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到買到 – 香港人和事

【TaoBook淘書不可】-提供書籍文具、BD藍光影片、模型玩具、數位配件、居家百貨、運動用品等超低價禮品的購物網站。


  • 版 次:1
  • 頁 數:280
  • 字 數:210000
  • 印刷時間:2010-10-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羅孚文集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1705365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羅孚——香港文學界的伯樂,金庸梁羽生武俠小說的催生婆,大陸文人眼中的兩棲作傢,董橋風靡大陸的推手。
《香港人和事》是羅孚邀請二十多位能文之士寫下瞭他們懷念中的香港人與事,這些故事的描述喚醒的不僅是那代人深藏的記憶,也使後來者理解歷史平靜之下的曲折與生動。   內容推薦 一九九七年,在香港從事文化活動超過半個世紀的羅孚,邀約二十多位香港作傢,寫下他們懷念中的人和事,所寫的都是真人真事,且都是名傢寫名傢,不作虛構,但在表現的方式上,個別可能像小說,原則上還是實事求是的寫實。
有些東西原來都存在在我們的歷史和我們日常生活中,時間令人遺忘,但也是時間提醒我們記住歷史,令我們有瞭記憶。 作者簡介 羅孚,原名羅承勛。1921年生於廣西桂林。1941年在桂林加《大公報》,先後在桂林、重慶、香港三地《大公報》工作。任香港《新晚報》編輯、總編輯。編輯過香港《大公報》、《文匯報》的《文藝》周刊。以絲韋、辛文芷、吳令湄、文絲、柳蘇等為筆名,發表瞭大量的散文、隨筆 目錄 編者的話
金應熙的博學與迷惘
話說金庸
一段護書往事——記陳君葆先生
吾傢翁——記陳夢因
“雲姊姊”和《新兒童》
復觀先生與香港
梁厚甫首創怪論
素描黃永玉
統戰高手費彝民
嘉道理勛爵二三事
“人間國寶”饒宗頤
香港半世憶群師
我的早年廣播生涯
巴金在香港發表《隨想錄》期間一批信件註釋 編者的話
金應熙的博學與迷惘
話說金庸
一段護書往事——記陳君葆先生
吾傢翁——記陳夢因
“雲姊姊”和《新兒童》
復觀先生與香港
梁厚甫首創怪論
素描黃永玉
統戰高手費彝民
嘉道理勛爵二三事
“人間國寶”饒宗頤
香港半世憶群師
我的早年廣播生涯
巴金在香港發表《隨想錄》期間一批信件註釋
往事模糊蘆花岸——香港九華徑的一些回憶
記鄧爾雅先生
李先生的迷宮
我的義父和老師林風眠
那天晚上
香港的紅酒
說不完的馬照跑
狗尾續貂話古龍
舊信封藏逐客令
少芳的故事
李秉仁辦《書譜》
錢穆先生——憶舊遊之一
《香港人和事》後記
《香港人和事》重要啟事 媒體評論 半個多世紀香港文學和文化發展史的見證人和忠實的記錄者。
——陳子善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金應熙的博學與迷惘
正文之前的閑話
金應熙似乎是一位頗有爭議性的學者。比如說他是否“背叛師門”,又比如說他在學術上的“定位”等。
但有一點應無異議,他是地道的“港產”學者。中學讀的是“名牌”的英皇書院。在香港高中會考中名列榜首;大學讀的更是港人公認為最高學府的香港大學,年年都考第一,獲獎學金。用“港話”來說,即Made in Hong Kong,貨真價實。
或曰:“貨真”我無異議,他確是“香港制造”的“好嘢”!但說到“價實”呢——尚無“定價”,“價實”又從何說起?
這是內行人的話。金應熙在學術領域涉獵之廣,收獲之多,單以史學而言,正如“金門”大弟子陳華(暨南大學退休歷史系主任)所說:“幾十年來,他在中國古代史、中國近現代史、中國哲學史、印度哲學史、中俄關系史、東南亞史、華僑史、菲律賓史、香港史等許多領域都寫下大量論著,作出重大貢獻。”且還有外文專著《中國古代史綱》、《國外關於中國古代史的研究》等等。但方面雖廣,卻又似乎都未達到“成傢”的地步。
但也並非全無定評,最少在“香港學”方面,他就是當之無愧的開創者與奠基人之一。縱然說到“成傢”,言之尚早。整個“香港學”都還是“新生事物”呢。這裡順便說說“香港史”和“香港學”這兩個名詞。“香港史”是總稱,包含有研究香港的各門專史在內(經濟史、社會史、政制史、法律史、宗教史、文化史、教育史等)。這些多元化的發展,就構成瞭今天的“香港現象”。香港學是研究“香港現象”的一門學問,它和香港史的研究范圍一致。這是依據“歷史編纂學”所作的註釋。若就一般人的觀念來說,把“史”隻限於“歷史事件”的話,前者的范圍就窄得多瞭。不過對金應熙來說,不管“通史”也好,“專史”也好,每一方面,他大概都可以應付裕如。尤其在香港經濟史方面。這有《香港概論》可以作證。
他生前有許多銜頭,最後一個銜頭是《香港概論》的編撰員。
“香港為何這樣香?”自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以來,許多學者都在探討“香港起飛的奧秘”(借用中國早期的“香港學”學者黃標熊、梁秩秋編著的一本書名),香港在戰後的經濟發展很快,經過五十年代的恢復期,六十年代的工業大發展,到瞭七十年代,就幾乎全面起飛瞭(多元化和現代化)。種種“奇跡”,令人目為之眩。一般人對“香港現象”的著重點,也在經濟發展方面。
《香港概論》分上下卷,上卷集中在經濟方面,主要的編撰員就是金應熙。下卷(政治、文化、社會等方面)出版時金應熙已去世。編後記最後一段說:“在本書下卷編撰完成的時候,我們特別懷念為《香港概論》的編撰工程鞠躬盡瘁的金應熙教授。金教授是國內和國際知名的歷史學傢,也是學識淵博的香港學專傢。作為本書的一位主要編撰員,他為本書編撰工作作出瞭重要貢獻。他以古稀之年,不計名利,不避艱苦,夜以繼日,默默耕耘,務求高質量地完成極其繁重的任務,不幸因急性心肌梗塞於一九九一年六月與世長辭。”《香港概論》的編撰,可以說是香港學的奠基工程。
金應熙在人生的旅途中本來可以有許多選擇,作為史學大師陳寅恪的接班人就是其中一個。如果在學術界作民意調查,相信大多數人會認為這應是金應熙的最佳選擇。雖然創建香港學的價值是否就遜於“陳學”的繼承,見仁見智,也是難說得很。不過,價值縱難言,心願終未瞭。或許金應熙本人也會興起一點“人生無奈”的感覺吧。
但無論如何,這位Made in Hong Kong的學者,得以為香港而終其一生,也總算是和香港有特別的緣份瞭。
金應熙和香港有緣,我和金應熙似乎也有點特別的緣份。
我在學術上毫無成就,但平生有幸,倒也曾遇過不少明師。對我影響最深的兩位,一是簡又文,另一就是金應熙(為瞭行文簡潔,請恕我省去“先生”二字)。
簡又文和香港關系之深,恐怕遠在金應熙之上。雖雲“宦海飄流二十年”,最後還是在其香港老傢——九龍施他佛道的“寅圃”,完成其名山事業。在學術成就上,他是應無遺憾的。
兩位對我影響最大的老師,相同之處不是沒有,但相異之處,卻更大更多。
首先是輩份不同。簡又文和金應熙的老師陳寅恪是同輩。我拜他為師時(一九四四),他早已是名滿全國的太平天國史學者;而金應熙在嶺大歷史系開始當上講師之時(一九四六),還隻能算是“初出茅廬”的年輕學者。雖然這位年輕學者,已足以令老一輩的學人刮目相看(簡又文和冼玉清都曾向我提過他)。老一輩的學人頗重輩份,所以當後來(一九四九)冼玉清為我引見陳寅恪時,她隻介紹我是簡又文的學生,卻沒提及我上過金應熙的課。
……


【資料來源 / 版權 與 商品購買網址】

商品來源:TaoBook淘書不可, 分類:書籍/雜誌/報紙,文學

香港人和事