠的波浪……
這是我童年活動的舞臺上,從不更換的佈景。我是這個闊大舞臺上的“獨腳”,有時在徘徊獨白,有時在抱膝沉思。 我張著驚奇探討的眼睛,註視著一切。在清晨,我看見金盆似的朝日,從深黑色、淺灰色、魚肚白色的雲層裡,忽然湧瞭上來;這時,太空轟鳴,濃金潑滿瞭海面,染透瞭諸天。漸漸地,聲音平靜下去瞭,天邊漾出一縷淡淡的白煙,看見桅頂瞭,看見船身瞭,又是哪裡的海客,來拜訪我們北山下小小的城市瞭。在黃昏,我看見銀盤似的月亮,顫巍巍地捧出瞭水平,海面變成一道道一層層的,由濃墨而銀灰,漸漸地漾成閃爍光明的一片。淡墨色的漁帆,一翅連著一翅,慢慢地移瞭過去,船尾上閃著桔紅色的燈光。我知道在這淡淡的白煙裡,桔紅色的燈光中,都有許多人——從大人的嘴裡,從書本、像《一千零一夜》裡出來的、我所熟識的人,他們在忙碌地做工,喧笑著談話。我看不見他們,但是我在幻想裡一刻不停地替他們做工,替他們說話:他們嚓嚓地用椰子殼洗著甲板,嘩嘩地撒著沉重的漁網;他們把很大的“頂針”套在手掌上,用力地縫一塊很厚的帆佈,他們把粗壯的手指放在嘴裡吮著,然後舉到頭邊,來測定海風的方向。他們的談話又緊張又熱鬧,他們談著天後宮前的社戲,玉皇頂上的梨花,他們談著幾天前的暴風雨……這時我的心就狂跳起來瞭,我的嘴裡模擬著悍勇的呼號,兩手緊握得出瞭熱汗,身子緊張得從沙灘上站瞭起來……
我回憶中的景色:風晨,月夕,雪地,星空,像萬花筒一般,瞬息千變;和這些景色相配合的我的幻想活動,也像一出出不同的戲劇,日夜不停地在上演著。但是每一出戲都是在同一的,以高山大海為背景的舞臺上演出的。這個舞臺,絕頂靜寂,無邊遼闊,我既是演員,又是劇作者。我雖然單身獨自,我卻感到無限的歡暢與自由。
這些往事,再說下去,是永遠說不完的,而且我所要說的並不是這些。我是說,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童年往事,快樂也好,辛酸也好,對於他都是心動神移的*深刻的記憶。我恰巧是從小親近瞭海,愛戀瞭海,而別的人就親近愛戀瞭別的景物,他們說起來寫起來也不免會“一往情深”的。其實,具體來說,愛海也罷,愛別的東西也罷,都愛的是我們自己的土地,我們自己的人民!就說愛海,我們愛的決不是任何一片四望無邊的海。每一處海邊,都有她自己的沙灘,自己的巖石,自己的樹木,自己的村莊,來構成她自己獨特的、使人愛戀的“性格”。她的沙灘和巖石,確定瞭地理的范圍,她的樹木和村莊,標志著人民的勞動。她的性格裡面,有和我們血肉相連的歷史文化、習慣風俗。她是屬於我們的,我們是屬於她的,她孕育瞭我們,培養瞭我們;我們依戀她,保衛她,我們願她幸福繁榮,我們決不忍受人傢對她的欺凌侵略。就是這種強烈沉摯的感情,鼓舞瞭我們寫出多少美麗雄壯的詩文,做出多少空前偉大的事業,這些例子,古今中外,還用得著列舉嗎?
還有,我愛瞭童年的“海”,是否就不愛大連灣和廣州灣瞭呢?決不是的。我長大瞭,海也擴大瞭,她們也還是我們自己的海!至於日本海和地中海——當我見到參加反對美軍基地運動的日本內灘的兒童、參加反抗英法侵略戰爭的阿聯塞得港的兒童的時候,我拉著他們溫熱的小手,望著他們背後蔚藍的大海,童年的海戀,怒潮似的湧上心頭。多麼可愛的日本和阿聯的兒童,多麼可愛的日本海和地中海呵!
一九六二年九月十八夜,北京。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小桔燈(冰心 名家散文經典 精裝美繪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